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下来,榕烨与江虞也慢慢的熟悉起来,常常一道分享女孩子家的药理见解,两人也一同去前厅解决些前来求医的木牌子,几天下来倒是在万济医会内有了些小小的名气,两个小姑娘一个点魂笛专会解毒。一个十步芳草善于调理。

    只要不提药神,榕烨也是个性格温柔的小姑娘,江虞也曾试探过她心中的烦恼,榕烨总是倔强的抱着手臂不肯多言,眉间总是锁着一重重的愁思,心结难解。

    这日江虞收到师尊的消息便一个人早早在小院附近等候,不一会儿便见温皇与冥医二人结伴而出。

    “啊,这血枯蝉珍贵。如果真正有效,一定要及时告知我。”冥医慎重的将一个木盒交到温皇手中。

    “医友放心,温皇必当全力而为。医友所讲的事情,温皇也会留意。”温皇向冥医微微一礼,收下木盒,依旧是平日风轻云淡的模样。

    “先生。”江虞瞧见温皇出来便小跑着上前去“先生...”

    “哎,这几日你可是比我这个作师傅的还有要忙碌啊。”温皇做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是...徒儿没告诉先生,是徒儿的过错。”江虞有片刻的僵硬,面色因为难以开口又不想欺瞒而憋得通红“先生要问,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如何...”

    江虞虽有意向温皇坦白,但是系统不能言,穿越不能言,对于巫教又是未曾了解,师尊又是个七巧玲珑心,真是扯谎也扯不动。

    “眼下可不是讲话的所在。”温皇瞥了一眼江虞便走在了前面。

    一路上江虞也瞧着温皇的神色,虽然严肃,但给人的感觉却并不像生气,反而有一点开心。江虞便一脸的二楞和尚摸不着头脑。先生不像是因为我行医救人会开心的款吧... ...既然没有因为我这几日刷任务跟声望的招摇而生气,那他开心什么?

    待到屋内,与温皇单独相处,江虞又有些紧张起来,先为先生铺好了躺椅,又端来茶水,才老老实实的站到一旁准备听训。

    温皇仰卧闭目开口便是:“你是怎样解了夺命蛊。”

    江虞心下一突这么快就进入正题,口中答得却毫不迟疑:“我并未解蛊。”

    “哦?”

    “蛊是被我收走了,我吸收了余毒,然后才为他治疗。”

    “收蛊化毒,如此轻易?”

    “蛊... ”江虞略略停顿还是说了出来“那些蛊...很听我的话。”

    温皇似是来了兴致,拢袖露出细白的手腕,纤指修长,骨节分明,细腻的让人看不出是一双练剑的手。江虞的目光在手腕上停顿片刻,下意识挪开了视线。

    “取。”

    “取,取哪一个啊...”

    “取你能取得的,全部。”

    江虞愣了愣,感觉这句话有些似有若无的暧昧,连忙打消自己的念头。观温皇认真的神情才道:“江虞冒犯了。”

    尝试催动内功,才发觉自己现在是补天诀的心法。轻轻一掌附上,温皇顿觉体内蛊虫的气息与生命力皆有所增强,

    “效果倒是特别,只你这一掌下去,青光观主怕是一命归西了。”

    “等我一下...”江虞闭目切换心法,片刻后睁开眼“好了。”

    江虞周身气息产生了细微的变化,便又将手落在温皇掌心,温皇方讶异体内蛊虫失去控制,便见十数点蓝色于温皇身上亮起,渐渐化为一点,如丝潮般像江虞而去。

    温皇炼制的蛊虫入体,江虞顿感压力,这与之前所遇到的蛊虫与毒都不尽相同,虽然蛊虫都无意伤害自己,但入体的蛊虫强悍程度远远超过了她这个宿主身体的承受能力,提升等级的同时,江虞本身却极为痛苦,冷汗划过鼻尖,江虞面色苍白瘦小的身躯微微颤抖,只能咬牙忍耐。

    温皇见此,伸手助她渡气,顿时便察觉江虞内息的奇特之处,不似修炼的内力也不似天生的灵气。

    温皇此生见识过许多的风水宝地聚集而成纯粹的灵脉,而江虞身上的内息比之更加纯粹,也更加具有生命力。感应着自己身上仅剩的同命蛊,温皇眉头微蹙。

    良久过后,江虞才松了一口气“多谢先生...”

    江虞随即取出竹笛轻轻一吹,竹笛声音明澈,便见江虞周遭紫色蝶影飞舞,其中一只蝴蝶!翩跹停留温皇指尖,正是温皇体内炼化的玄水蛊,只是比之先前要削弱了许多。

    江虞出言解释“只要蛊入体,我的内息就能凝蛊,只要内力足够,蛊便足够。”

    “嗯...你的功体有所不同了。”温皇瞧着手中蝴蝶。

    “嗯,是两种功体,补天诀为救人,毒经一为杀人,二者并不能共存...切换也有限制。”

    “哈,真是有趣。”温皇起身行至江虞身后,他身行高大,外头黄昏沉浮,仅有的光线被他若遮挡,将江虞盖在他的阴影之下。

    “你,是巫教中人?”温皇的言语中带起一丝冷意。

    江虞低下头:“我...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我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先生。”

    温皇俯身到江虞耳侧“嗯~巫教三途蛊之下,百人祭坛,只活你一人独坐高台。”

    “先生此言,江虞也无法解释...”江虞低头握紧了拳头心里突然有些委屈“我没有骗先生。”

    温皇观她模样也不着急逼迫,取出离开时冥医所赠的木盒递给江虞:“这个也算蛊。”

    江虞接过木盒,血枯蝉入体,很快便化出一只新的血枯蝉来。

    “哈。”温皇展眉而笑接过血枯蝉,羽扇一摇“趣味啊,吾对你的功体更加好奇了。”

    “师尊…”江虞表情有些为难,这功法系统自带“这...我不知道要怎么描述…”

    “无妨。”温皇瞧着江虞平静的模样,突然和善一笑“不担心吾会杀你。”

    江虞怔了怔,这是陈述句,但仍是仔细的想了一会儿才轻轻的摇摇头。

    “哦?”温皇等着她的回答。

    “先生并不生气。”江虞开口道“先生看起来很欢喜。”

    “哈,吾欢喜什么?”

    江虞又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又试探性的开口:“我也想不明白先生在欢喜什么... ...是我比较成材吗?”

    “哈哈哈。”温皇收敛锋芒轻轻挥了挥羽扇“这巫教之行真是让温皇受益匪浅。”

    懒懒的躺回躺椅上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江虞啊,把吾昨日看的书册给吾。”

    “... ...在您身后的柜子上。”江虞有些无语的看着茶杯旁侧的木柜,温皇伸手便够得到,又看了看丝毫没有自己拿的意思的温皇只得道“我给先生取,先生您要哪一本。”

    “《巫教秘史》”

    “... ...”

章节目录

[剑三+金光]我太难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崖间听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崖间听泉并收藏[剑三+金光]我太难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