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渔小渔。”

    一大清早的时候,吕小渔被小鬼火叫醒。

    小鬼火双手捧着一滴小水滴,在吕小渔面前幽幽飘着,兴奋道:

    “我今日采摘的晨露,送给你吃!可以积累修为的哦!”

    吕小渔张开掌心接过,吸了晨露之后只觉得浑身舒爽,她也把枕头底下的锦囊取出来,递给小鬼火,道:

    “如果不嫌弃的话,这些磷粉就送给你了。”

    小鬼火高兴得跳起来,抱着锦囊袋子嗅了又嗅:“不嫌弃不嫌弃。”

    “对了,小渔,知夏让我来通知你今日去鬼宫集合的!”

    “好!”

    吕小渔简单洗漱便前往鬼宫,她虽心里有些不明白,还是加快了脚步。

    鬼宫是专门收押无名鬼的地方,便是相当于现世的警察局,那些鬼没有后代供奉,甚至是露尸荒野,死状惨烈,怨气十足。

    所以在地府里,除了鬼差,极少有鬼会去鬼宫的。

    吕小渔远远的看见越彬,知夏站在鬼宫外,巨大的宫殿漂浮着黑色的诡异气息,甚至大门都是黑色的,看来有些渗人。

    在越彬知夏面前还站着一位穿着绿色长裙的女子,女子背对着吕小渔,看着背影很是熟悉。

    “小渔儿,快过来!”越彬开心朝吕小渔招招手,声音异常兴奋:

    “快看看她是谁!”

    那女子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她很熟络地朝吕小渔打招呼:

    “小渔,好久不见。”

    吕小渔认识这位女子,她叫赵沐沐,以前一起参加晋升比赛的时候和吕小渔是同一个宿舍的,虽然是竞争对手,也是舍友。

    赵沐沐长得倒是挺乖巧的,脸蛋漂亮,死得又好!前世是皇室血脉的公主,失足摔下荷塘淹死的,在地府各鬼都喜欢她,是同届参赛者呼声最高的,各鬼都以为赵沐沐会是晋升赛的第一名,没想到被吕小渔爆冷夺得头彩。

    “小渔啊,听沐沐说你们以前是很要好的姐妹,你刚来往生殿不熟悉,你们姐妹俩互相照应,在往生殿也不必这般拘谨。”知夏开口。

    吕小渔笑了笑,有些尴尬,她和赵沐沐的关系不是太好,赵沐沐的性格太过张扬,又戾气十足,实在是个难缠的对象,所以她和赵沐沐比完赛之后再也没见过。

    她点了点头,礼貌回道:“好久不见。”

    赵沐沐立即笑开怀,挽着吕小渔的手臂:“小渔,又和你一起当舍友真的好高兴,你来得比我早,算我半个师姐,以后请多多关照。”

    越彬轻咳一声,说:“虽然我很理解你和小渔久别重逢,不过啊,小渔儿是我们大殿下特批住进往生殿的,一般的鬼可进不得,你还是在哪住回哪去吧啊!”

    赵沐沐的脸色像是红透的大柿子,似乎是第一次如此下了面子。

    吕小渔悄悄拨开赵沐沐的手,刻意保持了一些距离:

    赵沐沐的脸色更不好了。

    知霞也不是那种没有眼力的鬼,看来吕小渔和赵沐沐也不如传闻中那样亲密,她开口说道:

    “沐沐,等会我们要做一个体能训练,你今日刚来报到,若是觉得累了,也可下次再与我们一起训练。”

    赵沐沐乖巧道:“知夏姐姐,我要跟你们一起训练。”

    “很好。”知夏点点头表示赞赏,又道:

    “做我们这行,最重要的就是体力和决策力,我们今日是做基本的测验,谁以最快的速度闯过鬼宫,便奖励一张现世游乐场门票。”

    “不是吧,知夏大小姐,这么低级的游戏你要玩几次啊?”

    越彬非常毒舌:“你我二人也就算了,她们二人还没洗鬼气呢,出去没被晒死不错了,拿门票有什么用啊?”

    吕小渔其实很想告诉越彬,她昨日已经洗鬼气了,可若是说出来好像又不太符合规矩,只好作罢。

    知夏扬手,一阵小点点的光萦绕在吕小渔和赵沐沐身上,她们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类似于现世那种运动服,穿着轻松,跑起步来轻松不费劲儿。

    知夏双手抱着胸,说道:

    “念在你们是新来的,我姑且让你们一炷香的时间。”

    “你也知道她们是新来的,就你也好意思跟新人一起比。”越彬很欠揍地嘟囔着。

    知夏瞪了越彬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吕小渔和赵沐沐先行出发,两人走入鬼宫,里面便传出阵阵哀嚎声,白色的骨头漂浮在空中,忌惮地看着走入的两只鬼。

    其实鬼宫里面只有一条道,很近,却是很少有鬼能够走过去的,它们会使用幻术使你陷入梦境之中,再也走不出去。

    门渐渐合上。

    赵沐沐原本挂着笑的脸忽然变得不屑,冷哼一声,道:

    “一阵子不见,你可长能耐了,别以为你比我先入往生殿就很了不起,若不是你有大殿下这个靠山,你又怎会得第一?”

    吕小渔对于赵沐沐的转变早已习惯,淡淡说道:

    “晋升赛与大殿下无关,莫要随便传谣言。”

    吕小渔向来与赵沐沐的关系不好,只不过她不太明白,明明赵沐沐很讨厌她,为何还要在鬼前装作很亲密的样子,是为了维护赵沐沐温柔善良的人设吗?

