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柳梢,小镇上客栈的酒香飘散,为初秋日的夜晚驱散寒意,更添了几分朦胧的暧昧。

    待陪着千雪孤鸣饮醉了酒,温皇方回到房内,自袖中取出江虞的血液,放入蛊中仔细探查。反复试验后,却发现血液并不能免疫三途蛊的毒素,而血液对蛊虫仿佛有天生的吸引力,一滴滴入便被化尽,蛊虫也多成长几分。

    温皇羽扇一转“嗯,这倒是意料之外。”

    此时江虞心情正好,并没有觉得新鲜师傅在算计自己,拜了师也让她有了些安心的感觉,温皇先生虽然看起来心机颇深,十分的神秘,说话的时候却很好相处,做师傅再合适不过了(错了,就是个使唤人的懒鬼)。

    千雪孤鸣的酒量十分好,但也十分能饮因此远比温皇醉的严重,去房间时尚且拉着江虞要她照看凤蝶,如果有问题,泼水捅刀放火也一定要将他叫起来。

    “哈~”想到此处的江虞不由得一笑,这样的感觉有亲近的人在身边的感觉,很久没有了。

    江虞到凤蝶的床前,床上躺了一个瞧着八九岁的女孩,眉目姣好,正睡的安详。见无异色,江虞便也走至侧旁小塌... ...

    躺下之后,江虞松了口气,开始仔细研究穿越携带过来的系统,跟以前的游戏界面区别不大,只是活动区的图标都没了,插件没有显示,不过似乎默认同步了都还能用。

    好友列表里躺了3个人,备注还很贴心的自动成了,温皇师尊,千雪先生,小凤蝶。

    帮会里点开还是自己的帮会,帮会成员都没了,只有江渊一个孤零零的蹲在帮会列表。您的等级不足,当前不能为您开启帮会功能。

    自己的血量和蓝都非常稀薄,气力值倒是意外的多,轻功也许是可以不受等级限制使用的,有待尝试。

    生活技能倒是十分体面,医术里竟然还多蛊术与许多补全,江虞除了锻造都是满级的,叹了口气可惜自己专精学习的是烹饪...

    背包倒是能照常打开,仓库也很可以直接取物,一些锻造,炼药,跟烹饪的材料,一堆阵营奖励的宝箱,乱七八糟的倒是什么都没少,装备被贴心的放在单独扩充了一个包裹里,江虞先瞧自己的钱,之前想拍家园1号地刚收的80砖,心念一转,便取出了十两金子掂在手里,背包也有对应的减少,突然成为了一个富婆,江虞也不由得震惊了一把,感觉手中的金色矿物有点发烫,实打实上演了一场突然富有不知所措。

    转眼看着自己背包里新赛季刚出的热乎的归墟玄晶,太上忘情跟绛玉拔云,有点小激动,试一试。

    【您的等级不足。】

    最低的也是70级的橙武,当初搞来截图的...赤炼蓝翼...冰心武器...

    小地图显示的地区与游戏画面还是有所不同的,江虞心念一动,便调出了世界地图,仔细瞧了瞧,地图上大片大片的云雾,只显示了苗疆的部分各个山头地形地区显示的十分齐全,瞧着在整片靠西,像是高原地区,自己正处于中间河流经过的广阔盆地处,传送点显示是巫教遗址。

    嗯,前几天也许还是巫教呢,现在变成遗址了... ...瞥眼旁边的客服系统竟然是亮着的,江虞试探性的打开,随便想了个问题输入进去:

    您好,请问要怎么升级?

    感谢您的提问,系统将在24小时内给您回答,请侠士记得查收哦~

    江虞心下颇定,便闭眼休息。

    此时是深夜子时已过,凤蝶梦中呓语喃喃。

    “唔...大哥...你在哪里...我真痛......”=

    江虞记得千雪嘱托,便只是闭目浅眠,听见响声便醒过来,急忙走到床前查探她的情况,“嗯...凤蝶你怎么样了。”

    瞧见她BUFF列表两个标记【噩梦缠身】,【虚弱的三途蛊】

    “凤蝶,醒一醒。”江虞轻拍她的肩膀。

    【检测到三途蛊,三途蛊等级太高为保证侠士安全,请侠客勿要接收主动撤离。】什么意思,自己可以直接接受虫蛊吗?

    “啊...”凤蝶睁开眼睛,见江虞正坐在身侧也不管其他,只将江虞一把抱住,哭了起来。

    “没事了,没事了。”江虞将人埋在怀中安慰,便把方才的事抛在一边,只觉得小凤蝶香香软软的,头发便如上好的绸缎一般,伸出手来轻轻抚摸她的有些消瘦背脊尽量放低了声音“别担心,以后都会好的。你看现在,有我,有温皇师尊,有千雪先生,咱们很多人,很热闹的。”

    在江虞的怀抱中凤蝶哭了许久才慢慢停了下来,她抬头来仔细瞧了瞧江虞,脸蛋圆圆,眉形弯如柳叶,淡浓相宜,一双大而安静的浅灰色的眸子,于暗处也见波光流转如一汪清潭,瞧见便让人莫名心安。

    “你是谁...我...我都不记得了。”凤蝶似乎努力回想着什么。

    江虞看着面前逐渐安静下来的小姑娘,自己虽也无依,但到底是没有失去记忆。巫教只怕已经覆灭,而她还这样小... ...

    江虞拍了拍凤蝶的脊背,出言安慰道“没关系啊,我也不记得了...我与你同样。”

    月光拨开云雾,两个女孩儿躺在同一张床榻上,虽无血缘相连,此刻却未分彼此。

    ————————————————

    “嗯,还算稳定。”千雪孤鸣给两个女孩把完脉松了口气“跟你讲了,她身上的蛊毒还不稳定,你们两个怎么就睡到一张床上去了。”

    “义...义父...对不住...”凤蝶低头扯了扯衣角。

    “抱歉,是我不对...”江虞低头认错。

    千雪听得一声义父,气愤便已消融大半,瞧着两个女孩一个面色苍白,眼圈尚且红红,另一个神色惭愧,两个一并在床上乖巧跪着,不由得松下口气“哎呀,真正拿你们没辙。看你们这么要好,为父的其实还是真欢喜的,小孩子嘛,开开心心的就好。”

    说着千雪伸手揉了揉两个丫头的头“不过啊,你们两个要暂时分开喽。”

    “为什么?”两个女孩同时抬头询问千雪。

    千雪孤鸣顿时受到双份可爱暴击。

    “我与心机温要分开行动了哦,我带你回去看看王叔,入秋了我真担心他的身体。现在的你还不方便长途奔波,到了王府也方便你养伤。”千雪左手点了点凤蝶的鼻子。

    “至于心机温,他带你去万济医会看看有什么法子能医治凤蝶,既然做了温仔的徒弟,也要见见世面。”千雪右手点了点江虞的鼻子。

    “万济医会?”

    “就是一群医生一起聊聊天,小孩子别多想。”千雪又忍不住揉了揉江虞的脑袋,手感真不错。

    “嗯,千雪先生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师尊。”江虞端正姿势,露出一个让人放心的可靠的微笑开始下保证。

    “你这个小丫头啊,别先生先生的叫我了...一叫先生就想起念书...突然就不太想去王府了呢...还是叫我阿叔吧。”

    “好的,千雪阿叔~”

    “至于心机温在路上...你多照顾吧...”

    ???千雪阿叔你这是什么一言难尽的悲悯表情?

    —————————————————

章节目录

[剑三+金光]我太难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崖间听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崖间听泉并收藏[剑三+金光]我太难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