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丘荣见黑狐妖出掌,但雪梅仍在寻问自己的女儿在什么地方,并无还手之意,不由在一旁惊叫了一声:“雪梅!”.他掌随声出,疾如电光石人,扑向了黑狐妖。.丘荣即使是凝聚了周身的功力!也难与黑狐妖对掌,何况此时为了救雪梅而突然出掌,来不及凝聚全身之力。.“砰”的一声,两人双掌相碰。.丘荣被黑狐妖这一掌碰得站不住脚跟,身子连连后退,直退到洞壁前,但身子才靠在石壁上,“哇”地吐出了一块紫血,顿时感到天旋地转,“噗嗵”一声,跌倒在地。.黑狐妖与丘荣碰掌后,身子不摇不晃。.她见丘荣被击倒在地,发出了一阵凄凉的笑声,笑声中有恨也有爱,有愤怒却也有哀愁。.雪梅刚才是因听说女儿真子被扔下万丈深渊,精神失常了,此刻终于清醒了过来,她惨叫一声,便向丘荣扑去。.黑狐妖见雪梅向丘荣扑去,嫉妒与仇恨又在她心中顿时产生。.她双目中射出了两缕寒光,呼啸一声陡地纵起身子,伸出双手向雪梅的背上抓去。.赵晓风一旁见状,忍无可忍,凝运起达摩神功,射出了一缕指风,射向正扑往雪梅的黑狐妖。.黑狐妖只顾伸手去抓雪梅,怎知赵晓风出手要点她穴道,在她突感身后有一缕奇风袭来时!顿觉身子一麻,心知不好。.但她想运功封住穴道或掌击身后出手之人,都已经来不及了,霎时间她已成了一个木雕泥塑之人。.“晓风哥,快出手杀了这个老妖精,为师父雪耻,为苏二伯父、二伯母、方师爷报仇!”.深洞内突然发出了一阵怒叫声,随声一条人影从幽暗处跃出,流星般向黑狐妖扑去。.“王慎弟,且慢动手!”赵晓风喝道,在喝声中一缕无声无色的疾风射向了不听吆喝的王慎。.王慎发怔道:“晓风哥,你为何点了小弟的穴道,不让小弟杀了这个毒害武林的女魔?”.赵晓风道:“慎弟,黑狐妖虽犯下了滔天罪行,但她还不是主谋,我们目前还要留住她,不能只图杀个痛快。”.王慎听到赵晓风之言心中发急,大声吼道:“黑狐妖虽不是主谋,却也是祸首,不是她,郑伯母与宝弟岂能遭劫?苏二伯、二伯母岂能惨死?”.“快解开我的穴道,让我去剥她的皮,饮她的血,食她的肉,挖出她的心,看一看这个妖精的心有多黑、多毒!”.赵晓风当然理解王慎此时此刻的心情,其实,若是在半个时辰以前,用不着王慎出手,他自己也会出掌毙了黑狐妖。.但是,他现在却想从黑狐妖口中了解是不是寒莲假冒自己之名去行凶作恶,更想知道这冒名者如今藏身何处?.他还在心里盘算,即或黑狐妖不肯道出实情,也可以把她带到华山,设法让她讲出事实真相,以免发生一场中原武林的浩劫。.因此,他听到王慎的喝叫后,劝道:“慎弟,并非哥哥不想让你出手,是因为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她讲出……”.“赵晓风!”黑狐妖打断了赵晓风的话,怒声叫道:“你想从老娘口中知道什么,作梦也难办到。”.“你父亲杀了我师兄、师姐,你又杀了我的女儿,咱们是仇上加仇,恨上加恨,水火难容,誓不两立。”.“今日老娘没有防备,被你点了穴道,若是老娘有备,量儿辈岂能把老娘的穴道点住!”.王慎见黑狐妖如此猖狂,心中更气,叫道:“老妖婆,你还不知自己全都完啦,实话告诉你,你那十六大弟子剩下已不多了,十五妹命丧达摩剑下,其余的也让小爷宰了,只余下个寒莲,早晚也要除去,还有个艳莲,已嫁与小爷为妻了。”.王慎言此语,是想压一压黑狐妖的狂妄,并存心要激怒黑狐妖,好让她决心与自己交手,谁知,脱口把艳莲的事道出来了。.黑狐妖闻王慎之言,狂笑了一阵,道:“小儿,你想哄骗老娘吗?.十五妹命丧赵晓风剑下,老娘可以相信,其他女弟子若命丧赵晓风剑下或掌下,也能令我无疑,但是,说是皆被你所杀,那可是难以置信了。”.“至于九弟子艳莲嫁与你为妻,你是在白日做梦,这不可能!”.王慎没想到黑狐妖如此小视自己,怒不可遏,真想把艳莲叫出来,与黑狐妖当面对质。.但他转念一想,却又感到不妥,艳莲马上要去盗“九曲黄河八卦阵”的阵图,若是让她此时露面,岂不坏了大事。.经过这么一想,他责怪自己不该把艳莲的事向黑狐妖吐露出来,于是,又道:“女妖婆,算你说得对,小爷说娶了艳莲为妻,那是哄你的,小爷也胜不了你的那些女弟子,但小爷把你这妖婆宰了却易如反掌,就像宰一只母鸡。”.黑狐妖冷笑道:“若赵晓风敢解开老娘的穴,老娘让你三掌不还手。”.黑狐妖之言却也不假,她完全可让王慎三掌而不还手。但她的目的却是想让赵晓风解开自己的穴道,然后设法脱身,<br/>

章节目录

荡情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张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剑并收藏荡情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