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落还是一马当先,走在前面为古方一开路,再次经历1个多小时的行进,三人终于顺利的回到墙下。

    这个位置没有人排队,吕落在和墙上的守墙人打了招呼之后,守墙人放下为了3个登墙滑索。

    三人的行李很多,而属性的极高的吕落更是最多的。

    因为怕物资太重,滑索断裂,他把物资放在了一个滑索上,自己登上另一个滑索。

    不过这样做是需要额外付费的,联盟就是这样,死要钱。

    返回高墙上,他们三人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病毒扫描和畸变检查,然后检查带回来的物品。

    这些检查,之前出墙的时候吕落就已经看到过,不过现在才算是自己体验了一次。

    不用抽血,只是简单的发丝化验,还有消毒和瞳孔检查。

    昨晚检查之后,负责的医师大喊道:

    “2名药剂师,1名医师,签证未到期,身体健康,过去吧。”

    检查完身体,还要检查物品,来到检查物品的地方,吕落突然看到了他们出墙时的那名老兵。

    老兵朝他点了点头,很明显已经记不住吕落了。

    虽然吕落长得很帅,但人家每天都要招呼那么多人,怎么可能记得住每一张脸,所以能记住自己,吕落还是很意外的。

    “医疗采集的队伍是吧?这么多东西,收获颇丰啊!”

    当老兵打开吕落几人的行囊时,脸色变了变,他抬头看了一眼吕落几人,突然开口道:

    “我记得你,那个第一次出墙的小伙子,呵呵呵,你看我这老头子得记性。

    嗯,不错,真的很不错,第一次出墙就有这么多的收获,未来可期。”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个人对吕落说他的未来可期了,未来有个屁用,他要的是现在。

    吕落隐约猜到了老兵话里的意思,意思就是你们这些人有点问题啊!劫了蓝天药业的东西。

    他让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于是给老兵递了一包烟,烟盒里面除了几根烟之外,还有一块不小的暗灵石。

    老兵看了看烟,收下了,然后把暗灵石拿出来推了回去。

    “这东西太贵了,我拿的不踏实。”

    “别,老前辈的话,对我们这些后辈有很大的警示作用。

    如果不是您的提醒,我们三个人早就栽在外面了,您还是得收好,放心收好。”

    说完,吕落又给烟盒里加了一块,还是同样大小的暗灵石,推了回去。

    老兵缓缓点头,再次说了一句。

    “嗯,你们真的不错。”

    这一次,老兵终于把暗灵石收下。老兵满意的笑了,吕落也满意的笑了。

    废土联盟的情况就是如此,没有规则,就是墙外的规则,但此时已经是墙内了。

    老兵当然看得出这些装备都是蓝天药业的东西,装备上的标记还是很明显的。

    这个数量,意味着蓝天药业小队团灭,这事情,是有可能会被调查的。

    原本老兵不收东西,是明显不想多这个事,如果有人调查就实话实说。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老兵的经验。

    不过吕落给的钱实在太多了,他家里还有个正在成长的孙子,所以,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而对于吕落来说,老兵收不收暗灵石,完全是两个概念。

    如果他不收暗灵石,那就意味着没落下口实,等吕落他们走了之后,老兵完全可以把吕落他们给卖了。

    而老兵收了暗灵石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意思就是装不知道,这就是社会人的默契,吕落心里跟明镜一样。

    一旁的古方一对两人的行为默不作声,他也明白这些潜规则。

    只有齐心竹目瞪口呆,这什么意思?这不就是赤果果的行贿和受贿么?

    这种事情也是被允许的么?难道就没有人来管管这群犯罪分子么?这里已经是墙内了啊!

    吕落看着欲言又止的齐心竹,冷不丁的说道:

    “怎么?你想去安全局举报我吗?那你现在去吧。”

    “我……”如果圣规允许自己爆粗口的话,现在齐心竹已经爆了。

    “我怎么会有骂人的想法,圣光啊,请宽恕我!”

    ……

    下了墙,吕落和古方一又看向了蓝天药业的大楼。

    这一次,齐心竹也不感觉奇怪了,她已经知道,吕落他们三人和蓝天药业有着很深的渊源。

    不过看着吕落和古方一两人深邃的眼神,齐心竹莫名地担心起来。

    “收手吧吕落,这里是墙内!”

    齐心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吕落和古方一都有些措手不及。

    【她的这句话,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我也没说要在墙内动手啊!我又不是傻X,在这里对蓝天药业动手。

    不过,这个女人,思想转变这么快的么?

    “回去了。”

    “回哪?”

