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是学生,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面对锲而不舍要拉他打工的小团子,吴煌表情一肃,绽开圣洁的光芒,郑重地说出那两个字,“学习。”

    “哈。哈。哈。”万万岁面无表情地大笑了三声,然后才对上来自老哥谴责的目光,特别无辜特别费解地看回去,“这难道不是一个笑话么?”

    吴煌竟然无言以对,拎起盛枝枝小朋友把她转了180度,又往一边微笑等待的盛家司机那推了推,失去哄孩子的耐心,声音懒懒的:“哥哥不打工,你去找别人吧。”

    说完,又把万万岁拎起来,放在后座,把安全头盔的绑带系仅了一圈,万万岁本来就肉乎乎的脸蛋一下全挤出来了,衬得她威严的五官更加3D,脸吴煌心情好地勾勾唇,单肩挎着妹妹的小书包,骑上车画着8字远去。

    盛枝枝小朋友捏着小拳头,势在必得地看着万万岁哥哥远去的背影。

    她盛枝枝看上的鸡腿,不,帅哥哥,绝对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她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到家门口,吴煌把万万岁从车上抱下来,自己却没进门:“我去打会球,晚点回来,你自己进去。”

    “学习是最重要的事情。”万万岁踩着台阶上,重复着吴煌在幼儿园门口说的话。

    吴煌盯着自家妹妹无比严肃的小脸看了几秒,然后也面无表情地笑了三声:“哈。哈。哈。”他承认,这是个笑话,行了吧。

    万万岁满意地跟他一起:“哈。哈。哈。”

    一大一小在门口像机器人一样哈哈哈的行为可不多见,把路过的二哈都看得迷惑了,一路歪着脑袋不解地看着这对兄妹,也许是太困惑,以至于这只二哈都不会走路了,顺拐着过去了。

    哈哈完,兄妹俩又齐刷刷地停下来,默契地同时转身,一个上车,一个踮起脚尖按密码开门。

    万爸万妈,外婆外公全都不在。

    万万岁把外公外婆留的纸条放回去,给自己沏了杯奶,瘫在椅子上,享受三岁半小孩来之不易的私人空间。

    不过,没享受太久,曾外婆的房间就传来了声响,声音不大,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万万岁的曾外婆很不喜欢和别人接触说话,平时连房间都很少出来,就算和万万岁他们这些小小辈说话也是凶巴巴的,好像很讨厌小孩子的样子。

    万爸万妈想要带着全家出去吃好吃的,玩一玩放松一下,她也从来不参加,还嫌烦,谁要是劝她去,肯定会被她骂一遍。

    不过万万岁一点也不怕总是凶巴巴的曾外婆,听到房间里的声响,她立刻起身,踩着奥特曼拖鞋推开一楼最里面也是最好的卧室。

    曾外婆不像外公外婆,总想把最好的留给小辈,曾外婆能看上眼的东西不多,但一旦想要那就要最好的。

    不过,家里最好的本来就是给她老人家准备的,曾外婆这么不客气,反而让万爸万妈心里舒服许多。

    推开门的万万岁看到曾外婆正趴在地上,颤巍巍地伸手去够床底下的一团毛线,指尖距离毛线总差那么一点点,曾外婆表情相当恐怖,凶得一匹。

    看到万万岁进来,曾外婆布满皱纹的脸上出现了一点不自然,快速起身,企图掩饰她在做的事情,然而一不小心,她的腰抻到了,直接在万万岁面前扭成了个S形。

    万万岁过去,扶着曾外婆坐到床上,又钻到床下,把毛线团拿出来放到床头柜上,最后打开床上的被子,严肃地看了眼曾外婆。

    “你这个孩子的眼神怎么这个样子?这是要我躺到被子里?哼,我才不要……”曾外婆被万万岁的眼神看得一激灵,嘴里嘟囔着万万岁,身体倒是很诚实,扶着腰乖乖躺进了万万岁打开的被子里。

    万万岁又爬到床上,仔仔细细地按照曾外婆的身体轮廓塞被子。

    凶巴巴喊着我不要,让万万岁赶紧出去,最后却被万万岁严丝合缝地包裹成了手抓饼的曾外婆:……

    曾外婆试图把手伸出来反抗,万万岁却板着小脸,用比曾外婆更少但更有气场的表情,严肃地把曾外婆不乖的手手又塞回到被子里,并了然地点点头:“曾外婆想听催眠曲。”

    “我什么时候要听催眠曲了?小孩子就是这么吵,赶紧出……”曾外婆气呼呼地踹了踹被子,不过很快乱了的被子就被万万岁重新整整齐齐地塞好了,曾外婆又踹了几次,但万万岁的手速太快了,而且一点也不会累,曾外婆只能气喘吁吁地放弃了。

    万万岁看曾外婆安静下来,站在床上,郑重地双手交握,像合唱团专业歌者一样放在肚子前面,脚脚是端庄的外八。

    曾外婆差点被万万岁挺起来的小肚子逗笑了,赶紧闭上眼睛,不看万万岁。

    万万岁面无表情却声情并茂自己地给自己报幕:“下面由万万岁小朋友给您带来催眠曲《我不睡》。”

    催眠曲叫我不睡?曾外婆表示没听过名字这么叛逆的催眠曲,一下子睁开了眼。

    万万岁吟唱:“我不睡,我要学习,学1加1,1加2,1加3……”

    面对万万岁没有起伏的十以内加减法攻击,曾外婆眼皮有些重,但还能装作很不屑的样子:“这算什么催眠曲?”

    “我不睡,我要减肥,跑一圈,跑两圈,跑三圈……”

    这一圈圈的代入感太强,曾外婆听着听着感觉自己的身子都有点累了,不过还是嘴硬:“哼,别唱了,根本没用。”

    万万岁高歌:“我不睡,我要赚钱,赚一毛,赚两毛,赚三毛……”

    那么拼命地赚钱,连觉都不睡了,结果一看赚了多少,才几毛……曾外婆的精神被残忍却现实的歌词打击到了。

    反正就几毛,还是洗洗睡吧。

    “呼!呼!”曾外婆放弃了挣扎,发出了均匀的呼噜声。

    万万岁低头看了看睡梦中的曾外婆,举起手给自己点了个赞:“棒!”

    那天晚上曾外婆久违地睡了个好觉,但第二天醒来后却变得更凶更不爱搭理人了。

    周末如约而至,万万岁和甜甜前一天约定好见面的地方一起去找甜甜梦里的破房子。

    万万岁深知,三岁半的小朋友是不可以在没有大人的陪伴下自己出去乱跑的,那很危险。

    所以……万万岁早上用晾衣架夹着自己的鼻子,用夹子夹着万爸的臭袜子放在了睡得香甜的吴煌鼻尖。

    同一时间,梦里的吴煌掉进了一大碗臭豆腐里。

    神清气爽地醒了过来。

章节目录

沙雕千金三岁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锅包漏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锅包漏漏并收藏沙雕千金三岁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