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路的这几日下来江渊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家师尊的行事风格,难怪千雪阿叔明明说万济医会日子还有一个多月,师尊就要开始赶路。

    这只有早上不热的时候赶路,下午找地方午睡喝茶看闲书,晚上赏景,练剑。这不用十天的路程,硬生生的走了一个多月。江虞背包里的草药都一箩筐了。

    终于临近万济医会的举办地,四周的江湖人也越发的多了起来,茶馆酒肆里便是人声鼎沸,偏偏楼上雅座已满,步入大厅,温皇目光往楼上某处一扫便眼神一亮,江虞见此便也也定眼瞧去,只见一银发的青年人独自坐在二楼位置极佳的所在,正打量着楼下大堂里形形色色的人物,目光也正与温皇对上,温皇摇扇带着平日的儒雅笑容从容的上楼去了。

    “敢问先生,可是冥医。”

    “哦,你认得我?”冥医上下打量温皇后又疑惑道“啊,我不记得我见过你啊。”

    “在下,神蛊温皇。吾闻冥医先生之名已久,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你就是那个神蛊温皇!”冥医也是吃惊“那还真是巧呢,请坐吧。”

    江虞微微惊讶,师傅这么出名的吗?为温皇倒茶后,自己也乖巧的坐到椅子上,这茶馆必然没考虑吃饭的娃娃,江虞只一个头在桌子以上不由得有些吃力。

    冥医瞧见温皇带着个女娃娃,倒是显得颇为惊讶:“这是…”

    “温皇孤身在外,实难应付啊。”

    “这么小个女娃儿...照顾你?”

    “哈~”温皇只是一笑。

    江虞当即小嘴一撇有些不乐意道:“我当然能照顾先生!”

    先生早上的头发就是我梳的。

    “女娃儿小小年纪,脾气倒是挺大。” 冥医随手讲果子点心往江虞面前退了退,转向温皇“哎,你是来参加万济医会的吧,往年倒真少听说你会来。”

    “闲来无事。又是狼主所托,倒是先生,自从幽冥君过身后便未出席过万济医会,今日得见先生,温皇真是意外啊。”

    “啊,是从前的难题有了一点子进展,来与诸位医友讨论研究一下子,看看是否可行。”

    “哦?可是失血症?”

    “啊,这你也知道哦?”

    “嗯,温皇也在研究,听闻医友数年前曾医治过失血症的病人?”

    “...是”冥医叹了口气“失败了。”

    “想来是,有了新的进展了。”

    “是有新的想法,需要全身换血,但是仍然缺少一个药引,用什么我还没想好呢。”冥医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抬头瞧温皇便眼前一亮“啊你,你对蛊术最有研究,也许能从其他的角度想想看。”

    “愿为医友解忧。”

    “就是需要...”

    江虞听着两人讨论病症对策感觉也颇为新奇,江虞的医术也是满级,两人讨论的时候,系统还会自动给江虞调出文字解释,理解起来倒也不很费力。

    冥医与温皇饭后相伴而行,江虞跟在二人身侧,进入万济医会。

    江虞本以为会是露天大堂版本的开会,谁知竟是一处几进的居所,前有大堂,后有居所花厅小花园,询问后才知是从前幽冥君的产业。

    来参加万济医会的医者大都在前厅,冥医则带着二人直接到了主屋。

    温皇回头用扇柄敲了敲江虞的头:“在外等吾。”

    冥医见状打断到:“哎,别拘着小孩子了,让她和药神身边这丫头一到吧。”

    江虞这才注意到门口还站着一个女孩,酒红色的头发编了几个小辫儿,又用浅一色的头带藏在头顶,十分的娇俏可爱。

    “哦?药神的弟子。”温皇略略打量一番,似是有些兴趣。

    “啊,也不算吧。”冥医叹了口气“她叫榕烨,也不知道是他从哪里找到的,最近都带在身边,一直就不爱讲话。”

