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会是坏人,别想这么多。”苏辰轻轻拭去吕小渔眼角的泪痕。

    吕小渔真的很害怕,她不知道叶灵是做了什么交易才换得老婆婆重生,最让她感到害怕的是若她与叶灵石旧识,那么以后她和苏辰会怎样?

    吕小渔抱着苏辰不肯松开。

    “咳咳。”越彬在门口轻咳一声。

    “你们就不能克制些,我还在呢。”越彬听到动静出来看看,好家伙天天看到这两人腻歪一起。

    老人家站起来,她不知道她自己为啥躺在地上,神情略是尴尬:“瞧我这老婆子怎么睡到这儿来了,各位客官饿不饿?老婆子去给你们煮碗面吃。”

    “不用了老婆婆,您先去休息吧。”越彬礼貌地把老人家送下去,老人家一边走还一边想自己分明是在楼梯口晕倒了,怎会在房内醒来?

    有一穿着红衣的女子走进酒馆,放下一锭银子,冷着脸道:“店家,住宿。”

    老人家领了钱给知夏找零,递上房间牌子,知夏看到老人家的面容时,伸手掐住了老人家的脖子,怒道:

    “说,叶灵在哪?”

    老人家吓了一跳,被掐着喉咙喘不过气,颤颤巍巍地道:“姑、姑娘,你在做什么呀?”

    “别给我装疯卖傻,你跟叶灵是一伙的,你最好乖乖告诉我叶灵的下落。”知夏加重了手上的力度,直接将老人家拎了起来。

    “你若再不说,我便将你打回原形。”

    越彬下楼看到这一幕,急忙叫道:“知夏!快住手!快住手!”越彬跑下来把知夏拉开,老人家得了空隙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你搞错了,她是人类!”越彬皱着眉有训斥知夏,弯身扶起老人家,担心地问道:

    “老婆婆,您没事吧?”

    老人家似乎很害怕知夏,退了一步点点头:“我,我没事···”

    “她是我朋友,性格比较暴躁,方才应该是认错人了,才会对您动手,您别见外。”越彬说话的时候始终保持礼貌的微笑。

    “没、没、没事。”老人家受惊不少,慢慢退到门边,打开门迈着小碎步赶紧跑了,她活了半辈子从未见过如此粗暴的女子,一上来就掐脖子,可把她胆儿都吓破了。

    知夏要上前去追,越彬把知夏拉住:“别追了,她真的是人类。”

    知夏冷着脸:“不可能,我亲眼看见她在鬼门关的,叶灵用一千年灵力换她的寿命,她一定跟叶灵有关系!”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是她真的是普通的人类。”越彬展开一本书,书上写着老人家的生辰八字。

    知夏生气握着手。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你说的鬼门关又是怎么回事?”

    “我在鬼门关看到叶灵做交易,他用一千年灵力去换人类的阳寿,一路随着叶灵来到这个世界。”这段日子知夏都在找叶灵的下落,这次跟着叶灵的踪迹来到这里就消失了,知夏见天色已晚便找个地方投宿。

    “叶灵那家伙居然会救人?”越彬挑眉,叶灵千百年来作恶多端,死在他手下的人命不计其数,听到他救人倒是第一次。

    “那位老妇人,一定与叶灵有关系。”知夏肯定道,能让叶灵冒这么大的风险,说明此人与叶灵关系非比寻常

    “那倒不一定,不过叶灵此举确实反常,应该跟楼上两位有关系。”越彬努了努嘴。

    苏辰和吕小渔走下来。

    “大殿下,小渔,你们怎会在此?”知夏很是惊讶。

    “知夏姐。”小渔走到知夏身边,她来到此处完全是私下缠着越彬来的,被知夏这么一问倒是觉得做错事一般,说道:

    “我们是来调查古曼童的事件的,因为时间紧急没有和您说,对不起啊知夏姐。”

    “古曼童?”知夏不解。

    吕小渔简单把所知的和知夏说了一遍,包括叶灵是幕后主使者的事情也一并说了,知夏听罢后,生气地紧握着手。

    “若是让我捉到叶灵,我非扒了他的皮陪葬。”

    吕小渔看着知夏阴着脸的样子,不禁退了一步,她不知道知夏为何对叶灵这么大敌意。

    越彬拍拍吕小渔的肩膀:“理解一下,以前叶灵那家伙得罪过知夏,你知道你知夏有仇必报,以后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你知夏姐。”

    吕小渔郑重点点头。

    “既然苏辰在这里,想必叶辰不会再回,不如我们先回地府吧。”越彬提议说道,这里睡得不如地府睡得舒服。

    知夏还有所留恋,她都已经追到这里了,又要无功而返?

