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千万年年来,在追查着一个妖怪。

    是当年伤了苏辰的妖怪。

    那只妖怪本就已死,可是他一次次从地府中逃脱,不断在现世中找人类的肉身作为载体,千年万年来,躲过了地府的追踪,在现世逍遥自在活着,占用他人身躯,每当妖怪要更换一个人附身的时候,他就会制造出这样大规模的事故。

    当地府在忙着处理亡灵的时候,妖怪就会逃回现世。

    阎王也来到现场,他负手身后高高在上看着鬼兵在引渡,满意点点头,阎王对着苏辰说道:

    “苏卿家,你这次要把小渔看紧了,可不能让妖怪接触到小渔。”

    苏辰头也不回,淡淡看着底下吕小渔忙忙碌碌的身影,她不断奔跑在知夏和越彬之间。

    “所以说,为什么要把这么危险的人留在地府啊,要不咱们赶紧让她投胎还生好了。”阎王提议道,说着说着就感觉到一股地府的空气忽然变冷了,他只好咳嗽一声。

    “这里看来也不需要帮忙了,咱们就先回府罢。”

    阎王赶紧朝着黑白无常招招手,黑白无常站在阎王两侧,低声地说道:

    “阎王,您贵为地府最高的领袖者,也太没骨气了吧?”

    声音虽小,可是苏辰都听到了,苏辰侧目看着黑白无常,黑白无常立即尴尬地冷着脸。

    阎王一边走一边叹气:“唉,谁让他打游戏厉害啊!只能靠他带我上分啊!你们两个废材只会让我掉星。”

    黑无常也生气说道:“这都怪白无常啦,他那么菜!”

    白无常谦虚说道:“臣一定会加紧练习的。”

    三只鬼慢慢走远了。

    吕小渔忙了一整天,鬼门关的鬼都差不多处理完了,带到鬼门关的残骸,也都消失不见,心愿树上挂满了心愿卡,都是一些很朴素的愿望。

    那么简单的愿望,可是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吕小渔站在心愿树下,一张一张地摘着心愿卡,放在小小布包里。

    苏辰走过来:“这些愿望的积分很少,为何要白忙活一场?”

    吕小渔看着心愿卡上面的愿望,微微笑着,说道:“以前我就是靠着这个来积累积分的,虽然积分有点少,可是那时候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撑。”

    “我很明白这些心愿的迫切,我也很希望,有人会替我完成我的心愿。”

    苏辰摘下一张心愿卡,心愿卡上面写着:

    “给儿子做一顿饭。”

    就潦草几个字,苏辰看不太明白已死的人为何会留下这样的心愿。

    “那就去看看吧。我陪你。”苏辰用指尖夹着心愿卡。

    “真的吗?”吕小渔高兴地睁大眼睛。

    “嗯。”苏辰淡淡转身,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一千年的岁月,他无数次跟在吕小渔身后,看着吕小渔东奔西跑去领取这种低级的心愿卡。

    吕小渔生怕苏辰反悔,拉起苏辰就跑。

    苏辰把心愿卡往空中一丢,两人进入心愿卡里。

    来到了现世。

    这是一座很破烂的危楼,好像随时要坍塌一样,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棉被,没有多余的家具。

    吕小渔曾经去过最顶级的娱乐圈生活,再来到这种反差的房子,感觉到很荒凉,这里根本就是一座废弃的地方,旁边被丢满了垃圾。

    有位八九岁的小男孩拿着一个铝锅走进来,锅里只有不到一把米,放了很多水,看起来他是想煮粥来吃。

    吕小渔和苏辰走进房子里,吕小渔礼貌地问道:“你好,请问是钟小丽的儿子吗?”

    小男孩立马站起身来,期待地眼神在看到吕小渔的时候,失望地皱着眉,问道:

    “你们是谁?”

    吕小渔说道:“我们是你妈妈的朋友,我们没有恶意的。”

    “我妈妈在哪里。”小男孩看样子快哭出来了,黑漆漆的眼眶里含着泪。

    谁能知道他睡醒一觉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出去买菜的妈妈没有回来,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他哪里都不认识路,他谁也不认识。

    苏辰打了一个响指,屋子里变得明亮起来,新床,新被子,新家具,连破旧的房子也变得新的,屋子外面的垃圾都被清理干净了,贴上一张大字:

    严禁倒垃圾,违者重罚。

    小男孩脏兮兮的脸上也变得干净起来,身上的衣服也换上干净的衣服。

    吕小渔皱着眉:“苏辰,你也太高调了吧······”

    苏辰负手身后,在干净的沙发坐下来,淡淡说道:“我在现世的钱多。”

    吕小渔:“······”那也不能这样干啊,吓着孩子咋办?吕小渔只敢在心里想想,没敢说出来。

    小男孩被吓哭了:“你们一定是来杀我的对不对?呜呜呜···”

