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沁从白衣女子口中逼问出欧阳克一行人的下落后,就星夜进了临安皇宫,潜至酉时三刻,待到禁卫军交接轮值的空档,便细细的搜寻了起来。

    其实欧阳克的白衣姬妾并不十分知晓,只道少主要在行宫里寻什么宝贝,具体地方却是不知了。

    云沁扭断了其中一人胳膊,众人面如土色却依然毫不改口,想来也不似作假。

    偌大的皇宫层台累榭,云沁踩着屋檐走了几圈,却还是云里雾里,正当心烦意乱之际,左边肩膀却突然被人轻轻拍了下!云沁回头看时,并无半个人影,不禁背上一阵冷汗!

    好快的身法啊!却不知来人是敌是友?

    云沁自长白山而下,除了师父,还从未遇到过比她武功高强之人。

    梁子翁一行中属欧阳克稍胜,但欧阳克的神驼雪山诀又好似还没练到家,变幻见短了,倒是当日赵王府中缠着梁子翁相斗的盲眼女子,与自己可能难分伯仲。

    但刚刚这人,却不知要远胜自己多少!不过好在他好像并无敌意……

    云沁思量了片刻,气压丹田便推声而出:“不知是何方高人?晚辈云沁无意冒犯,还请出来相见!”

    回答她的是一片久久的沉寂,云沁摇摇头,正待转身离开,却又听到了一阵喃喃般的低语:“哼!都不陪我玩!小黄蓉不陪我玩,你也不陪我玩!”

    话语中仿佛还带着几分赌气意味,云沁听得一愣,倒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正待开口,却又听得他闷闷道:“小娃娃竟这般取笑于我!不玩了!不玩了!”好像边说还边摆着手一般。

    云沁心中又是好笑又是佩服:“这个人好生贪玩!却也好生了得!同样是以力运气的法门,但他的声音,就好似由四面八方传入耳中来,让自己完全听不出在什么方位!”

    云沁敛了敛心神,急忙开口:“前辈莫恼,小女子口无遮拦了,前辈适才说小黄蓉,指的可是东邪黄药师的独生爱女黄蓉?”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对方这次答的倒快了,只嗓音里却带着几分探究和随意。

    “在下和黄蓉是朋友,结识于赵王府,前辈若知她在何处,还求前辈告知!”云沁昂首环顾,说的言辞恳切。

    “哦,这样啊。”云沁听对方一本正经的答道,还仿如正色思量了片刻般,正心头一喜,却又突然听他嘻嘻笑道:“那你来追我啊!追到我就告诉你!”

    说罢,云沁便只见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儿从自己身前一闪而过。

    “唉!前辈——”云沁被他弄的一愣,却只见他已越走越远,便也不由得运起瞬息千里拔足追去!

    说来好笑,那白胡子老头好似在故意逗她一般。

    云沁快时他也快,云沁慢他也慢,却始终隔着一两丈远的距离,任云沁怎么运功提息也追不上;当汗流浃背想停下时,老头的速度又会慢下来,头也不回道:“继续!继续!小娃娃功夫不弱!”

    云沁被他弄的一头雾水,追了几合终于心叫不妙!自己是要去搜寻梁子翁踪迹的,却怎么跟一个怪老头缠上了?他功夫卓绝,自己就是力竭而死,也追不上啊!

    云沁打定了主意,便假意运力向前,骗得白胡子老头疾走了几步,自己却转身在回廊处一跃而下,迅速往西去了。

    说来也奇怪,云沁越往西走,道路却越发僻静,走到最后竟稀零寥落,全不似皇家繁华楼宇。

    云沁正兀自纳闷,却隐隐听得东首边上似有打斗之声传来,跃过一块石头走上前看时,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郭靖一身是血正和一个身穿白衣手持蛇杖的男子缠斗在一起,周围站着梁子翁、沙通天、彭连虎等,还有当日在赵王府见过的小王爷完颜康,一行人只少了欧阳克。

    郭靖好似在守着什么东西般,与白衣男子打斗时虽已力不支绌,确仍招招拼命!

    云沁看过几合,不禁大为惊异。

    几月不见,郭靖的功夫竟长进如斯,已在自己之上!与他对手的白衣男子更是赅人,出手间惘如鬼魅,却又不招招尽力,好像在诱郭靖使出更多招式一般。

    两人憨斗中,云沁正待上前相帮,却突然见完颜康亮出一把匕首要刺郭靖胸腹,不禁大叫一声“小心!”飞身便向几人袭去。

    未至完颜康处,却已被那白衣男子回身甩过一掌,云沁不敢硬接,只侧身回掌隔了下,却依然被震得倒退了几步。

    转眼看郭靖时,堪堪错开白衣男子的攻势,却仍闪避不及、已被匕首刺中了腰部!

    “郭靖!你怎么样?”看着因失血过多而摇摇欲坠的郭靖,云沁急得一头汗,不由分说一招“偷天换日”便向白衣男子袭了去!

    师父说过,“偷天换日”是神驼雪山诀中的精妙招数,胜在奔逸绝尘、出其不意。

    所以云沁这一招,看似一拳直逼白衣男子面门,实则却在途中化拳为掌,打向了站在右侧的沙通天。

    沙通天虽身法灵活躲过一掌,却也被逼得向左连退好几步,挡在了白衣男子身前,云沁趁此机会,一招瞬息千里便奔到了郭靖身旁!

