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彬拉住苏辰:“别这么冲动嘛,你杀了他也无用啊。”

    地府的人不能介入人类的生死,否则会受到处罚的,吕小渔也怕会受到处罚,急忙拉住苏辰:

    “苏辰。”

    吕小渔手上的伤口血淋淋的,看着触目惊心。

    苏辰冷着一张脸皱着眉,运动替吕小渔治疗。

    越彬捡起掉在地上的木藤,饶有兴趣看了一下,问道:“这东西是谁给你的?”

    男人知道木藤能伤这些人,背后有得力的靠山,便不把越彬放在眼里,冷哼一声说道:

    “你劝你们还是赶紧走,要是我师傅来了,你们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真可笑,你们人类怎么可能会有地府的‘悔之树’的藤条?”越彬用了一把火把木藤烧了。

    ‘悔之树’只有洗殿才会有,在洗去人类悔恨的时候,‘悔之树’会把人类心底的怨恨都一并吸收,长期依靠怨恨生存,被这种树藤条鞭打的鬼会魂飞魄散。

    越彬笑着威胁道:“说吧,不然那位真的会杀了你。”

    “休想吓我,你们若是让我师傅知道,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男人捂着胸口艰难站起来,凶狠的咬牙切齿。

    越彬看到他露出邪恶的表情一点都不觉得害怕,他笑得很开心,“你师傅是谁?也让我们见见?”

    苏辰松开吕小渔的手,回眸冷冷看着男人说道:“回去转告你师傅,我们在这里等着他。”

    男人警惕地看着几人,他慢慢移动着脚步,走到门边打开门怒道:“给我杀了他们!”男人退出房间,便有一群士兵涌进来,瞬间便将苏辰他们包围。

    士兵们拔出配件,对准了苏辰一行人,在这个狭小的房间,就算插翅也难飞。

    男人呸了一口血出来,凶狠的神情和他的面容看起来甚是恐怖:“就你们也配找我师傅。”

    “给我杀了他们!”

    可是男人却不知道,眼前的几人根本不是人,在士兵大喊着看上去的时候,房内的三人忽然凭空消失了一般,男人身后挨了一掌,结结实实打到墙上,男人又吐了一口血,他浑身都像裂开一般,剧痛难忍。

    士兵们见到大人被打,又举着剑冲上去,可是苏辰一拂袖,便有一股无形的气把士兵击倒在地,士兵们痛得鬼哭狼嚎,满地打滚。

    打斗的声响引来了更多士兵,狭小的小道里不断有士兵冲上来,却被隔绝在吕小渔编织的鬼网外面,士兵们冲不进来,敲打着一道不存在的墙,在里面的人看到这一幕都吓坏了,也不知道眼前的几人是什么东西,居然有此神力。

    越彬蹲下来嫌弃地用手抬起男人的下巴,指尖一弹,就把一颗丸子弹进去男人的嘴里,男人被迫咽下那个丸子,他惊恐地捂住喉咙,想要吐出来。

    越彬看到男人惊慌失措的样子,对此很是满意,说道:“这个毒药三个小时内可以解开,但是一旦过了三个时辰,就算你师傅也救不了你。”

    男人紧紧握着手:“卑鄙小人。”

    越彬对这个称呼也很满意:“嗯~~趁着现在你好好享受剩下来的时间。”

    “走吧。”

    苏辰牵着吕小渔的手转身走开,被隔在外的士兵们不明原因地后退,等到苏辰那行人消失的时候,他们才冲破那道墙,士兵们冲上前扶起男人,被男人甩开,男人生气怒道:

    “废物!还不快追!”

    吕小渔来到刚才关押她的地牢,里面关着许多怀孕的女子,她们但凡是听到一丝声响就吓得缩在一团,她们看到吕小渔安然无恙地走回来,她肚子已经平扁,应该是已经生出来,身边还带着两位男子。

    女子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吕小渔是第一个从那个房间活着出来的人,女子们犹如见到了救星,急忙冲上前,着急地说道:

    “救我!救我!”

    “不不不!先救我!”

    女子们朝着吕小渔伸出手,哭得撕心裂肺,有人在哭,有人已经奄奄一息求救,牢房内一下子骚动起来。

    越彬看到这般残忍一幕,不禁皱起眉头。

    守门那位长得黑炭的士兵认出吕小渔就是被带走的女子,可是士兵也不知道吕小渔为什么会折返回来,士兵凶狠地站起来,怒骂道:

    “你们是什么人?是怎么进来的?!”

    黑炭士兵正欲上前,苏辰朝着士兵伸出手,掌心凭空变出一把剑,正好架在士兵脖子上,士兵停住脚步,举起双手说道:

    “英雄饶命啊~”

    “把她们放了。”苏辰淡淡开口。

    黑炭士兵跪在地上:“英雄你放过我吧,我要是把她们放了,我一定必死无疑的!”