    “地府里谁不知你死不要脸缠着大殿下,此次晋升赛若不是大殿下的暗中相助,凭你的本事怎么可能赢得了我?”赵沐沐还是很在意输给吕小渔的事实。

    吕小渔也不是当初那个好欺负的鬼了,道:

    “若是不服,随时可以向我挑战。”

    “你以为我不敢吗?”赵沐沐娇气地瞪着眼,仿佛很生气。

    “那你便来试试。”

    “你!”

    赵沐沐又气又恼,竟被吕小渔的气势压下来了,不过是一阵子不见,她感觉吕小渔整只鬼都变了。

    在两只鬼的吵闹间,鬼宫里的鬼纷纷都聚拢过来,黑压压的一片,闪着血红的眼睛,紧紧盯着吕小渔和赵沐沐,像是在盯着美味的食物。

    黑色的烟雾吞噬了吕小渔和赵沐沐,她们都分别跌入了黑色的幻境之中。

    吕小渔身边都是黑漆漆的,身边的赵沐沐不见了。

    “呜呜呜,姐姐救我啊!”小女孩的哭声从远到近,便见到一位穿着卡通睡衣的小女孩慌慌张张向吕小渔跑过来。

    在小女孩背后似乎有鬼在追赶着她,血红的眼睛得意地笑着,发出尖锐的‘嘿嘿嘿’笑声,小女孩跑得急绊倒摔在地上,瑟瑟发抖看着那团黑影越靠越近,苍白的脸色满是恐惧。

    吕小渔顾不得多想,迅速闪身挡在小女孩面前,吕小渔浑身发出白色的光点,光点汇聚成绳子,将那些黑影团团绑住。

    “破!”

    吕小渔念着咒语,那些绳子骤然缩紧,四周徒然变得一片空白,世界安静下来,嚣张的血红眼睛不见踪影。

    小女孩抱着自己,似乎受到了惊吓,看她样子不过七八岁,稚嫩的脸蛋除了苍白,与其他人类无异,小女孩身上有很多伤痕,黑色的血沾满衣裳,似乎死后是被鬼宫里的鬼欺负所致。

    活着的人类血液是红色的,而死后的人类血液却是黑色的,一眼便能区分。

    吕小渔蹲了下来,掏出一条手帕递给小女孩,温柔道:

    “别怕,他们不会再欺负你了,擦擦脸上的血。”

    小女孩眼睛里满是泪水,小心翼翼伸出手,一把抓住吕小渔的手,哭道:

    “呜呜呜~姐姐这么厉害,姐姐能不能帮瑶瑶找妈妈,呜呜呜,妈妈不要瑶瑶了。”

    在小女孩的手碰到吕小渔的那一刻,空白中忽然一阵刺眼的光照耀过来,伴随着猛烈的喇叭声音,像是急速的催命符,吕小渔在现世见过那种装着四个轮子的盒子,现世的人类管那东西叫做【汽车】。

    汽车紧急的刹车逼停,发出‘嘭’的一声,似乎有人类倒在地上的声音。

    天空渐渐飘起了雪,缓缓的,无声的落下,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却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施救,鲜红的血迹蔓延着马路,流到了吕小渔的脚边。

    小女孩停住了哭泣,愣愣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女人:

    “妈妈···”

    那女人在生死间努力地伸手去抓摔在地面的手机,手机上面似乎显示通话中,有滋滋的通话声音传来。

    女人的怀里还躺着一位小女孩,她面色苍白,一动不动,好像是已经死去。

    “妈妈。”

    小女孩朝着女人爬过去,被吕小渔揽住。

    “她不是你的妈妈,她是你的心魔。”

    话音刚落,车祸现场凝聚成一个黑影,笑嘻嘻地裂开嘴笑,发出刺耳的声音,小女孩犹如着了魔一样,抓着吕小渔不放,说道:

    “姐姐,我求求你了,你帮我找妈妈吧,妈妈不见了。”

    小女孩用力之大,掐得吕小渔的手臂都出血了。

    吕小渔皱着眉头忍受着,不忍心将小女孩推开,轻轻抚摸着小女孩的脑袋,温言安慰道:

    “别怕,我陪你去找妈妈。”

    小女孩满眼是厉色,根本听不进去,尖利的指甲钳入吕小渔手臂,黑红色的血液流下来。

    “哎呀,我的小渔儿啊!”越彬焦急的声音传来。

    便见越彬匆匆忙忙出现的幻象之中,他毫不留情就将小女孩打晕了,看着吕小渔手臂的伤十分夸张大叫:

    “不就是一个小鬼吗?打晕就是了,你伤着自己可怎么办啊!!?”

    越彬伤心极了,吕小渔受伤,苏辰一定会拿他是问的,苏辰那个不讲是非的家伙一定会将他揍一顿的!

    “小渔,你没事吧?”知夏也走了进来,担心道。

    吕小渔有些尴尬:“小伤,不碍事的。”

    “都怪你,莫名其妙要做什么训练,是你害小渔儿受伤的啊,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越彬撇清关系。

    “我不要紧的。”吕小渔连忙摆摆手,低头面色为难看着晕过去的小女孩,询问知夏意见:

    “这小女孩好像是跟妈妈走散了,才会一直徘徊在鬼宫,被这里的鬼欺负,知夏姐,你可不可以帮帮她?”

    知夏抱着胸居高临下打量了小女孩一眼,眼神示意越彬。

    “不就是一只小鬼嘛,地府里多得是。”越彬虽然嘟囔着,还是上前一步观察着。

    “林霜儿,8岁,死于安眠药。”

    越彬顿了顿,啧啧叹息:“她是被她妈妈喂下大量安眠药死的。”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