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的,挤车是一门技术。

    只要你想坐,这辆车怎么都能坐上去,当然体验感不是那么好就是了。

    雨川式子坐在副驾驶抱着安,后面四个大男人战术黑脸的挤在一起。

    “jojo……说真的,就不能再过去一点吗?”

    “真是够了,老头子,别挤我!”

    “我才没有在挤你!真是的,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为什么要长这么壮啊!”

    “乔斯达先生……你说话就不要再比划手势了,差点打到我……已经够挤了。”

    万幸安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并不重,坐在雨川式子腿上也没有太大的负担。雨川式子眼神不断的往后瞥,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嘛,真是的!”安哼唧唧的撅起嘴巴。

    她说起自己离家出走的理由。

    “其实我还挺羡慕式子姐姐的呢!”安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雨川式子:“拥有奇特的超能力,还有这么刺激难忘的旅行——真是太厉害了!”

    雨川式子只是笑笑。她并没有嘲笑的意思,只是由衷的觉得她还是个孩子。

    “安……其实我一直认为,得到一件东西就要失去另一件东西。”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眼睛看着窗外的风景,“你觉得拥有了这个超能力,我失去了什么?”

    “诶……”安露出茫然疑惑的表情。“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雨川式子竖起一根手指很认真的看着她,“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没有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凡事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无论划不划算。”

    花京院典明是天生的替身使者,但是这造成了他内心的孤独。这种孤独并非他人排挤,而是花京院典明发自内心的认为其他人和自己不同,心里存在芥蒂,无法和他人心意相通。

    阿布德尔她不了解,而空条承太郎和乔瑟夫的替身觉醒源自于血脉,这份血脉驱使他们踏上这场九死一生的旅程,即使贺莉不觉醒替身,血脉的因缘也会使迪奥不断的派出替身使者来暗杀他们。

    至于雨川式子……

    世界上哪有平白无故就可以带着外挂穿越的好事,不可能的。

    把不可能变为可能,就要付出代价。

    安似乎还想说点什么,身后突然就传来了汽车鸣笛声。雨川式子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谈论,心想这车来得还挺是时候,一行人除了开车了波鲁那雷夫都不约而同的回头看了过去。

    “刚才超的那辆车好像在赶时间。”

    “先让它过去吧。”

    “嗯。”

    波鲁那雷夫把车窗调下,打了个让他先走的手势。那辆红色的小轿车从夹缝中超过后开到了四驱车的前面,速度确又突然降了下来,灰尘又扬进了车里。

    “咳咳……搞什么啊,都让它过了怎么还慢吞吞的!”

    而且这辆车的位置还正好挡在了路中间,让波鲁那雷夫左右也不能再一次超过去。

    雨川式子说道:“我怎么感觉它是故意的……”

    “应该是刚才波鲁那雷夫胡来,得罪他了吧。”花京院典明无奈地表示赞同。

    空条承太郎微微往前探了探身子,冷静的问道:“看见司机的样子了吗?”

    “没,窗户满是灰尘,看不见。”

    “你也没看见啊。”

    雨川式子看着空条承太郎若有所思的表情也暗自提防了起来。

    那辆小轿车的窗户却突然降了下来,伸出来一条满是肌肉的手臂。他也打了个往前的手势,波鲁那雷夫嗤笑一声:“他让我们先走!看来是意识到自己的车又多破了,打一开始就该乖乖跟在我后面,这傻帽!”

    嘶……难不成是多心了吗?

    波鲁那雷夫猛踩油门超车,谁知道前面拐弯处突然迎面行驶过来一辆大卡车!

    “什么!”

    对面的卡车显然也意识到了不妙,鸣笛拉得刺耳,然而这么近的距离谁都来不及刹车。

    糟糕,安没有系安全带!

    小姑娘的尖叫有些刺耳,雨川式子还是下意识的捞住了她,两条胳膊死死的扣在一起防止她被甩出去。

    “白金之星!”

    白金之星卸掉了大部分的冲击力,饶是如此整辆越野车还是在空中一个大翻转才落到地上。波鲁那雷夫叹了口气说着幸好,而雨川式子只觉得自己的两条胳膊好像有点脱臼了。

    “好痛……”

    “……式子姐姐!”

    安虽然被吓得不轻,但还是及时反应了过来,担忧着雨川式子的情况。因为双手疼痛无力,雨川式子的眼睛漫上了些许生理盐水,看上去有些雾蒙蒙的。她求救似的看向了离自己最近的波鲁那雷夫。

    救命!她可不会正骨啊!

    “果然超载乘车还是太危险了吗。”

    阿布德尔似乎会正骨,他和波鲁那雷夫交换了个位置,顺便让波鲁那雷夫下车去查看一下那辆卡车司机有没有生命危险。万幸那辆卡车的安全气囊很好的看了出来,就是可怜司机直接被撞晕了过去,翻着白眼呈现出一种已然超度的表情。

    空条承太郎看上去非常不爽,就着那辆车到底是不是敌人展开了讨论。

    “肯定是敌人!我们差点没命了!”

    “但是目前为止没发现他使出替身攻击啊。”

    看起来似乎只是个巧合,但是发生这么大的事故那辆小轿车飞速开车也挺值得怀疑的,不过一时间也讨论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雨川式子揉着还有些酸疼的肩膀沉默了半晌才开口说到:“那个啊,之前我们不是有遇到过替身是货船的敌人吗?会不会也有替身是车子的敌人啊?”

    花京院典明立刻就懂了她的意思:“你是说……?”

    “我也是突然想到的,就是莫名的感觉有些熟悉。”雨川式子接着甩了甩手,叹了口气:“我也就是随口一提,不要太当真。”

    “有这种可能性,还是小心一点吧。”阿布德尔点点头,点燃了发动机。

    “要是他再耍花招,不管是谁先揍一顿!”无论是不是敌人,乔瑟夫都被对方这一手气的不行,波鲁那雷夫也应和着,艰难的挤上了后座。

    “那辆卡车怎么办?”花京院典明指了指瘫在路边的卡车:“挨了「白金之星」一拳,已经不成样子了。”

    空条承太郎压低了帽子把表情藏在阴影里,轻飘飘地开口:“当做不知道就好,别管了。”

    阿布德尔当机立断,脚踩油门飞速开溜。

    安有些愕然,她盯着一脸事不关己毫不心虚的空条承太郎看了一会,突然手捧着脸露出了花痴的表情。

    雨川式子听见她小声嘀咕道:“受不了,帅炸了!”

    好眼力!有前途!

    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好一会儿才发现雨川式子在盯着她看。她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一点失态,脸瞬间就红了起来,谁知道雨川式子偷偷冲她露出个大拇指。

    她听见雨川式子激动地小声对她说:“只要你吹无敌的空条承太郎,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好姐妹!”

    安愣神了一秒。

    “哦……哦哦哦哦哦!”

章节目录

[jojo]阴阳师的奇妙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醉生梦死的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生梦死的魇并收藏[jojo]阴阳师的奇妙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