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小渔一千年以来都在努力积攒积分,她把修炼来的积分都放在手链里储藏,说来也奇怪,积分在手链里居然越涨越多,每天就算她什么也不干,积分还是会不停生长,不知不觉就已经到达十万积分了,她等级低没有能力驾驭这些积分,别人眼馋的积分,对她来说毫无作用,如果能用来救何小莹一命也算不错。

    阎王看到吕小渔的积分也吓了一跳,他快步走下来,牵着吕小渔的手看了又看都不敢相信,又觉得可惜,语重心长说道:

    “小渔啊,别人修了几万年都没有十万积分,你怎么可以把积分给一只厉鬼投胎?不可不可!太浪费了!”

    越彬对待吕小渔的神情更加温柔了,狗腿的揽着吕小渔肩膀,抛媚眼:“是啊小渔,你要是嫌积分太多,不如就给哥哥吧,哥哥一定会好好利用这些几分吧。”

    苏辰把越彬丢到一边:“滚一边去。”

    他回身看着吕小渔,不悦皱眉:“把手链收起来!”

    在场之鬼,也唯独苏辰这般淡定了,好像他早就知晓此事一般,周围围观的小鬼们若不是忌惮于阎王在场,早就扑上去抢积分了。

    一只鬼,两只鬼,越来越多鬼都聚拢一起。

    红色的眼睛,闪着贪婪的光,利爪已经迫不及待了。

    只要把手链抢过来,便能拥有十万积分,哪只鬼还会脚踏实地去修炼?

    吕小渔犹不知自己身陷危险之中,她只顾着拿积分去救何小莹,哪里会思考这么多?

    “我心意已决。”

    吕小渔倔强咬着唇,不敢直视苏辰的眼神,这是她第一次忤逆苏辰的话,她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又怕苏辰会否决。

    “姐姐。”

    何小莹拉了拉吕小渔衣角,露出感激的笑容:“姐姐,谢谢您,姐姐们帮小莹求情,小莹心里已经很感激了,可这是我选择的路,我应该承担后果,我不能害了姐姐。”

    何小莹虽然没能杀死柯镇,可是她看到有人为自己说话,第一次尝试到被呵护的感觉,心里的恨已经放下了,她跪在阎王面前,脸色淡然说道:

    “阎王爷,请您判决吧。”

    吕小渔张开手,她手链上的积分被一个一个分割出来,却被苏辰一掌击回去,吕小渔手链的光消失。

    苏辰拂袖,便有一阵光萦绕在何小莹身上,修补何小莹的身体,一条用白字写着‘通过’的红绳子凭空戴在何小莹手腕上。

    越彬气得跺脚:“苏辰!她们发疯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发疯?你有这么多积分怎么不给一点老子?”

    他生气是自然,谁会想到苏辰作为往生殿的大殿下,竟然纵容吕小渔这样荒唐的做法?在地府里,厉鬼是不可修行积分的,若是因为一些凡尘的执念成为厉鬼,则是放弃了往生的机会。

    往生殿便是负责捉拿厉鬼,处于刑罚,以儆效尤,如今若是开了这个先河,便会有无数厉鬼觊觎积分投胎,它们会形成一种意识,只要抢到积分便能顺利投胎,便再也无惧往生殿的追捕,无惧地府的制度。

    “大殿下···”

    吕小渔很惊讶,她原以为苏辰会阻止她的,没想到苏辰竟然会将积分给何小莹,同时,吕小渔又是无比心虚,方才她以为苏辰要阻止她,还为此顶撞了苏辰呢!

    “这是?”何小莹看着手腕上的绳子,她身体变得很轻松,轻飘飘的,差点要飘走了,何小莹很讶异身体的变化,明亮的眼睛有几分惊喜。

    阎王殿中出现一扇门,白无常恭恭敬敬地请何小莹:“何女士,您已拥有一万积分,按照规定,您可以去投胎了。”白无常的笑容自以为笑起来很温和,在别的鬼看起来却是很僵硬:

    “在此需要提醒何女士,路过奈何桥要记得喝孟婆的汤,路上拥挤且不能随便插队,也不能随便被鬼插队,有任何疑问请呼叫我们的鬼差,保持优良秩序,有益投胎工作稳定发展,谢谢合作!”

