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越彬肯定道。

    在场的人惊呼,纷纷转头看向吕小渔,在他们的眼里,吕小渔早就变成了勾三搭四的荡.妇。

    “是吗?”苏辰朝着吕小渔勾唇一笑,颇有威胁感。

    吕小渔脸色红红的,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越彬拂袖哀怨道:“我其实早就知道你们的关系了,这是我的命,我可以接受的。”

    “太过分了吧!”有人开口指责。

    “对啊,怎么可以做违背人伦的事情。”有人附和。

    众人指着吕小渔和苏辰骂。

    吕小渔眼珠子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忽然捂着眼睛拭泪,委屈道:“各位!”

    吕小渔走向苏辰,可怜兮兮牵着苏辰的衣袖,说道:

    “其实他才是我真正的夫君。”吕小渔愤恨地指着越彬:“是他威胁我要跟他一起,不然就对我孩儿不利,我也是没有办法,夫君,您要原谅我啊!”

    忽如其来的转折大家都瞠目结舌,视线齐齐看向越彬。

    越彬捂着嘴:“娘子,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为夫多伤心啊!就算是你喜欢他,也不能这样待我呀,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啊!”

    苏辰淡淡开口:“你们其实是亲兄妹。”

    “哇!”在场的人不免发出惊呼,娶的娘子发现是亲妹妹!这简直令人难以相信!

    苏辰温柔的手疼爱的抚上吕小渔肚子,吕小渔一抖,靠在苏辰肩上,在外人看来两人此举亲密无间。

    “我也是怕你一时接受不了,才决定和夫人瞒着你,夫人心里爱的人是我。”

    吕小渔从牙缝挤出一丝笑容:“哥,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

    越彬嘴角一抽,甩手说道:“我不玩了。”

    越彬伤心地跑了,在众人眼里他是多么可怜,接受这么大的大几,可是在越彬心里想着他再不跑的话苏辰一定会弄死他的。

    苏辰牵着吕小渔的手走了,看热闹的人也渐渐散开。

    几人回到酒馆里,苏辰端坐在榻上,斜靠着翘着二郎腿,他喝了一口越彬奉上的茶。

    越彬和吕小渔两人乖乖站着等待教训。

    “说吧。”

    越彬立即开口:“这是她的主意,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有她的肚子,就是一些树叶变的障眼法而已。”越彬甩了甩手里的一叶子。

    吕小渔皱着眉低下头:“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

    苏辰冷着脸说道:“我今日真是见了一出好戏啊。”

    越彬低声埋怨吕小渔:“你看,我都说不要这样做啦。”

    “丢脸的人是我哎,我都没意见了,”吕小渔不满说道。

    “你也知道丢脸的是你?”

    苏辰简直想拧开吕小渔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若不是苏辰正好碰到在巡逻的鬼兵,鬼兵说起碰见过吕小渔,苏辰还不知道这两人瞒着他私下出来调查了,他居然看到一个姑娘家挺着大肚子在街上卖弄风骚?

    苏辰光是想着都觉得生气。

    越彬和吕小渔低着头。

    “我错了。”

    “错哪儿了?”

    “我不应该瞒着你私下来这里。”

    苏辰呵呵一笑:“你也知道。”

    “就是,我都说了不允许私下调查,你非要缠着我带你过来。”越彬发现脱身的机会,便与苏辰坐着一起训斥吕小渔。

    苏辰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眼越彬,越彬立刻站起来了。

    “苏辰,这可不能怪我了,是小渔求着我让我带她来的,说是这里与鬼宫里的婴儿有关,是她要过来调查的,我劝过她了,她就是不肯,我也是不放心她会一个人做傻事,所以就决定不如我待在她身边,我这是帮你看着她呀。”越彬早早就准备好说辞,反正就是把责任推给吕小渔就对了。

    吕小渔头埋得更低:“我真的知道错了,可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婴儿不管呀,她们死得那么惨,要是不阻止,不断会有婴儿死去的。”

    “此事我已报告阎王,阎王已经批准调查。”苏辰叹了一口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问道:

    “说吧,查到些什么了?”

    吕小渔立即坐到苏辰旁边,把知道的都全盘托出,说道:“在这个世界,有人在秘密的制作古曼童,他要把刚出生的婴儿做成古曼童,所以这个世界经常会有怀孕的女子被抓走,我们之所以把街上闹这一出,就是为了引那个人出来,我相信过不了多久,那个人一定会过来抓我的,到时候就能找到他们的老巢,将他们一网打尽!”吕小渔说着还有些小兴奋。

    苏辰听着皱起眉头,他冷冷看着越彬:“这主意你想的?”

