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允山之局,各方各自肚肠,黑白郎君恢复,明日便是最终战。

    现下,江虞抬眼看着山顶对战的两人,一把折扇握在手中,偶尔挡住风沙,对战者是任飘渺与黑白郎君,江虞知是温皇的计策,却猜不到温皇的用意。

    虽是如此,江虞却是带着目的来的。

    “嗯?此人是谁,怎么会来到天允山与黑白郎君交战。”俏如来前行数步却见一旁立着一白衣女子,随即问道“此处危险,姑娘是何人,为何在此。”

    身后传来缓和的男声,江虞回头一瞧见是俏如来与雪山银燕这一对兄弟,随即一笑:“还珠楼云医,见过二位史公子。”

    “还珠楼的人。”雪山银燕眉宇间是与俏如来截然不同的英气,他比之俏如来更像他的父亲,眼下明显不太适应史公子这个称呼,神色有些古怪。

    “原来是云医姑娘,还要多谢姑娘先前所赠的凝魂香,亏得此物协助,黑白郎君才得以恢复。”俏如来体态端正神色亲和。

    “是你辛苦奔波,也是魔门世家与灵界的努力,我这点子忙算不上什么。”江虞心下略略赞了这位二代金光一哥的俊俏面庞将视线扭回战局。

    “还是在此多谢姑娘,姑娘为何前来此地?”

    “我与楼主一同前来,也想看看黑龙白狼恢复的情况,到底算是我的病号。”

    “楼主?”

    “大哥,他是任飘渺。”雪山银燕及时出声。

    “天下第一剑,秋水浮萍任飘渺。”俏如来喃喃念叨,低头思索。

    江虞面上依旧淡淡,想着正好将黑白郎君的事情告诉俏如来:“大公子可愿听我一言。”

    俏如来道:“姑娘请讲。”

    “黑白郎君的状态不算最佳,依我所见他需要时间来稳固状态。”江虞打量着黑白郎君头上的倒计时BUFF“至少需要一个月。”

    “这...”俏如来皱眉没想到江虞会讲出这样的话来。

    江虞见他苦恼随即指了指任飘渺与黑白郎君的战局开解道:“你看到了,并不是不能打。只是这样打,两败俱伤之后可能再度分化为黑龙与白狼,若是天允山之战出现意外,大公子还是留个后手为上。”

    俏如来正色瞧着江虞:“姑娘可有协助稳固之法。”

    “有但,来不及了,我最多能帮他将时间缩短到七天,而且还需要这只熊猫非常配合。”江虞瞥了眼场中正哈哈哈哈哈的黑白郎君,扁了扁嘴。

    俏如来低头略略思忖。

    “我相信你还留有其他的后手,”江虞笑了笑也不再多言,打量战场片刻见任飘渺已无继续动手的意味后,转身离开。

    江虞行步缓缓,正打量着四周山水景致天允山因天下风云杯常常有人在此械斗,树木斩断甚多,多年来生长的奇形怪状瞧的江虞啧啧称奇,行至天允山下不远处,温皇已经化光至身侧。

    “今日见到俏如来,这才算明白你在打什么算盘。”江虞侧头去看他。

    “哎~不到最后又有谁猜得到结果。”温皇脚步未停向前行去。

    “你欢喜就好,反正十有八九是无用功。”江虞笑笑,朝着温皇挤了挤眼睛。

    温皇亦随之一笑:“哦?”

    温皇此次现身挑衅黑白郎君,是为了通知西剑流神蛊温皇尚存之事,以激怒西剑流流主,炎魔若知晓神蛊温皇在他掌下活命,必然找上还珠楼,届时只要还珠楼与中原势力相会,黑白郎君出手,在赤羽信之介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拿下炎魔的概率甚大。

    不过俏如来真的会应这个对‘温皇前辈’来说十分危险的局吗?

    “啊,是温皇前辈!”俏如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温皇缓缓回身,羽扇轻摇。

    “原来前辈你并没死。”俏如来露出欢喜与激动的神色,便要上前,却被雪山银燕一把拦下。

    “这个气息,你是任飘渺。”雪山银燕一口咬定。

    “银燕,温皇前辈怎会是任飘渺。”

    “我不会认错这股剑气,他就是任飘渺。”

    “错了。”温皇轻摇羽扇。

    “你想否认?”

