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看着男人消失,大家都害怕得发抖。

    一位怀孕的女人跪在苏辰面前,她抚摸着肚子,哭着请求道:“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苏辰冷漠地看着,他早已看淡了生与死,对妇女的请求无动于衷,苏辰扬手一挥,鬼门关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屏幕。

    屏幕里正是车祸的现场,在高架桥上汽车七横八竖撞在一起,汽车的浓烟,汽车的鸣笛声,还有警察的声音,急救车的的声音,全部声音都交织在一起。

    有人在哭,有人早已鲜血染满全身,到处都是求救的声音,活着的人看着死去的人哭,死去的人看着屏幕里的亲人在哭。

    不断的有伤者被抬上急救车,拥挤的道路响着急救车的警笛声,不断有浑身是血的人送进抢救室,医院乱成一团。

    而那位叫嚣的男人,在一片狼藉中醒了,他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因他而起的人员伤亡让他第一次感到无比害怕,因为他醉酒醒来后就会知道,这笔赔偿是多么大的一笔天文数字,他的后半生都将在牢里度过。

    男人被警察带走了。

    鬼门关的人看到男人活过来了,纷纷都跪在地上求着苏辰,他们把苏辰以为是阎王老大爷,不断的求饶:

    “阎王爷,求求您也让我活过来吧,求求您了。”

    哀求声此起彼伏。

    赵得意对此也是非常头疼,皱着眉头说道:“苏卿家,你擅自让死去的人复活,你这要怎么跟阎王交代啊,这个局面,你又要如何收拾?”

    苏辰并没有反驳,倒是越彬站出来挡在苏辰面前,他凭借着身高优势怼着赵得意说道:

    “你知道刚才那个人犯了多大的罪吗?这些人都是因为他而死的,他回到现世还完该还的债,等他死后,来到地府,阎王自然会判决!不是你让我们大殿下处理的吗?大殿下帮你处理你还不满意了?”

    赵得意说不过越彬,只好闭嘴了。

    而这时候孕妇的浑身发着光,胎儿从孕妇的肚子中飞出来,孕妇的身材一下子变得苗条起来,胎儿像是熟睡一样蜷缩着,表情平静祥和。

    胎儿飞到苏辰的手上,而孕妇的身影却渐渐消失了,孕妇站起来想要靠近胎儿。

    “不!!”

    屏幕的医院里一位孕妇的生命指数恢复正常了,抢救的医生都漏出满意的笑容,当医生走向病房外通知在外等候的家属,家属们却是悲伤地哭起来,因为孕妇就回来了,但是胎儿却没了。

    知夏走上前,打开一个红色锦囊,把胎儿装进去。

    吕小渔看着于心不忍:“知夏姐,它不能活过来吗?”

    知夏摇摇头,淡淡说道:“你放心,我们会为他找到下一个更好的投胎人家。”

    有位穿得非常时髦的女子站起来,她身上穿的都是名牌,带着金首饰,金项链,她的豪车已经被撞得稀巴烂,当然坐在驾驶位置,没有系安全带的她也是无可避免的浑身是血。

    “你让我回去,我家有很多钱,我可以把我家所有的钱都给你。”

    女子浑身都是鲜红的血,看起来已经死得透透了。

    赵得意摆摆手,不耐烦得训斥道:“你们都在干嘛?看戏吗?这种人赶紧把她拉进去!!”

    鬼兵们听了命令,一左一右架着女子走了,女子不服气地大喊大叫:“你们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有很多钱,你们一辈子都赚不来的钱!快点放我回去!!”

    鬼兵架着骂咧咧的女子消失了。

    有一位老人佝偻着背,拄着拐杖,颤颤巍巍捧着两块白面包,一杯豆浆,说道:

    “我不要求回去,只求大人您可以帮我一个愿望,我的孙儿正在上学,他呀不吃早餐就会胃疼,他还在家里等着我的早餐呢,您可以不可以帮我把早餐送给他。”

    老人是坐公交车的坠下河淹死的,浑身湿漉漉的,早餐也鼓着一袋子水,老人家眼花看不清,一直拿在手里。

    像这种帮死人完成愿望的积分很少很少,又要特地去跑一趟现世,很多鬼都不会去接。

    吕小渔深受感动,她接过老人家手里的早餐,笑着说道:“老人家,我会给您把早餐送到的,您安心去吧。”

    老人家点点头:“谢谢你小姑娘。”

    老人家被鬼兵带走了,在鬼门关处,有早已在等待她的男人,那男人看起来很年轻,是老人家的伴侣,年纪轻轻就已经死了,在地府苦苦等待几十年,等着老伴一起走。

    有个强壮的男人怒骂:“你们算什么?凭什么决定我的生死!

