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明明看见她是车祸而死的。”吕小渔皱着眉头担心道。

    越彬的手上浮现一本书,书不断地翻阅着,最终停在一页,越彬看了一眼,说道:

    “车祸死的人是她母亲宋芳芳,而这位小妹妹是因为吃了大量安眠药,耽误治疗时间才死的。”

    “这两位人类的死并无特别。”越彬收起书得出了结论,世间各种各样的死法都有,有人活得累了想要结束性命,把自己身边的人一起带走,在地府里并不罕见。

    “可是•••”吕小渔有些不忍心,看林霜儿一个鬼留在鬼宫被欺负,她想起自己当初无助的样子,

    “小渔儿,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地府里的鬼哪个不是死出有因?你管不过来的。”

    “知夏姐•••”

    “近日地府并无鬼差报上有逃脱的鬼,她的妈妈既不在鬼宫内,很有可能是去往了现世,这事归我们管。”知夏的话默许了,轻蔑的眼神看了一眼越彬。

    越彬只好耸耸肩:“好好好,你们说得都对。”

    “此处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将她带回往生殿罢。”知夏说道。

    吕小渔抱着林霜儿站起来,林霜儿早已昏睡过去,浑身散发着黑色的戾气,这种戾气吕小渔不太擅长对付,抱着林霜儿显得有些吃力,知夏没好气踢了越彬一脚,越彬赶紧麻溜地接过林霜儿,皮笑肉不笑道:

    “你们都是大小姐,这种小事还是让我来吧。”

    吕小渔不大好意思:“还是让我来•••”

    越彬早已转身走开。

    知夏拍拍吕小渔的肩膀:“不碍事,他皮厚。”

    三人把林霜儿带回了往生殿,鬼是带回来了,可是要怎么叫醒却陷入沉默之中。

    没过多久,赵沐沐也回来了。

    赵沐沐自认为她自己很快突破了鬼宫,正是得意洋洋时看到越彬和知夏都围在吕小渔身边,她便觉得不高兴,凑上去看到一位陌生的小女孩,问道:

    “这是什么鬼?”

    越彬双手交叉抱着胸:“捡来的。”

    赵沐沐看了半会说道:“她迟迟不醒,怕是戾气缠身,是要将戾气驱散才行。”

    越彬惊喜:“没想到新人还是个治疗师啊!”

    赵沐沐谦虚地挠挠头:“学过一点点。”话虽然说得谦虚,可是赵沐沐看向吕小渔的眼眸里却有一丝挑衅,满满的得意。

    “那便试试罢。”知夏说道。

    赵沐沐受到重用,立即走到林霜儿身边,把吕小渔毫不客气推到一边,吕小渔险些摔了一跤,只好站在一旁。

    赵沐沐运气将手掌贴着林霜儿后背,那些萦绕在林霜儿身上的戾气便随着赵沐沐的掌心,被赵沐沐吸入体内,净化,消散。

    越彬饶有兴趣打量着赵沐沐笑道:“销魂散气功是个好功法,却是个邪功,若是掌握不好容易被戾气控制,谁教你的?”

    赵沐沐脸色发白:“便是偶然捡到的秘籍,自己偷偷学的,不过我会很小心控制戾气,不会危害自己的。”

    越彬显然是不信,不过赵沐沐不愿说,他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没了戾气的林霜儿慢慢苏醒过来,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不甚友善陌生的鬼,林霜儿的脸色更白了,她抬头看见唯一见过一次面的吕小渔,急忙连滚带爬去抱着吕小渔的大腿,一边还哭着:

    “姐姐,姐姐。”

    赵沐沐显然对于林霜儿的态度很生气,明明救林霜儿的是她,为何那只小鬼一醒过来就缠着吕小渔?

    吕小渔蹲了下来,轻轻拍着林霜儿的后背,温柔安慰道:“别怕,这些哥哥姐姐都是好鬼,不会伤害你的。”

    “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越彬自言自语。

    林霜儿看起来怯怯弱弱的样子,拉着吕小渔的手,说道:

    “姐姐,你可以帮我找到妈妈吗?”

    “你身上可有你妈妈的东西?”越彬问道。

    林霜儿在身上搜索了半响,掏出一块七彩棒棒糖,说道:

    “这是妈妈给我的。”

    越彬略有嫌弃地接过棒棒糖转交给知夏:“若是能用一块棒棒糖能找到,我一定会特别崇拜你的。”

    知夏瞪了越彬一眼,将棒棒糖放入了锦囊之中。

    “用棒棒糖要如何找?”赵沐沐虚心问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你知夏姐最擅长的便是追踪了,就像现世那些警察所用的警犬,你知夏姐就是一只比警犬还要厉害的鬼!”越彬得意洋洋地介绍着,比炫耀自己还要自豪,道:

    “她会找出厉鬼生平最害怕的事情,逼厉鬼亲自现身!”

    吕小渔担心的看着越彬,下一秒,知夏便一巴掌扇了过去,怒道:

    “把我比喻成狗,你找死啊!”

    赵沐沐被知夏的粗鲁吓了一跳,便不再发问。

    锦囊内的棒棒糖闪着黄色的光,倏的闪出一副画面。

    画面中出现一只纤白的手拿起放在收银台的棒棒糖,递给收银员一起买单,她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在讲电话,声音十分恼怒,似乎还有点哭腔:

    “林艺我告诉你,林霜儿她也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对我都可以,可是你不能不管霜儿,她还那么小,你就没有良心吗?”

