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押出来的是个小家族出生的官员,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却还是咬着牙不肯投降,梗着脖子就准备认命。

    虽然他是靠着家里关系,到了这般年纪,才混上个不大不小的官。

    这次能来观礼,也是因着家里出了不少钱走的礼部的路子。

    但他好歹也是接受着世家教育长大的,知道太子爷和六皇子的区别。

    他们家没有争那从龙之功的本事,一直以来更没出过什么惊艳才绝的人物,但也正因如此,一直都深谙明哲保身之道,养出了类似于动物般灵敏的直觉,安安稳稳的把家族发展到如今。

    要是死了他还好,好歹他也算是为家族献身了,族里怎么也会善待留下的孤儿寡母的。

    可要是因为自己,连累家族被新皇清算,那可真是成了罪人了。

    眼看着刀/尖即将触到皮/肉,那冰冷的银光晃得人眼生疼,靖祁瑧示意了一眼,一直默默站在自己左手边的人。

    其貌不扬的侍卫点头,手指微动,一个实心的弹丸大小铜珠就弹了过去,与此同时口中发出一声尖啸。

    顷刻之间,本是属于六皇子的人带来的官兵,有一半把刀挥向了自己的同伴。

    与此同时,殿外突然涌进一大群浑身带着肃杀之气的御林军加入战局。

    而那举刀行刑的人,先是手腕受到重击,还没反应过来又被自己的同伴拿下,剩下那官员听到动静睁开眼,摸了摸自己还完好的脖子,浑身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

    不比之前要假装着人数和武力不敌,这次靖祁瑧的人不到半盏茶功夫,很快就拿下了靖祁瑢的人。

    靖祁瑢看着把刀放在自己脖子上的人,是这次助自己逼宫的副将之一。

    扭头看向身后一直站着的某个人,眼神像是淬了毒的利/剑一样,想要把人撕碎。

    “你是太子的人!”

    留着巴掌长青黑色胡子的中年斯文谋士,毫不在意他的恶狠狠的眼光,“属下的主子一直都只有一个。”

    “呵…呵呵……”靖祁瑢惨然一笑,“怪不得你要把他举荐给我。”

    说完就闭上了眼,连谋士和逼宫的人都是人家帮自己准备好的,他还有什么可争的?

    看到六皇子大势已去,原本跟着为他摇旗呐喊的大小官员都是一脸苍白。

    他们知道论治国的本事六皇子是不如太子的,但是太子当皇帝还是六皇子那可不一样,只有后者才更加符合他们的利益。

    要是逼宫的话,再怎么也有六成的把握成功。

    有了从龙之功的诱惑在前,他们也顾不得剩下的四成可能性了。

    这时已经有之前被威胁着,选择了投降的官员后悔了。

    “殿下,殿下…,臣是无辜的,是逆贼他们拿着刀逼着臣的啊,殿下…”

    有了第一个,越来越多之前跟着投降的的官员跪下来开始求饶。

    看着他们这副样子,还有站在原地不动的六皇子,宋枫拧着眉看向靖祁瑧,出言试探:“殿下?”

    他是不愿看到太子殿下还没登基,就担上弑弟的名声的。

    靖祁瑧知道他的顾虑,“六皇子压入宗人府,其余人等全部打入大牢。”

    “卑职领命!”

    等到这场逼宫的闹剧结束后,除了几位阁老、大臣外加靖祁瑧点名留下的人以外,其余的人都被侍卫、太监们领着出了宫。

    扶着母亲上了自家的马车,瞿颖把想要跟着上去服侍瞿夫人的丫鬟、婆子赶到了自己和大嫂的车上。

    然后拉着大嫂挤到瞿夫人的马车上去。

    “你们怎么上来了?”赵南菱刚坐好,就看到撩起帘子进来的女儿和大儿媳。

    今日闹这一场,她现在还有些心惊肉跳的。当时太过紧张没觉察出来,现在浑身疲乏,脑袋一突一突的疼着。

    “嘿嘿”瞿颖依了过去坐下,从一旁的小锅里舀了一碗温热的甜汤递给母亲,“不是刚刚经历这一遭,女儿和嫂子担心你吗?”

    赵南菱接过她的递过来的甜汤,示意她给她自己和大儿媳也舀上。

    她这马车上,最常备着的就是各色水果炖煮的甜汤。

    出门时炖好了放在马车里,还有一个固定好的小炉子,里面时刻放着一两块碳温着,喝的时候舀上一碗,酸酸甜甜的滋味不错,还能缓解些因马车摇晃带来的晕眩。

    三个人沉默着不出声,捧着小碗喝了一会儿,这才缓过气来。

    这时,马车外面传来了些不同寻常的嘈杂声。

    瞿颖掀开帘子抬眼看了过去,只见是马车已经离开闹市,到了拥有众多官员府邸的路上。

    临街的好几家宅子,大门紧闭,被拿着刀/枪的官兵围着,凄切哀婉的哭喊声从那边传来。

    马车即将转弯的时候,瞿颖看到,路的另一头冒出一个角的,是已经被羽林卫,密密麻麻围了一圈的六皇子府。

    放下帘子,瞿颖垂着头,如玉的拇指按住巴掌大的瓷碗,因为使劲,指尖有些泛白。

    “娘…”

    赵南菱闭着眼,靠在车厢的软垫上,“囡囡,你要知道我们的身份。”

    “嗯。”

    瞿颖知道,她们既然享受了这个身份带来的好处,等到败落时。

    自然也要为此付出代价,她只是,只是单纯的为生命难过。

    瞿大嫂安慰的拍了拍自家小姑子,没有开口,这是她们的命数。

    马车到了瞿府,提前接到消息的管家已经命人开了大门,马车没有停顿的直接进了府,已经有婆子带着三架主子坐的软轿停在那里了。

    上了轿子,到了瞿母所在的正院,瞿颖的二哥二嫂已经等了好一会儿,此时迎了出来。

    “母亲。”

    赵南菱点点头,“进去吧。”

    待众人落座,此时赵南菱左手边下方坐的是瞿颖二哥和二嫂,右手边坐的是瞿颖和她大嫂。

    “老大呢?”

    瞿二哥回答道:“大哥他今早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赵南菱皱了皱眉,如今外面情况正乱着。

    不过她也不好拦着,误了他们的正事,只好对着大儿媳吩咐:“等他回来了,叫他来正院一趟。”

    “知道了。”瞿大嫂点头应下。

章节目录

太子的自救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吃货陌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货陌陌并收藏太子的自救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