    “我不是他的徒弟,也不需要人陪。”榕烨侧身离开便往前院去了。

    江虞一见,便对着温皇与冥医行了一礼,便追了上去。

    “你叫榕烨啊,我叫江虞。”江虞小跑追了上来,侧头朝榕烨笑了笑。

    “嗯,我知道了。”榕烨在一棵树下停住脚步“我想一个人呆着。”

    “来万济医会,你是医生吗?”江虞发问。

    “算是吧。”

    “我也想做医生呢。”江虞瞧了一眼自己的补天诀心法。昨天刚升到15级,可以换心法了。

    “为何?做医生...做医生有什么好?医术再好也救不到自己想救的人。”榕烨低头握紧了拳头。

    江虞瞧她神色试探道“杀人需要理由,救人不需要,就算不是自己想救的人,也是别人想救的人,人心总是相通的,行医济世,就是为了让世间少一点痛苦的人。”

    “哼。”

    江虞一笑,朝天挥了挥拳头:“逆天而行与阎王抢人,想想其实比打打杀杀的帅气多了。”

    榕烨也不由得笑了出来“哈哈,还帅气呢,你想学医,难不成是为了帅气吗?”

    “哈。”江虞也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沉重的职责,也可以简单轻松一点嘛。”

    待到了万济医会的前厅,人才逐渐多了起来,厅堂里围绕着一股子清苦的药香,人大多聚集在一处小小的看板前,正热闹的讨论着什么。

    “那是在做什么?”江虞侧头问。

    “是论题,往年都是如此,有些是疑难杂症,有些是江湖人花钱来求解毒的。”榕烨熟门熟路的开口道。

    嘟~

    【声望任务:行医济世】

    解决万济医会辩论课题的任意一条即可完成任务。

    “那,咱们去看看吧?”

    “嗯,好吧。”

    两个小小的身影沿着侧面挤进人群,听着身侧的医者议论。

    “这个土财主今年又来求减肥药方了,也不知道他给万济医会多少钱啊,这一年年的。”

    “哎,误会了,他们家是家族遗传病,这会是为了小儿子来求的。”

    “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哎,没想到三清观的观主竟然被小人所害,真是苍天无眼啊。”

    “听讲杜道长,眼下还在外间躺着,若三日这毒未解,只怕......”

    “哎,苍天无眼,苍天无眼。”

    江虞抬头一瞧最底下:

    重金求减肥良方、求大夫根治脱发、如何拯救失眠症、

    ???这都是什么东西???

    又往上瞧,系统给提示的小任务卷轴。

    消除小儿面上胎记、结婚多年膝下无子、家中老人半夜神志不清... ...

    道长身中蛊毒... ...

    这个系统也打了绿灯,看起来我比较在行。

    “榕烨,这个要怎样接啊?”江虞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

    “啊?你感兴趣?”榕烨颇有些惊讶“取下来就好,会有人带我们前去医治。”

    “太好了。”江虞抬手,垫脚,够不着。

    “哈哈哈,小大夫啊。”一个年迈的老先生可呵呵的点了点江虞“你要那块牌子啊。”

    “道长中蛊那块,劳烦伯伯了。”江虞转身做了个揖。

    “这...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苗疆蛊毒难解的很。你跟着哪家大夫来的啊,可是替你家长辈取得牌子?”

    “不是,是我取。”

    “你真要取。”

    “我真要取。”

    老者瞧了瞧江虞身旁的榕烨,又见江虞眼神坚定,便也不再阻止,笑呵呵的取下牌子:“我随小医友一道去吧,我也想看看小医友的医术啊。”

    随着带路小厮走过一排房屋后,是一处颇为安静的小院落,门前尚且站着几个身着道袍的年轻弟子,见到江虞一行人便迎上前来。

    “啊,可是来医治观主的大夫?”

    弟子上下打量走在后面的老者“有劳老人家了。”

    “哎,别误会啊,接牌子的可不是我。”老者摇头,拍了拍江虞的肩膀“是她。”

    “啊?这...哎,这不是闹着玩的,我们观主蛊毒十分的严重,如今已经是近身都会受到毒素影响了...”

