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很快就排进去,是海岛地图。同时还匹配了两个陌生人,不过许莎朗懒得去理会。

    一进到游戏界面,许莎朗操纵着人物找到无头苍蝇似的权至龙:“你感觉怎么样?先熟悉一下操作。”

    权至龙熟悉着按键:“你经常玩游戏,感觉很熟悉?”

    这个问题是权至龙一直想问的,因为许莎朗并不像沉迷游戏的样子。

    “啊!”许莎朗应了声,回忆一下后道:“其实是之前是陪我堂姐和我弟玩,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老找不到人一起?”

    一找不到人就硬拉着她,拒绝根本不管用。关键是等她熟悉游戏之后,就发现那两个人真的很菜。

    许珠炫:我那是丰富你无趣的生活!还说我们菜!

    要说多喜欢玩游戏,许莎朗其实很一般。最近玩上,还是疫情待业实在无聊。不然,这些账号估计要继续生灰。

    “你们很少玩这个游戏吗?”一道还算好听男声响起,是队伍中的二号开麦。因为太过突然,硬是吓了许莎朗一跳。

    听到声音的权至龙不再说话,而许莎朗沉默一会儿后应到:“嗯~”

    “你们也是组排,我和欧巴带你们一起玩好了。”这次说话的是三号,听着声音应该是一个活泼的女生。元气满满的感觉,和许莎朗冷淡形成鲜明对比。

    被女生叫做欧巴的二号附和:“对啊!一会儿跟着我们跳就行。”

    “谢谢!”许莎朗没想和他们一起,道完谢就发了条信息给权至龙。表示他一会儿跟着自己就好,别管其他。

    权至龙无所谓,自然是听许莎朗的。

    很快就倒计时结束,上了飞机。二号标记野区,很快就带着三号女生跳下去。看到许莎朗和权至龙没跳,男生奇怪道:“一号,你不跳吗?”

    许莎朗撇嘴,然后标记离他们比较远的野区:“刚才看信息忘记了。”

    说着就跳下去,但是没想到权至龙跳慢了。人也不是太会的样子,然后许莎朗落地的时候他还在天上飘着。

    “你没跟着我跳?”许莎朗看了眼他的位置,又道:“我过去找你。”

    “走神了没跟上,那我在这边等你。”好不容易操控人物落地,看到附近有屋子的权至龙松口气。得亏在正式玩之前简单看了下攻略,不然权至龙现在的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许莎朗很快找到辆车,背着把AK开着就去找权至龙:“我找到车了,听到脚步声小心些。”

    “我知道了,不过这个游戏也不是很难嘛!”权至龙搜着房子,感觉比LOL来说简单很多。

    三号女生突然道:“四号你声音好像GDxi,GD你知道的吧?我喜欢听GD的歌,算是音乐饭。”

    并不知道自己在本人前面舞,自顾自聊着天。

    许莎朗和权至龙一愣,然后权至龙语气正常的否认:“知道,不过第一次听到人说我像。”

    因为就是本人。

    三号女生似乎打开了话茬,就许莎朗和权至龙都没有接话。好在这个话题并没有持续多久,没一会那边就碰到人打起来没空再说废话。

    也不知道说许莎朗的嘴开过光,还是说乌鸦嘴。许莎朗还没到,权至龙就先碰到其他人了。

    没能躲多久,就被人用□□打死。

    许莎朗:………

    “我看你玩儿。”权至龙正好轻松,一边玩不熟游戏还要和许莎朗说话很困难。

    “嗯,这局很快。”

    说着许莎朗直接转向,去往物资更丰富的地点。这一盘许莎朗很快就死了,除了技术生疏就是不想苟。她性子其实急,不喜欢慢慢熬。

    许莎朗一死,两个人就直接退出。两个人又打了两盘,最好一次打到了前十。这回吸取教训,许莎朗记得点掉匹配队友的选项。权至龙两盘差不多算落地成盒,许莎朗都来不及救。

    再次回到等待界面,权至龙问:“还要打吗?”

    “游戏也没意思,现在有点困我就下了。”许莎朗有些腻了,对游戏的耐心彻底告罄。所以说完后,利落快速地下线。

    刚下没一分钟,权至龙就给许莎朗发信息:【努那,好好休息。】

    他这段时间算是知道些许莎朗的作息,晚上十一点雷打不动的准时睡觉。早睡必然意味着早起,闲赋在家的权至龙硬生生改了作息时间。

    为了配合许莎朗的时间,慢慢地也不怎么熬夜。虽然早睡早起这件事,到现在他依旧很难做到。

    许莎朗盯着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回复。临关电脑之前,许莎朗鬼使神差看了眼邮箱。

    收件箱里,依旧没收到那位欧尼的回信。

    她撇嘴,估计这难得聊得来的欧尼要失联了。

    稍微有些遗憾,不过许莎朗却没多少不开心。本来就是偶然的联系,现在也只是少一个聊得来网友。

    全然没发现,所谓网友就是权至龙。

    当然权至龙也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邮件里根本没说自己身份。以至于许莎朗根本不知道G是他,也就不知道许莎朗邮件和kakaotalk两副面孔的原因。

