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代小紫瓶系列I型-测试版?这应该是蓝天药业新开发出来的药剂种类吧?”

    吕落不知道小紫瓶是什么样的药剂,按照他记忆中对蓝天生物科技的了解,没有紫色。

    蓝天生物目前发行的小瓶药剂系列,分别是小红瓶-治疗,小蓝瓶-回能,小黄瓶-强化,小橙瓶-缓死,小黑瓶-爆发,就这5款常规药剂。

    这5款药剂都是流传于市面上的,能够买到,并且有明确标注价格的药剂。

    除此之外,听说还有效果特殊的小白瓶和小粉瓶。

    不过这两种都属于性质特殊,也没有公开的药剂,虽然说有,但大部分人都不太清楚这两种药剂的效果。

    至于小紫瓶,这是听都没听过。

    “不知道我拿着吴森的身份牌,能不能去蓝天生物领一瓶这样的药剂,然后再让观察者分析一下。

    可贸然过去,会不会被抓起来?不过这种试用装,感觉很有吸引力啊!”

    吕落一边想,一边收拾这里的战利品,不得不说这是一笔非常巨大的物资。

    53个血囊对于蓝天药业整个20人的小队来说,是一种失败,但对于吕落一个人来说,那就是天降宝箱,活脱脱的一笔巨款。

    唯一可惜的是,吴森的那把巨型左轮手枪,吕落很喜欢这种暴力美学的武器。

    可这样的标志性武器实在太显眼,用了容易出事,墙内环境不允许。

    如果一直藏着掖着的话,那又是一种对于资源的浪费,所以吕落还是准备卖掉这把左轮。

    接下来,吕落一点都不含糊的把力量一戒带在手上,这样的制式物品,他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

    ……

    一直到吕落把吴森的东西收拾好时,古方一和齐心竹也已经收拾完毕,走了过来。

    他们的身上也背了许许多多的装备,不用说也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蓝天药业那几个死去士兵的。

    其中有一些枪械装备被之前的手雷炸坏了,不过没有关系,反正都是要卖的,只不过是钱多钱少的问题。

    齐心竹的表情有些不情不愿,她看向吕落的眼神中,有一种奇怪的情绪在酝酿。

    【这个女人的情绪有些不稳定。】

    不过吕落并没有搭理她,而是和古方一一起清点这次的战利品。

    一共9把步枪,子弹若干,战术背心完整的还有6个,能量手榴弹12枚,震爆弹5枚,陷阱一个。

    蓝天小红瓶I型6瓶,还有5瓶破碎了,不过也被古方一小心翼翼的收集起来。

    古方一本来就是那种很细致的男人,这种细致的活计,他做起来得心应手。

    如果换一种形容方式的话,那他就属于居家好男人类型。

    “东西太多了,背着都累。”

    吕落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的嘴都快笑歪了。

    这么多的物资,能回到墙内,或许他已经可以氪金修炼,尝试突破第二气合了。

    “这些装备你打算怎么办?”

    古方一倒是很冷静,这些枪械,装备,弹药,除了一些没有标记的私人物品外,其他的都被打上了蓝天生物的标记。

    吕落和古方一都很清楚,这些有标记和喷漆的东西,全部都不能直接用。

    蓝天药业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公司,就算他们把东西卖到黑市,顺藤摸瓜,还是很容易找到他们,很容易就会带来危险。

    “这些东西交给胖丁和尤小柒,让狩猎人来处理,他们比我们专业得多。”

    古方一一愣,下意识的就想说狩猎人是官方组织,这是违法的事情。

    可想想平时狩猎人们赚外快的方式,也就释然了,尤小柒和丁鹏就干过没钱了去扫荡游戏厅的事情,太狗了。

    狩猎人本就是废土墙外最大的拾荒者集团,只不过他们在墙外的时候,太过于强大和挑剔而已。

    “好。”

    “行了,收拾完毕,准备回去吧。”

    吕落虽然有些遗憾自己没有能把3属性全部都提升到20,不过相比起属性,这样发横财的机会,可不会有很多。

    至于属性什么的,下次再来吧。

    两人开始整理物品,把没用的东西丢掉。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齐心竹,走到了吕落面前,好像决定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吕落有些奇怪地看向齐心竹,这个女人怎么了?专门跑到他面前发呆?