    “绝对不是!”越彬举起手以证清白,指着吕小渔控诉道:“是她要以身犯险,我苦苦劝她都劝不动,苏辰,你好好劝她吧,太固执了。”

    吕小渔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看着苏辰和越彬都不太高兴的样子。

    “那你来做这个诱饵罢。”苏辰说道。

    越彬指着自己:“我?”

    “我又不是女的!苏辰你也太偏心了吧,我好歹是往生殿二殿下!我不要面子的啊?”

    吕小渔点点头:“她们要抓的是怀孕的女子,二殿下去也没用。”

    “果然是我的好妹妹,不枉费我白疼你一场。”越彬拍拍吕小渔的肩膀。

    吕小渔可怜兮兮地说道:“苏辰,我会小心保护自己的,那些都是凡人,伤不了我的。”

    苏辰看着吕小渔,他手里拿着一颗葡萄准备放入嘴里的,看到吕小渔一脸真挚的样子,便把葡萄喂给吕小渔。

    越彬看得惊掉下巴:“喂喂,我还在这里的,你们就不能收敛点啊。”

    “你出去。”苏辰想也不想说道。

    越彬气得堵住直翻白眼,摔门而去。

    “再叫声来听听。”

    吕小渔一脸懵逼:“什么?”

    “夫君。”

    等到夜晚了。

    吕小渔按照计划挺着大肚子一个人在街上走着,提着一盏小灯笼,走得艰难。

    手链一闪。

    小鬼火害怕地说道:“小渔姐姐,我好害怕。”

    “你是鬼火你怕什么?”吕小渔给小鬼火加油打气。

    吕小渔在街上荡了没多久,便有两位男人上前来搭讪:“姑娘,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走夜路啊?”

    吕小渔喘着气擦着汗:“我家夫君说今日出门到现在都没回家,我实在担心就出来看看,二位有没有看到我家夫君啊?”

    “当然看到啦!”男子兴奋地说道:

    “跟我们过来,我们带你去找夫君。”

    “真的吗?”吕小渔一副很好骗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一位男子上前来扶着吕小渔,说道:“这么晚了一个人走路很危险的,我们送你回去。”

    “那真是谢谢你们了。”吕小渔向着两人道谢,两人扶着吕小渔走在阴暗的小道,就在乖角的地方,一位男子捂住吕小渔的嘴。

    吕小渔晕了过去。

    站在高处看着这一切的苏辰和越彬,苏辰想要上前去弄死那两人,越彬赶紧拦住:

    “别冲动,这是权宜之计,权宜之计。”

    两个男人把吕小渔带到郊外,那里已经有黑衣人驾着车在那里等候,两人把吕小渔抬到车上,贼眉鼠眼地让黑衣人交出金子,可毫不例外的是,黑衣人拔出剑就把两位男子杀了。

    “残忍,太残忍了。”越彬摇摇头。

    黑衣人看也不看尸体一眼,驾着马车走了。

    鬼兵前来收魂魄,看到苏辰在场,纷纷跪下请安:“参见大殿下。”

    “既然丘陵国死了这么多人,为何之前从未听说过丘陵国有异常?”苏辰问道。

    鬼兵回答道:“也是最近忽然死了很多人,之前都是正常死亡的。”

    两位男子刚死,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直到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尸体,吓得惨叫一声,跌坐在地上,尿了一裤子。

    “你们抓怀孕的女子要去做什么?”苏辰问那两人。

    两人看到鬼兵都对苏辰恭敬的样子,急忙跪下来求饶:“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是上头说只要把人带过来就能拿到钱!”

    苏辰怒然拂袖。

    两男子已经吓晕过去了。

    再说吕小渔那边。

    吕小渔并没有真正的晕过去,她轻轻地掀开车帘一脚,看到黑衣人就坐在车板上,四周的的景物快速略过,这里好像比刚才的树木更多,道路也小了很多。

    黑衣人驾着马车来到一个小洞口,便拎着吕小渔走进洞口,有士兵在那里守门,看到黑衣人来了,纷纷颔首致礼。

    苏辰危险眯着眼,看到黑衣人如此粗鲁地拎着吕小渔,越彬眼疾手快拉住苏辰,安慰道:

    “权宜之计,权宜之计,你现在跑进去,那小渔做的都白费了。”

    苏辰把越彬甩开,转身走了。

    吕小渔眯着眼睛看着山洞里很大,像是被人修成了迷宫一样,弯弯曲曲不知道转了几个弯,来到一间牢房,牢房里面关押着许多怀孕的女子。

    女子看到黑衣人走过来都害怕得缩在一旁,黑衣人把吕小渔丢在地上,转身走了,低着对着守卫说了几句话,守卫便点点头。

    吕小渔睁开眼睛,猛地坐起来,吓得女子们又是抱在一起。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