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殿

    小鬼火幽幽飘进来,停在一个小文案上。

    吕小渔弯下身来,急忙问道:“怎样?打听到什么了?”

    小鬼火在思考着,两撮火苗不停的摇晃摇晃:“我听说昨日叶灵在鬼门关交易,用一千年灵力换人类阳寿,他灵力受损被知夏姐姐打成重伤呢,可惜后来让他给逃了,这件事整个地府都知道。”小鬼火感觉很是可惜的,若是知夏姐姐抓到叶灵便是大功一件了。

    吕小渔听得有些揪心,一方面心里也过意不去,毕竟叶灵是因为她的话才跑到鬼门关的,还费了一千年灵力。

    小鬼火奇怪问道:“小渔姐姐,你打听这个干什么呀?”

    吕小渔尴尬一笑:“没什么,就闲着无聊问问。”

    小鬼火也没有多想,它露出可惜的表情:“小渔姐姐,我今天要去城修殿值班,不能陪你一起玩了。”

    “那你快去吧,我也出去买点磷粉,等你回来给你吃。”吕小渔笑着道。

    “好耶。”小鬼火高兴地跳起来,飘在空中朝吕小渔挥挥手,便飘走了。

    吕小渔本来也是闲着无事,随便收拾一下,穿上便服出门去买磷粉,远远的看到鬼兵正在护送鬼宫里的婴儿路过,有个婴儿见到吕小渔,开心地爬过来蹭着吕小渔的脚,扬起纯真的笑容‘咯咯’笑着。

    吕小渔弯身抱起婴儿,婴儿还不会说话,只伸手摸着吕小渔的脸,吕小渔问道:

    “要带他们去哪里?”

    鬼兵见到吕小渔是往生殿的人,态度颇为恭敬:“阎王下令先送他们去投胎,他们这辈子死于非命,下辈子选了好人家。”

    婴儿们都笑得很开心,吕小渔摸摸婴儿的脸蛋:“我陪你们一道罢,也算送他们最后一程。”

    鬼兵们作了请的手势,又有几个婴儿跳上吕小渔的怀里,一路追着吕小渔嬉闹。

    吕小渔把婴儿们送到孟婆桥,这里有位孟婆在煮汤,喝了孟婆的汤,走过孟婆桥,那边有一扇门,进入了那扇门,这一世便过了。

    吕小渔走过去主动向孟婆打招呼:“孟婆婆,好久不见。”

    以前吕小渔还是一只小鬼的时候经常去到孟婆档口,一坐能坐一天,陪孟婆说说话,除了每日修行积分,每天待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孟婆的档口,从她去到往生殿之后一只忙着抓厉鬼,已经很少去找孟婆了。

    孟婆看到来的人是吕小渔,高兴地眯着眼睛笑,像是亲娘看到了归家的女儿一样亲切,看到吕小渔身上缠着的婴儿更加疑惑问道:

    “小渔啊,你怎么来啦,这是?”

    吕小渔道:“哦,之前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来送送他们。”

    孟婆婆勺了一碗汤给婴儿们喝:“听说你晋升到往生殿了?”

    吕小渔挠挠头:“是啊,对不起啊婆婆,最近太忙了也没来看您。”

    “这有啥对不起的,我就知道以你的能力一定没问题的。”孟婆并不责怪吕小渔,反而是很高兴吕小渔来看她。

    吕小渔有点小骄傲,自然而然走到孟婆身边,熟练地拿起碗盛汤喂给婴儿们喝:

    “是啊,我还是晋升第一名进去的。”

    孟婆十分欣慰,八卦的眼睛笑得弯弯的:“那你见到大殿下了吧?”

    提起苏辰,吕小渔犹如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一样害羞,她挠挠头:“见到了。”

    孟婆一眼就看穿了:“那看来进展不错哦。”

    “婆婆您别嘲笑我了。”吕小渔有些不好意思。

    孟婆勺了一碗汤分给排队的人类,像是教导着离家的女儿一样,说道:“大殿下若是欺负你,尽管来找老婆子,别看老婆子每天在这里摆摊,老婆子在阎王面前还是有几分面子的。”

    “婆婆,谢谢你。”吕小渔很受感动,她也很喜欢孟婆婆,把孟婆婆当做亲婆婆一样对待。

    “你过得好啊,婆婆心里就知足了。”孟婆拍拍吕小渔的手背。

    两人说话间,婴儿们也都喝完了汤,喝完汤后的婴儿已经不认识吕小渔了,跟着鬼兵们走过孟婆桥,相互打闹着,直到进入了那扇门。

    吕小渔站在原地看着,忽然有些感慨,也有些不舍,方才还缠在她脚边的婴儿,视她如陌生人一样,这种感觉落差太大了。

    “婆婆,他们还那么小,你说那些人怎么下得去手啊?”