    江虞抬手按了按太阳穴,侧头瞧着温皇,看看这纯真的眼神,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温皇视而不见神态自若:“温皇不是任飘渺,任飘渺却是温皇。”

    “啊,那方才与黑白郎君对战之人?”俏如来略一思索便明白温皇言下之意。

    “嗯,是我。”

    “前辈为何要这样做?”俏如来颇为疑惑。

    “替你测试黑白郎君的实力啊。”温皇言语轻快,一派理所当然。

    江虞闻言,扭过头去忍笑,惹得温皇瞥了她一眼。

    “天允山上前辈是如何逃过炎魔的杀招?”俏如来关切问道。

    “大哥此人不可信。”雪山银燕插言道。

    “银燕为何你对温皇前辈的态度会如此偏激。”俏如来对自家小弟的态度颇为疑惑。

    “之前我因为担心剑无极而返回神蛊峰,却看到温皇将剑无极打下山崖,我不及救援反遭温皇攻击,也落入神蛊峰之下。”雪山银燕忙于兄长解释。

    “这... ...”俏如来闻言看向温皇。

    “你与剑无极都没死,不是吗。”温皇神色未变。

    “但剑无极被你逼的丧神失智。”雪山银燕颇为气愤。

    “只要能提升剑法,这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温皇不以为然,再说,若不是因为我,你又怎能与宫本总司相会呢?”

    “莫非前辈此举另有深意。”俏如来依旧是信赖的神色。

    江虞不由得开口道:“楼主... ...再讲就有欺负后辈的嫌疑了。”

    “俏如来,观你近时表现,实在让人激赏,为何现在却又这般无知。”

    “前辈?”俏如来神色颇为疑惑,观他对温皇的信赖,实在看的江虞大不落忍。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倒是雪山银燕明显更在状态,瞧的江虞连连点头。

    温皇无奈一笑,对江虞道:“哎,你讲对了。”

    “都依照楼主意愿进行,楼主又要讲无趣了,”江虞垂首折扇掩面。

    “前辈?云医姑娘?”俏如来神色颇为茫然。

    “俏如来,我人就在还珠楼,看你们如何面对西剑流这个大敌,不可让我失望啊。”温皇随即化光而走。

    江虞折扇打了打俏如来的肩头,神色戏谑:“大公子,加油啊。”

    ————————————————

    还珠楼内,江虞坐在窗前张望。

    赤羽信之介健步走入还珠楼,江虞转头对神蛊温皇笑道:“我赢了~”

    “谁与你做赌了。”温皇站起行至厅中“破坏了吾亲自解开谜底的心情,赔一壶茶来。”

    江虞知他支开自己也不拒绝,哼着小曲转身便走,回到还珠楼的大厅只中等待赤羽信之介,他见完温皇,一定会来见自己,约莫两盏茶的时间,赤羽信之介便来到厅中,江虞十分好心的准备了茶点。

    江虞十分家常的语气,仿佛赤羽便是拜访的友人:“军师大人有劳用茶果点心。”

    赤羽并未见外的坐了下来:““真没有想到,最后获利的人会是你。”

    江虞幽幽的叹了口气,用左手食指揉了揉额角无奈道:“其实本是江虞的一点赌气之举,让军师大人见笑了。”

    赤羽信之介合拢扇子略略收敛了锋芒:“以你的年纪,做到这样实属不易。嗯,当初是你杀了百里潇湘,那操纵毒蛇的能力是你的手段。”

    “是我。”

    赤羽眉头微蹙“你与温皇是什么关系。”

    江虞鼓了股腮帮子:“柿子专挑软的捏,军师大人怎么不上去问问楼主呢?”

    “怎知吾未问呢?”赤羽

    “他怎样回答。”虞

    “他讲‘军师大人何不询问云医’”赤羽

    江虞被逗得一笑,当即左手按在心口:“他是云医心仪之人啊~”

    “嗯?”赤羽信之介目中疑惑,江虞却是带了些戏谑的神色。

    “赤羽大人,还珠楼还在等候赤羽大人的买卖呢?”虞

    “哼,与温皇的买卖吗?”赤羽

    “不是他,是我。”江虞指了指自己。

    “云医大人亲近中原,与西剑流便是敌人,既然立场不同帮助你,西剑流能从中获得怎样的好处呢?”赤羽

    “王道,仁道,大明五年前就已经覆灭,我并不拒绝西剑流的统治,还珠楼更是各组混杂的组织,同样不抵触的西剑流。至于我抵触的是你们那位流主,西剑流可以统领中原但炎魔不能。”江虞笑了笑“至于楼主,我想赤羽大人可以让他尽兴才是。”