    想说什么就说啊!出墙签证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他可没有时间在这里耽搁。

    “你在那里发什么呆,走了。”

    齐心竹突然抬头看向吕落,一直在吕落面前唯唯诺诺的她,终于鼓起了勇气。

    “吕落,为你的朋友复仇我可以理解,但杀戮与报复是另外一回事。

    虽然我能理解朋友死去的伤痛,但我依然不觉得你这个时候的复仇行为是正确的。

    他们的行为有罪,也很恶心,但如果他们有罪,我们可以带着证据返回墙内,让法律或者圣规来制裁他们。

    而不是像你这样去报复和杀戮,这属于你的私心,而且是纯碎利益的私心。

    他们并没有对我们主动出手,而你却主动攻击他们,我们的行为,已经算是恶意杀人罪了,这样做事,是不对的……”

    齐心竹在说话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吕落脸色的不对劲。

    她每说一句话,吕落的脸色就难看一分,不过即使如此,齐心竹还是觉得自己要说下去。

    这关乎她20年来的信仰与教养,这是一个教会慕光者心中秉承的正义。

    即使吕落是韩诗雨所说的肩负黎明之人,但如果黎明之人是错误的,她也会与之辩驳。

    古方一看着吕落和齐心竹,再次很懂事的说道:

    “我去楼上放风。”

    人都死光了,还放个屁的风,吕落深呼吸了一下,压下自己的怒气,对古方一点点头。

    “行,我很快就搞定。”

    给两人留下了私人空间后,吕落缓步走到了齐心竹的面前。

    携带着连杀多人的杀气,吕落身上的气势有些骇人,不过齐心竹并没有退让,而是与之对视起来。

    “愚蠢的女人,我以为这几天的经历可以让你成熟一点,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天真,你的行为让我感觉到可笑。

    帮朋友复仇我就不说了,你认为是就是吧,至于自私,你第一天认识我啊?你一天知道我自私吗?”

    “额。”

    吕落越来越近,齐心竹忍不住地后退了一步,但吕落不依不饶,依然向前。

    因为齐心竹的身材太过于挺拔,两人的胸口几乎要贴在一起。

    【慢一点,别挤扁了。】

    “我做事情的原则很简单。

    从利益出发,他要不要做,从风险出发,他该不该搏。

    从能力出发,他能不能干,从结果出发,他划不划算。

    而不是别人告诉这件事情,对不对!”

    “吕落你……”

    “闭嘴吧,脑瘫!难道你出墙的时候,韩诗雨没有告诉过你,墙外是没有法律可言的吗?

    你感觉我为什么要把他们杀光?为楚琦复仇?

    还不是因为吴森看到了你的脸,想要干你,你知不知道你这张脸给我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而且他也看到了我们的脸,我们在宋哈娜眼里算楚琦的同僚,如果不把他们都杀了,你确定蓝天药业不会给我们下套吗?

    我杀他们就是为了利益,为了我们的安全,为了我今后的发展,为了古方一,为了周凯,为了圆环工作室。

    你在我面前叫唤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啊?

    你以为你长了一副好看的皮囊,所有人就都会心甘情愿当你的舔狗吗?真尼玛脑瘫,浪费我时间。”

    ……

    吕落说完,就继续收拾东西准备走了,而齐心竹已经被骂懵了,她的脑子还在回荡吕落刚才的话。

    “他骂我是脑瘫,从来没有人这么骂过我,老师也没有,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齐心竹想着想着眼泪就掉了下来,有些恍惚地靠在墙上,抱着铠甲也无法遮挡的胸口蹲了下来。

    吕落没管她,而是和古方一再次清理一下战场,检查一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把有可能显示出他们身份的痕迹全部抹去之后,两人又在超市里集合。

    “回去了?”

    古方一朝着齐心竹努了努嘴,意思很明显,她怎么办?

    吕落看着还在哭泣的齐心竹,表情冷漠。

    “认不清现实,就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吧,我答应韩诗雨带着她,可没答应韩诗雨做她的保姆,我们走。”

    齐心竹蹲在墙角的时候,是可以听见吕落说话的,听到吕落要走,她哭得更厉害了,还是那种无声的哭。

    她平时虽然很温柔,但很温柔不代表她不骄傲,齐心竹的内心一直都是非常骄傲的。

    但吕落的行为和话语,无疑是把她的骄傲狠狠摔在地上,然后还吐了两口痰,太过分了。

    “真的要走?”古方一再次确定了一下。

    吕落没回答他,已经率先走了出去。

    听到两人离开的声音,齐心竹终于抬头,她有些不敢相信吕落他们真的把自己丢在这里。

    齐心竹的心里又气又委屈,反正就一句话,心态崩了。

    “从来没人告诉过我,墙外就可以不遵守法律和圣规,难道遵守法律和圣规是错误的?

