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内只有一张大床。

    吕小渔和苏辰同在一间房里对视。

    越彬这家伙办事效率不佳,以客满为由只开了一间房,吕小渔不懂人类怎么开房,又不能睡大街,只好厚着脸皮跟着苏辰一起。

    空气仿佛要窒息一样,吕小渔默默退出:

    “大殿下,您早点休息。”她还是去睡大街比较安心。

    “回来。”苏辰也不看她,淡淡地说着,毫不在意地解开白色衬衫纽扣,露出健硕的上身,苏辰走进浴室。

    “进来。”

    吕小渔不安地咬着手指,她知道人类洗漱和如厕都是在那个小地方完成的,但是涉及隐私问题,厕所里面的东西就没有在地府镜子中展示了。

    吕小渔走进浴室的时候,苏辰已经在浴缸放好水了,旁边衣架已经摆好干净的粉色睡衣,袅袅细烟带着一股热气升起,,很快弥漫了这个小小浴室。

    气温升高,看着苏辰颀长健硕的身材,每一帧都美如画,吕小渔感觉到这种感觉很熟悉,好像就哪里见过,可是在吕小渔记忆中分明没有这一段。

    苏辰把吕小渔拉入浴缸里,温暖的水瞬间席卷全身,吕小渔全身的疲倦都消失感觉舒服极了,她仰起头来看着苏辰□□着上身,蹲在浴缸旁边,挤着放置在旁边不明液体,就像帮一只小狗洗澡一样,抚摸着吕小渔的头发,生出很多泡泡,吕小渔顿时小脸一红。

    “大殿下,我自己来。”

    苏辰淡淡道:“叫我苏辰。”

    吕小渔顿了一下,享受着苏辰的温柔,眨着清澈的双眼看着他:“苏辰,今天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可能就······”

    “知道便好。”

    “我下次一定会注意安全的,绝对不会丢往生殿和大殿下的脸!”吕小渔信誓旦旦发誓。

    苏辰不语。

    “大殿下,你生气了吗?”

    “没有。”

    “那你怎么都不说话?”

    “你修为低浅,没有安全意识,躲不过业障门故障,解不开凡人迷药,愧对晋升第一名的称号,罚你扣除一千积分,下次再犯开除你的职位。”苏辰面不改色说道。

    吕小渔后悔咬着唇,好吧,她就不该多说一句。

    若是细看,可见苏辰脸上有丝丝笑意,他帮吕小渔冲洗着脑袋,用手隔开水以免溅到眼睛,他身上都溅到了水,裤子也打湿了,狼狈中带着诱惑,吕小渔看得眼睛都直了。

    “会不会洗漱?”苏辰又问,手停在吕小渔的衣领没有再往下,她姣好的身材在烟雾中若隐若现。

    吕小渔红着脸连连点头。

    苏辰走了出去,关上门,停在门口,侧头说道:“慢慢洗,不用着急。”

    吕小渔哪敢让苏辰等她啊,搓都懒得搓,用最快的速度洗完穿上睡衣就跑出来了,头发还湿漉漉搭在肩上,一头撞上苏辰赤.裸的胸,非常有弹性。

    苏辰也不恼,今夜脾气意外的好,取来干净的毛巾帮吕小渔擦拭着头发,又拿来电吹风帮吕小渔吹头发,温暖的风吹出来,着实把吕小渔吓一大跳,苏辰纤细的指尖抚着吕小渔的头发,很轻柔,让吕小渔的心不安分开始跳起来。

    “大殿下,你们执行任务的时候经常会留在现世吗?”吕小渔尴尬地找话题。

    “嗯。”

    吕小渔坚强道:“那大殿下肯定知道很多关于现世的知识。”

    苏辰冷着脸关掉电吹风,吕小渔疑惑抬起头来,不知道她哪里又惹得苏辰不高兴了,可是下一秒吕小渔愣住了。

    苏辰俯下身来吻住了吕小渔的嘴,濡软的唇瓣贴着吕小渔的嘴,近在咫尺的呼吸,惊得吕小渔瞬间腿软,被苏辰扶住,大掌拉近两人距离,吕小渔震惊瞪着眼睛。

    不多时,苏辰松开了她。

    “再叫大殿下,下次绕不了你。”苏辰若无其事走进浴室,留下吕小渔一人站不稳跌坐在门口。

    轻柔的水流声慢慢传出来。

    吕小渔反应过来,立即起身跑出去,可是她还没跑到门口,苏辰的声音幽幽传出来:

    “若不想死,最好别跑。”

    吕小渔怂了,开门的手缩回来,不安地在房中踱步,低头看见睡衣太过柔软顺滑,贴着身体好像没穿一样,她便随手拿起一本杂志,杂志上面有很多现世的衣裳,随手一划,杂志的衣裳穿在了吕小渔身上,可算是安心一些。

    没过多久苏辰出来了,过着一条白色浴巾,头发湿漉漉搭在前额。

    吕小渔一身正装坐在沙发上乖巧等待着。

    苏辰皱着眉:“过来。”

    “怎,怎么了?“话虽说着,吕小渔早就走了过去。

    “帮我吹头发。“苏辰靠着墙根半坐下来,视线刚好与吕小渔平视。

    四目相对。

    吕小渔又悄悄红了脸,视线总是不经意看向苏辰丰满的唇,像是美味的食物,吕小渔强打起精神,拿来电吹风帮苏辰吹头发,她进入往生殿目的就是为了可以离苏辰近一点,可真正靠近了,她又害怕起来了,这种感觉很不真实,仿佛随时要消失一样。

    苏辰眼睛有微微笑意,轻柔地深情地注视着吕小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视线里只有她了,他也不知道为何吕小渔忽然就远离他了?这一千年来他依旧陪在吕小渔身边,帮她除去周围的危险,可她为什么不再粘着他了?