    吕小渔已经不管黑炭士兵放不放人,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解开锁,门很快被打开了女子们都一窝蜂冲出来,出来之后又不知道该去哪里,便都纷纷跪下求吕小渔说道:

    “姑娘,求你救救我们吧。”

    “你们快回去吧。”吕小渔说道。

    “我们跑出去肯定会被抓住的,姑娘你好人做到底,送我回去吧。”一位长得胖胖的女子说道。

    她的话大家都颇为认同,她们都是被抓过来的,根本不知道回去的路,就算跑出去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啊,吕小渔既然能从那个房间出来,一定是有过人的本领,她们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吕小渔了。

    “是啊,我要是被抓住就死定了,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对啊,你送我们出去吧。”

    越彬看着不免有些好笑:“救你们出去还要管送到家啊呀?你们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女子们面面相觑,纵使她们的面容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心底还是欺软怕硬的家伙,她们害怕那些虐待她们的人,可是面对来救她们的吕小渔却提出如此要求,牢房里这么多女子,每个人都想缠在吕小渔身边,只有待在吕小渔身边生命才能安全。

    胖女人哭着说道:“外面肯定有很多人,他们一定会杀了我们的。”

    “对啊对啊!”

    “他们好可怕的,他们一定会找到我的!”有位女子神智已经被折磨得疯疯癫癫。

    这段日子她见过无数次逃跑女人的下场,她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啊。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一位女子站起来说话。

    那位女子正是之前帮助吕小渔的女子,她实在看不过这群虚伪的女人,怒然道:

    “你们要是不走,那就留在这里等死!”

    女子勇敢跑出去,剩下的人犹豫着,说什么也不能继续留下等死了,她们一个接着一个地跑出去。

    吕小渔也有些担心,跟上去,回头说道:“我先送她们到安全的地方再回来。”

    越彬叹气:“唉,女人就是这样,麻烦。”

    再说男人那边,男人害怕自己真的被喂了毒,当下第一反应当然是快马加鞭赶回宫找他的师傅,请求师傅治疗了。

    越彬和苏辰尾随着男人一路进入宫中,男人赶路赶得太急,从马上下来的时候还摔了一跤,男人也顾不得体面,爬着跑进去一座宏伟的琉璃宫殿,牌子上几个朱红大字写着‘夙星府’。

    许是深夜,宫殿里空寂无人,男人一路跌跌撞撞跑进来,顾不上体统颜面,碰到巡逻的士兵,便拂袖让士兵下去,男人终于推开一扇大门,走近大殿。

    殿中坐着一位穿着黑衣的男子,他低着头,精美的轮廓淡淡的帘下眼眸,他撑着一只手靠着浅浅入眠,男人进来的声响吵醒了男子,男子微微睁开眼睛,一双黑子的眸子越发凌厉。

    男人扑通跪在地上,颤颤惊惊磕了头:“师傅!师傅你救救我!”

    男子皱眉,眸中不悦。

    男人慌慌张张地说道:“有个人给我吃了毒药,若是三个时辰没有解毒我就要死了,师傅,你救救我。”

    男子淡淡看着窗外,外面只有一阵微风,吹开了窗棂的白纱。

    男人爬着靠近男子,他很害怕他的师傅,没有人知道师傅有多可怕,他丑陋的脸就是被师傅随手毁的。

    “师傅,你救救我,我不想死。”

    男子一把拽住男人的衣领,黑色的眸子骤然变得血红,男人的身体一瞬间化成了灰,留下一颗精华被男子吸入体内,男子的眸子变得清冷,淡淡的,好像刚才的事从未发生过。

    他优雅地枕着手浅浅入眠。

    苏辰和越彬走入殿中。

    苏辰勾唇一笑:“好久不见啊,叶灵。”

    榻上男子(叶灵)微微睁开双眼,看到来人似乎并不意外,反而是嫌弃道:“我这个徒儿真是不听话,给我惹来了麻烦的人。”

    “一千年不见,你还是这么残暴。”苏辰负手身后,慢慢地走近叶灵。

    叶灵坐直了身子,翘起二郎腿,问道:“怎么不见我的小玲珑?她没有跟着来吗?”

    越彬看到叶灵很生气,看到叶灵如此纨绔的样子更是气得冒烟,怒道:“什么叫你的小玲珑!?你杀了她你还好意思叫她名字吗?”

    “不不不。”叶灵摇摇头,娇气的兰花指指着苏辰说道:“小玲珑是他杀的。”

    苏辰站着不说话。

    越彬说道:“你这个骗子,休在这里胡言乱语。”

    叶灵站起身来,慵懒伸了个懒腰,笑道:“我是骗子,至少我从来不掩饰,可不像苏辰这般,既然杀了她,还厚着脸皮一直待在她身边。”

    “虽然过了一千年模样是有些改变,不过我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还是这么漂亮。”叶灵邪魅一笑,似乎是在回想往事一样。

    苏辰拂袖,变出一把剑,剑又变出许多把剑,凌厉地朝着叶灵飞去。

    叶灵反应也很快,轻身一闪躲过攻击。

    “一千年了,你还是这么暴力。”

    就在这时,吕小渔也赶来了,跑着进入殿中,已经看到他们打起来了似的,那个站在殿中的男人,正是她那日在地府小道所见的男子。

    “苏辰。”

    吕小渔的话让苏辰分心了,那些剑瞬间击碎了床榻和文案。

    叶灵看到吕小渔,满足地笑了。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