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斩肉身,心斩灵魂,剑心四式?

    虽然不知道乔星在说些什么,但总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这个剑心四式,具体怎么个斩法?我有个朋友很感兴趣,我帮他问问。”

    “你老实告诉我,你那个朋友,到底是不是你自己?”

    吕落一愣,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乔星这么骚的人,才能接住自己的梗了!

    “乔星大人演示一下吧。”

    乔星收敛起笑意,整个人的气质突然就变得锋锐起来,犹如一把寒气逼人的利剑。

    这种类似的气势,吕落只在卢迪的身上见到过。

    “乔星的能量强度不如卢迪,不知道实战的能力和卢迪比起来怎么样。”

    按照观察者的提示,乔星的能量强度比卢迪弱一筹,但要比韩诗雨强很多。

    他和卢迪应该属于同一层次,韩诗雨要比他们次一些。

    乔星走到训练场金属剑靶的前面,微微握紧手中的十字剑。

    “剑心四式的第一式,螺旋。

    这招最为简单,只需要在平刺的过程中,以急速超能的状态,刺出一剑。

    再融入螺旋剑劲,从而达到无坚不摧,无物不破的穿透剑技。”

    飒!

    乔星在说完之后,立刻刺出一剑,没有圣辉,只是剑体本身的劲道,以及剑身自然形成的螺旋剑气。

    就将身后坚硬的剑靶一剑洞穿,并且以刺穿点为中心,大量的螺旋剑劲向外扩张,在金属剑靶的中央炸开了一个大洞。

    【正在为宿主记录剑技数据以及技巧演示……】

    吕落看得心神摇曳,如果和这样的剑技相比,那之前乔星演示的震荡剑,确实就是个屁。

    “没有任何附能,单凭技巧,也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么?”

    乔星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怎么回答吕落的这个问题。

    “如果你眼不瞎的话,自己应该能看到我刚才的演示。”

    “额,那后面的三式呢?”

    乔星收回十字剑,轻轻一跃,身体滞空。

    “剑心四式的第二式,覆雨。

    这招是一式范围式密集打击,以高数量,无差别的密集性刺击,将敌人轰杀。

    难度比悬空难很多,附能消耗极大,以剑刺为引,每一剑的剑气,都是一滴雨。

    而雨水,便是你的能量刺击,从而完成一斩千击。”

    乔星说完,就挥出了自己的第二剑,这一剑,依然没有圣辉的加持。

    而且这一剑,根本不是一剑,而是像他所说的那样,一斩千击。

    一剑刺出,上千道剑影同时而出。这些剑气如同一滴滴雨水,从天空向地面洒落。

    乔星把这一剑的攻击范围,控制在刚好可以覆盖剑靶的区域之内。

    哒哒哒哒哒!

    金属质地的剑靶,被这些无能量剑气,刺的粉碎,从片片铁板,铁块,逐渐变成了一丝丝铁屑。

    看着地上已经快要成为粉末的剑靶,吕落的心里只有两个字,牛逼!

    “不用附能也能造成这样离谱的破坏力,这样的技巧,确实可以称得上是绝技。”

    “这种没有什么水平的恭维,是很难让我高兴的,明白吗?”

    艹!这人怎么这么烦呢?

    “剑心四式第三式,断空。

    这一式的意义,便是切割,高频,震荡,急速,锋锐,把切割发挥到极致的一剑,便可以斩断空气,撕裂天空。

    理论上如果你的力量最够强大,斩断空间也不是不可能,我反正做不到,至于你行不行,我就不知道了。”

    乔星这次没有停顿,而是拿起十字剑,横挥一剑。

    这一剑,看似平平无奇,可当乔星挥出这一剑之后,周围的空气都在扭曲。

    所有的空气都在朝着剑气汇聚,压缩,剑气周围的空间也变得扭曲,激荡起来。

    似乎因为这一剑太过于危险,所以乔星也没有对剑靶使用。

    吕落不想去尝试这一剑有多么锋锐,万一一个不小心被吸进去了,都不知道齐心竹能不能来得及救他。

    “斩断空气么!那最后一剑呢?”

    “最后一剑,其实你们第一天上剑术课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了,刃类兵器通用的最强破坏性招式,斩击。

    挥出吾之所怨,捍卫吾之荣耀,斩杀心中之敌,守护心中所想。

    一剑,一念,只要尽情地释放自己最强一面就行,我把这一剑,称之为破魂。”

    乔星看了看手里的剑,再次高举,举止不再像之前那样优雅高绝,而是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重重挥出一剑。

    这一剑比剑术课开始时的那一剑更加离谱,巨大的斩击随着剑身的挥动破空而出,伴随着金色的圣辉,如同一轮太阳,耀眼,夺目。

    轰隆隆!