    “先去圆环,把东西处理一下。”

    吕落指了指三人背后的大背包,东西实在太多了,而且很扎眼。

    他们这样在外面漫无目的的游荡,实在是不合适。

    三人这次没有再去坐公共轨道列车,而是选择包了2辆车,返回了圆环工作室。

    一进门,吕落就听到周凯在给新入行的同事们画饼,哦不,是讲课。

    这种讲课如果是放在吕落的前世,当然就是纯属毒鸡汤,但在这里,确实是非常有用的心灵激励。

    因为废土联盟的社会环境和吕落前世是完全不一样的,这里的机会远远要比前世多得多。

    “兄弟们,其实一件件细思极恐的事情,正在你们的周围发生。

    你的对手在看书。

    你的仇人在磨刀。

    你的闺蜜在减肥。

    隔壁老王在练腰。

    这些事情难道不恐怖吗?我们的对手都在努力了,所以我们必须努力。

    如果我们不努力,那么我们的对手,就会踩着我们的尸体上位。”

    【凯哥的画饼方式又进化了。】

    十天不见,周凯讲课的功力越发深厚了,这些第四环的大学生们,被他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而且他们似乎也看到了除了废土常规行业之外的另一条渠道。

    圆环工作室活跃的气氛,真的让他们感觉到,他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听了一会周凯慷慨激昂的演讲之后,站在门口的吕落三人,被外出返回的徐明磊发现了。

    “老板?”

    周凯扭头看向门外,看到吕落和古方一的第一眼,他就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当家的回来了。

    “老什么板?叫落哥。”

    “落哥。”周凯手下人齐声喊道,带头的是优秀员工徐明磊。

    之前的富二代,优秀员工徐明磊,如今已经成为了圆环工作室的业务总干事。

    废土男人太少,女人太多,婚外情简直是家常便饭,层出不穷。

    在周凯的指导下,徐明磊逐渐掌握了发掘婚外情的技巧,对于发掘婚外情的各种细节,越发娴熟。

    然后,他第一个抓住的,就是他爸。

    看着小三在自己的面前求饶时,徐明磊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升华了。

    他好像掌握了人生的真谛,这就是他所追求的事业,整个人也越发地有干劲了。

    “落哥,古哥,喝茶。”

    圆环工作室的阶级非常严明,原本吕落不打算这样,但这却是周凯强烈要求的。

    他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第四环的人,已经习惯了阶级。

    如果不给他们体现阶级,他们甚至会找不到自己前进的方向,他们会迷失自我。

    这个理由听起来非常奇怪,但拥有废土记忆的吕落却无从反驳,因为这正是第四环人类的悲哀之处。

    吕落身旁的齐心竹看了一眼吕落,感觉他这个圆环工作室的工作模式,还挺有意思的。

    吕落和大家简单的打了一番招呼之后,就向楼上走去,二楼,才是工作室的核心区域。

    “你们先忙着,我去找胖丁哥和七哥。”

    吕落三人把东西搬到了楼上,七哥和胖丁正在玩2人牌,见到吕落进来,立刻站了起来。

    “你们回来了?来来来,胖丁这个傻B,根本不会打牌,这几天你不在,他又开始4个2带两王了。”

    “尤小柒你放屁,剩下一对3,还能出一张单3的人,能比我好到哪去?”

    “好了好了,智障这种事情,真不用比个高低的。”

    吕落赶紧安抚了一下即将吵起来的两人。

    “你是在骂他?”尤小柒和丁鹏齐声道。

    “真没有,真的!”

    ……

    “七哥,胖丁哥,我们这次,带回来一点东西,不太好出手。”

    吕落三人将各自的大背包放下,不过丁鹏却不以为意,第一次出墙,能有什么不好出手的东西?至于跑过来跟他们说?

    一直到他打开了吕落面前的袋子,表情才一下子僵住。

    “这尼玛!你不是要去采药的么?”

    “我是去采药啊,采药的路上碰到坏人了。”

    吕落一脸无辜的说道,不过这样的话,是没有人相信的。

    尤小柒看了一眼袋子之后,也是微微变色,不过她没说话,而是看向吕落身后的齐心竹。

    “这个女人,在这里,靠谱吗?”

    吕落看了一眼齐心竹,本来下意识的想说这是自己人,不过想了想之后,他开口道:

    “齐心竹你先下去一下。”

    “嗷!”

    齐心竹心里很不满,尤其是对尤小柒,更是不满,这十天明明是他们一行人同甘共苦的。

    为什么回来之后,自己就变成外人了?

