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顾书白跟进来,钟言去了偏殿。顾书白一路紧跟,刚走到偏殿门口,却被一道结界挡在外边,任凭他如何施法也解不开。

    “钟言,我知道你怪我,那件事确实是我不对,我明知父亲的计划却没有阻拦,我跟你认错。”顾书白态度十分诚恳,但结界内依然安静无比。

    他承认自己是有私心,这私心就是想要把钟言夺回来,他也纠结挣扎过,但只要是能让她离开左千山,让一切回到从前,他愿意一试。顾书白命人将床榻安排在偏殿外,他要守着钟言。

    往后的十多天,顾书白就在万泽殿住了下来,钟言出现时仍是一脸淡漠,看见顾书白虽然不说话,但也不像从前那般老躲着了。

    时间一长,明尘轩和曦月有些为他们着急。

    两人都是一心盼望着万泽山新的妖皇能够早些出世,一个是为了血脉传承,一个是为了情人起死回生。

    “唉……”明尘轩叹了一口气,他看见顾书白又端着一盘好吃的被拒门外。

    “唉……”曦月也叹了一口气,“……也不知余生什么时候才能醒来。。”说完,她突然灵光一闪,转向明尘轩询问道:“要不然,我帮帮他们?”

    明尘轩心想,这种男女之事还能帮……

    一脸疑惑的看向她,问道:“怎么帮?”

    曦月神神秘秘,拉住明尘轩的胳膊道:“我知道一个好东西……”她凑到明尘轩耳边低声说完接下来的话。

    听完,明尘轩顿时暴起,连忙挥着手道,“不行……”

    曦月见他这幅样子,忍俊不禁道:“我又没踩你尾巴,看把你吓的。。”

    明尘轩皱着眉头盯着她,曦月笑的十分恣意,有些坏。这幅野样子倒是像极了一个人。他叹了一口气,也没再多说什么。

    曦月见他不说话,凑到他跟前问道,“你这……算是默许了吗?”

    明尘轩白了她一眼,甩袖离去。

    曦月心里一阵得意。抱着手臂盯着钟言寝殿方向,露着一个胸有成竹的笑。

    又是一年七夕,钟言还记得那年七夕她还和左千山一起在树下许愿。她的愿望是想让左千山能喜欢上自己。如今想来还真是可笑。。

    桌上摆满了顾书白送过来的各色美食,上好的颜料白宣,各色的毛笔应有尽有。他在的日子,将钟言生活的方方面面打点的十分妥帖。钟言想不出更好的理由去拒绝一个如此完美的丈夫。

    心中另一个声音却冷漠又残酷的告诉她,做个傻子确实是最快乐的。只要什么都别计较,不去想狐族是如何处心积虑算计她,费尽心思的想得到妖皇血脉。

    尤其是最近,钟言还查出最早放出她是伽蓝消息的正是狐族。顾宿七这只老狐狸当真是预谋已久。把自己推向绝境,狐族再趁机出头收获好感。只不过,他没算准左千山先做了这只出头鸟。一想到左千山早就提醒过她狐族不怀好意,钟言微微叹了口气。

    竹溪小心翼翼的把宣纸放好,在一旁等候……仔细盯着钟言的神情。

    “什么时候,连你也为狐族效力了?”钟言语气淡淡。竹溪方才回禀了钟言,顾书白晚上邀她去湖心小筑。

    竹溪吃惊的看向她。帝姬是怎么知道自己为狐族效力。顾书白确实给了他好处,但二人是夫妻,他效忠谁有什么区别。

    “告诉他,不必备甜食了。”钟言道。

    竹溪应着,奇怪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又突然明白过来,帝姬这是……答应赴约了?他立即喜上眉梢。看来帝姬终于想开了。

    竹溪离去后,钟言有些伤感,这么多天来,她反复想着这些事情。小狐狸红檀有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她根本不爱顾书白。莫说顾书白为了妖皇血脉不择手段,自己又何尝不是为了忘记左千山利用他。

    钟言突然不再想要逃避了,或许这场婚姻本身就是一场闹剧。

    万泽山脚下,湖水平静的如同镜面一般,湖中央是一个小小的湖心亭。亭子周围悬挂着红色的围幔。一阵微风拂过,吹皱了湖面,湖心亭的帷幔随风舞动,露出一个清雅玉立的侧影,一袭月白色衣衫,正将酒杯斟满,一举一动都透着无限风流与温柔。

    钟言轻轻落在亭外,透过帷幔间隙,看到顾书白正独自饮酒,她记忆中的书白哥哥是从不饮酒的。

    “书白……”钟言实在叫不出哥哥二字了,自从伽蓝的记忆回来后更是如此。

    顾书白抬起头,看到钟言一身浅白色长裙,虽装饰简约,容颜却出落得愈加清丽脱俗,冰肌玉骨如寒梅堆就,气质清冷如傲雪做魂。

    钟言对着顾书白笑笑,如冰雪初融般的,让顾书白有些恍惚。他不知自己今晚这是怎么了。只喝了这么一杯,脸已经微微发烫。

    “钟言,你来了。”顾书白站起身,邀她落座。也给她也斟了满满一杯酒。

    顾书白道:“对不起钟言,无论如何,我都应该跟你好好解释……”