    男人怒骂着往回走,原本只有一步的距离,在男人跨出脚步的时候,变成无底深渊,男人跌入深渊之中。

    在场的人再也不甘轻举妄动,惶恐、无助,各种各样的情绪交织一起。

    哭声在鬼门关久久回响,哭得肝肠寸断。

    “能救你们的,只有你们自己。“苏辰说道。

    越彬立刻举起手来,大声说道:“好了各位,生前有做过善事的,请站到这边来,你们生前的善事,是可以转化为积分的,有利于下一辈子的投胎。”

    一位豪气的少爷伸出一张黑卡递给越彬,高傲地说道:“有这张黑卡你可以随便刷,这里有无限额度。”

    越彬拿着黑卡收进袖里,摆摆手:“到最后排队!”

    少爷生气说道:“你拿了我的黑卡不作数。”

    越彬一弹指,少爷不知道飞到哪个角落去了。

    刚死的人类虽然有很多的不甘心,可是他们对于这个未知的世界都不敢反抗,只能按着顺序排队。

    有位买菜的妇女手里还拿着青菜,她一生斤斤计较省下来的钱,被儿女挥霍光了,在这个生死的关头,她能带下来的只有手里的青菜,而她的子女,办了丧事之后,还会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有位穿着工服的搬砖男士,他坐在公交车里,手里拿着这个月刚发的工资,买了两只烤鸭,他在准备回家和家人吃一顿好的,也顺便慰劳一下自己。

    有位穿着校服的学生,他刚刚拿到录取通知书,他要让眼瞎的妈妈知道她的儿子有出息了,可是他的生命和这张通知书一起走到了尽头。

    该走的人只能排着队走,该回去的人也在一个个回去了,引起的骚动渐渐平息,未完成心愿的人,留下的心愿卡会挂在地府的入口,需要做任务的小鬼们会去取心愿卡,帮助亡灵完成心愿。

    吕小渔看着周围的一切,时间仿佛回到了她刚来地府的时候,那时候她也在鬼门关徘徊,可是她没有前世的记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就是那时候她遇见了苏辰。

    她的意识一直跟着苏辰,好像那是她唯一认识的了。

    可是吕小渔已经不记得她在前世有没有见过苏辰?

    “小渔,快过来。”知夏叫唤着吕小渔。

    吕小渔急忙走过去,尴尬笑了笑:“知夏姐。”

    知夏把名单交给吕小渔,说道:“这是整理好的名单,你把名单交给黑白无常,核查一下有没有遗漏的人员。”

    吕小渔拿着名单答道:“好的知夏姐。”

    吕小渔拿着名单走了,她低着头,看着名单上有个人的名字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叶灵。”吕小渔呢喃着这个名字,想了想,盖上名单簿。

    黑暗中有个人注视这一切,默默跟在吕小渔后面,想着趁机扑上去。

    “吕小渔!!”赵沐沐走过来,一把抢过吕小渔手上的名单,说道:

    “我帮你送吧,你去帮知夏的忙吧。”

    吕小渔耸耸肩,把名单抢了回来,她继续走路:“既然知夏姐交到我手上,我就一定会送到。”

    赵沐沐追上来,生气叉着腰:“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我?”

    吕小渔看她一眼:“我虽然不知道你进入往生殿有什么目的,但是有我在,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赵沐沐一把抓住名单簿,暗暗施展法术,怒道:“你别以为你跟大殿下有一腿我就会怕你。”

    吕小渔运送着内力,抓住名单簿的另一角,紧紧抓着不放:“你别忘了,你打不过我的。”

    赵沐沐和吕小渔两只鬼争锋相对,互不相让。

    “咳咳咳。”路过的阎王轻轻咳嗽了一声,

    黑白无常冷着脸说道:“听说鬼门关那里来了很多死人,你们往生殿的人还挺闲的。”

    赵沐沐和吕小渔停止了斗法,吕小渔把名单簿交给黑无常,恭敬地说道:

    “这是这次事故的死亡人数,知夏姐让我交给您,给您核查一下地府生死簿。”

    黑无常黑着一张脸接过名单,他淡淡扫了一眼,淡道:“行了,你们先下去吧。”

    吕小渔和赵沐沐都退下。

    黑无常把名单交给阎王,说道:“阎王,看这份名单,并没有那只狐狸。”

    白无常说道:“这么大的事故,不可能只有一个醉酒的人类造成的,一定是那只狐狸又回来了。”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