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小渔把昏迷的孕妇带回酒馆休息,她自己则是随便找个空房间躺下。

    第二日一大早。

    吕小渔被一阵热闹的声音吵醒,白日的城镇与夜晚不同,早早便有小贩出门摆摊了,卖早点铺的,药铺的,盐铺的,衣裳铺的,唱小曲的,应有具有,街上人潮熙熙攘攘,有说有笑,长得美丽的姑娘大多数都是挺着大肚子,扶着腰在走路,男人在一旁担心地跟着。

    再看楼下吃早点的,隔壁站着挑衣裳的,大多数都是怀孕的姑娘们。

    小鬼火飘在窗口兴奋地看着外面的景色,说道:“小渔姐姐,这里好漂亮,我们去玩吧。”

    “不行,外面太阳太大,你会被蒸发的。”吕小渔靠着窗棂伸了个懒,听得对门好像有关门的声音,吕小渔立刻翻身跳下来。

    打开门能看到越彬从对面们出来,吕小渔礼貌地问候:

    “二殿下,您睡得好吗?”

    越彬看了一眼吕小渔,淡定地下楼去。

    吕小渔追在越彬身后,讨好地问道:“二殿下,您昨天那些金子怎么变出来的?我也想学学,以后出来行走江湖就方便多了。”

    小鬼火追上去,点头附和:“二殿下,您就教教小渔姐姐吧。”

    越彬想了一下,说道:“不是变的,那是真的金子。”

    “嗯···我们往生殿在每个世界都有一座交易所,和人类有金钱交易,交易所里面存放着金库,是提供我们执行任务时候使用的,苏辰没跟你说吗?”

    吕小渔眼睛睁得老大:“那么我也可以使用咯?”

    “不行,只有我,知夏,还有苏辰可以用。”越彬已经走到楼下。

    老人家早已经起床打扫,正坐在那里算账本,看到越彬和吕小渔下楼来,便上前问道:

    “客官,要用点早膳吗?”

    “奶奶,昨日我带了一位朋友回来,我见您睡下就没有打扰您了,便私自用了一间房,您看多少银子,您管他要。”吕小渔指着越彬说道。

    老人家眯着眼睛,不解地问道:“哎呦,昨天我把门锁上了,姑娘是怎么进出的呀?”

    越彬放一锭银子在桌面,瞪着吕小渔,随后便对着老人家说道:

    “老人家,给我们上些早点罢。”

    “唉,好咧。”老人家收下了钱,便也不在多问。

    越彬倒了一壶热水泡茶,淡淡说道:“你还挺会惹麻烦的。”

    吕小渔笑一笑,便坐下来,低声说道:“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你看。”吕小渔朝着外面努努嘴,说道:

    “这个世界的很多女子都怀孕了,昨晚我还碰到一个黑衣人,黑衣人要把孕妇带入宫中呢,要不我们去宫中看看吧?”

    “你当皇宫是你家啊,想进就进?”越彬没好气看着吕小渔。

    “人类的皇宫就像是我们的阎王一样,他们会有护法坐镇,专门对付你这种小鬼。”

    “那怎么办呀。”吕小渔愁眉苦脸,说道:

    “你不觉得奇怪吗?怎么可能这么多女子一起怀孕呢?”

    老人家把早点送上来,是两万热腾腾的包子和两碗清汤面,听到吕小渔的话,说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呀,在我们国家生孩子是有补贴的,我们皇帝下令但凡有一家生出个孩子,就奖励很多很多粮食和一块田,田地还免税收呢,生个孩子都比耕田赚钱。”

    “可是,奶奶您不是说到了晚上就会有吃小孩的妖物吗?她们还敢生呢?不怕死啊?”

    “哪里有什么妖物啊,还不是有人在作祟。”老人家浑浊的眼睛含着泪光:“我那命苦的儿媳就是被人抓走的,他们简直没良知,还把我儿给打死了,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老人家一个人守着这家百年基业早就守不动了。

    “奶奶,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儿媳救出来的。”

    老人家点点头,抹着眼泪转身走了。

    吕小渔胡乱吃几个面包,还是挺好吃的,起身便要跑,越彬不解问道:

    “去哪?”

    吕小渔笑眯眯说道:“我要去打听打听,我一定要亲手抓住害得那些婴儿烧死的人。”

    越彬叹气说道:“小渔儿啊,你可糊涂了,难道你不觉得这些事问你的彬哥哥会比较快吗?”

    吕小渔急忙坐下来:“二殿下查出什么了吗?”

