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白素贞见铁真子剑掌齐出,冷笑了一声,喝道:“开!”.“铮,铮!”两剑相碰。“砰,砰!”两掌相碰,剑光掌影交换错落。两人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忽东忽西,变化万状,端的神妙绝伦。.赵晓风在一旁见状,却也对白素贞的轻功和剑法感到赞叹。.他心道:“在这大漠沙海中,竟有轻功如此绝顶,剑法又如此奇妙的女人,难怪在无底魔洞会让她溜掉。”.这时,大漠中响起了一片断金碎玉之声,夹杂着两掌相碰的声响,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赵晓风自幼练听风辨器之术,加之内功深厚,双耳极其灵敏,虽然古林外只是一遍混杂、连续不断的响声,他却辨出了两人中已有一人力气渐渐弱了下去,有些抵挡不住了。.发现此情况,他不禁为铁真子担起心来。.隐身在古林中的黑衣女,见赵晓风在一旁观看两人拼斗却不出手相助,特别是此时铁真子已到了力弱不支的地步,但赵晓风仍未出手,心里不由地感到高兴。.她真希望白素贞能够击毙铁真子,省得自己去费一番心机。.她甚至还这么去想,铁真子被白素贞击毙后,赵晓风也败在白素贞之手,到那时候,自己再猝然出手相救,赵晓风便会对自己感恩不尽了。.想着想着,黑衣女脸露喜色,忽然,她一晃身消失在古林中…….古林外,一场血战仍在继续。.白素贞咄咄逼人,剑势凌厉。.铁真子锐气已衰,力量渐弱。.白素贞猛喝一声,身子陡地跃起,抖剑扑向技穷力竭的铁真子。.眼见铁真子的性命悬于一发,令人意外的是,突听白素贞一声惨叫,倒身在地。.过了好一会,白素贞才挣扎着爬起身来。她身上满是血花,竟被铁真子的剑刺中了三处。.起身后,她硬撑着颤巍巍地走了两步,惨然笑道:“铁真子,没想到你用了绝命七剑外的招式,你……你的这种招式……从何处得来?”.铁真子已精疲力竭,喘着粗气,回答道:“白素贞,这剑式是在你逼迫下,我性命危急之时悟出来的。”.“你这剑法绝妙无比,天下可称第一,我死也值得……我……死……”.白素贞说话时,声音已极微弱,话未说完便气断身亡,倒在了荒凉的大漠上。.“白师母——”.铁真子扑向了白素贞那冰凉、僵硬的身躯…….铁真子见白素贞倒身亡命,回想起自幼受白素贞之抚育,心中不禁涌起一阵内疚与凄凉。.她搂着白素贞的尸体,哭泣道:“白师母,你睁开眼听我说,你身上的剑伤不是铁真子所刺,你听到了吗?白师母……”.“臭妮子!你杀害了白师母,如今却对着死人说瞎话。”.“快说,是谁在暗处出手助你杀了白素贞,不然,我要你血染大漠!”大龙头在一旁嚷道。.是谁?.铁真子确实不知,古林外除了赵晓风,其他再无二人,她望了赵晓风一眼。.赵晓风也望了她一眼,虽是月夜,但两人的内功精湛,目视力相当强,一股含着恩怨情丝的眸光,互相交流了一下。.但是,究竟是不是赵晓风暗中相助呢?赵晓风自己最清楚。.当时,他见白素贞的剑尖刺近铁真子的咽喉时,是准备出手救援的。可是,正要出手,却看见从古林中射出了一丝微小的风,疾快地向铁真子吹去。.他还没来得及去思索,便见铁真子力量陡增,不但拨开了白素贞绝命的剑,而且还连连刺了白素贞三剑。.这三剑他都看得很清楚,是三缕指风在助铁真子成功。.此时,若不是关心着铁真子之安危,他是想进入古林去探个明白的,看看究是何人从林中发出了强劲的指风救了铁真子之命。.这一切,他本想向铁真子说清楚,却觅不到机会。.大龙仍在威逼着铁真子,要她交待出暗中相助的人,铁真子经过一番思考后,竟向大龙道:“是赵晓风出手相助!”.铁真子在被逼下言出是赵晓风相助,是因为她认为除了赵晓风别无他人,也表明自己对赵晓风的相助怀感激之倩。.同时,铁真子还认为,赵晓风之武功高于二龙,言出是赵晓风相助,可以使二龙畏惧,不敢轻率出手。.谁知,大龙、二龙并不知赵晓风之厉害,兄弟俩一听说是赵晓风暗中相助了铁真子,便一同扑向赵晓风。.二龙兄弟可不是平庸之辈,他二人隐身古林,练出了一身旁门左道的功夫,虽不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却可以变幻出真假三条人影。.赵晓风见大龙、二龙一起扑来,有两股凶猛异常的气流冲向自己,便知这兄弟俩潜练了旁门左道的功夫。.此时,他岂敢大意,急忙来了一个“结踟趺坐”。.“结踟趺坐”之法,乃达摩老祖之所传,是达摩老祖面壁九年,练出的一种佛光返照<br/>

章节目录

荡情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张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剑并收藏荡情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