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柯镇那日在天台就已经见识过苏辰的本事,惊得从地上爬起来,随手把两位保安推到前面挡住,慌慌张张道:

    “杀了他们,快!杀了他们!!”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哗然,看柯镇的样子像是见到了鬼,可他所指的地方根本空无一人。

    两位保安面面相觑,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记者纷纷涌上来架起摄像机和相机拍,要知道柯镇身为大商企业CEO,代表的是大商企业的形象,从来没有一家媒体能拍到柯镇的私生活,记者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头条。

    吕小渔拿着长剑,眼睛闪亮亮地看着苏辰:

    “真的可以杀他吗?”

    “嗯。”

    两人的对话就像是在讨论今晚的晚膳这般自然。

    柯镇像是看着两个神经病对话,恼羞成怒抢过记者的相机朝着吕小渔扔过去,怒道:

    “你明明死了,你不是何小莹!”

    相机透过吕小渔的身体摔在地上,摔成几片,记者心疼的大叫跑去捡起。

    柯镇双目更加惶恐,不断地后退,口中念念叨叨: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何小莹已经死了了!”

    “没错,何小莹死了,是你杀死了何小莹,我今天就要替她好好出这口气。”

    吕小渔一瞬间到了柯镇眼前,长剑刺入柯镇的身体,柯镇看着那把剑就插在自己的胸口,心脏剧痛,一口气喘不上来,仿佛要窒息。

    吕小渔拔出了剑,好奇地看着剑上没有一滴血,柯镇也是完好无损站在她面前。

    “随便砍。”

    苏陈双手负在身后,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吕小渔看着苏辰,又转过头看柯镇,白皙的面容扬起诡异的笑容。

    柯镇一哆嗦,转身就跑。

    吕小渔挥剑。

    无形的剑气透过柯镇的身体,柯镇感觉身体被砍成两半,倒在地上,他趴在地上终于感到后怕,知道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急忙跪在地上求饶: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吕小渔一剑挥下:

    “你若有半分悔过之意,便不会把罪名都推到何小莹身上,便不会在她死后掩盖这一切。”

    柯镇痛得在地上打滚。

    没有人去关心柯镇为何忽然失了心智,记者们关心的是今天的独家头条,各种打电话去报告上司,请求改成现场直播。

    股东们看到这样的情形,真是觉得丢尽了脸面,指示保安把柯镇带回去。

    保安们刚架起柯镇,挡住镜头要走。

    吕小渔抬起脚踹了一脚柯镇,柯镇整个人腾空飞了出去,摔倒了一排椅子。

    “你若当着世人的面说出真相,我今日便可饶你一死,若不然,今日我便收了你八字,来世不得做人。”

    柯镇从地上爬起来,额头的血流下来,一身西装歪歪斜斜甚是狼狈,他的面色苍白,怕极了站在面前的吕小渔。

    吕小渔的剑指着柯镇,锐利的剑锋闪着银色的光,让柯镇眯了眼睛,他生怕再经历一次穿心的感觉,急急忙忙抓着记者的衣领,说道:

    “是我,是我害死了何小莹,快,快把我抓走!”

    柯镇一心想逃离这里。

    吕小渔不放过他:“还有呢?”

    柯镇腿一软跪在地上,痛哭:“林氏是我杀死的!是我把罪名嫁祸给何小莹的!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在场的人都议论纷纷,场面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吕小渔满意的放下剑,居高临下冷淡地看着柯镇,没有一丝怜悯,这样的她,浑身萦绕着一股冷气,竟也让苏辰微微出神。

    很久很久以前,吕小渔也曾露出过这种表情,她的眼睛是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这样的她,太过于陌生。

    吕小渔转身向苏辰走去。

    身后的柯镇忽然从地上跳起,反手抬起一把椅子朝着吕小渔脑袋砸去,谁知那把椅子丝毫碰不到吕小渔半分,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柯镇也摔了一个小跟头。

    众人惊吓得纷纷散开。

    吕小渔抬起脚,踹了柯镇一脚。

    柯镇摔在地上滚了两圈,再也不敢造次,慌慌张张双手双脚并用往外逃走了。

    记者们都纷纷扛着摄像机去追,一时大堂里只剩下空荡荡几人,穿着西装的主持人手足无措地看看一群人往外跑,又看看股东们的脸色,心想这回可摊上事儿了,处理不好职业生涯有可能就此断送啊。

    吕小渔冷冷的眼神变得乖巧无比,犹豫了半响走回苏辰身边,恭恭敬敬双手奉上长剑,声音如蚊蚁道:

    “大殿下,我是不是闯祸了···”

    苏辰皱着眉头看了吕小渔一眼,似乎对这个称呼不甚乐意,转身消失在大堂中。

    吕小渔急忙跟上,随着苏辰从镜子中走出来,回到了地府,犹如做错事的小孩跟在苏辰后面,心里嘀咕着明明是苏辰让她随便打的,怎地又让苏辰不高兴了?

    镜子中的柯镇变得疯疯癫癫被抓入警察局,他看起来很不安,顾不上为自己辩解,蜷缩在角落神神叨叨的,好像有人虽然要找他索命一样。

    网络上谩骂声肆起,大商企业的生意一落千丈,临近破产,最终柯镇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小渔小渔,你可算回来啦,我好担心你!”

    一撮小鬼火迅速飘到吕小渔面前,双手兴奋地比划着。

    吕小渔悄悄对着鬼火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小鬼火看着吕小渔的眼睛,无辜的眨啊眨。

    苏辰一挥手,又将小鬼火拂散了。

    吕小渔看着小鬼火可怜兮兮飘回灯塔那里坐着,她决定道歉:“大殿下,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苏辰居高临下看吕小渔:“错哪了?”

