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你哥哥。”

    清清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与此同时,少年抱着我,朝着一个方向移动了起来。

    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带我去哪里。虽然年纪尚小,得益于每年一次的家宴,府里的人我基本认了个七七八八,所以我能肯定他绝不是周府的人,再加上周围空空荡荡,并没有仆人在场,如果这是个歹人,那我可就……

    想到这,我有些害怕地在他怀里扭了扭身体。

    “我现在带你去找你家人,别乱动。”

    少年侧头,轻轻飞了我一个眼神,只一眼,我就再也没敢动。平心而论,他长相很是端正,甚至可以说俊美,但偏偏总是板着张脸,面无表情,这令少年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柄没有鞘的利剑,寒刃森森,不敢靠近。

    见我老实下来,少年转回视线,沿着长长的石板路,七拐八绕,最后将我带到了一座湖心亭中。

    亭中央的桌子边坐了两个人,正在聊天。其中一人身形魁梧,体格健壮,剑眉星目,同我身边的少年有五分相似,另一人体型微丰,眼角下垂,留一把山羊胡,面相上带着些许猥琐,不是我那遍寻不遇的老爹是谁?!

    “爹……爹……”

    见着我那渣渣爹,我兴奋了一下,踢蹬着腿就想从少年怀里下来。

    “别急,我带你过去。”

    少年低头,朝我耳语了句。凉亭里那个魁梧美中年恰巧抬头,瞧见这幕,他挑了挑眉,忽然扬声道:“述安,你怀里这个女娃娃哪里来的?”

    男子的声音洪亮,极富穿透力。一声问话后,他对面我那渣渣爹也好奇地看了过来,但很可惜,看那一脸茫然的表情,便宜爹似乎不认得我。

    “父亲,周大人。这是我在路上偶遇的,看模样,似是府里走失的小小姐。”

    走近以后,少年礼貌地朝二人鞠躬行礼,然后将我轻轻摆在了桌边的椅子上,拉起我一边的袖子,露出我手臂上的伤。

    “小小姐一个人在园子里徘徊,摔伤了胳膊。我见她周围没人跟着,便斗胆将她带来了这里。”

    “哎呀,这不是流血了吗?我这儿刚好带着伤药,快给她抹抹。”

    美中年见状,从袖间掏出一只小瓷瓶。少年接过瓷瓶,倒出些粉末,弯腰涂抹在我的伤处。垂眸的时候,我偶然发现他的睫毛很长,眼睛其实也很漂亮,只是被惯有的冷漠盖住了,让人很难瞧出来。

    这个叫述安的,其实是个好人呐……只可惜我还不到会说谢谢的年纪呢。

    少年给我抹完药,就松开了钳住我的胳膊。刚从他怀里解放,我就忙不迭从椅子上跳下,没心没肺地朝我的便宜爹跑去。

    “爹……”

    一边跑,一边张开肉嘟嘟的胳膊,做出一副求抱抱的姿势。

    听见我这一声唤,渣渣爹的表情有些奇特。他眯起眼,像是研究什么世纪难题一样,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这期间,我一直小狗一样围着他的脚踝拱来拱去,锲而不舍地求着抱抱,就这样喊了好一会儿,渣渣爹一摸胡子,似乎终于想起了我是谁。顶着对面美中年惊奇的目光,他轻咳一声,伸手卡住我的腋下轻轻一提,把我抱在了腿上。

    “让宋大人和小宋公子见笑了,这是我的七女儿诗玫,平日总生活在后院,今日也不知怎的突然跑前头来了。”一边说,一边顺手呼噜了一下我的脑袋。

    我一心想要讨好渣渣爹,当即微微眯眼,做出享受的表情,歪头受了这一下,末了还依依不舍地在他手里蹭了蹭。转头的时候,无意中对上少年的目光,直勾勾的,带着审视与些许探究,看得我老脸一红。

    害,生计所迫,生计所迫!

    想到这里,我抖了抖肩。渣渣爹低头看我一眼,以为我是饿了,便伸手捻过摆在碟子里一块牛乳糖,递到我嘴边,动作间,戴在指头上的大金戒指折射着阳光,闪闪发亮。我被那金戒指的光闪得心动神摇,唇边不自觉流出了一丝口水,待那手伸到近前,我嗷呜一口,迫不及待地吞下了那块带着奶香的牛乳糖,鼓着腮帮嚼了起来。

    看见我吃得香甜,对面的宋大人忍不住朝我露出了一抹慈爱的笑。

    “周大人的女儿玉雪可爱,在下真是羡慕不已。”

    “哈哈哈哈……哪儿的话,威远大将军虎父无犬子,述安小小年纪便得了圣上赏识,该是我羡慕大人才是。”

    渣渣爹哈哈笑着,搂着怀中的我颠了颠。虽然嘴上谦虚,但听得出,他的心情很好。

    接下来的时间里,渣渣爹就这样保持着搂我在怀的姿势,同宋大人扯起了乱七八糟的闲话。他们讲的都是些朝堂啊战场上的事情,我听不懂,也没耐心听。虽然想着要讨好渣渣爹,但在他同人聊天的时候闹腾又不是什么英明的决定,于是,百无聊赖下,我只能脑袋一点一点,打起了瞌睡。

    结果,这一睡居然就睡到了晚上。

    等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和娘生活的小院。

    我娘就坐在我的床头,对着灯火缝补衣裳,看我醒来,她忙不迭跑去外头,让侍女去厨房给我端碗白粥来。外面那侍女哼了一声,倒是没敢推三阻四,麻溜儿地去了。

    “莓莓,莓莓,担心死娘了,怎么就一个人跑到外头去了呢。娘找了你好久,最后老爷身边的李管家送你回来时,娘吓都快吓死了……”

    左右是觉得我还听不懂,我白兔一般软乎乎的娘搂着我,嘴里无措地往外蹦着些负能量的话。跟她一起呆久了,我知道这只是她纾解压力的一种方式,就装着懵懂的样子,伸出莲藕般肉乎的胳膊,一把抱住了她。

    “娘……莓、饿饿……”

    “好、饿饿,莓莓饿了,咱们这就吃饭饭好吗?”