    钟言打断道:“不必了,我已经想通了,我们婚契未结,这桩婚事就当作废了吧。”

    顾书白没想到她竟是来退婚的。。

    “……我可以把万泽山交给狐族照看,血脉一事,不仅是万泽山的事更是我自己的事,希望狐族以后不要再插手了。狐族做的那些事,我都知道了。”

    顾书白心里一沉,狐族做的哪些事。。

    他只知道父亲为了让钟言离开左千山,让她回想起左千山杀了她的事实。除了这个,狐族还做过什么。

    “……喝了这一杯,你我便两清了。”钟言拿起酒杯,见顾书白怔怔的盯着她未动。

    钟言仰头将酒饮下。这酒有些酸涩,正如钟言此刻的心情。

    顾书白道:“我们之间没有可能了吗……钟言,除了试炼石那次,狐族还做了什么。”

    钟言看向顾书白,见他面色有些潮红,容色焦灼……

    “你去问问族长吧。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你值得更好的,去找个真正爱你的人。”

    顾书白明白了,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原因。“你还是忘不了他……”

    钟言沉默片刻,答道:“对。”说完便端起酒又饮了一杯。

    顾书白把手中酒杯紧紧的攥住。他知道一定是这样。哪怕他做的再好,那个人再怎么伤害她,她仍然不知悔改。顾书白抬起头,看到钟言如羊脂玉般的肌肤正微微透着红晕,朱唇潮湿温润,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他突然觉得心跳骤然加速,一团火从心底炸开了般的瞬间袭遍全身。呼吸也愈加急促了起来。

    “钟言,我们……已是夫妻。行过礼,你就是我狐族的人……”

    顾书白的目光落在钟言那玲珑有致的身上,修长雪白的脖颈如玉般,线条优美精致,蔓延往下消失在衣领深处。他说不下去了,垂下眼眸,只觉得口干舌燥,心跳的厉害。。

    他转身施术,将湖心亭全部的帷幔遮下。

    钟言此刻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见到顾书白的动作,心里突然一惊。只见顾书白红着脸转过身,喘息着道:“这酒……应该有问题。”

    钟言顿时一阵头晕目眩,血气上涌。

    这是……神仙醉!

    怪不得刚才那酒入口酸涩。这分明就是当初她给左千山下过的药。钟言一阵暗暗叫苦,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一天。

    顾书白已经就地打坐,极力克制。

    钟言本想施术离去,却听顾书白道:“周围已布下结界,我刚试过了。。”

    钟言暗骂,是谁在算计她。她召唤出灵蝶,想把明尘轩叫过来,可灵蝶那头毫无反应。

    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才明白顾书白为何将帷幔都落下了……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她满脸通红的又坐了下来。看着对面的顾书白。只见他双目紧闭,连看都不敢再看向她了,额头上的汗珠正在缓缓流下。

    钟言心跳的很快,说道:“这神仙醉不可压制,越是压制,反噬的就越厉害。”

    顾书白缓缓地睁开眼,看向她时,目光温柔又灼热,轻轻嗯了一声,又垂下眼眸。

    他温柔的声音飘进钟言耳朵。让她整个人都酥了……她突然想到当初她给左千山灌了整整一瓶神仙醉,当时他忍了那么久,可见定力之强。一想到左千山,她满脑子浮现的都是与他在床上纠缠的画面,更是一阵燥热难耐。

    她睁开眼,看到左千山正轻轻吻了她的脸庞,轻柔湿热,酥痒的气息喷洒在脸庞。滚烫的热度循着她的唇吻了上来。

    钟言在这一刻彻底失去理智,与他纠缠在一起。

    红幔轻摇,湖心小筑里只有相拥热吻的两个人。

    顾书白的手紧紧环住了钟言。将她靠在栏边,尽情轻吻。看到她氤氲潮湿的双目紧紧闭上,正在贪婪迫切的回应着他。

    呼吸缱绻的空隙,钟言微微睁开双眼。看到对方那温柔的眸子半阖着,含情脉脉。不是顾书白还是谁。。

    钟言猛地将他一把推开。顾书白立马后退几步,一脸错愕。

    “对不起,钟言……我……”

    钟言衣衫微乱,红着双眼,弯下腰扶着膝盖用力喘息着。自己竟把他当成了左千山。这仅仅只是神仙醉刚刚起效。一会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必须赶紧逃出去,趁现在还有一丝理智。

    钟言施术,探查了一遍结界。不禁怒意渐起,是明尘轩!除了他谁还会设下这样的符咒结界。她闭目打坐,用灵力仔细探查着结界破绽。

    忽然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从后边拥住她,钟言惊得睁大了双眼。转过头时,看到左千山正温柔深情的望着她,吻了上来。

章节目录

妖界帝姬被退婚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山和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山和风并收藏妖界帝姬被退婚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