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小渔正在房间内收拾房间,今天地府闲着无事,她本来打算继续去帮亡灵完成心愿的。

    “小渔小渔。”小鬼火急冲冲飘进来,哭丧着脸说道:

    “有个凶巴巴的小孩把我吹灭了,你看人家都小了好多。”小鬼火看着自己都不满意了,伤心欲绝。

    吕小渔不由得好笑,安慰道:“没事啦,你还是跟以前一样。”

    “你快点来帮我报仇啦。”小鬼火叉着腰,一撮小鬼火熊熊燃烧着,就像是一个被欺负的孩子找妈妈投诉一样。

    吕小渔哄着小鬼火:“那你带我去找它吧。”

    小鬼火这才漏出满意的微笑,高高兴兴飘在前头。

    知夏来到往生殿,看到吕小渔要出门,问道:“你们去哪?”

    小鬼火看到知夏更是委屈,可怜兮兮说道:“知夏姐姐,有个婴儿欺负我,他把我吹灭了。”小鬼火讲得绘声绘色的,还挺会撒娇。

    “你最近吃得太胖了。”知夏认真的道。

    小鬼火伤心地哭起来,小火苗一滴一滴往下掉。

    知夏哄着小鬼火说道:“好啦,小渔姐姐陪你去找他,我还有事。”知夏不放心对吕小渔说道:

    “最近地府有妖邪混进来了,注意点安全。”

    “好。”吕小渔应下。

    小鬼火带着吕小渔来到的地方是鬼宫,生气地指着鬼宫里面,说道:“里面有好多凶巴巴的小孩。”

    吕小渔皱着眉头看着黑压压一片鬼宫,这里只有无名无氏死去的鬼才会来到鬼宫,之前从未听说有小孩进来了。

    吕小渔跟着小鬼火走进去,在鬼宫里面到处都是刚学会走路的婴儿,有些还在地上爬着,它们身上似乎有火烧过的痕迹,皮肤变得皱皱的,整个身体好像是烧干了一样。

    婴儿们凑在一起便吵吵闹闹得哭起来,鬼兵们听得也是手足无措,婴儿听不懂话,无法用言语沟通,哭闹起来就到处跑,鬼宫里面乱成一团。

    “这些小孩是什么时候来的?”吕小渔问小鬼火。

    “不知道,我也是今天才看到的。”小鬼火无奈摇摇头,双手一摊。

    鬼兵们看到吕小渔,认出是往生殿的鬼,便多了几分恭敬,朝着吕小渔点点头。

    “小渔姑娘。”

    吕小渔走过去,问道:“它们是怎么死的?没有家人吗?”

    “是今天在鬼门关送来的,都是一群没有家人的孩子,都是被火烧死的。”鬼兵看着婴儿们也比较可怜,还没有长大成人就死了。

    “一下子死这么多人,阎王不查吗?”吕小渔问道。

    鬼兵略有些为难:“最近地府的事情多,我们也来不及禀报阎王呢,只好先拉过来这里放放。”

    有个婴儿爬到了吕小渔身边,咿呀咿呀伸着手要抱吕小渔,看起来样子很天真无邪,小鬼火伸着脖子叫嚣着:

    “就是它!就是它把我吹灭的!”

    婴儿看到小鬼火漂浮在空中觉得很新奇,注意力被小鬼火吸引过去,咧着嘴巴笑着去抓小鬼火,小鬼火吓一大跳,赶紧飘上吕小渔的肩膀,婴儿也顺着吕小渔的脚往上爬,笑嘻嘻地露出两颗牙齿。

    吕小渔湾身抱起婴儿,看着他身上密密麻麻都是灼烧的痕迹,婴儿伸着手伸着脚不停闹腾着,小鬼火绕着婴儿转了一圈,婴儿开心的咯咯笑着。

    在鬼宫里的婴儿见状,都纷纷往吕小渔的方向爬过来,鬼兵们赶紧拦住,说道:

    “小渔姑娘,他们都是惨死的,心里有怨恨,不能让他们缠上了,你快走吧。”

    吕小渔放下手里的婴儿,可是婴儿怎么也放不下了,他甚至是爬着揽住吕小渔,贴在吕小渔胸口。

    婴儿保持着天真的笑容,一双眼睛却是黑漆漆的。

    小鬼火吓得脸色都青了,散发着青蓝色的火焰,它伸出一撮小鬼火想要把婴儿拉开,可是婴儿伸着胖乎乎的手,一下子就把小鬼火扑灭了。

    小鬼火伤心地哭起来,这样看起来它就更加瘦了!!

    鬼兵担心问道:“小渔姑娘,你没事吧?”

