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不想。”林夕回头看着解霏,刚想说她好像看见了熟悉的人,不过转念一想也没必要开口,而是淡淡的说到,“我只是想吃隔壁的糖葫芦。”

    解霏看了一眼糖画摊,又瞅了瞅边上的糖葫芦摊,一个激灵到:“不知道人家的糖葫芦有没有第二根半价啊?”

    林夕一脸的嫌弃:“你可真会想!”

    两个姑娘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商量着怎么和卖糖葫芦的摊主讲价,然而在不远处的一个拐角,确实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里默默的看着她们,只是没过多久之后也就转身离开,淹没在这璀璨的夜色中。

    与此同时的吴山居,吴邪的书房内。

    青渺接了二叔安排的事情打算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一次的外勤,然而东西才收拾一半却让吴邪给叫到了书房,也没让她做什么事,就这么坐在那里看他忙活。青渺虽不明所以,可还是坐在那里看着,可人类的耐心终归有限,见吴邪依旧在忙自己的事完全没理会自己,青渺终于耐不住起身准备走人。

    这下好,脚步才刚迈出去就听见吴邪喊了声:“二叔给你安排的活儿推了吧,把后面的时间空出来,要出一趟远门。”

    “又要干嘛去?”青渺转身坐回刚才的位置上,手一盘二郎腿一翘,就想看看吴邪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吴邪顿时停下手里的活,虽一脸难为情的模样,可还是嬉皮笑脸的说到:“去旅游不?哎哟,说得我自己都信了。”

    吴邪要开团这种事在青渺心里就是一种不好的预兆,别说其他,光她参与过的就没有不提心吊胆的,于是一个白眼到:“拜托,小三爷,我的祖宗耶,您可以不要这样作死么?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跟二叔怎么交代?!”

    青渺一开始就是替二叔做事的,只不过在吴山居久了也就渐渐的被吴邪给同化。只要是吴邪没有错的事情她便会帮着吴邪应付二叔,说她是周旋在吴邪和吴二白之前的调和剂真是再合适不过了。然而有时候她的立场却也和二叔是一样的,就是不希望吴邪老是想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纵使你有如同神明一般的张起灵又如何,人总有个万一的。

    他要是有个万一,吴家就真的绝后了。

    “先别急着要怎么跟二叔交代。”吴邪摸来桌上的一个小竹筒,轻而易举的就抛到青渺跟前,“你先看看再决定要不要告诉二叔。”

    青渺接过竹筒迟疑了一下,可还是拆了封口抖了两下把里头的东西给抖了出来,可是没有接住一下子给抖到地上去。东西一下子摔了开,而青渺的眼神也从无奈逐渐变成了惊讶。

    是啊,地上摊着的是一张残缺了的羊皮卷,和她记忆里的那张图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可却又不太一样,仿佛像是另外一张。而这些所谓的羊皮卷,就是害得她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青渺条件反射的捡起图,想一把撕了,可却下不了手,进而抬起头看着吴邪,似乎在等吴邪接着开口。

    收到了青渺的眼神信号,吴邪先是低下头笑了笑,略微思考了一会儿以后抬头解释到:“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大家为了这个破东西争得头破血流么?为什么不自己亲自去验证一下?”

    “就算验证了也换不回父母,更换不回我原本应该有的生活。”青渺的心情虽然复杂,可倒也还算清醒,就算心有不甘那又能怎么样,所有的一切都回不去了啊,“所以去或不去,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可里面要是有我需要的东西呢?”吴邪突然认真的看着青渺,“你也知道二叔的命是靠苗疆的那伙人吊着的,可纵使如此也无法改变每年都要遭罪这件事。就算二叔年纪大了,在别人眼里就是半个身子埋土里的人,可他老人家哪天若真的要走了,那我也希望他是健健康康的离开。”

    养恩,为大。吴邪的话确实打动了青渺,毕竟没了父母后她是在二叔身边长大的,二叔就是她的再生父母。而且从小她也知道二叔每年都会因为不明原因而发病,平时都看起来好好的,一旦发病,能直观感受到的就是二叔被这个病症折磨得十分痛苦的画面。为此贰京一直都很愧疚,说若不是当年因为假贰京的事情让二叔为了救真贰京而着了道,二叔,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好吧。”青渺这下点头答应,“我需要准备些什么?”

    “该准备的东西我会准备好,你们只要出个人就行了。”吴邪那撑在桌面上的手轻微的摩挲了一下,随后一个轻轻的拍手,“我只要能救二叔的东西,其余的你们看着办。”

    “唉,你还是考虑好该怎么活着回来吧~”青渺将手兜进口袋缓缓的站起身,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便抬腿向外走,“不然趁出发前写好遗嘱把吴山居留给我,省得你人回不来了,还会有一大推人来惦记这里。”

    “哇,好大的口气,你可比那刘六六凶残得多啊!”吴邪假装被恶寒到样子擦了两下胳膊,“她最多就是报价高了点,好家伙,你可是要我祖宗留给我的老本啊!”

    而青渺也只是因为吴邪的这句话在门槛那儿顿了一下,可该走的步伐还是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把吴山居给自己这句话她似乎已经说过好多次了,早说腻了。只是,她一直记不起她最开始说这句话时到底是为了什么,所以她在有机会说这话的时候就会拼了命的说,试图让自己回忆起最开始的前因后果,可每每到了关键,却又什么都记不起来。

    唉,算了,听天由命吧。

章节目录

雀语[沙海+重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a夕夜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夕夜a并收藏雀语[沙海+重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