    赤羽沉默下来。

    “炎魔个性残暴、苛刻、自负,不可一世他的统治不只带来征服中原的无尽杀伐,也可能是西剑流的毁灭。”江虞身体微微前倾,直视着赤羽信之介语气柔和而笃定“我想赤羽先生比我更清楚。”

    赤羽闻言神色一凛打算开口,却被江虞打断:“军师大人不要急着拒绝我,还有足够思考的时机,面对能够无事攻击的魔之甲,我相信我会是很好的合作伙伴。”

    “多谢云医姑娘的考量,吾与西剑流都不会考虑。”赤羽起身向着江虞行了一礼。

    江虞欠身还礼浅灰色的眼眸依旧温柔:“江虞,静候军师大人的佳音。”

    赤羽离去之后,江虞又回到温皇身边,而神蛊温皇便如江虞离去之时同样,立在厅中。焦点列表一闪,江虞见酆都月离去的背影问道:“酆都月出去了啊,楼主要他出什么任务?”

    “哦,你如何断定我给他安排了?”

    “酆都月每次出任务都是这个眼神,右手两指扣在掌心身未动心已出鞘,你不是最欣赏他这一点吗?”

    “我的蝴蝶果然真善于观察啊。”

    “师尊...”江虞颇为疑惑“要出手对付炎魔?”

    “天允山之仇,温皇岂能不报。”

    江虞的神色冷了下来,伸出手瞧了瞧掌心有些沮丧:“我太弱了...”

    温皇不由得好笑:“如此天下间的天才都要惭愧了。”

    江虞面色一红,转移话题问道:“师尊打算怎样做?”

    “哎~故事到了最后才能揭开结局啊。”

    江虞沉默下来,神色颇为复杂的瞧着温皇。

    温皇坐回到“又怎样了?”

    “我最近是不是懈怠了。”

    “你不都讲出来了吗?”温皇似笑非笑。

    “算了。”江虞习惯性的揉了揉太阳穴“师尊的局我还是少掺和。”

    温皇神色未变,上下打量江虞:“茶呢?”

    江虞摆出愣神的表情:“忘记了。”

    “哎... ...”温皇方欲摇头,茶水已递到面前。

    “哈~”江虞言笑晏晏“请师尊饮茶。”

    是他素日最喜的茶叶,江虞仔细把控了温度,勉强能够入口。

    温皇并未多想笑笑饮下一杯。

    感受着渐渐形成的联系,江虞的手轻轻颤了颤转过身去,捂住了胸口,生死蛊,情之所依,心之所系。代君受命,保君平安。

    ————————————————

    西剑流之内,夜叉瞳与西剑流数位忍者跪在流主之下。

    “本座问你们,军师去哪里了?为什么都没人知情。”

    “属下确实不知... ...只知道军师去探查军情...”

    “嗯?”西剑流流主眸间愤色顿起“本座留你们何用?”

    夜叉瞳见流主又起了杀意,心中仍牵挂赤羽,便施施然行了一礼,语调娇娜道:“前此天允山外毒蛇盘踞一事,尚未查清,想来是有了眉目。”

    “区区毒蛇,又哪里值得本座在意。”流主

    室外传来一声男音,一道赤色身影步入殿中:“魔之甲并不能防备毒素,我等当为流主铲除一切意外因素。”

    赤羽瞥了眼跪在地上的夜叉瞳,神色未变:“吾已查明,那日天允山下,还珠楼内争,死的人是百里潇湘。”

    “这等草芥之争,无需告知本座。”流主

    “黑白郎君已经现身在天允山上,扬言要宣战天下。”赤羽

    “嗯?此事为何不先向本作报告。”流主

    “乃是因为中原人一向诡计多端,属下认为必须先确认此事真伪,若是事实,依中原人向来的习惯必会暗中布计,引邪入洞。”赤羽

    “哼,消息错误是你的罪责,备战之前竟还要费时补救,赤羽你未免太过多此一举。”流主

    “流主之威无人匹敌,然西剑流尚有数万众,万不可因为轻敌而动摇西剑流的根本。”赤羽

    “赤羽信之介,你是在说,本座无能吗?”流主

    “属下不敢... ...”赤羽

    ————————————————

章节目录

[剑三+金光]我太难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崖间听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崖间听泉并收藏[剑三+金光]我太难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