    电话那边的男声很生气:“现在媒体都在等着我的笑话,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都这么多年不见了,忽然带个野种回来说是我的孩子,鬼知道她是你和哪个男人生的孩子?”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要不是我,你能有今天吗?”

    “少给我来这套,我警告你,别再打电话骚扰我!否则别怪我不念旧情!”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被挂断了。

    那女子手里紧紧拽着棒棒糖,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眼里满是恨意。

    这时周围的人似乎有人认出了女子,开始指指点点的,交头接耳议论着。

    “好像就是她吧,就是她勾引林艺的。”

    “真不要脸,还敢出来见人。”

    “就凭她那种货色,林艺怎么可能看得上她?”

    “对啊,好像她为了报复林艺,反告林艺抛妻弃女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听到这些流言蜚语,女子像是一只受伤的刺猬,紧张的缩着身体,用衣领遮住脸,连收银员的找银都不拿慌慌张张跑了。

    林霜儿苍白的脸色看到屏幕里女子时,眼睛一亮,很高兴走过去想抓住那个幻影:

    “妈妈!”

    吕小渔及时抓住林霜儿,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画面一转,女子已经回到了房间里,房间里有一位正在埋头写作业的林霜儿,昏黄的灯光下照映着林霜儿稚嫩的脸,粉嫩吹弹可破,她很认真写作业,连妈妈回家了都不知道。

    女子偷偷抹了眼泪,收拾好心情,笑着开口叫道。

    “霜儿。”

    林霜儿放下笔,看见妈妈回来便高兴,道:

    “妈妈!你回来啦!”

    “作业写完了吗?”

    林霜儿乖巧点头:“写完了。”

    女子摸了摸林霜儿的头,拿出购物袋里的棒棒糖,温柔道:“真乖,这是奖励你的。”

    林霜儿兴高采烈接过棒棒糖,抱在怀里珍藏,女子深情地看着林霜儿,用手轻轻抚摸着林霜儿的头,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妈妈,你怎么了?”林霜儿仰着头,垫着脚伸手去擦拭女子脸上的泪痕。

    女子不忍心抱住了林霜儿,清秀的脸上满是泪痕,眸中的绝望有痛苦之色,她一遍又一遍抚摸着林霜儿的脸,好像要永远地记住这张天真无邪的脸,半天才道:

    “霜儿,妈妈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好吗?”

    “好。”林霜儿想也不想点头回答。

    女子又哭了,满眼不舍得:“霜儿不问问我们去哪儿吗?”

    “只要有妈妈在,不管是哪里,霜儿都愿意去。”

    “真乖。”女子抚摸着林霜儿的脸,牵着林霜儿走到床边,倒了一杯温水,在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一瓶安眠药。

    女子把安眠药紧紧攥在手里,颤抖着手扭了一下,最终挣扎不过将安眠药扔在地上,安眠药瓶打开,撒了一地,女子抱头痛哭起来。

    林霜儿看着女子在哭,她走过去把安眠药一粒一粒捡了起来,捧在掌心里,走到女子面前扬起乖巧的微笑,说道:

    “妈妈不哭,霜儿这就吃药。”

    林霜儿一粒一粒把安眠药放进嘴里,笑着看着女子,乖巧地拿起水杯喝水把药都咽了下去。

    女子流着泪看着林霜儿把安眠药吃下去,却并没有出手阻止,那时候的林霜儿以为这只是普通的药,往常她不愿意吃药的时候,妈妈都会这样哭的,一边哭着一边说是她没用没有照顾好林霜儿。

    吃完药之后的林霜儿脑袋昏昏沉沉倒在地上,林霜儿手中的水杯,手里的药都掉在地上,‘哐当’的一声水杯碎了,像是一记耳光狠狠抽在女子心里。

    “霜儿,霜儿!”

    “我到底在做什么!!”女子泪流满面抽了自己一巴掌,背起倒在地上的林霜儿就往外跑,一遍又一遍唤着:

    “霜儿别睡,霜儿!”

    “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你!”

    “霜儿,妈妈求求你别睡,霜儿。”

    女子手足无措背着林霜儿跑出去,因为跑得太急摔了一跤,林霜儿倒在地上,此时林霜儿的脸色已经苍白,仿佛已经晕死过去。

    女子一边哭着一边抱着林霜儿跑,无暇顾及自己摔得有多狼狈,她一遍又一遍打着电话,可是电话那头都是忙音,她绝望地哭着,跑着,街边的车流匆匆忙忙,却没有一辆车停下来。

    “砰!!”

    一阵尖锐的刹车声音响彻天际,画面一阵黑暗。

    天空渐渐飘起了雪,缓缓的,无声的落下,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却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施救,鲜红的血迹蔓延着马路。

    “呜呜呜•••妈妈•••”林霜儿看着画面中的女子绝望地伸向手机,手机刚好接通的电话那边却是十分嘈杂欢乐,冰冷的声音透过屏幕传出来:

    “我警告你,别再打电话给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嘟嘟嘟•••”

    女子的面容满是血迹,看起来异常恐怖,她朝着手机伸过去,艰难而又决绝地说道:

    “林艺,我不会放过你的!”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