&nbsp;&nbsp;&nbsp;&nbsp;嗖、嗖、嗖……”十几条人影宛如十几朵白云从塔顶上飘落下来。.王泰举目一看,心中欣喜万分,他正要喊叫,却见到十几个白衣少女已在赵青龙的面前跪下,那为首的少女在向赵青龙道:“不孝之女丹青叩见爹娘!”.赵青龙见到自己的干女儿丹青领着她的师妹们来到这里,心中一阵狂喜,赶忙道:“女儿快起,你们来得正是时候。”.赵丹青道:“父亲,女儿与众师妹聚齐后,便日夜兼程赶来黑城,听候爹的差还。”.赵青龙道:“好,你们且在一旁休息,待一切准备就绪,便一同前往古林破阵。”.王泰见云仙子胡玉风在众师姐妹后面站着,便走过去叫道:“胡老师太,你何时到此?”.胡玉风道:“刚刚来到,由于见这里站着不少人,不知发生何事,便上塔顶去观看一下。”.“你们怎知道我们在这里?”.“我们先去了古林,在古林见到了晓风、玉扇,是他二人说你们在这里。”.“晓风、玉扇已进入古林?”.“现在该入地穴破阵了。”.“为何你们不随晓风、玉扇去破阵,却来我们这里?”.“晓风、玉扇说,方林、魏良新可能出洞到这里来谋害盟主与众豪杰,要我们赶来看看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故,看来这两个儿辈并未出洞……”.王泰抢着道:“出洞啦,你看地上这横七竖八的死狗。”.胡玉风问道:“方林、魏良新二贼也击毙了吗?”.“没有,魏良新愿意悔改,大哥已派他到金陵去了。那个在看图的人就是方林。”.“他看的什么图?”胡玉风不解地问道。.“九曲黄河八卦阵图……”王泰本想把刚才发生的事向胡玉风一一叙述,忽想到方林看图看到现在仍未道出一个破阵之法,不由又在心里冒起火来,转过身去向方林怒喝道:“方林,你究竟看好了没有?.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故意拖延时间?”.方林看着这张图纸,心里却仍在想着如何让众豪杰陷在阵中,突听到王泰在大声责问,更是惊慌失措,赶忙回答道:“方林……方林不敢……不敢……”.“范兄在图纸上所作的标记,有没有失误之处?”.“没有,没有,范兄乃旷世奇才,怎能有所失误?可以说是毫厘不差。”.“那百毒暗器的机关究在何处?”.“在……在死门。”.“如何去破那暗器机关的总枢?”.“开门进,惊门出,离门进……”.“住口,离门只可出,怎可进呢?”.“这……”.“看来你还无悔改之意!”.“不……”.王泰怒声道:“不什么?爷爷若不给你点苦头尝尝,你不会老实!”.范春杰一旁道:“王老弟,刚才方林弟并未言错,这离门乃进而后出,若是不进离门,岂能出了离门。”.“好,既然没有言错,那就算了。方林,我再问你,方士杰在哪一阵中?每个阵中有多少贼人看管?有哪些暗器机关?快说!”范春杰道:“王老弟不必如此追问,破阵时让我与方林弟同去,先把阵内的总机关破掉,然后你们兵分两路,列成四队,按男阳女阴分进四门。”.“但要记住进阵后不可逆行,若是逆行,便会迷在阵中,出不了阵。阵中,除了百毒暗器,还有陷阱滚刀,众豪杰个个轻功不弱,只要不中毒,就不会掉在陷阱中丧命。”.“我这里有百毒解药,破阵前每人服上一粒,即使中了暗器,也不会让百毒侵入肌体了。”.言罢,他掏出了解药,交与了赵青龙。.赵青龙接过解药,心里暗自称赞范春杰为人宽厚,对方林仍存在着结拜之情,但他又担心着范春杰会不会遭到奸人的暗算。.他沉思了片刻之后,道:“范兄,你考虑得极为周到,我们就按你的意见行事。但地穴内摆阵,古往今来皆无所闻,其中暗藏之贼人又甚多,你与方林进去,我却放心不下。”.“为保二位平安无事,我请冯老前辈与金刚小如来佛师叔随二位一同进入地穴。”.“你们入地穴后,便去破暗器机关的总枢,若是晓风与玉扇已把总枢破了,那你们就在地穴内助晓风、玉扇破阵,我们再在地穴外狙杀,此外,要请你们设法把郑宝母子救出来。”.范春杰听了赵青龙的话后,明白赵青龙的用意,心中感激不尽,却不好言出。.方林也猜到了赵青龙的心思,心忖道:“赵青龙小儿,看来你对我方林还有疑心,哼,你以为有范春杰的百毒解药便可让众人不中毒了吗?”.“你怎知道我哥哥并没有完全使用范春杰所研制的百毒暗器,你更不知道破了总枢,我哥哥也另有巧妙的安排。咳,我哥哥真不愧是一位奇人!”.想至此,方林竟暗自在心中赞叹起他的哥哥方士杰,刚才的忧虑不觉一扫而光。<br/><br/>

章节目录

荡情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张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剑并收藏荡情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