    何小莹有些受宠若惊,怯怯待在原地不敢动,知夏拍了拍何小莹肩膀,无奈道:

    “去吧,放下这些恩怨,你下辈子会有福报的。”

    “不!这可是一万积分!你知道要修多少年才能修成吗??”越彬心里不平衡上前要阻止,被知夏拦住。

    知夏白了越彬一眼:“就你话多。”

    何小莹想要把手绳摘下来,她入地府时间不长,却也知道积分的晋升制度,她很清楚积分有多重要,所以才受之有愧,良心不安。

    “不必推却,我不是为你。”苏辰的话淡淡的,别的鬼紧张得要命的积分,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吕小渔牵着何小莹的手,疼惜地抚着她的头发,蹙眉道:

    “你这一生受了太多委屈,下辈子要好好活着,记得我的话,积德从善,一生平顺。”

    何小莹拜别众人,看了一眼小混混与刘孱他们,眼神也不多作停留,转身走入门消失了。

    刘孱从地上爬起来,想跟着何小莹一道,可白无常快他一步把门收起来了,刘孱扑个空摔在地上,迷茫地怒吼:

    “我呢?我也要投胎,我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

    知夏拱手,冷道:“阎王,这几人生前做尽坏事,既然何小莹不能抵扣寿命,那这几人也不能因为被厉鬼所杀而享受待遇,还请阎王按照原来的命数进行判决。”

    阎王点点头,白无常翻开手里的记录本,照本宣读:“按照规定,不管是蓄意还是谋划,但凡是有伤害他人记录,死后一律丢进火汤焚烧百年,不能生,不能死,轮回十载才能投胎成人。”

    刘孱脸色大变,显然不敢相信:“不!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没有伤害过人!你们凭什么来决定我的生死!!”

    越彬睨眼看着刘孱,不屑一顾道:“被你糟蹋过的那些女子加起来都比一座山高了,你可真有脸皮为自己辩解?”

    “她们都是不检点的女人,在外面都不知道跟多少个男人睡过,多我一个又怎样?我也给了她们想要的,凭什么说我糟蹋了她们,我还嫌弃她们脏呢。”刘孱的嘴脸一阵嫌恶,事到如今他还不知悔改。

    刘孱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一方,那些不检点的女学生还要感谢他,若不是他,她们哪这么简单拿到奖学金?

    知夏心里听得生气,变出一条长鞭就往刘孱身上抽了一鞭子,疼得刘孱‘哇哇’直叫,跳起来怒道:

    “你干嘛打我!!”

    知夏冷冷勾唇一笑:“你不过是一只有罪的鬼,老娘打两下又如何?”

    刘孱气得直瞪眼,他想上前教训那不知好歹的女人,可是他双脚无论如何也迈不出去,‘扑通’跪在地上,浑身犹如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动弹不得。

    越彬拍拍刘孱的肩膀,劝解道:“兄台,我劝你最好不要惹火这女人,不然你以后在地府里的日子会很难过的。”

    刘孱看知夏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还有周遭各种各样瞪着眼睛的鬼,他吓得咽了一口口水,这里不是他的地盘,他也不敢造次啊。

    “你这种垃圾人渣,事到如今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根本不配为人师表,打你都嫌脏了老娘的鞭子。”知夏朝着刘孱呸了一口,她将鞭子收了起来,她生气起来也不管等级制度了,直呼阎王:

    “阎王,你还不派鬼把他带下去吗?”

    阎王皱着眉听着,一副乖巧的模样,急忙挥了挥手:“带下去带下去!”往生殿的鬼都惹不起,尤其是知夏。

    便有鬼差听令上前来架住刘孱,将刘孱拖下去,刘孱拼了命的挣扎着,喊道:

    “不!你们放开我!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周围的小鬼们让开一路,目送着刘孱被拖下去,那群小混混们吓得抱作一团,连连在阎王案下磕头认罪:

    “阎王饶命啊!小的们知错了!阎王饶命啊!”

    混混们毕竟是第一次死,哪里见过这仗势?有更甚者吓晕了过去,有人哭得泪流满面,可鬼差们也毫不留情纷纷把混混们都拖了下去,地府内顿时一片鬼哭狼嚎。

    围观的鬼都是谜之淡定,对于它们来说,这已经是见惯不怪了。

    审判已经结束,可大殿之内却没有鬼散场,比起看热闹来说,它们更重要的是盯着吕小渔的手链,它们眼馋吕小渔的手链,就等着审判结束扑上去抢手链呢。

    苏辰走到吕小渔身边,吕小渔低着头一副做错了事情的样子,她以为苏辰会训斥她,没想到苏辰却是冷着脸,微微弯身牵起了她的手,道:

    “随我回往生殿。”

    越彬追上来,一把搂着苏辰肩膀,把吕小渔挤在中间,他低着头看着吕小渔,挑眉谄笑道:

    “小渔啊,哥哥平时待你也不错,你若是非要报答哥哥,送一些积分给哥哥如何?”

    知夏一巴掌拍在越彬的脑袋上,咬牙切齿:

    “你嫌事儿不够大是吧?”

    吕小渔也不是愚钝之人,越彬三番四次的提及积分的事情,再加上周围的鬼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她才想起积分对于鬼来说有多重要,这回可好,她把积分暴露在众鬼面前,若是地府里的鬼都跑来抢她的积分,该如何是好?

    她低着头略有心虚问道:“知夏姐,我是不是闯祸了?”她已经不敢看苏辰是什么脸色了。

    知夏微微一笑,对待吕小渔的脾气好得很,像个邻家小姐姐一样温柔:

    “无妨,正巧大殿下近日也无事,你便好好待在大殿下身边。“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