    江虞也知道自己的年纪实在是难以让人放心,只能学着温皇平时的模样镇定坚持道:“我确实是想要医治贵观观主的,请劳烦带路了,请。”

    三清弟子见江虞模样,便也不在阻拦,随即带领众人行至门前,便见门前一股紫色毒气盘桓而出。

    “哎,我们已经真难进去了,现在只有师叔能在内中照顾师祖他老人家了。”青光观弟子叹了一口气。

    江虞试探性的伸手,毒气随即流向江虞,片刻间庭前毒息一清。

    【夺命蛊毒气已转化为经验。】

    还有这样的好事啊...

    “啊,真正如此神奇。”青光弟子顿时激动起来,上前开门。

    开门便见内中两人,一年迈老者躺在床上,一位道姑倒在床榻不远处。

    “啊,师叔!”清光弟子一时情急便冲上前去,被榕烨一把拉住。

    “别碰他们,他们身上还有蛊毒。”

    江虞随即走上前去细细查探,两人身上都是夺命蛊的毒,为长者,中毒已深,看这血条的磨损程度再过一会儿便要断气了,江虞便也不再耽搁,一掌落在老道身上开始引导毒气。

    夺命蛊似是对老道的身体再无眷恋,受到江虞引导即刻破体而出。便见黑气层层叠叠自老道身上散出,化成一只紫色的进入江虞的体内。

    【恭喜侠士获得夺命蛊。完成任务奖励已为您装备。】

    江虞经验条涨了一大截,随即右手一翻,便是一支精巧的竹笛。江虞闭眸切换心法,给老道读了了几个牵丝,见血条刷到一半面色也略微改善后,便停手。

    “好了,他中毒已久,还需要调养。”江虞放下竹笛随即救治伏在一旁的道姑。

    榕烨十分惊讶的瞧着江虞。

    “姑娘,醒醒。”江虞推了推道姑的肩膀,道姑随即醒转。

    “啊,师傅。”道姑也未顾得上自己的状况,便看向塌上之人,见老者神色安定,面色红润,才松了一口气“是...小姑娘你救了贫道与师尊。”

    江虞便轻轻点头。

    “啊,多谢恩人!”道姑随即起身便要下拜。

    江虞连忙侧身躲过,伸手服了一把,面上做出天真的神色:“大姐姐别啊~救人嘛,我也真欢喜啊。”

    “还是多谢小大夫了,来日若有什么难处,到三清观报上我谯水道人的名号,青云观上下定然倾力相助。”道姑向着江虞行了一礼。

    “谢谢姐姐。”江虞也学着模样行礼,引得四周一片笑声。

    “还未请教小大夫名号,师承何人。”古子安见江虞可爱便也笑着问道。

    江虞一愣,之前温皇并没有在外人面前提起自己是他的弟子,在外随便泄露先生的身份,也许先生会不喜。

    江虞眉头微微皱起“嗯...做好事勿留名,就叫我点魂笛吧。”暂且拿声望称号混一混。

    青云观上下见江虞可爱的模样,一再追问。

    奈何江虞只做害羞为难的模样,众人只得作罢,取了厚厚的赏金后,行出院外。

    “想不到你这么厉害啊。”榕烨略带钦佩神色的瞧着江虞。

    “其实凑巧,我就蛊术还好啦,调养的药方不还是你出的嘛。”

    “我... ...你方才为何不讲你是温皇的弟子。”

    “嗯...先生名头真大,我怕给先生惹麻烦。”江虞小大人模样的叹了口气“再讲,你也没说你是药神的徒弟啊。”

    “他不是我的师尊。”榕烨顿时气恼起来,脚步加快向后院走去。

    “哎!等等我。”江虞赶忙追了上去“学医嘛... ...”

    门前的老者瞧着两个小姑娘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

章节目录

[剑三+金光]我太难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崖间听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崖间听泉并收藏[剑三+金光]我太难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