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沐心里一咯噔,怕月澜碰上那股力量平白无故地送了性命,连忙拉停大鸟,凝聚神念想要告诫月澜。

    如今她的魂力已经达到神念,在方圆五十里内寻个人不是什么难事。

    虽说在神秘未知的迷雾森林内随意释放神念很大几率会吸引高阶魔物,但情况紧急,她不能见昔日好友白白送了性命。

    林沐凝神,谨慎地沿来路释放神念,可粗粗一扫下,竟没有发现月澜的身影。

    怎么回事?方才与她打招呼到现在不过几瞬,人怎会就这么凭空蒸发,难道已经遇到了危险?

    犹豫片刻,她掉转鸟头,打算回去一探,与此同时神念朝四面八方散去。如今在外围就算出现神阶魔物,她也能凭借神念察觉些许端倪。

    不对!大鸟刚跑了几步便猛地被拽住。

    她散开神念才发觉,别说方圆五十里了,这方圆百里连个人的气息都没有。

    那她刚才看到的是谁?

    来路就躺在她的脚下,大鸟急促地呼吸着,呆滞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前方,四周寂静无声。

    黑暗中细微的声音渐起,似是有动物向这边爬,被窥探感明显起来。一阵无名风刮过,林沐背后的冷汗刺骨。

    冷静下来后,方才月澜的声音在脑内重现。

    不对……不对劲,刚才月澜叫她什么?

    林妹妹?为何叫她林妹妹,她现在顶着的是楚元容的身体啊!

    头皮有些发麻,疑点一重叠一重,林沐本能地后退。

    黑暗处露出一双灰绿色的眼睛,看过来的目光中透出丝暴虐的情绪。

    =

    “林妹妹,你怎么了?”月澜的脸在面前放大,楚元容皱眉。

    “是否身体有所不适?”见他脸色不好,月澜面上露出一丝关切。

    闻言,楚元容定定望向面前之人。

    不是幻觉,方才那幕不是幻觉。

    他与林将军刚入了迷雾森林便捕捉到了一道林沐传来的神念,而后他眼前的场景巨变,像是身处更深处的森林,周围皆是黑暗,身下坐骑在狂奔。

    一刻晃神后,他魂魄归位,眼前场景恢复如初。

    楚元容抿唇,嘴上回道无妨,脑中却在迅速思考。

    林沐传来的神念、片刻的场景错位、身上猩红的印记……

    丝丝缕缕汇集到一起,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脑中浮现,眸中一亮,他迅速凝了道神念传向远方。

    虽然不知道是何原因导致,但他有八成的把握肯定,方才那幕恐怕是因为他与林沐发生了短暂的灵魂互换。

    至于媒介…应该是两人神念交汇产生的羁绊。

    楚元容沉思之际,林玄德走上前。

    “月公子。”他看了看月澜身后的几名侍从,沉声道,“森林内危机四伏,独自狩猎怕是不稳妥。”他站在府军前方,出言道。

    “多谢林将军关心,”月澜恭敬道,“家父此次不入内,下官也是进来见见世面,并不进入内部,有这几名身怀绝技的侍从相护,想是不会出什么岔子。”

    闻言,林玄德点了点头,“如此便好,在我们进入内部之前,月公子可同行。”

    月族向来不站队,是朝中难得站得住脚的中立派,再加上两族祖上的交情,林玄德难得出手相助。

    “那便多谢林将军。”月澜应了声,带着侍从跟在林玄德身后。

    狩猎千载难逢,他今日进来也是想见见世面。虽说森林内危险重重,他族也并非擅长战斗的族群,可若不进来也会少了许多悟道的机缘。

    修道本就没有绝对平安一说,即便是天资尚可,温室也难培养出坚韧的花朵。风险向来与机缘并存,他看得明白。

    “沐儿。”林玄德走到楚元容身边,见他脸色不对,压低声音道:“方才我察觉到了神阶的神念波动,可是南平侯?”

    “不知道。”楚元容低声应道,心中暗道林玄德果然老谋深算,一丝波动也能推算出是谁。

    可高出数阶的林玄德都无法清晰辨别出神念传来之人的身份,连自己女儿的魂力都认不出,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在做掩盖?就如同林玄德看不出他与林沐已经互换之事一般,这绝非巧合,难道是黑印的作用?

    “南平侯进入森林最早,按距离与方向,九成概率是他。”林玄德遥遥望向林沐的方向,“我们避开他,走这边。”

    “……嗯。”

    林玄德几乎是毫不犹豫便做了这样的选择,森林中危机四伏,南平侯府与林府也并没有什么交情。虽说近几日南平侯那小子救了自己的女儿,今日也莫名出手帮他,隐隐有站他队的趋势,可防人之心不可无。

    队伍掉转前进方向,改道向东。

    与此同时,楚元容脑中也响起一道声音,“楚元容?”

    林沐的声音惊愕又焦急,神念交互之间,远在不知何处的她竟能与楚元容发生神念上的稳定交流。按理说,在这等空间不稳定的地方,神念交流本不该如此准确,更何况进入森林的大能颇多,高阶魔物也数不胜数,神念很容易被捕捉到。

    可眼下的交流毫无障碍,修为高如林玄德也只是稍稍察觉到了神念波动而已,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其中保护了他们俩的神念、加固了其中联系一般。

    楚元容一顿,脑中推测更加清晰了,“你在哪?”

    “北方向大约千里。”林沐的声音缓和了些,其中惊愕犹存。

    跟在林玄德身后的楚元容垂眸,“你那边如何?”

    “……很复杂。”远在千里之外的林沐一脸凝重,一旁的大鸟早已瑟瑟发抖地缩成一团。它虽有些痴傻,可来自灵魂的惧怕让它站不起身,本能地拼命往外挪。

    面前的高树上织出一片片大网,其上数只碧绿的圆球闪烁,隐隐照亮了局部区域。网上数团黑色的液体缓缓移动,似是随时都会发起攻击。

    “顶得住么?”楚元容的声音在脑中响起,“你爹方才改道东行。”

    林沐高度戒备,警惕地盯着面前的魔物,“不好说,这魔物完全察觉不到修为,有点儿麻烦。”

    “你撑一会,我寻个机会过来。”

    楚元容的声音刚落,林沐面前的魔物便化为数道触须直逼过来,经过之处散发出阵阵黑烟,草木瞬间枯萎。

章节目录

死对头也重生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鸭血火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鸭血火锅并收藏死对头也重生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