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往中原的山岭上,两道蓝色的身影正在林间翻飞,惊起鸟雀无数。

    “先生不行先生...”江虞正被温皇带着在林间翻腾“先生...稳一点...徒弟...徒弟要吐了。”

    “徒儿啊,练习轻功便是如此,要学会忍耐啊。”温皇双足轻点,落于石上,松开一手提溜的江虞,幻出羽扇轻轻摇晃,显得颇为游刃有余。

    “呕——”江虞颤颤悠悠的扶住一旁的枝干。待江虞吐完,漱口,整理好衣襟,方又怯怯的看向温皇“先...先生,我好了。”

    温皇伸出手,江虞立即想起那头晕目眩的恶心感,又犹犹豫豫的往后退了退:“先生...我想自己飞。”

    江虞看了看自己的气力值,玲珑密保锁,邮箱手机都绑定了,送了不少,一共1900的气力值。

    “哦?”温皇流露出惊讶的神色,展袖做了个请的手势。江虞瞧着自家师傅,那一副眉毛轻挑的表情让人觉得这厮大有看人笑话的嫌疑。

    江虞定气,神情专注起来,足尖一点便腾空而起,紫色的蝴蝶围绕在身侧,整个人从山头呈现抛物线的下降... ... ???以往都是松开空格继续一段轻功飞... 现在人在天上,我要怎么操作??

    速度并不算快的飘到山底后,江渊找准树枝一踏脚下再次腾空瞧着自己快见底的气力值,江虞当即识时务的抬起头大喊:“师尊!救命啊!”

    语方毕,一只手便附上了后腰,声音不似平日的悠闲,颇有些冷淡:“提气。”

    江虞当即侧头露出崇敬的眼神,乖巧的提气,随着内力自腰上的手掌间传入,气力值都补上来了,正在江虞讶异时,温皇又是一语:“再去。”

    旋即指了个方向,便收回手。温皇顶着江虞化蝶而走的身形暗自思忖,这徒弟,根骨不差修为却着实不够,这样的修为就能使用这样程度的轻功,实在是不和常理。

    江虞失了倚仗只得再次提气。如此反复多次,终于在一处村落外围落了下来。江虞落地后也不管被风吹的乱哄哄的头发,对着依旧一身光鲜的师尊,问道:“先生,我飞的可还好?”

    “嗯,美观有余。”

    江虞撇了撇嘴,瞧师傅的眼神都有点失落了。

    温皇瞧这乖巧徒弟霜打茄子一般的模样,心情颇好。

    江虞视线并未转开,瞧见师傅神色不由得腹诽“温皇先生,以徒弟吃瘪作为快乐是不厚道的...”

    “哎~错了,这是防你骄傲。”转身便朝着村落走去,蓝色的发带被风扬起,颇有些隐世高人的意味,又自顾自的伸了个懒腰,口中喃喃:

    “今日赶路甚多,累了啊。”

    这几日赶路时见小江虞轻功天赋颇为奇特,温皇也起了教导她剑法的心思。

    傍晚的风徐徐吹过,晚霞绯红点点闲云坠在天边。温皇半倚在躺椅上,给小江虞随手削了一把小木剑。样式虽然普通,然剑柄粗细长短却也刚好合适。

    江渊拿在手里时感觉十分趁手,只是毕竟自己是个五毒,瞧着自己现在唯一亮着的技能蝎心,尝试性的挥剑。

    【好马无好鞍,兵器不趁手。】

    果然如此,这剑挥的毫无气势,软绵无力,徒有形式。江虞虽然觉得这是无用功,不过为了避免师尊不快,开始一边听着系统提示音,一边认真挥剑。

    半个时辰下来,温皇喊停了,江虞松了口气。

    “徒儿,茶饮完了。”

    “先生,晚上饮茶会不好眠的。”

    “泡茶吧,师尊很好眠。”

    “... ...好的。”

    江虞并不擅长泡茶,从前饮茶虽然会注意也并不讲究,眼下只能凑合着试试。

    待江虞抱着茶壶从屋里出来时天刚暗下来,躺椅上却不见了温皇,四下一瞧才瞧见一人白发白衣手持一剑立在月下湖畔,身姿翩然便如水仙立于江畔。

    江虞不明白师傅的意思,只得把茶壶摆好,试探性的唤了一声:“先生?”

    温皇并未回应,拂了拂衣袖,翩然而起。

    锻造精致的剑在那双如白瓷一般骨节分明的手掌间翻转变换。

    “剑一,破。”

    起初的剑式简练而后逐渐繁复,湖水被剑激起腾飞愈高,又被剑气切割。

    “剑二,空。”

    水浪迎着月光被激起,惊起远方一群白鹭,温皇衣袂翻飞便如月光流水之间起舞的白鸟。

    江虞瞧着全然移不开目光,瞧不懂剑意,却被月下人舞剑的身影所蛊惑。一眼也不舍的移开,有莫名的心魄,自回忆中层层沓沓而来,卷着内心深处的渴望,与面前舞剑的人影重叠在一起,似乎连他身侧的风,也能叫人向往。

    温皇方收剑入鞘,手腕便被小人儿死死拽住,他往回拉了拉,那手纹丝未动。

    江虞一双明亮澄澈的浅灰色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眼神中是他未曾见过的灼热。

    江虞忽的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失礼,随即低下头去:“很好看。”

    “好看?”温皇剑眉微挑不太满意这个形容,他抽回自己的手,随意的转了转手腕“茶呢?”