    “你······“

    “苏辰······”

    两人同时开口,都愣住了。

    苏辰说道:“讲。”

    吕小渔犹豫再三,小心翼翼地问:“有一件事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知夏姐和越彬都说是我抛弃了你啊?”

    地府里有很多传言,她也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那些事她都没有做过。

    苏辰瞳孔危险半眯:“因为就是你抛弃了我。”

    吕小渔震惊大叫,委屈得想哭:“明明就是你不想见我!”

    一千年前吕小渔约苏辰在忘川河见面,她等了一天一夜苏辰都没有出现,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苏辰,后来的她才知道,以她的等级根本不能进入往生殿,她只有不断地努力练习法术,不断积累积分,变得强大去到往生殿见苏辰。

    “那时候我受伤昏迷,所以没有赴约。”苏辰说得风轻云淡。

    吕小渔比自己受伤还要紧张查看着苏辰的伤势,眼睛含着泪委屈道:“我都不知道,还在背后埋怨你。”

    在吕小渔认知里苏辰就是天上地下最强的鬼,她怎么也想不到苏辰也会受伤,她一直以为是苏辰厌倦她老是跟在身后,所以不再理她了,因为这个误会让她错过了一千年,如果她早一点知道,她就算魂飞魄散也会去到苏辰身边照顾的!

    苏辰抬手拭去吕小渔的眼泪,淡淡道:“不早了,早点睡吧。”

    吕小渔壮起胆子抱着苏辰,像个孩子一样:“我不要,我还没哭完。”

    苏辰弯身将吕小渔抱到床边放下,揽在怀里躺下,房间里的灯熄灭,只剩余明亮的月光照进来,微风轻拂,吕小渔枕着苏辰的手臂,听着苏辰的心跳,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苏辰,连呼吸都放慢了,生怕打扰了这一幕。

    苏辰另一只手抚上吕小渔的眼睛:“睡罢。”

    吕小渔闭着眼睛,没多久又悄悄睁开看着苏辰,一千年以来,终于体会到了人类的失眠感觉,身体明明很困,可是脑袋无比清晰,第二天顶着黑眼圈,脸色苍白,像是一个疯婆子。

    她此刻终于知道阎王为何效仿人类世界的昼夜平衡,下令全地府规定时辰休整,其实作为一只鬼是不需要睡觉的,若是疲惫运功调整便可,鬼的作息主要是白天,晚上用来活动,可是去到现世的话,借用人类的身体就便要晚上保持充足的睡眠,以免拖累人类的身体。

    她现在就感觉到浑身乏力。

    “叮铃铃~~~”

    吕小渔的电话响了,屏幕显示一串奇怪的数字,她学着林霜儿所教的点下绿色接听按钮,里面传出知夏震惊的声音。

    “小渔,你昨晚跟大殿下是同一间房?”

    苏辰还在床上熟睡,清晨的阳光洒在他身上,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吕小渔怎么也想不到她有朝一日能见到苏辰睡觉的样子。

    吕小渔娇羞得做贼心虚:“怎,怎么了?”

    “现在网络上全都是你和大殿下的照片,炸开了,你快看看!”知夏的声音从震惊到激动。

    吕小渔不清楚人类世界的社交软件,环顾四周不解问道:“在哪里看?”

    手机“叮”一声响。

    吕小渔打开一看,网络上各大新闻头条,热搜都是‘杨歌与神秘女子开房’,还附了一张照片,正是苏辰亲吕小渔的照片,苏辰□□着上身,而吕小渔穿着睡衣,散乱着头发,两人抱在一起亲吻的角度五官非常清晰,像是从酒店对面高楼拍的。

    下面的评论炸开了锅。

    “天啊,这丑女人究竟是谁?!!长得那么丑居然敢亲我们的杨歌!!”

    “我心碎了,我的青春没了,老公怎么可以亲别的女人?!!眼光也太差了吧!!”

    “粉转黑了,这都什么玩意儿?”

    “姐妹们,我们要把她人肉出来,支持我的来加群,我们一起维护我们的老公!!”

    吕小渔皱着眉头往下看,还有无数条恶言谩骂,大都数都是骂她的,吕小渔第一次觉得人类是如此可怕。

    知夏在那头担忧地说道:“我们捉拿厉鬼之后是要消除人类记忆,如今你与大殿下的照片已经遍布网络,我们没有办法找到那些人消除记忆,阎王一定会处罚的!”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