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小渔回到地府,鬼火们都非常高兴,围着吕小渔转,听着吕小渔说外面的新奇往事。

    一撮鬼火忧郁着脸不开心:“小渔,你下次去现世能不能带我一起呀,我也想去看看现世。”

    其他鬼火虽然也很向往,可是它们还是担心呢:“听说现世的阳光很猛烈,我们去到现世会被蒸发的。”

    小鬼火很失望,火焰的颜色都暗淡下去了,周围变得阴凉阴凉的。

    吕小渔喂鬼火吃磷粉,苦恼说道:“要不我去找大殿下问问,有没有办法把你们也带去现世?”

    “好啊好啊!”鬼火们高兴地跳起来,开心地燃烧着。

    吕小渔也甚是开心,她正愁着不知道用什么借口去找苏辰呢。

    吕小渔很快就来到苏辰的寝殿,寝殿内空荡荡的,没有一只鬼在,只有一些小鬼火在到处闲逛,殿中阴凉阴凉的,鬼火们见到吕小渔都开心地打招呼。

    “嗨小渔,殿下在里面看书呢。”

    吕小渔点头致谢,分了一些磷火给鬼火吃,说道:“谢谢你呀。”

    “不客气哦小渔,你要多多来看我们呀。”小鬼们开心跳着舞,殿内的温度也变得温和一些。

    吕小渔悄悄走入殿中,苏辰正在侧卧躺在榻上,他手里拿着一本书,一身白衣甚是随意,青丝如瀑,看起来美得像一幅画。

    苏辰察觉到动静,慵懒抬起眼睛看,淡淡道:

    “找我何事?”

    苏辰的声音很轻很淡,明明没有太多的情绪,可是在吕小渔听来却像是很冷漠,不免让人产生得一些距离感。

    吕小渔有点失望,她以为她和苏辰的距离近了,可是一瞬间她们的关系好像又回到以前一样,吕小渔尴尬笑了笑,说道:

    “大殿下,我就是过来请教您,有没有什么办法把鬼火带去现世的?小鬼火想去现世看看。”

    小鬼火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停在吕小渔肩膀上,小鬼火笑得贼眼兮兮:“大殿下,我也想跟着小渔姐姐去现世。”

    苏辰淡淡抬眼看着吕小渔,他用手指勾了勾,示意吕小渔走近一些,苏辰对着小鬼火说道:

    “你先下去罢。”

    小鬼火看到苏辰像是要生气的样子,只好轻飘飘走了,小鬼火担忧地回头同情看着吕小渔,还顺手关上了门。

    吕小渔慢慢走近苏辰,在苏辰面前停下,委屈道:“对不起大殿下。”

    苏辰勾唇一笑,沉稳的声音说道:“哪做错了?”

    “我去现世是执行任务的,不是去玩的,不应该说要带鬼火去。”吕小渔低着头,进项深刻的反省。

    苏辰用手拍了拍榻的边缘,示意吕小渔坐下,吕小渔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照着苏辰的话去做。

    苏辰一手拉着吕小渔,吕小渔便顺势躺在了苏辰身上,鼻尖传来苏辰浓浓的香味,吕小渔吓得下意识挣扎起来,可是苏辰一把按住吕小渔。

    “别动。”

    吕小渔只好不再动,就这样躺在苏辰怀里,她任由苏辰拿她脑袋垫着下巴,苏辰像是撸猫一样抚摸着她的头发,眼睛依旧在看着书,

    吕小渔大气不敢喘。

    “你的手链是一件很好的宝物,让鬼火躲在手链里,可以保护它不受到伤害。”苏辰说道。

    吕小渔猛地一抬头,眼睛瞪着圆圆的,眨啊眨,她还以为是苏辰生气了,没想到苏辰真的把她的话听进去了。

    苏辰淡淡敛下眸,两人就这样相视着,苏辰低下头亲亲在吕小渔唇上亲了一下,又继续看书了,他的手继续抚摸着她的头发,好像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吕小渔一时间石化了,她保持着姿势不动,完全不理解现在是什么情况。

    “还有,我说过以后叫我苏辰,听到吗?”