    “地府有规定,不能殴打人类,我方才打得太兴起了,殿下您放心,若是阎王爷追究起来,我一定不会把殿下供出来的,此事完全是我一人所为!”

    吕小渔说得信誓旦旦,可苏辰眉头越来越皱,终于忍不住开口纠正:

    “叫我苏辰。”

    “啊?”吕小渔一脸懵。

    苏辰一本正经看着吕小渔:“叫我辰哥哥也无妨。”

    吕小渔十分不解,咳嗽了一声,才道:

    “苏辰···”

    一千年来,这个名字日日夜夜记在吕小渔心里,可叫出口的时候,总感觉有些不自在,许是时间太久,多了些生疏罢。

    苏辰点点头,拂袖收回长剑,转身往外走:

    “你也不必忧心阎王爷追究此事,他打游戏输给了我,不敢吭声的。”

    吕小渔又追上去,笑道:“哇,那大殿下好棒哦!!”

    苏辰:“···”

    两人一起来到沐浴殿。

    沐浴殿中烟气袅袅,像是流淌着的仙雾一样,朱红色的珠联垂挂,鬼风吹来的时候,叮当作响,发出阵阵鬼声。

    “大殿下···”吕小渔刚想开口,却被苏辰一记眼神看过来,只好乖乖改口:

    “苏辰···”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沐浴殿是洗鬼气的地方,一般是经过阎王爷特批的鬼才能洗鬼气,因为这就意味着开放了去往现世的大门,再也不怕现世的阳光。

    同时,洗鬼气一项特别高深的操作,去除身上暗沉之气,需要级别很高的人护法,否则一不小心就会遭到鬼气反噬,会变成黑漆漆只有影子的鬼。

    “往后你也要时常去现世执行任务,且不能每次都靠渡真气抵抗阳光。”苏辰走到浴池一角坐下来,他一身白衣坐在仙雾中,衣袂飘飘,帅极了。

    “过来。”

    吕小渔有些踌躇,她毕竟是女子之家,怎好意思在男子面前洗浴呢?

    “要不然···改日罢。”

    苏辰坐着不动:“你若想我每日与你嘴对嘴渡真气,也可不洗。”

    吕小渔联想到嘴对嘴渡真气的模样,看苏辰性感的嘴唇,不知道渡真气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呢?苏辰的睫毛那么长,渡真气的时候会不会弄到她的脸蛋呢?会不会很痒呢?

    吕小渔微微红了脸,她咽着口水看着苏辰,犹如在看最喜爱的食物,只能看不能吃。

    她慢慢在池水中坐下去,只留下一颗小脑袋,眼睛贼亮。

    苏辰看见吕小渔乖巧坐着,目的已达成,为何他心中还是不悦?

    吕小渔挪到苏辰身边,仰着头看着苏辰,像是一只哈巴狗可怜巴巴等待主人垂怜。

    苏辰将手轻轻放在吕小渔头上,一股无形的气从上而下,吕小渔只觉得浑身暖暖的,展开双手,纤细的肌肤越来越像人类,粉粉的,肉肉的,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捏起来还会痛的。

    吕小渔开心地笑了,她现在也是一只能见阳光的鬼了。

    “谢谢你大殿··苏辰。”

    苏辰的神色不变:“若是谢我,就好好想想送什么礼物给我”

    谁也不知道苏辰为什么这么在乎礼物的事情,可是想到越彬那无赖都有礼物可收,他便觉得不爽。

    吕小渔略有尴尬:“你的级别太高,买不到适合你的礼物···”

    苏辰收回手,不冷也不怒,让吕小渔摸不着头脑,吕小渔急忙从袖里掏出一条手链,那条手链通体雪白,闪闪发光,跟她手上的手链几乎是一模一样。

    “所以我自己亲手做了一条手链,这是火矿山的晶石做成的,戴在身上助修为。”

    这条手链吕小渔带着身上很久很久了,一直不敢拿出来,怕被苏辰嫌弃,怕被苏辰嘲笑,以苏辰现在的身份和修为,根本用不上晶石了,这次也是因为苏辰用积分救了何小莹,欠他一份恩情。

    苏辰纤细的指尖嫌弃地拎起手链,眼眸静静看着,又不动声色看着吕小渔。

    吕小渔悄悄想要拿回来,可苏辰一动不动。

    “帮我带上。”

    “啊?”

    苏辰已经把手伸到吕小渔面前,修长的手指皮肤如玉凝脂,好看极了。

    吕小渔小心翼翼把手链戴在苏辰手腕,看他的样子还算满意,不由得松一口气。

    送个礼物都要提心吊胆的。

    苏辰起身离去,走到一半忽然停下,道:

    “是了,以后还是少去火矿山为妙,我可保不了你每次的平安无事。”

    吕小渔犹如石化。

    “在里面坐三个时辰再出来。”

    苏辰走了。

    留下吕小渔一个鬼胡思乱想,她以为能通过火矿山是因为她的修为有所长进,难道是因为苏辰在背后一直保护着她?

    ——分割线

    空寂的大殿,苏辰一个人坐着喝茶,白色玉瓷的茶杯,映得浓茶晶莹剔透,细烟袅袅升起,尤其安静。

    在苏辰对面坐着昏昏欲睡的越彬:

    “大哥,你半夜叫我过来就是看你喝茶吗?”甚至于他面前连一个茶杯都没有!!

    苏辰悠哉地抿了一口茶,心情甚是愉快,他举起的手,衣袖滑下,漏出的一串手链闪亮亮的。

    “嗯。”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