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越彬起身走开,说道:“要是被苏辰知道,他会拧断我的头的。”

    “难道你要见死不救吗?”吕小渔不知道怎么去往那个朝代的,找苏辰肯定不行,知夏姐现在也在忙着处理地府里的妖魔,所以她只能找越彬了。

    “你是不知道苏辰那家伙有多可怕。”越彬摇摇头。

    吕小渔坐下来闷闷不乐:“好吧,那我就告诉大殿下,你欺负我,凶我,还打我!”

    “小渔,哥哥平时对你那么好,怎么可能凶你呢。”越彬走过来。

    吕小渔叹了一口气。

    “好了,我知道了,我带你去就行了。”越彬没办法,事先说好:“苏辰要是问起,你就说是你要去的,可不关我的事。”

    “我知道了,二殿下人最好了。”

    “那你去把那个孩子带过来吧,只好用他的身.体就能回到他所在的朝代。”

    吕小渔跑回寝殿时,鬼火已经累趴下了,婴儿还是元气满满地嬉笑着,在地上满地爬,吕小渔抱起婴儿就跑,鬼火惊吓得坐起来,叫道:

    “小渔姐姐你去哪里!”

    “我要去他的朝代。”吕小渔举着婴儿说道。

    “我也要去。”小鬼火兴奋地说道,也赶紧钻入吕小渔的手链。

    吕小渔带着婴儿来找越彬,越彬抱着婴儿,看到婴儿身上的烧伤痕迹时,不免有恻隐之心,摇头叹息:

    “没想到还会有人相信古曼童的传说。”

    几人一起来到业障门,越彬把婴儿放在一个透明的箱子里,婴儿感到很好奇,拍打着箱子,四处爬爬走走,越彬施法,业障门和婴儿的身.体发出一阵白色的光。

    越彬和吕小渔的身影消失不见,只剩下婴儿一人空寂寂坐在箱子里。

    吕小渔所来到的朝代,不是现世,而是类似乎电视剧中播放的古代,应该是现世的好几千年前的时代。

    越彬把一条红绳子绑在吕小渔手腕,郑重说道:“这个朝代不是人类历史所存在的朝代,你千万不能弄丢这条绳子了,否则会永远困在这里。”

    吕小渔看着红绳子,点点头。

    他们所处的地方是一座小镇,夜晚孤灯瞎火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街道两旁的建筑都是熄了灯的,只有零星几座酒馆在屋檐挂着红灯笼,在风中摇曳着。

    这里像是一座死城,非常地安静。

    “找个地方先住下来吧。”越彬走到一座挂着红灯笼的酒馆敲门。

    门只开了一条缝隙,有个小二打扮的男子从门缝里面看,警惕地问道:“你们是谁?”

    “店家,我们是来投宿的。”越彬穿着一身锦绣长跑,说话温文尔雅。

    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里面的声音传出来说道:“客满了,你们走吧。”

    越彬一连问了好几家都被赶出来了,基本上都是统一说辞:客满。

    “这个朝代的问怎么这么没礼貌!”越并皱着眉,似乎看起来十分生气,说话也没了温文尔雅的态度。

    “二殿下,要不我们去郊外住一宿就好了,明日再进城看看。”吕小于提议道。

    越彬生气地抱着胸:“不行,我堂堂往生殿二殿下,怎能流落街头!”

    越彬又找到一家酒馆,粗暴地敲了两下门,开门的是一个老奶奶,老奶奶面容已经长满皱纹,眼睛迷糊看着越彬,问道:

    “客家是喝酒还是投宿啊?”

    越彬先是跨步走近店里,随手把一定金灿灿的金子放在桌面,豪气地说道:“给本大爷来两件客房。”

    吕小渔礼貌和老人家打了招呼才进门。

    老人家关上门,佝偻着身体应了一声:“好咧,二位请跟我来。”老人家把金子收入袖中,作了一个请的手势,便请上二楼。

    酒馆里非常安静,许是入夜了,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老奶奶,镇上是有宵禁吗?怎么看不到一个人啊?”吕小渔跟在老人家身后,问道。

    “你们二人是外地来的吧?”老人家慈祥地露出笑容,看起来却十分诡异,

    她这张脸长得比孟婆奶奶还恐怖。

    吕小渔回答道:“是呀。”

    “这么晚了,镇上的人哪里敢出来啊。”老奶奶走得气喘吁吁,继续说道:“到了晚上就会有个恶魔出来,专门吃小孩,吃小姑娘你这种细皮嫩肉的人,谁敢出来呀。”

    吕小渔恍然大悟:“难怪那些店家都不肯开口,他们以为我们是妖怪啊?”

    老人家笑了笑,便咳嗽起来。

    吕小渔又问道:“奶奶您一个人不怕吗?”