    “当然,我可不像某人一样,还要到处去跑,我可是拥有天书的男人。”越彬非常悠闲吃了一口包子,故意卖关子,让吕小渔着急了,才说道:

    “这里叫丘陵国,是一个与现世完全脱离的国家,因为国家人口稀少,所以皇帝下令多生多育,生得多奖励多,但是呢,因为女子人口失踪较多,都是一些已经怀孕的女子,所以才会有恶魔吃小孩的传言,制造这些传言的人,应该就是你看到的那个人,如果我没有猜错,他想利用恶魔的传言来掩饰自己的罪行,人类对恶魔妖邪都有个敬畏之心,不可冒犯,那个人非常清楚人类的心里,把罪行推到恶魔的身上,他就能撇清关系了”

    “原来是这样啊。”吕小渔恍然大悟,说道:“所以说,散播谣言的那个人,肯定就是幕后的主使者!”

    “那可不一定。”越彬事不关己用膳。

    “二殿下,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吗?”吕小渔承认自己的脑袋不大灵光,想不出办法,要是知夏姐在就好了。

    “别叫我,我没空,我只是说带你过来而已,我可没说要帮忙。”

    吕小渔撇着嘴。

    那位被救的孕妇从楼上下来,迷茫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吕小渔看到孕妇下来了,跑过来问道:

    “你醒啦,你没事了吧?”

    孕妇看起来柔弱无力的样子,一双泪眼快要哭出来:

    “姑娘,是你救了我吗?”

    吕小渔尴尬笑道:“谈不上救,顺手而已。”

    孕妇扶着肚子便跪在地上,哭得两行泪轻流:“多谢姑娘,是您救了我和孩儿的命啊,小女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孕妇说着就要磕头,吕小渔急忙阻止,说道:

    “不用道谢,我就是刚好碰到而已,不过你怎么会被那两人抓了?”

    孕妇擦着眼泪,回想当日一切,说道:“那夜我见夫君迟迟不归,便出门去寻,不想就碰到两人,说是我夫君挚友,要带我去找夫君,我也是没多想就跟着去,谁知他们竟然将我迷晕···”孕妇想想都感到后怕,若不是被人所救,她现在恐怕已经命丧黄泉了。

    吕小渔拍拍孕妇的肩膀,安慰道:“既然现在这么危险,你就算为了孩子好,别一个人到处乱跑了。”

    孕妇可怜楚楚点头,吕小渔见她惊吓过度,也不忍心多加指责,便让孕妇先行回去了,孕妇再三感谢后,才离去。

    吕小渔看着孕妇的背影,若有所思,忽然猛地一拍额头,跑到越彬身边说道:

    “二殿下,既然我们找不到那个人,不如让那个人来找我们吧?”

    吕小渔立刻扬起灿烂的笑意,她拍拍肚子。

    越彬一挑眉,立即摇头说道:“小渔儿啊,你也知道苏辰那家伙生起气来多可怕,我没经过他同意把你带来这里,已经是违抗苏辰了,你再让我搞大你的肚子,他会弄死我的。”

    话虽然这么说。

    在晴朗的午后,吕小渔挺着大肚子大摇大摆走在街上,身边越彬扶着吕小渔走着,深邃的眼神爱意浓浓,像是捧在手心里怕化了,这么英俊的一位男子,不由得吸引很多人注目。

    “夫君,我想要这个。”吕小渔指着小摊贩的一个灯笼。

    “买!”越彬豪气一挥手,小摊贩立刻送上灯笼。

    吕小渔直径走向下一家摆着刻木人偶摊位,嗲声嗲气说道:“夫君,人家也想要这个。”

    “买!”越彬面对吕小渔的喜爱毫不吝啬,让小摊贩喜笑颜开,小摊贩问道:

    “夫人,我这个刻得特别漂亮,高档大气,非常符合夫人您的气质。”

    “夫君,人家都挺想要的。”

    越彬给钱给得心疼,表面上笑呵呵说道:“只要是夫人喜欢的,都买!”

    许多小摊贩听到这句话都纷纷上前来,急着说道:

    “夫人买我的!”

    “买我的。”

    吕小渔捂着肚子‘哎呦’叫一声,小摊贩们便急忙忙散开,吕小渔娇弱地扶着肚子,掩嘴娇羞一笑:

    “我这宝宝又乱动了。”

    越彬也配合着皱眉:“真不乖。”

    在场的人无一不羡慕这俊男美女的恩爱夫妻,都道:“恭喜啊恭喜。”

    “夫人什么时候生啊?”一道清冷的声音似曾相识。

    苏辰从人群中走进来,他手持一把折扇,一身白衣飘飘,清尘脱俗,五官精致,眼眸轻帘,似乎很是不屑,他颀长的身材在人群中一站便是鹤立人群,气质非凡。

    吕小渔看到苏辰的时候,笑容僵在嘴边,下意识看了一眼越彬。

    “完了。”越彬此刻正脸色苍白,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的下场,他目光呆滞转眸看着吕小渔。

    两人僵在原地。

    苏辰走到两人面前,折扇‘刷’的打开,吓得吕小渔和越彬一抖,不自觉走开了两步。

    “她,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越彬急忙说道。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齐齐看向吕小渔,眼光里不免多一些厌恶。

    苏辰冷着脸:“那是谁的孩子?”

    “你的!”越彬肯定道。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