    我这招很管用。被我暖暖的身体这么一扑,娘立马忘记了抱怨,她温柔地哄着我,伸手轻轻把我拢住,抱在怀里晃来晃去。我配合地发出“咯咯”的笑声,脑袋在她胸前来回磨蹭,我很喜欢她怀里的气味,带着些许奶香,很温柔的感觉,怎么也蹭不够。看见我这天真烂漫的模样,娘脸上不知不觉也带上了笑。

    “整日价就晓得吃吃吃,你这孩子……”

    她状似烦恼地说着,脚下却是走得飞快,把我带到了餐桌边坐下。

    侍女随后送来了一碗白粥,并一叠煎得香喷喷的煎蛋。看到那煎蛋,娘愣了愣,但她很快反应过来,伸手取过勺子,用勺子边把煎蛋切成许多小块,勺了勺粥,连小块煎蛋一同喂到了我嘴边。

    我张嘴,心满意足地吃下了那口饭,心想渣渣爹果真威力强大。要知道,平日里厨房送来的粥,从来只配一小碟发酸的腌菜,有时候甚至连腌菜都没有,今天臭老爹只是让李管家送我回来一次而已,厨房的人嗅着风声,居然这就让我吃上煎蛋了。

    这可是煎蛋哎,荤菜哎!

    抱渣渣爹的大腿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我决定再接再厉。

    自从那日抱过我后,似乎是突然发现了有我这个女儿的存在,渣渣爹时不时就会找人把我带去他身边。尤其是那位被称为宋大人的美中年来访的时候,渣渣爹常会叫我过去,抱在怀里可劲儿炫耀。

    宋大人好像很喜欢女孩,渣渣爹把我抱在怀里用零食逗弄的时候,很多次,我都看到从这位帅大叔的眼里发出了羡慕的光。有那么几回,宋大人趁渣渣爹不注意,还笨拙地想伸胳膊抱抱我,但都被渣渣爹及时发现抢回去了。

    这感觉,就跟护玩具的小孩似的。

    下人们也是这样的看法。渣渣爹和宋大人不在的时候,我听到他们讨论,说威远大将军情深义重,只娶了一位妻子。这位妻子身体不好,生下宋述安后,威远大将军就再也舍不得让她怀孕了,但很显然,比起儿子,大将军更想要的是一个女儿。

    前半段听得稀里糊涂云里雾里,听到述安的名字,我恍然大悟,原来宋大人居然是赫赫有名的威远大将军。

    这位大将军是真的有来头。二十年前,北部的游牧民族华族举兵入侵,边境几城接连失守,朝中无将,是当时尚还年轻的宋小将军临危受命,力挽狂澜,率领五万精兵,以少胜多,打退了华族的骑兵队,又巧设连环计,逐步收复了边疆。他的英雄事迹在大夏很有名,就连只是小孩的我都听说过。

    真奇妙,这样一位传说中品行端正、刚正不阿的大将军,居然和我那贪官父亲是朋友,而且关系还很不错的样子。不过想想,穿越前的我自己也是,有那么几个在某些地方观念很不合的朋友,我也就释然了。

    这两个家伙应该也是在某方面志气相投,才会成为朋友的吧。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喜欢宋大将军的。这位叔叔对我超好,每次来都会带上一些稀奇古怪的玩具吃食送我,虽然内心已经不是小孩了,但这并不能阻挡我对玩具的喜爱,你别说,古代的一些玩具,还挺好玩。我的渣渣爹嫉妒心强,看到我咯咯笑着拨弄那些东西,会不爽地冷哼,然后没多久,就让人买来更多类似的东西给我。这种幼稚的攀比让我的生活水平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托渣爹的照拂,我娘和我的待遇也提高了。嫌我住得远,渣爹给我们母女换了个更大的院子住,因为发现我穿得寒酸,院里伺候的仆人也给我换了。新来的仆人不敢怠慢我们母女,克扣月银之类的事情更是想也不敢想,再加上渣爹时不时赐下的一些好东西,就这样,我和娘总算是过上了好日子。

    出来接我的次数多了,我小白兔一般的娘也被我渣爹从记忆的灰堆里刨了出来。刚换院子的那晚,这禽兽腆着脸上门,装模作样抱了我一会儿,然后甩手把我丢给仆人,就拉着我娘拐进卧室,做起了那档子下流龌龊事,害我独自一人在床上度过了孤独的一晚。幸好我娘这种小白莲一样的女人实在不是他的type,这一晚以后,渣渣爹就重又回归了他最近宠爱的十二夫人的怀抱,不然我娘怕是得吓破胆。

章节目录

目标赚他一个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东吴一点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吴一点红并收藏目标赚他一个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