    吕小渔哄着小男孩,抚摸着小男孩的头,牵着小男孩走到沙发这里坐下,说道:“我们是受了你妈妈的委托,来给你做一顿饭的,你先和叔叔坐在这里,我去给你做饭。”

    苏辰抱着胸皱着眉,桌子凭空出现一桌满汉全席,还是热腾腾的。

    吕小渔赶紧捂住小男孩的眼睛,崩溃道:“你在做什么呀。”

    “你不会做饭,别浪费时间。”苏辰体贴地说道,因为吕小渔以前有给现世的人类做饭,差点烧了人家的屋子。

    吕小渔被说得满脸通红,憋着一句话都说不出。

    小男孩还是被吓哭了。

    最后虽然吃了一顿饭,可是小男孩几乎是在苏辰威迫利诱之下吃的,吃完之后小男孩便睡着了,在梦里他见到了妈妈,妈妈告诉他,妈妈去了遥远的天堂,他要一个人努力地生活,坚强地长大成人。

    在小男孩醒来后,吕小渔和苏辰已经走了。

    小男孩又只有一个人了,他默默地在灯下哭着。

    吕小渔也在窗外撇着嘴想哭,苏辰皱着眉头:“他妈妈有死亡理赔金,这笔钱足够让他一个人生活到成年,你不必担心。”

    “可是再多的钱,也比不过妈妈的陪伴啊。”吕小渔默默擦着眼泪。

    “还走吗?”苏辰伸出之间弹了一下吕小渔的额头,转身便走:

    “烂哭鬼。”

    吕小渔捂着额头追着苏辰的脚步:“等等我呀。”

    接下来的是一位老爷爷的心愿,他的心愿是给老伴一件新衣服。

    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儿子们给两位老人盖了一座小房子,原本是两位老人家住在里面,爷爷死后就只剩下奶奶一个人了。

    吕小渔给奶奶送上一件红色的喜服,说道:“奶奶,这是爷爷送给您的。”

    “啊?什么咧?”奶奶耳朵已经听不见了,也看不清楚眼前站着的人是谁。

    “爷爷送给您的。”吕小渔非常有耐心的一个字一个字说着。

    “嗯,嗯,好看好看。”奶奶摸着手里是一件新衣服,点点头。

    那天奶奶穿着新衣服高兴地在村里走着,逢人就夸,显得非常高兴,神经气也清爽了很多,也许很多年后,奶奶会穿着这件衣服见到正在等待她的爷爷。

    吕小渔甚是满意看着奶奶的笑容,不自觉露出了微笑。

    吕小渔又买了两只烤鸭,提着两只烤鸭和一袋工资默默放在正在办丧事的家里,灵牌上是那位搬砖的男士,活了半辈子为了家庭没有休息过的男士,这回永久地休息了。

    吕小渔不知道那家人看到搬砖男士留下的工资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很快离开了那里。

    “你今天跑了一整天了,还要去送吗?”苏辰问道。

    吕小渔开心点点头,往常这条路都是她一个人走,她一个人看着人世间的苦辣酸甜,现在有苏辰陪在身边,她一点也不觉得累。

    苏辰无奈。

    吕小渔悄悄牵着苏辰的手,转过头看着远方。

    “嗯,我有个条件,不许松开。”

    吕小渔捂着嘴,差点笑出来,

    吕小渔坐在邮局里,在信封上写上地址,把学生的录取通知书放进去封信里,投入了邮箱里面。

    赶在黎明之前,准时地帮老奶奶把早餐送给了她的孙子。

    太阳渐渐升起来,在海平线漏出光芒,在寂静的城市里,人们又开始忙碌的一天,昨天出事的高架桥经过一夜的清理,交通已经渐渐疏通。

    公园的老奶奶老爷爷们在锻炼身体,学生们高高兴兴回学校,学校的钟声响起,学生的阅读声响起,清洁工在打扫,店铺的老板在做生意,上班的白领在挤地铁,挤公交。

    生活或许不够美好,但是他们在努力地让自己变得美好。

    吕小渔非常满足,看着宁静的一切,她的心情总会觉得很平静。

    苏辰和吕小渔回到地府。

    正好撞见越彬和知夏,吕小渔慌忙想要撒手,可是苏辰抓得很紧,牵着吕小渔淡定得走过去。

    知夏指着两人,眼眸转向越彬,越彬贼笑着点点头:“没错,苏辰这棵铁树开花了。”

    赵沐沐也正好整理好事故的鬼,正好回往生殿复命,远远看到苏辰和吕小渔走过去,她的视线落下吕小渔的手上,便冷笑着转身。

    地府里的传言果然没错,吕小渔与苏辰的关系不一般,也正因为他们关系非比寻常,所以吕小渔才会在晋级赛中获得第一名。

    赵沐沐被一个黑影抓入黑暗之中。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