    当然因为他是男孩子,而且还是现实见过的人。

    许莎朗伸伸懒腰,打着哈欠出了书房。

    一个游戏视频悄悄出现在网页上,标题为遇见声音很像GD的路人。不过并没有大火,所以底下的评论还挺和谐。

    【别说还真像,不过我哥不打游戏。】

    【指不定是真的呢kkkkkkk】

    【是的!一号小姐姐是我,我在和龙哥双排】

    【前面也是想瞎了心!ps一号是我】

    【这种视频没有意思,溜了】

    【四号技术太烂,我不相信是我哥!】

    疫情依旧严重,管控更加严格了些。不过许莎朗往街上一看,除了门店关了不少并没太大的变化。

    医院依旧歇业,许莎朗觉得之前开分院的想法得搁浅。这样不营业,钱包大幅度减少根本没法再开分院。

    怕许莎朗自己闲出个好歹,许母就把人叫回家一起住。不过许莎朗觉得,真实原因是许母无聊了。

    “爷爷说好退休,怎么又去医院了。”许莎朗坐在沙发上,张嘴咬住许母喂过来的苹果块。

    许母说许爷爷想要发挥余热,非要去。

    “还是叫爷爷回家来,那个年纪也不怕出个好歹。”越想越不放心的许莎朗,直接拿起电话给许爷爷拨打。

    不过根本没人接,接连好几个都这样。

    “你爷爷在自己家医院,你爸爸他们哪能让他真的去看病人。”估计去了医院就是坐办公室,然后翻翻文件看看书。

    许莎朗一想也是,但不放心的她给许承寅打电话。不像给许爷爷打的电话,许承寅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那边先是有些闹哄哄的声音,没一会儿许承寅的声音才传来:“努那,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

    “爷爷现在在医院?”许莎朗直入主题,不想浪费时间。

    然后就得到消息,人已经离开医院回家。许承寅说完这些还没完,又开始吐槽许爷爷非要来医院。

    听着许承寅明显停不住的话,许莎朗轻喝:“你给我停!我挂电话了,你自己注意安全。”

    不等许承寅的回复,许莎朗就挂断了。

    她看向许母:“妈,许承寅这是像谁?”

    毕竟无论是许母还是许父,都没有这么多话。别看她自己心里吐槽,可表面上也没有这么多话。

    “可能变异了。”许母又叉了一块苹果,喂到许莎朗嘴边:“苹果好吃又有营养,多吃点。”

    许莎朗想说自己已经长大,不用喂。最后看着许母的眼神,又默默把涌上喉咙的话给咽下去。

    乖乖吃下苹果,含糊地道:“好吃。”

    这就是她不爱回家的原因,三十几岁还被母亲总是追着喂东西。说实话,许莎朗觉得有点羞耻。

    “莎朗,我朋友的儿子一表人才。等过段时间疫情过去,咱们有空见见?”许母像是聊天气一样,聊着许莎朗的相亲大业。

    虽然不喜欢相亲,但是许莎朗觉得见见也无所谓。不过还是有点哭笑不得:“你这是还想给我介绍对象?许珠炫的事儿忘了?你就……啊~,你打我做什么?”

    许莎朗揉着被打的手背,冷白色的肌肤红了一大块。许母这一巴掌打在许莎朗的手臂,力度可想而知。

    “没规矩,每次都不叫珠炫欧尼。”许母白了一眼许莎朗,果盘放到茶几上:“你不会学珠炫的,你是我孩子我能不知道?”

    “那我可能叛逆期来晚了呢!”许莎朗嘴硬,只因为许母那笃定的神态叫她心里不舒服。

    许母说她的叛逆,早在高考填报志愿时挥霍光了。

    “就算我不那么做,你们就随便安排我吗?”许莎朗不太高兴。的确她最叛逆的行为也就是填了口腔医学,而不是听家里话填临床医学。

    不过因为还是医生,教训几句便没再说什么。

    这失败的体验,让许莎朗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可想到许珠炫高考直接填法学,家里那架势她也不敢太过。

    诺大的许家,也就出了许珠炫一个而已。

    当然,许家也就出一个许大伯而已。

    所以这是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还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许莎朗陷入思考。

    看着陷入思考的许莎朗,许母摸摸她的头:“不高兴了?”

    回神的许莎朗先点头,然后又摇头。

    许母觉得好笑,三十六岁的女儿在自己面前偶尔还是有些娇憨:“那你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其实我喜欢当医生,但是我就是觉得我的人生太按部就班了。”所以高考才直接填报口腔医学,不过没什么用就是了。

    她耸耸肩:“现在也挺好的,而且还不像许承寅那么累。”

    许母无奈:“你呀…”

    “我上去忙点事情,你吃饭再叫我!”许莎朗可不想再承受许母过于沉重的爱,那实在是叫她顶不住。

章节目录

(娱乐圈)我又初恋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麦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麦酱并收藏(娱乐圈)我又初恋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