    斩击不仅仅照亮了天空,破开了云层,还让吕落再次的见到了月亮。

    可惜的是,这次没有见到天帷巨兽利维坦。

    看着明亮的月光,吕落久久不能语言,像乔星高阶超凡者的能力,真的不仅仅是能量强大那么简单。

    他们属于那种单凭力量已经可以做到以力破巧,横推一切的情况下,又把技巧性修炼到了极致,弥补自己所有的短板。

    乔星挥了一下手中的长剑,这柄教会的制式十字大剑,已经因为强烈的圣辉能量侵蚀而融化了。

    乔星的刚才聚集的圣辉,已经强大到这种普通武器无法接受的程度。

    他把剑柄像丢垃圾似的丢到地上,然后转身朝着他家的方向走去,看起来,是不准备再继续教了。

    “这就是剑心四式,算是我个人创立的,存在于教会体系之外的技巧。

    先别想着怎么吹我,比起吹我,你还是把地上垃圾收拾一下,比较实际,免得明天扫地阿姨骂我。”

    【扫地阿姨敢骂他?】

    行吧,这不是重点,吕落看着一地的狼藉,碎裂成渣的金属剑靶,断剑剑柄,破烂的草坪,天啊!

    虽然他很讨厌打扫卫生,可这个时候的吕落自然是无怨无悔。

    主要是乔星给的干货,实在太干了,吕落一次吃到撑。

    “这家伙除了脾气古怪,其他方面其实还好,至少不会像卢迪那样,随便丢一个小本子,人就不问事了。”

    乔星的实力有没有卢迪厉害先不说,但他的教学水平方面,真不是卢迪能比的,说一句完爆不过分。

    乔星本身就是教会的剑术大师,又接受过完整的教会教育体系,师出名门,很多复杂的道理在乔星口中,都很容易理解。

    比起卢迪,乔星对吕落才算是做到了一个称职老师的职责,当然了,首先要抛开他的阴阳怪气。

    把垃圾收拾好,吕落也回到了乔星的家。

    这家伙还是在喝茶,不过之前的木杯子已经不见了,换成了一个玻璃杯。

    看起来,吕落之前的提醒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至少让乔星换掉了那个长霉的杯子。

    “吕落啊,你对自己的身体,了解多少呢?”

    吕落一进门,乔星就突然问道,这个问题吕落曾经听过,韩诗雨在医务室的时候,问过同样的问题。

    而这一次,吕落也给出了同样的答案。

    “我对自己的身体,了如指掌。”

    乔星没说话,安静地举着手里的杯子,连续喝了几口。

    吕落也不催促,就这么坐在他对面,静静等乔星把问题想好。

    “那就好,如果你以后学会了剑心四式,也不要告诉别人,这是我教你的。”

    吕落一愣,马上站了起来。

    “为什么?”

    或许是因为一些教育理念的问题,尊师重道这种概念,在吕落的思想里已经根深蒂固了。

    乔星毫无保留的教导他剑技,那就是他的老师啊,这是无可辩驳,也不需要去解释的事情。

    乔星已经是东环大主教了,以他的身份地位,这种隐藏吕落有些无法理解。

    不过乔星也看出了吕落的诧异,但他没有给出解释,而是说了另一段话。

    “人呐,是一种复杂的生物,太坏他们会灭你,太怂他们会踩你,太好或者太强,他们也不放心你,他们会打压你疏远你。

    只有你跟他们差不多,显得不那么特殊,他们才会安心接受你。

    所以,大家都是学圣辉十字剑术的,你干嘛要搞特殊呢?”

    乔星突然变得有些感慨,吕落总感觉此时的乔星,变得有些落寞和孤独。

    “这个理由,只能说很牵强,如果我以后真的学会了剑心四式,又在别人的面前使用出来呢?”

    “那你就说,这是你自创的剑术。”

    吕落不明白乔星为什么要让他这样,不过乔星这种性格,就算问,恐怕也得不到什么正常人想听的答案。

    “我还是不能理解,剑心四式,应该是非常厉害的剑技吧?”

    “你不需要理解,只需要答应就行了。”

    “好吧,这件事情,我会放在心里的。”

    乔星将水杯里的水喝完,再次沉默了一会之后,又开了口。

    “这个礼拜天,我大概会去你们联盟大学演讲。”

    乔星说到这,就没下文了,这就让吕落很蛋疼。

    然后呢?你是要让我办事,还是让我去看你传教?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你是想让我去给你拎包吗?”

    乔星瞪着吕落,过了一会才说道:

    “算了,你去不去无所谓。”

    说完,就略显傲娇地上了楼。

    吕落盯着乔星的背影,如有所思,世上竟有如此阴阳怪气之人?