    圣光与我同在,黎明,算了,黎明已经走了。”

    齐心竹的内心非常迷茫,吕落的很多话她都给了她很大的冲击,可这些话本身就和教会的意志是完全相驳的。

    这是根深蒂固20年的理念,韩诗雨也没教过她,当黎明的意志和教会冲突时,自己应该站在那一边。

    ……

    此时,正在东环大学给学生上医疗课的韩诗雨,推了一下自己鼻梁上的眼镜。

    她看着窗外,微微走神。

    “差不多应该要回来了吧!不知道小竹能不能成长一点呢。

    吕落是一个优秀的老师,反正比我优秀多了,应该可以给小竹一点改变吧。”

    ……

    齐心竹抱着乞丐,把头埋在自己的胸口。

    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她知道,吕落真的走了,没有等她。

    齐心竹觉得这20年在教会的眼泪加起来,也没有这10天时间多,这十天的时间,实在是太糟糕了。

    “要回教会吗?这十天……”

    齐心竹开始自言自语,她很迷茫,而且对这十天时间有很大的疑惑。

    虽然嘴上说这十天非常糟糕,可心里还是不由得想起这十天来的种种经过。

    三人一起结伴而行,战斗,站在旁边看吕落吞噬异种。

    还有那个在吕落面前甘愿死去也不让她治疗的,叫楚琦的女孩子,还有最后与蓝天药业之间的勾心斗角,生死搏杀。

    这些事情都给了她极大的震撼,遗憾的是,那个女孩子没有救下来。

    当然了,这十天除了这些很值得记忆的事情外,齐心竹脑子里还充斥着吕落对她的各种谩骂。

    你是猪吗?你是废物吗?你没长脑子?诸如此类

    “他还骂我是脑瘫。”

    反正齐心竹就记得这句话了。

    ……

    就在齐心竹还在进行心理活动的时候,一队刚刚下墙的拾荒者,正好来到了超市,准备探索。

    “哎,老三,这里有个女人唉。”

    “真的哎,居然真的有个女人,走散的吗?”

    “这是老天爷给我们的奖励,你还等什么,上啊!”

    其中一人居然已经迫不及待地脱起了裤子,齐心竹下意识就想撇过头,可她也知道,这些人的目标是她,她必须应对。

    “我是教会的人,而且我是一名慕光者。”

    “教会的人啊,没关系的,教会的手再长,也伸不到墙外来。

    马上我们就让你飘飘欲仙,忘了那个该死的黎明教会。”

    5个拾荒者已经将齐心竹围住,他们的口中污言秽语,一副根本不把教会放在眼里的样子。

    就像吕落说的那样,在墙外,无论是法律还是圣规,根本就没有意义。

    墙外,是几乎没有规则可言。

    齐心竹的手指微微颤抖,其中一个人眼看就要碰到她了,圣光在她的指尖涌动。

    无法压抑的愤怒出现在齐心竹的心里。

    “圣光啊,我要破戒了!”

    震荡剑突然被拔出,齐心竹正准备出手时,这人突然被一股巨力踹飞,摔在墙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吕落抽刀环斩,瞬间斩掉了剩下4人的头颅。拉起了齐心竹的手,就向外走去。

    这一次,齐心竹看着任由吕落拉着,低着头,也什么都没说。

    ……

    和古方一汇合的时候,齐心竹才甩开吕落的手,脸红了红,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可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吗?当然不可能。

    古方一的序列是什么?B级鹰眼!他隔着800里都能看见吕落拉齐心竹手的样子,现在松手有个屁用。

    “怎么还有血?”古方一指了指吕落身上的血迹。

    “碰到了5个拾荒者。”

    吕落随意地说道,古方一先是奇怪,然后看了看齐心竹,似乎猜到了其中的情况,微微点头。

    “走吧,回去了。”

章节目录

末日圆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影恋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影恋姬并收藏末日圆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