    “齐心竹你要保持冷静,这些事情不算是什么。”

    自我安慰了一下之后,齐心竹下楼走向了一楼的休息室。

    齐心竹走后,尤小柒和丁鹏才开始清点起吕落他们的带回来的装备。

    “你这些东西,都是蓝天药业的?”

    “嗯,没错。”

    “一共9把步枪,子弹若干,战术背心6个,能量手榴弹12枚,震爆弹5枚,陷阱一个,左轮手炮一把。

    这些东西足够满足一个整编的小队了,价值差不多10万,不过出手的话,大概要折价,8折左右。

    你是灭了一支蓝天药业的小队,还是他们被异种击破,让你捡了漏?”

    “各种原因都有吧。”

    听到吕落这么说,尤小柒稍稍放心了一些,她下意识的认为吕落三人是捡了漏。

    如果吕落他们三人这个时候就有屠杀掉一整只蓝天药业小队的实力,那她心态就稳不住了。

    人的成长速度不可以这么快的,这不科学!

    吕落听到光是这批东西就能拿到8万,心里有些吃惊,这还不算是这批东西的大头。

    他手里还有暗蚀物品,暗灵石,一枚3阶的鬼蟹眼球和53个血囊,这些东西的价值,绝对要在这些军用装备之上。

    不过吕落不打算拿出来让尤小柒他们去卖,这些东西,他准备自己处理。

    见到吕落除了这些军械物资之外,还拿出了几个蓝天药业的小红瓶,尤小柒和丁鹏眼睛顿时一亮。

    “这些小红瓶你卖吗?这些东西都是紧销品,可遇不可求的,如果卖的话,价格应该还不错。

    I型的小红瓶,蓝天的标价是5000,但实际价格价格估计能够到6000左右。

    II型的就更贵了,估计得3万,不过他们的效果也非常强力,有时候等于保一条命。”

    提到小红瓶,吕落直接摆手,之前他毛了工作室的那6万多,是因为他没钱,没资源,没实力。

    如今的情况已经不一样了,他虽然还是很黑,但这个时候他可不会亏了自己人。

    “6个I型的,我们一人拿一瓶。”

    “一人拿一瓶?你们三个加上我和胖丁,那还剩一瓶呢?”

    “给齐心竹。”

    给齐心竹,古方一是绝对没有意见的,前期在城市区的时候不说。

    在后面碎石荒野的时候,齐心竹是真出了力的那种,一直保着他,所以给齐心竹,古方一同意。

    尤小柒见古方一点头,又看向剩下的II型。

    “那II型呢?卖掉吗?”

    “也不卖,这东西,我有用。”

    这个时候,就是吕落执行自己作为老板权力的时候了,东西是我带回来的,自然由我自己分配。

    而且他要这个药剂,真不是为了自己喝,而是另有他用。

    吕落始终记得观察者告诉过他一句话。

    拥有融合者的自己,本身就是废土最强的炼金师。

    这句话的潜在意思,就是在某些条件满足的情况下,比如配方,主材料,能量之类的东西。

    在满足这些东西的情况下,他或许拥有直接合成物品的能力。

    虽然不知道这个想法可不可行,但吕落打算自己尝试一下。

    他现在手里就有53个血囊和现成的I型II型药剂,血囊就是小红瓶的主要材料。

    所以对于炼金术这种听起来有些邪乎的技术,心怀期待。

    尤小柒和丁鹏对于吕落十分大方地把东西分给他们,也比较满意,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吕落他们打回来的,人家自己处理他们肯定没意见。

    “那就这样吧,我和胖丁现在就去处理这些东西,你们等我们的好消息就行了。

    哦对了,吕落,老大之前还提醒过我们,如果你回来了,记得找他,别忘了。”

    找卢迪的事情吕落当然没有忘记,不说新娘的事情,气合方面的使用方法,吕落还得找卢迪请教呢。

    这玩意,对方应该是大师级的人物才对。

    “那就先谢了,七哥,胖丁哥,这段时间我们不在,麻烦你们了。”

    这次开口的不是尤小柒,而是胖丁。

    “说什么屁话呢,你可是老大的嫡传弟子,我也是老大的嫡传弟子,所以你=我师弟,师兄帮师弟,那不是天经地义?

    当然了,还有一件事情,我得提醒你一下。”

    “你说,胖丁哥。”

    “以后叫丁哥,不要加胖。”

    “好的,胖丁哥,慢走啊,胖丁哥。”

章节目录

末日圆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影恋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影恋姬并收藏末日圆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