    “喔···”吕小渔很没有骨气地服软了。

    两人就安安静静坐着,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门外。

    越彬匆匆忙忙跑进来,一看到眼前的景象,惊吓得捂住眼睛往回走,可是想了想不对劲,叫嚣道:

    “大殿之内,你们两个就不能保持点距离吗?这样,这样成何体统。”越彬说实话真的十分羡慕。

    “出去!”苏辰眼皮也不抬,用撸着吕小渔的头发。

    吕小渔从缝隙看到越彬气得跳脚的脸,她正想坐起来就被苏辰拉回怀里。

    “苏辰,你也太不厚道了吧,不能这么重色轻友呀,你们能和好,还不是多亏了本殿下!要不是本殿下给你开的房间,你哪能这么顺利抱得美人归呢。”越彬不满地叫道。

    苏辰实在忍无可忍,书一和,朝着越彬甩去,越彬侧身一闪过,后怕得拍拍胸脯。

    “你个没良心的。”

    “找我何事?”苏辰也不愿意多废话。

    越彬一拍脑袋:“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今天地府来了一批鬼,都是用一时间来的,赵得意那边忙不过来,说让你派人过去帮忙帮忙。”

    越彬指着吕小渔:“你把小渔借给我。”

    吕小渔急忙站起来:“好,我去帮忙。”

    苏辰不悦皱起眉头,他也站起来,负手身后,淡淡问道:

    “发生了何事?”

    “好像是说发生了交通事故,七台车相撞,两辆公交车坠河,可惨了,一下子死了一百多人。”越彬摇摇头,想起那个场面也是惨不忍睹啊。

    吕小渔和苏辰跟着越彬来到鬼门关入口,这里密密麻麻都是人,围在那里吵架,打架,还有很多人在哭,小孩的哭声,老人家的哭声,全都混在一起。

    还有出事的车辆,也是随着他们一起来的,几台车撞在一起,车已经成了废铁,场面非常状况。

    吕小渔到达时,知夏和赵沐沐已经在现场了,洗殿的大殿下赵得意也带着鬼兵亲临现场,一些鬼兵在安抚着鬼门关人类的情绪,正在核查一个个的往地府里带。

    “苏辰啊,你可来了。”赵得意看到苏辰,急忙笑嘻嘻上前。

    “这次死太多人了,你也知道,我们每天都有固定的接待的人数,你说又不能让他们回现世是吧,你能不能拨个地方,让他们待上一天。”

    “这不合规矩吧,他们还没有洗俗气呢,怎么能往我们往生殿带啊?”知夏皱着眉说道。

    越彬也甚是担心:“他们若是没有洗去俗气去我们往生殿,以后有可能会带着记忆重生,那人类世界就乱套了。”

    以前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在世界还是古代的时候,有位皇子被杀后,没有洗去鬼气就投胎往生,那位皇子还记得前世所有的事情,跑去把杀害他的人杀了,因此造成地府生死记录簿出差错,阎王因为这件事情被天帝训斥好久。

    “这我也知道,阎王那边我会好好说说的,可是现在我们地府投生的概率低,个个都想修炼积分投胎个好人家,导致修殿那边也是人满为患了,他们还没洗俗气,也不能往别的宫殿放,现在整个地府最闲置的就是你们往生殿了,这个忙,您得帮帮啊!”赵得意很是苦恼,他拉着苏辰的手,诚恳地说道。

    苏辰看着鬼门关在打架的人类,淡淡地说道:

    “有些人该让他们回去的,就让他们回去罢。”

    赵得意皱着眉头:“这都来到鬼门关了,让他们回去不太好吧?”

    有些人不甘于死亡,有些人不屑于死亡,而有些人就很高兴看到死亡,死的越多越好,赵得意就是这样的鬼,在他的洗殿,死人越多,积分也就越多。

    可是人类却渴望着生存,没有人甘愿死亡。

    有个男人把鬼兵打了,他身材看起来很强壮,一副流氓的样子,蛮横地说道:

    “你凭什么让我死?老子偏要回去!”

    有人出了这个头,就有人开始反抗,在鬼门关的人类都开始骚动起来,鬼兵被吓得连连后退。

    赵得意赶紧跑过去安抚:“各位!我知道你们第一次来地府,都会感觉到很害怕,我非常理解你们的感受,可是你们都已经死了,如果不跟着我们鬼兵进入地府,你们的魂魄将会魂飞魄散。”

    赵得意的发言让很多人都慌张起来,有些人开始哭起来,有些人不满地叫嚣:“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要回去!!”

    苏辰走到正在叫嚣的一位男子面前,那男子满脸通红,喝了不少的酒,他脸上流着黑色的血,看起来像是刚刚被揍了一顿。

    人类生前流的血是鲜红的,而人类死后的血则是黑色的。

    “你就是肇事者吧。”苏辰问道。

    男人的态度非常强硬:“是又怎样?”

    人群中又是骂声一片,那些人恨不得冲上来把男人碎尸万段,男人多少有些惧怕。

    “好好看看你醉驾所造成的事故,那些事故死得的人,你将会为此付出代价。”苏辰在男人肩膀上点了两下,有一道光进入男人身体。

    男人像是被雷电点了身体一下,他吓得坐在地面。

    苏辰冷着脸居高临下说道:“你将会按照你正常的寿命死去,在你往后的60年时间里,你将负担起这起事故的所有责任。”

    男人惊恐得睁着眼,凭空消失在鬼门关。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