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落一边感慨,一边走向末日圆盘的中央,他要出去了。

    可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梦魇侍者被他彻底吞噬之后,吴恩居然没有消失,而是躺在圆盘之上。

    吕落的吞噬,将梦魇侍者的那一部分,彻底从吴恩的身上剥离,此时的他居然恢复了人类的形态。

    在看到吕落到来之后,吴恩扭过头看向吕落,眼神格外的清明。

    “你好啊,吕落先生,可以和我这个将死之人聊聊么?”

    【对方的生命气息非常微弱,已经不具备正常生命的特征,应该属于意志在强撑身体的状态。】

    看着眼神已经恢复清明的吴恩,吕落也说不出拒绝的理由,他走到了吴恩面前,盘膝坐下。

    “吴恩牧师,有什么想要说的就说吧。”

    吴恩先是看着吕落停顿了一会,目光深邃而飘远,似乎是在想他年轻时的过往,又像是在回忆曾经的那些遗憾。

    “我是301年出生的,想不到这样的出生日子,也可以经历2个世纪的变革。

    见证了废土联盟这一个世纪的发展,还真是挺不容易的。”

    “确实不太容易,尤其是四环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联盟任重道远啊!”

    吕落这话说的有嘲讽意味,也有真实的因素。

    吴恩没有反驳,只是点点头。

    “说的没错,无论是教会还是议会,作为统治者他们都犯下了足够多的错误。

    四环是人类的第一道壁障,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内环百年的繁荣,已经让某些人彻底失去了作为人类的领导者应该做的事情,真是可笑啊。

    他们以为抵御了几次黑潮,就认为异种的威胁已经不足为虑。

    却没想过,这100年来的黑潮,还没有出现过8阶的异种,就算出现了,也没有再主动攻击过高墙。

    他们以为人类已经在末日中崛起,沉醉于这种虚假的繁荣中,从来没有考虑过未来可能会出现的危机。”

    吕落眨了眨眼,吴恩是变成过异种的。

    再联系他出现的时候,墙外也突然出现了三只领主级异种,吕落觉得,吴恩很可能知道些什么,比如异种世界的动向?

    异种之间到底有没有势力,或者联系?这些他都很感兴趣。

    “吴恩大人,想要告诉我什么?我这个人不是很擅长猜谜语。”

    “不,你很擅长,你从你和那些女生的对话中,我就能够感觉到你的不同。

    我如果你早点遇见你就好了,吕落先生,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你,我就不会犯下这么多的错误。”

    “人都死了,认错也没用了。”

    “你说得对,吕落先生,那些女生都是无辜的,是我的执念和欲望杀害了他们。

    很遗憾,如今的我,已经不能向她们赎罪了。”

    吴恩露出了一个忏悔的表情,不过吕落不能说什么,他不是那些死去的女生,也不是那些女生的家人。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他不能,也没有资格代表那些被伤害过的人,去原谅伤害他们的人。

    “吴恩牧师,忏悔是没有用的,而且你已经要死了,说点有实际意义的东西吧。

    比如你畸变的过程,又比如生命之果,再比如墙外突然出现的领主级异种。”

    吕落很直接,现在有从吴恩的口中获得情报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他这个人比较实际,聊家常,谈理想什么的,他没兴趣。

    “吕落先生是一位务实的人,这很好,这才符合圆盘的定义,既然你很想知道这些事,那我就告诉你吧,也没什么可保留的。

    我的畸变,源自我内心的欲望,在去年11月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快要不行了。

    99岁,真是一个让人遗憾的年纪,我想去内环对黎明圆盘进行最后一次朝拜。

    但我知道,以内环暗能的强度,如果他们知道我已经快要死了,是不会允许我进入内环的。

    所以我隐瞒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装作一副非常健康的样子,每周都来东环大学传教,以此来证明自己很健康。

    在向教会提交了申请之后,很幸运,我得到了这次进入内环朝拜的机会。

    进入内环后我没有立刻去朝拜,而是来到了内环的教会,想与曾经的一些老朋友告别,毕竟我要死了。

    但就是因为这次的告别,一切都改变了。”

    “这次告别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

    吴恩苍老的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怨恨和不满,这是他作为人类最原始的情绪。

    “我见到了一个本该死去的人。”

    “本该死去的人?”