    “老喽,还有什么可怕的。”老人家带着吕小渔和越彬来到门口,说道:

    “这两间就是你们的客房,夜深了千万别到外面去了。”

    老人家说完就下楼去了。

    “二殿下···”吕小渔话还没说完,越彬赶紧转身回房关上门了。

    “我要休息,别叫我。”

    吕小渔只好也回房间,躺在榻上怎么也睡不着,闲着无事推开窗户看看这个新奇的世界,在吕小渔的视线看去,都是矮矮的瓦房,这个世界一片漆黑,只有明月高高挂在天空,银色的月光照在空寂的大道上。

    小鬼火从手链里钻出来,兴奋地飘在半空中,伸出一撮小火苗,开心拥抱着新鲜空气,道:

    “啊!我终于看到外面的世界了!”

    小鬼火好奇眨眨眼睛:“咦,怎么一个人类都没有?”

    小鬼火经常在地府的镜子里看到外面世界的繁华,和眼前的相比也差太远了吧?

    吕小渔盯着小鬼火,勾唇一笑:“小鬼火,姐姐带你去找找有什么好玩的吧?”

    “好啊好啊!”小鬼火兴奋跳起来。

    吕小渔从窗户中跃起,一下子跳到隔壁的屋顶,她又飞得更高,站在高楼往下看,底下的景色一览无遗,

    小鬼火追得气喘吁吁,好不容易追上吕小渔。

    吕小渔站得高了,看到的视野便宽阔了,在远处似乎有一些人在走动,吕小渔飞得更近,便看到有两位穿着布衣的男子,他们正在抬着一位已经晕过去的孕妇,有一辆马车已经在此等着了,驾车的人是穿着黑衣人,男子把孕妇抬上车,高兴地朝黑衣人要银子,可是黑衣人却拔出了剑,一剑杀了两人。

    两位男子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已经死掉了,有鬼兵前来把男子拉入鬼门关。

    黑衣人架起马车,往郊区走,吕小渔也紧跟在后面,小鬼火看着血腥的一幕,惊吓道:

    “小渔姐姐,那个人类好可怕哦,我们要去哪里呀?”

    “跟去看看,你要是害怕先进来。”吕小渔举起手,小鬼火便一溜烟钻进去手链里面。

    吕小渔跟着黑衣人走了一路,黑衣人驾车走得很快,忽然就停下来了,四周都是空旷无人的地方,黑衣人把剑□□,警惕看着四周,说道:

    “阁下跟了我一路,请阁下现身一见。”黑衣人说话还是挺客气的。

    吕小渔轻身跃下,负手身后站在黑衣人面前,微微一笑:“没想到被你发现了,这个世界的人武功还挺厉害的。”

    “你是什么人?”黑衣人紧紧拧着眉,将剑对准了吕小渔。

    吕小渔不答反问:“你带这位女子要去哪里?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知道得太多会死得早的。”黑衣人手持剑朝吕小渔飞去,速度非常之快。

    可是吕小渔也不是一般的人,身影一闪闪在黑衣人身后,黑衣人扑了个空,他一回头就被吕小渔一拳打倒在地。

    黑衣人捂着眼睛非常生气道:“我奉劝阁下不要多管闲事。”

    吕小渔掀开车帘,看到被抓的孕妇安然无事,淡淡说道:“说吧,交出你的幕后主使者,我放你一条生路。”

    黑衣人咬着牙,大喝一声,挥着剑朝吕小渔的方向飞过来。

    吕小渔空手接剑,抬脚一脚把黑衣人踢上高空,吕小渔握着剑尖,调转个方向握着剑柄,皱着眉头看着黑衣人摔个狗吃屎,她拿着剑指着黑衣人,说道:

    “你打不过我的。”

    黑衣人惊恐地看着吕小渔,冷哼一声,他咬了一口,便吐血服毒自尽了,吕小渔想去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黑衣人的魂魄脱离□□,低声咒骂一声:“该死的。”

    吕小渔用剑拦住黑衣人的魂魄,问道:“你还没告诉我幕后主使者是谁呢。”

    黑衣人心里直打鼓,他都已经死了,寻常人怎么可能看得到他?

    吕小渔朝着黑衣人一笑。

    黑衣人吓得摔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尸体发抖,瞠目结舌看着吕小渔:“你,你,你···”

    鬼兵前来收鬼魂,看到吕小渔在此,不由得疑惑问道:“小渔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吕小渔说道:“过来办点事,能不能给我点时间让我和他说说话?”

    鬼兵退到一边:“请。”

    黑衣人看到鬼兵都毕恭毕敬的样子,早已吓得腿软,跪在地上朝吕小渔磕头,说道:

    “姑奶奶,您放过我吧!”他死了都不能安心啊!

    “我就是一个打杂的,负责把孕妇送进宫去,其他的我都不知道啊!”像是他们这种杀手都是签了协议的,一旦被抓就要自尽,只有死了才能保护家人的性命啊!

    吕小渔皱着眉:“送进宫里要做什么?”

    黑衣人对天发誓:“姑奶奶,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吕小渔摆摆手,鬼兵便带着黑衣人下去了。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