    如果不是那些恶人,婴儿们也不会死于非命,他们也不会这么早就要去投胎。

    孟婆拍拍吕小渔肩膀:“天道都是公平的,他们这辈子过得苦,下辈子会有更好的人生的,你应该为他们感到开心。”

    “至于那些恶人,他们也会付出自己的代价,你别人阎王老是喜欢玩游戏,他要是发起狠来呀,天帝都要给他几分薄面。”

    吕小渔也听说过,在地府能用积分修炼成仙便是阎王向天帝争取而来的,天界也需要得力的人才。

    “你看那里。”孟婆指着喝了汤过孟婆桥的一位男子和一位女子,他们中间牵着一位小女孩,他们懵懵懂懂地跟着鬼兵走,

    “那是一家人,父亲嗜酒烂赌,输光了钱,还拿房子去抵押,欠了一屁股债,最后一家人流落街头,跳河死的。”

    “可是他们下辈子还是会相遇的,父亲过得穷困潦倒,捡垃圾为生,母亲下辈子是个小白领,过着普通的人生,女儿呢会出生在富贵人家,有着她的新爸爸新妈妈疼爱。”

    “所以呀,做人做事要无愧于心,天道都在看着呢。”

    “婆婆,我上辈子如果是恶人怎么办?”吕小渔忽然感到很害怕,像叶灵这种恶人与她相识,她内心始终不安。

    孟婆没好气白了吕小渔一眼:“你真当阎王每天吃屎的呀,你要是恶人,在进入鬼门关的时候就把你关起来了,哪里还能让你晋升到往生殿。”

    正在打游戏的阎王打了几个喷嚏:“谁在骂本官!”

    “哎呦阎王,你不要老是挂机!”黑无常生气道,

    ····

    吕小渔想也觉得有理,郑重点点头。

    孟婆一拍脑袋,着急道:“小渔呀,老婆子有点东西忘在家里了,你能不能先帮我看着,我回去一趟马上回来。”

    “嗯,好。”吕小渔闲着也无事,现在排队投胎的人也不多,吕小渔一个人也能搞定。

    孟婆步履匆忙走了。

    有一位鬼兵看到孟婆走了,便走到吕小渔身边来,问道:“姑娘,需要我帮忙吗?”

    吕小渔淡淡看一眼:“不用了谢谢。”

    鬼兵没有走开,走得离小渔更近,他弯身下来,轻柔地说道:“姑娘要不你帮帮我吧,我眼睛里进沙子了,要不你帮我吹一下?”

    这是□□的调戏啊。

    吕小渔转头看着鬼兵,鬼兵也笑着看她,凑近了看吕小渔终于意识到不妥,瞪着眼睛:

    “叶灵!”

    吕小渔下意识捂住了嘴,转头看巡逻的鬼兵并没有察觉,她把叶灵拉到档口后面,压低了声音怒道:

    “你怎么在这?”

    叶灵说得理所当然:“我过来接你呀,你说只要我把那老东西救活,你就会乖乖跟我走的。”

    吕小渔脱口而出:“不行。”

    叶灵不解:“为什么?”

    “额···因为···”吕小渔努力想着借口搪塞:“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改天。”

    叶灵挑眉,微微一笑:“什么时候?”

    “等我想好了告诉你。”吕小渔做贼心虚看着周围,生怕别的鬼看到她和叶灵一起,到时候就算她跳入忘川河都洗不清了。

    叶灵负手身后,态度非常随意:“那我在地府陪你。”

    “不行!”吕小渔急了。

    叶灵皱起眉头:“为什么?”

    吕小渔犹豫着开口:“你···你不是受伤了吗?知夏姐在追查你,你留在地府很危险的。”她也不是没有心的鬼,毕竟是她才害得叶灵折损灵力的,若是叶灵因此被抓,她良心过意不去。

    叶灵弯唇一笑,似乎很是开心:“天女,你在担心我吗?”

    吕小渔像是闹着别扭的小孩子:“我没有。”

    “我知道了,我会等到你愿意的时候。”叶灵一耸肩,心情似乎不错。

    叶灵答应得这么爽快,让吕小渔觉得他肯定是在耍什么阴谋,不免多了几分警戒: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说过了我不会再逼你。”

    吕小渔犹豫开口:“我的前世,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是赐给我生命的天女,后来我们走散了,你遇上苏辰,被苏辰绑架,那时候我想救你的,可是我打不过苏辰,眼睁睁看着你被苏辰杀死的,你是我最珍贵的人。”叶灵牵着吕小渔的手。

    吕小渔不想听了,急忙抽出手,退了一步:“我不信。”

    “我可以带你去看,那里有我们的回忆。”

    叶灵说得跟真的一样,吕小渔也有些动摇,可如果她的前世如果真的被苏辰所杀,她初入地府的时候苏辰怎么可能认不出?

    吕小渔皱着眉,捂住耳朵,她不相信苏辰会是杀害她的凶手。

    叶灵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回头一看,转身跑了,只留下一句话。

    “我会再来的,等我。”

    叶灵走了没多久,知夏追过来,看到吕小渔在这惊讶道:“小渔,你怎么在这?”

    吕小渔心虚地说道:“我帮孟婆婆看档口。”

    知夏不疑有他,问道“你有看到叶灵吗?”

    “我看到他往那边走了。”吕小渔下意识指了相反的方向,回过神时,已经收不回来了。

    知夏顺着吕小渔指的方向去追。

    而这一切,被赵沐沐看在眼里。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