    吕落立刻想到了钱明那次的委托。

    钱明也曾明确的告诉过他,自己的母亲本应该去世了,却好好的活着,两者的情况是类似的么?

    吴恩点点头,继续说道:

    “是的,我见到一个比我还要年长几岁,病魔缠身,顽疾多年,早就已经该死去的人。

    他搂着一个不到20岁的女孩,端着酒杯,抽着雪茄,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坐在我面前。”

    “生命之果?”

    “没错,看到了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生命力来自于生命骑士团的禁忌,生命之果。”

    “因为这个,你产生了不满,所以发生了畸变?”

    吴恩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继续说道:

    “我了解他,我们曾经是黑潮战争的战友,但我知道,他并不够虔诚,所以他成为不了慕光者。

    他有很多不良的嗜好,嗜酒如命,贪财,好色,但他的家族非常富裕,势力也足够庞大。

    他曾犯下强X罪,也有过疑似杀人的经历,但都不了了之,后来他甚至成为了一个教区的名誉教士。

    而我每天传教,虔诚地祈祷,尽心尽力地为人们治愈,顶着卓绝的战功,成为一名四环的牧师。

    我不懂,为什么这样的人可以活着,靠着生命之果活着。

    而为了废土联盟,为了教会,为了人民付出了一生,付出一切的我,却要这样死去?”

    吴恩的问题吕落根本无法回答,因为在前世,他这样的例子也有很多,同样无人可以回答。

    “然后呢?”

    “然后?后来的事情,你大概都已经猜到了吧!

    我前往了一环,见到了黎明圆盘,它,还是那样的美丽,还是充满了光明与希望。

    黎明圆盘感觉到了我心中的愿望和不甘,它安抚了我,并且给予了我力量,让我拥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吕落一愣,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吴恩说的情况,和韩诗雨、齐心竹说的圣裁畸变,似乎完全不同。

    “吴恩牧师,你说是黎明圆盘赐予你力量?让你变成了梦魇侍者?”

    “是的,没有什么圣裁畸变,圣辉,是源于黎明圆盘的圣光之力,没有黎明的许可,异种怎么可能使用圣辉呢?”

    惊天大瓜,这是属于教会的超级惊天大瓜啊!

    教会所谓的圣裁,甩锅给了所谓的一环暗能浓度过高,可事实并不是这样啊!

    按照吴恩所说的情况,圣裁分明就是一种黎明圆盘主动释放的畸变。

    吕落马上联想到从梦魇侍者身上获得的末日因子,末日因子这个东西,可以被他用来制造领主级异种。

    只需要付出足够的能量,和足够浓郁的暗能就行。

    那么黎明圆盘,是不是可以主动制造末日因子,梦魇侍者是不是就是它释放出来的末日因子?

    那些发生圣裁的教会人员,有没有可能全部都是黎明圆盘释放的末日因子?

    黎明圆盘制造末日因子,他来回收?两个圆盘的关系,有点东西啊!

    消化了一下这其中的信息,吕落对吴恩点了点头。

    “吴恩牧师,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情报,请继续说下去吧。”

    “接下来的事情,你基本上就已经知道了,彻底陷入偏执的我,开始翻阅有关于生命之果的古老典籍。

    我的身份虽然不算很尊贵,但在教会,我这个辈分还是很高的。

    教会那些尘封的典籍,我自然可以翻阅,不过我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有关于生命之果的制造方法。”

    “你没有找到生命之果的制造方法?那你怎么制造生命之果的?”

    “我一直以为,生命之果的制造方法在教会隐藏的某本炼金古籍里,但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

    生命之果的制造方法,一直都流传在生命圣骑士的传记中。

    它的原理说是复杂也很复杂,说是简单,也很简单。”

    “吴恩牧师可以把生命之果的制造方法告诉我吗?”