    “没关系,他对我没有敌意。”吕小渔摸摸婴儿的头,对着鬼兵说道:

    “我可以带它回往生殿吗?晚些再讲他送回来。”

    鬼兵想了想,这些婴儿都是无父无母的,丢在这里也是一时之举,总是要处理掉的,若是往生殿的人愿意出手帮忙,他们倒是免去一些琐事。

    “好。”

    吕小渔得到应允之后,把婴儿带回自己的寝殿,她把婴儿放在榻上躺着,婴儿开心在榻上来回滚动,无忧无虑地玩闹着。

    “小渔,你把他带回来太危险了啦!”小鬼火担心地跟在后面。

    “没关系啦,他伤不了我的。”

    “你真的要帮他吗?”小鬼火伸两撮火苗,生气站在桌面上。

    吕小渔已经利用镜子,照着正在玩闹的婴儿,打开镜子查看婴儿的前生。

    那里似乎是个山洞。

    黑暗中有几把烛火燃烧着,不时地发出‘叭叭’的响声,有个穿着布衣的中年男子,他留着长长的胡须,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块密密麻麻写着经文的布,里面包着什么东西,有东西在里面一栋一栋的,不停的发出婴儿般的啼哭声音。

    男人在山洞里燃起一堆火,脸上露出可怕的笑容,他嘴里在念诵着经文,他把布挂在火上面烤,随着火光越大,婴儿啼哭的声音渐渐小了,挣扎的动作也没了,火不断收缩着那块布,一滴一滴油低落在火光里,让火光烧得更加猛烈了。

    不知道烧了多久。

    男人才把那块布拿下来,打开布里面是一个焦黑的,卷缩着的婴儿尸体,男人很生气地把尸体往地上一扔,狠狠地握着拳头。

    “可恶,我就不信我做不成古曼童!!”

    滚落的黑焦尸体被扔在角落里,在角落同样还留着很多被烧焦的尸体。

    “来人!!”男人大喝一声。

    有位士兵装扮的人走进山洞里,双手恭敬地拱手:“主上。”

    “给我去找更多的婴儿回来!”男人下命令。

    “是。”士兵听到吩咐便下来了。

    镜子里的男人笑得很邪恶,原本在榻上玩闹的婴儿看到镜子里的男人,婴儿黑漆漆的双眼骤然发出红色的光,婴儿像是忽然发狂了一样,把镜子抓碎了。

    小鬼火害怕得叫起来:“小渔,你看你看,他那么暴力!!”

    婴儿手上流着黑色的血液,双眸的颜色也恢复成黑色的,他又扬起笑容,用手抓着吕小渔的衣裳玩耍。

    吕小渔抚摸着婴儿的头,镜子里被烧的婴儿就是他,他是被那个男人活活烧死的,如果吕小渔猜得没错,鬼宫里那些婴儿都是被那个男人用这种手段烧死的,如果不及时阻止,死掉的婴儿只会越来越多,他们连话都还不会说,究竟那个男人想做什么?

    “你帮我好好看着他,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吕小渔吩咐小鬼火说道。

    小鬼火惊恐睁大眼睛:“人家不要啦!他会把我吹灭的!”

    说话的时候,婴儿一下子扑倒小鬼火,小鬼火赶紧散开,又飘到上空聚成一团。

    婴儿开心仰着头,伸着手去够小鬼火,小鬼火赶紧地跑了。

    吕小渔来到越彬的寝殿,礼貌地敲敲门,越彬正闲着无事睡午觉,看到吕小渔来了,翻了个身。

    “你不去找苏辰,来找我干嘛?”

    吕小渔笑得腼腆,挠挠头:“二殿下,有件事想麻烦你。”

    “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没空。”越彬眯着一只眼看吕小渔。

    吕小渔朝着越彬走过来,安安分分坐在文案桌前,守着越彬睡觉。

    越彬是在承受不住吕小渔的压力,抓狂地坐起身字来,道:“你们有完没有,一个一个排队来找我。”方才知夏也来找过他,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就走了,知夏前脚刚走,这不,吕小渔又来了。

    “我想查查,什么是古曼童啊?”吕小渔问道。

    越彬上下打量着吕小渔,抱着胸皱着眉:“你要干嘛?查这么可怕的东西干嘛?”

    吕小渔说道:“地府里来了很多婴儿的鬼魂,他们都是被制作成古曼童死的,有个男人还不断地收集婴儿来制作,您不是有天书嘛,我想查查那个男人制作古曼童是要做什么用途的?”

    越彬抱着胸:“这只是一个古老传说而已。”

    “书里记载了古曼童拥有至高无上的法力,一个人能抵一座城,但是制作方式极其残忍,是要未满十个月的婴儿活活烧死,制成灵婴,不过这个只是一个传说啦,是后人撰写的时候,添加了玄幻色彩,简单来说,都是假的,至今没有制作成功的记录,因为这种手段太残暴,早就已经被废除了。”

    “你说有人在制作古曼童?”越彬又问了一遍,怀疑自己听错了。

    吕小渔认真点点头,仔细回想着镜子里的内容,皱着眉头说道:

    “我看他们穿着的服装不像是现世的,应该是别的朝代,可是我还不太会用业障门,所以来找二殿下了。”吕小渔漏出乖巧的笑容。

    越彬大叫:“你不会想去阻止吧?苏辰会打死我的。”

    吕小渔点头:“我看到那个男人已经命令别人去抓人了,不快点阻止,还会有很多婴儿不断的死去的。”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