    乔星之傲娇,古哥不及也。

    吕落考虑了一下睡地板还是练剑之后,最终还是果断选择了练剑。

    现在已经突破二阶了,他要尽快的把剑术修炼纯熟,然后想办法申请佣兵签证或者其他签证出墙,提升属性,采集血囊。

    采药签证实在太短了,短小无力怎么能行?男人么,就是要长。

    这一夜,吕落汗如雨下的……挥剑。

    ……

    第二天,因为是周六的缘故,吕落趴在地上呼呼大睡。

    没办法,乔星家太小了,住的人又比较多,他除了睡地板,没有地方可去,总不能像上次那样,三个人睡一起吧?

    都是年轻人,那样不好,而且指望乔星这种人为他腾个位置什么的,根本就不现实。

    这一觉,吕落睡得很久。

    他醒来时,发现乔小米正站在他面前盯着他,而他的身上,也盖着李兰为他拿过来的被子。

    “小米啊,几点了,你们吃早饭没?”

    “下午一点了,我们刚吃过中午饭。”

    “额,行吧!”

    吕落整理了一下衣物,按照他之前的安排,今天得回一次圆环了。

    把剩下的暗灵石换成钱给周凯送去,然后看看目前工作室还有什么解决不掉的问题。

    白月瞳比齐心竹更先一步找到吕落,今天的白月瞳带了一顶棒球帽,把头上的呆毛给盖起来了。

    黑色的大墨镜也彻底遮住了脸庞,让人看不到具体的面容。

    “吕落,你现在要回你的那个圆环工作室吗?”

    “是啊,你要跟我一起?”

    吕落看到了她手里的设计图,这么快就做好了优化方案?这个女人的执行力还挺强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来。

    “那是当然,我现在在四环没有工作,正好可以去你那里应聘,当个CEO什么的问题不大。”

    “还CEO?就你这样没什么本事的人,在我们圆环,顶多当前台小妹。”

    吕落这样说,白月瞳当然很不服气,她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很有能力的人。

    “你说谁没本事呢?你的机械臂还是我送你的,忘了吗?”

    “你也就只能说说机械臂了,你有没有听过好汉不提当年勇?

    而且这东西是有奖问答获得的,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不要老是你送的你送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吃软饭呢!”

    吕落的话彻底激怒了白月瞳,她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吃我的软饭怎么了?不行吗?我爸是议员,我妈是教会高层,想吃我软饭的人多了去了,从二环排队排到四环,知道吗?”

    这是白月瞳第一次在吕落面前明说自己的背景,乖乖,来头确实很大。

    不过这并不妨碍吕落嘲讽她。

    “你爸妈是你爸妈,你是你,你现在的这副穷酸样,口袋里估计连100块钱都掏不出来,还是不要讨论吃软饭这个话题,挺丢人的。

    口口声声说自己的富婆,却没有展现出一点点富婆的实力,实属不行。

    没钱就没钱吧,有技术也行啊,我这个人对人才还是非常重视的。

    可你认识我这么久,顶着天才机械师的铭牌,却一点实质性的产品都没拿出来过。

    这个机械臂我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你做的,还是找人代工的,没意思。”

    吕落是故意激白月瞳的,你都对我有企图,还三番五次地想拉我入伙。

    可一没给钱,二没给技术,一点诚意也没有。

    这算什么富婆?算什么天才机械师?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休息。

    “你!那个机械臂当然是我做的!”

    白月瞳好气,但又无法反驳。

    她心里有点委屈,机械师是需要钱的,她在内环的时候是什么条件?现在又是什么条件?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材料,没有工作台,更没有钱。

    父母把她的所有卡都给停了,她现在一毛钱也拿不出来,没办法,用爱是发不了电的。

    “我可以技术入股圆环工作室,为你的工作室提供最新的机械装备技术保障。

    你们工作室不是一直想踏入高端业务领域吗?如果装备不好的话,战斗力折损很厉害吧?

    这样的小公司,应该请不起炼金师或者机械师,我觉得我可以胜任这份工作,你觉得呢?”

    吕落眨了眨眼,他很想说白月瞳说得都对,他们现在是挺缺装备的。

    根本做不到像蓝天药业那样,随便出去一队人,都是全副武装,手雷随便丢,子弹随便打,还有大型能量炸弹。

    但没有装备,是机械师,炼金师的问题吗?当然不是。

    没装备的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穷。

    吕落一听白月瞳这个口气,就知道她是根本想不到现在的圆环有多小,有多穷,是时候让她见识一下四环的残酷了。

    “白小姐,我对你所说的装备技术支持还是非常感兴趣的,不过呢,目前的圆环工作室,资金还是比较匮乏的。

    相比起技术,我们现在更需要资金的投入,白小姐是富有的内环人。

    要么,你跟你爸妈服个软,从你的零花钱里,抠点出来?注资一下我们圆环?

    我跟你说啊,我们圆环目前的势头很猛,唯独资金缺少了点,注资这种东西,三五十万不嫌少,小百来万不嫌多。”

    “不行,我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们,来到四环的,我不会回去的。”

    行吧,又是个有故事的姑娘,吕落有些无奈。

章节目录

末日圆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影恋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影恋姬并收藏末日圆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