    “还有一事。”苏辰开口说道。

    三人齐齐看向苏辰。

    深夜。

    辉煌的宫殿依旧是烛火通明,巡逻的侍卫在来回走动,大朱红门有侍卫守门,殿内也有宫女在随身侍候,大纱帐幔内有一位穿着锦衣入睡的男子。

    忽然一阵风吹来,殿内的烛火倏然熄灭,窗户大开,只留下一地照射进来的月光,和随风鼓动的纱幔。

    宫女们都乱做一团,纷纷尖叫起来,侍卫们立即提着佩剑冲进来。

    烛火被点亮。

    “陛下不见了!”不知道有谁惊恐大喊了一声,吓得晕过去了。

    “来人啊!”

    “陛下不见了!”

    “陛下不见了!!”

    宫内灯火通明,侍卫们有条有序把宫殿围得水泄不通。

    而那道影子落在阴暗的城门,只有几把火幽幽照亮着,守城门的士兵被打晕倒在地上。

    越彬把掳来的男子丢在地上,他十分嫌弃地拍着自己身上的灰尘,不满说道:

    “苏辰,我好歹是二殿下,你干嘛老是让我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所以越彬才不想和苏辰一起出任务。

    苏辰,吕小渔,知夏已经在城门等候。

    被抓来的男子怒然喝一声:“大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乃是丘陵国的皇帝,你胆敢对我这般放肆,我要砍你的脑袋!!诛你九族!!”

    越彬略是嫌弃说:“我都潜入宫了,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了,你问的不是废话吗?人类都喜欢问这么白痴的问题吗?”

    “我命令你,立即将朕送回去!”皇帝不知眼前都是什么人,可周围没有士兵,情况对于他不利。

    吕小渔看着皇帝的样貌,皇帝长得长长胡须,看起来年纪已经四五十了,此时散着一头长发,龙体十分不体统。

    “就是你!镜子里的人就是你!”

    小鬼火一下子从手链里串出来,和皇帝眼对眼,兴奋大叫:“对,就是他!”

    皇帝吓得退了几步,背靠在城垛上,底下城门很高,在夜晚看得更是恐怖,若是摔下去,没准命儿就没了。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越彬抱着胸:“这么跟你说吧,你的国师已经跑了,你和国师所做的勾当我们都知道了。”

    皇帝面色如纸,握着拳头:“你想怎样?”

    “让你看看你的百姓。”苏辰说着,拂袖在皇帝眼睛施了法。

    皇帝瞬间就想被丢进另一个时间。

    灿烂的艳阳一下子让皇帝睁不开眼睛,大军的吆喝声骑着马气势如虹向着城门杀来,皇帝吓破胆,摔倒在地,可是站在城门上的士兵毫不退缩,将领振奋人心的声音大声喊着:

    “给我杀!!”

    “杀!!”

    士兵们架起大炮开炮,士兵们搬运着石头往城门下仍,士兵们气势大涨,纵使被射来的箭射中也咬牙坚持着。

    “杀!!!”

    硝烟弥漫着,士兵们都杀红了眼,他们靠着惊人的信念,拼进最后一口气,他们要守护他们的国家。

    皇帝看到这一幕,心底非常震惊,可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眼前的景象忽然变暗。

    黑暗中有几把柴火燃烧着,不时发出‘啪啪’燃烧的声音,有个身穿布衣的男人捧着一块写满经文的包裹,他把包裹放在柴火里烧,里面发出婴儿的哭声。

    如此残忍的一幕,当皇帝站在旁观者的时候才恍然初醒,他跑上前阻止:

    “不,不要!”

    皇帝脚步落空,回过神时他已经置身城垛之下。

    越彬把皇帝拉上来,冷笑:“你居然还有良心。”

    皇帝神色惶恐,看着自己的双手,这双沾满鲜血的双手,可是他明明是想要保护他的百姓才会听信谣言去炼制古曼童,到头来是他亲手把他的百姓杀死。

    苏辰说道:“古曼童是假的,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灵婴的传说,能保护国家的,只有你的百姓,而不是靠一个不存在的传说。”

    皇帝跪了下来,心痛捂着胸口。

    “回去吧,善待你的百姓。”

    听到苏辰的话,皇帝犹如失了魂,双目无神地走下城门。

    吕小渔有些气不过:“这么多人因他而死,就这样放过他了?”那些冤死的婴儿,他们死得那么惨,可是始作俑者为什么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他的罪会在他死后收取,我们不能干涉人类的寿命。”知夏拍拍吕小渔的肩膀安慰道。

    “走吧。”苏辰转身消失在城门。

    越彬也跟着轻身一跃,知夏拉着吕小渔的手,吕小渔回过头恋恋不舍看着,她总觉得有人在看着她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