    【恭喜侠士,经过恩师传授当前已可以学习飘渺剑法】

    【已为您开启武学任务】

    江虞听闻后猛地回神。

    ???我一个毒经能学剑吗??

    【玩成任务即可获得大量经验与装备奖励!请侠士自行努力吧!】

    “江虞,茶啊——”温皇斜躺着提高声调。

    “啊,是...”江虞忙端起茶盘小跑过去,恭恭敬敬的为温皇沏了一杯茶,茶水凉了些许,此时饮来已经不是最好的时候,“师尊,还是头一回叫我名字呢。”

    温皇不由得有些想笑低头抿了口茶,口感酸涩泡的太过“难饮。”

    温皇把目光投向远方,远处的白鹭正结伴飞回湖岸。

    江虞瞧着,师尊似乎是在瞧白鹭,有似乎什么也没看,这一个瞬间,没有世间没有任何事物能落入此人眼中。

    “哎~温皇也被岁月所扰啊。”

    这一刻江虞似乎触摸到了,一点似有若无的孤寂,它来自身边这个儒雅温和的先生,然而似乎只有那么一瞬,身侧这个人又变的慵懒闲散了。

    江虞没有再多言,今夜温皇并没有再让江虞练剑。

    已是深夜,江虞回到客栈的侧间里依在门边轻轻的松了口气,虽然系统有帮她清理,经过但白天一天的尘土气,心理想着也着实有些难受,在门前剁了剁脚,打开门探出个头去瞧温皇。

    温和的烛火下温皇方褪去衣衫,只着了一身里衣,正坐在在床侧,似乎是遇到了些麻烦。

    “先生...”江虞轻声的唤了一声“我来帮先生吧。”

    温皇顿了顿,手里松开打结的头发:“好吧。”

    江虞接过梳子,自下而上轻轻的为温皇打理头发,温皇的发很厚适合挽成多股的发髻,如今散在肩头,被江虞握在手中显得格外柔软,烛火下人也与平日略带机锋模样大相径庭,微合着眼,颇为享受的模样。

    “好了。”江虞瞧了瞧温皇柔顺的乌发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以后我为先生梳头吧。”

    “甚好。”温皇答应的十分干脆后又补了一句“...热水自己去要。”

    师尊为什么知道我想要热水???

    ————————————————

    “嗯~”江虞舒舒服服的躺在木桶里轻轻叹了口气,孩童的身体娇小,在大木桶里划划水都不成问题。

    江虞靠到木桶边,打开任务面版瞧了瞧,世界任务空白,主线任务空白,生活任务空白,支线-缥缈-任务介绍:任飘渺的剑法并不适合你,领悟属于自己的飘渺剑法吧!

    每日练剑1/365

    得了,最快也要一年后才能吃到这个任务经验。想起升级江虞打开昨日给客服留下的问题,果然已经回复了,

    【尊敬的侠士您好,剑三补偿系统感谢您的问候,五毒侠士当前可以通过,打怪,炼蛊,任务,采集等方式获得经验值以及装备物品。系统会判定您的当前状态,为您提供随机任务以方便侠士快速提升实力。系统为您提供了穿越通告与新手礼包,稍后您可在帮会中查收。】

    江虞呆滞片刻,找到了帮会仓库,迅速看完了这篇《补偿通告》。

    江虞傻眼了,难怪觉得人有些面熟... ...这不是自己室友天天沉迷的金光吗??

    江虞没看过多少剧集,都是吃饭的时候陪室友下饭看过的... ...被按头看了不少同人文,还给室友画过同人图... ...下饭下的多了,其实江虞也挺爱看的,只是一直没连续看,上段不接下段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做兼职跟打游戏。

    江虞捋了捋自己还有印象的剧情跟角色,在系统里好好的记录下来,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时间。

    仔细想了想神蛊温皇这个角色,就只记得室友在自己耳边大喊“剑十二-轮椅!”逐渐两个躺在躺椅上摇羽扇的身影重叠在一起,江虞不由得笑出声来。

    这个师尊真聪明,人气也高,总不至于是个大魔头吧... ...(江虞:我当初果然还是太天真。)自己系统里秘密太多,师尊不可能没有察觉... 还是多透透底,少藏私的好,免得生了嫌隙。只要自己以诚待人,师尊会待越来越好的!

    江虞暗自握拳,明日开始师傅看闲书我就出去挖草药!挖草挖到95级也不是不可能的!

章节目录

[剑三+金光]我太难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崖间听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崖间听泉并收藏[剑三+金光]我太难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