    吴恩看着吕落,眼神越发迷离起来,他缓缓闭上眼睛,仿佛死去了一样,足足过了5分钟之后,才再次睁开。

    “生命之果的制造方法,其实你之前已经说了个七七八八。

    完整的生命之果确实非常复杂,它的要求,是献祭一名充满爱意,但又在绝望中死去的新娘。

    充满爱意,但又在绝望中死去的新娘,可以带来无尽的痛苦与遗憾,这是生命之果的催化剂。

    再利用未出生孩子,个体生命诞生所带来的强大生命力,与圣辉之力结合,用其母之血孕育,最终才能孕育生命之果。

    这些只是简单的介绍,真正的过程,比我所说的,还要复杂很多很多倍。”

    献祭一名充满爱意,但又在绝望中死去的新娘!这不就是卢迪未婚妻的结局么?

    那卢迪的未婚妻,确实是被献祭掉了?然后才像之前的路梦娜那样,变成了一个幽灵种?

    一个4阶的超凡者,还是狩猎人队长的爱人?教会的势力也可以随意摆布?当年的事情是不是有其他内情?

    好吧,越来越迷了。

    “如果过程这么复杂,那吴恩牧师是怎么得到生命之果的?”

    “我已经成为了异种,随着时间推移,我感觉到我人类的相性正在消失,我开始急了。

    但我也慢慢接受了自己是异种这个事实,既然是异种,那自然有异种的办法。

    我不需要充满爱意的新娘,但痛苦和遗憾,却可以用梦境制造。

    在一次治愈中,我用梦魇之种控制一名女性,让她通过梦魇之种怀孕。

    梦魇之种诞下的子嗣,是梦魔,我不知道这种怀孕方式有没有效果,但在寿命的限制下,我还是尝试了。

    在她怀孕成熟之后,我献祭了她,最终得到了一枚不算特别完整的生命之果。

    它虽然没有真正生命之果那样强大的效用,不过我很确定,它却是有效,大概可以增长我1个月的人类形态寿命。

    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就已经知道了,我梦魇寄生了很多女生,但失败了。

    你们阻止了我,这是好事,很感谢你,吕落先生,也请你替我对那些女生说句对不起。”

    吕落的表情也有些复杂,吴恩这个老牧师可以说是勤勤恳恳为废土,为了教会奉献了一生。

    他作为牧师和慕光者,救了无数的人,参加了黑潮战争,击退了异种,这些都是他的个人功勋。

    但就在他临死的那一刻,他黑化了,做了一件十恶不赦的坏事。

    这样的人生,还真是够讽刺的。

    吴恩眼看已经快要不行了,吕落也没有再去想要问责吴恩之类的想法。

    但他也没忘了之前的目的,继续对吴恩询问道:

    “吴恩牧师,那墙外的三个领主级异种,又是怎么回事?

    你虽然也达到了领主级,但还不至于能够控制墙外的三个异种吧?

    他们和你同时出现,乔星大人又因此没有来学院,这未免也太过于巧合了。”

    吴恩再说话,好像是说不出口了,看着吕落,他抬起了自己的手,似乎想要摸一下吕落的脸,不过被吕落拒绝了。

    他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更无法接受一个男人这样摸他的脸,嗯,顶多小古哥可以例外一下。

    “那三个异种,是被梦魇驱使的,它想要从我的口中得到人类的情报,还好,你阻止了我。

    吕落先生,好遗憾啊,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吕落还是没说话,这是吴恩第二次说,如果能早点遇到自己就好了。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吴恩牧师,梦魇是什么?”

    “是啊,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梦魇,是新的君王,新的灾厄。

    呵呵,还是很遗憾,吕落先生的身上充满了黎明的气息。

    你才是我们要找的人,韩诗雨是对的,你才是真正的黎明,如果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啊?”吕落有些愕然,不过眼前的吴恩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仅存的意志也彻底消散。

    他的身体随着意志的消散,也逐渐开始腐朽,熄灭,变成了余灰,飘向了虚空之中。

    如果早点遇到你就好了这句话,吴恩说了三次,应该真的很遗憾吧。

    生活还得继续,墙外的异种还没解决,剩下的十几个梦魇之种也要处理。

    还有乔星的演讲,人生中是忙忙碌碌啊!

    “韩诗雨那个女人,伤得那么重,不知道怎么样了。

    新的君王,新的灾厄?梦魇应该是7阶才对,但只有8阶的异种,才能被称之为,灾厄!”

章节目录

末日圆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影恋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影恋姬并收藏末日圆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