    云沁扶起郭靖,摸他脉门时只觉十分虚弱,心中大叫不妙,正惶急间,只见白衣男子一把推开沙通天,满眼惊诧冲她厉声道:“你是什么人?”

    那白衣男子嗓音如铜锣铿锵,吓得云沁一跳,正想着如何开口,却听到了一声清脆娇媚的女声:“抓刺客啦!”

    清亮的声音在静夜中好似平地惊雷,瞬间,云沁只觉得四周脚步迭起、火光映天,显是禁卫军要到了!

    听那女声,分明就是黄蓉的声音。

    云沁心下一喜,扶着郭靖便倒退几步,刚想抽身,那白衣男子却不肯放了。

    一蛇杖挺来,云沁跃身闪过,正待回掌相击时,却已见他翻转身子下腿而来!

    云沁化掌为指要击他脚腕,却突然只觉后背一阵凉风袭来,微微侧身,擦肩而过的竟是梁子翁的三枚子午透骨钉。

    回神再看那白衣男子时,腿风咫尺已避无可避!饶是云沁身法再快,也被他脚尖扫中,顿时只觉后背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气血翻涌不定。

    云沁暗暗地屏神调息,也不由得有些奇怪,这一脚,那白衣男子分明只用了五成力不到?

    正纳闷间,却突然瞥到黄蓉以一招兰花拂穴手击倒了完颜康,从灌木丛中闪身而入,向着那白衣男子嗤道:“欧阳锋,你好不羞!次次都欺负小姑娘!”

    云沁不禁心中一惊,难道眼前这白衣男子便是五绝中的西毒?!

    欧阳锋只发出了声冷哼,便不再理会。转过身定定看着云沁,呐呐道:“你到底是何人?你师父是谁?他在哪儿?”

    云沁还在惊疑中,禁卫军便到了。

    黄蓉扶起郭靖,直向云沁道:“云姐姐,快走!”说罢,便从身侧抽出了根通体碧绿、粗细均匀的竹棒,打倒了身边的两个禁卫军,往北面去了。

    梁子翁一行人也护着小王爷完颜康杀出包围、越走越远。

    只有欧阳锋,一直苦缠着云沁不放,不依不饶问她师从何人!

    云沁本就气血翻腾的厉害,既要应付欧阳锋凌厉的“试招”,又要招架禁卫军一波波的攻势,也不禁有些力不从心终,于忍不住怒道:“我师父已入青冢,难道你要去找他吗?”

    这话一出,欧阳锋竟呆了几秒。

    云沁见此也不再理会,击倒几个禁卫军,一招瞬息千里,转身便往东去了。

    皇宫里一片混乱,突然,天空中闪过一道炫目的亮光,随即响起了“轰隆隆”的雷鸣声,本就闷了一天的临安城,此刻间终于大雨倾盆!

    云沁冒雨一路东行,只觉后背疼得愈发厉害,看着身后紧跟不下的禁卫军,也顾不得其他,一转角便推开一间房门,闪身而入。

    云沁略喘着跌进房门时,仿佛扑面而来的空气中都带着些氤氲的湿意,细细打量起周遭,发现里间的屏风上搭着一件玄色长袍,显是男子衣裳。

    云沁顿了顿,正要转身离去,忽听得屏风后传来一道冷洌的男声:“是何人如此放肆?”

    男子冷洌的话音刚落,云沁便听得房门外叠踏的脚步声似有止歇,心下一急,一招瞬息千里便奔到了屏风后,指尖飞快地点住了那男子咽喉!

    初时惶急,云沁自不在意,可此时一见,脸上却臊的厉害。

    那玄衣男子想是要起身,刚扯过长袍,只堪堪披在肩上,此时和云沁相对而立,胸前壁垒分明的肌肉线条一览无余。

    那玄衣男子初时愣了下,很快又神色如常。

    两人正不说话,忽听得门外一军士问道:“拖雷王子,可有什么事吗?”

    云沁一惊,指间顶了顶,那名唤拖雷的男子却并未搭话。

    房间里静的出奇,许是大雨刚歇,忽然,一阵狂风涌进窗来。

    云沁站在拖雷上首处,大风拂过时,撩得她如瀑般的青丝翩翩起舞,发梢不偏不倚,刚好扫到了拖雷脸颊。

    两人本僵持不下,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都是一愣。

    云沁瞧着飞舞的发丝,也不好伸手去拂,窘的面色绯红,好在风来得快去的也快,一束黑发终于缓缓尽数垂在胸前。

    拖雷被柔软的青丝触到脸庞,发梢飘浮时掠过唇瓣,只觉痒的厉害,心底不由微微一动。

    仔细打量那少女,但见身姿俊秀、清丽脱俗,尤其是一双眸子,生的格外明澈动人。

    云沁正不知如何应对,忽又听得门外道:“王子可是无碍?”听声音,却是越来越近了。

    云沁心底一急,也顾不得尴尬,指尖微微用力,一双清亮的眸子便直射拖雷,多了些警示和恳请。

    拖雷好整以暇的看了她会儿,忽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唇角,终向着门外悠悠道:“无妨,想是下大雨,有只小野猫闯进来了,你且去吧!”

章节目录

大佬们的美强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冯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冯蔓并收藏大佬们的美强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