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莹戾气一瞬间怒涨,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知夏与越彬,讽刺道:

    “他奸.淫少女,杀人灭口,难道不该死吗?你们为什么要三番四次阻止我?!!”

    “人类自有命格,无须你来审判。”轻柔的声音淡淡道。

    医院天台上浮现出苏辰身影,墨色秀发随风而扬,他剑眉紧皱,狭长的眼眸微眯,勾起温和的笑容。

    吕小渔也跟着苏辰现身,她还是穿着一身校服,被风扬起,惊恐地捂住短裙,脸色有些红,尴尬地整理着短裙,一面劝道:

    “何小莹,你跟我们走吧,只要你真心悔改,阎王会网开一面的。”

    “可笑!我要是跟你们回去,我怎么可能活着?天道不公,你们放过这样的人,我便来替自己主持公道!!”何小莹把柯镇举起,数十层的高楼,只要她松开手,柯镇就会掉下去。

    “你们愣着干什么呀!还不快来救我?!!”柯镇怕得双腿发软,他见几人的对话就已猜透几人的关系,他虽然不知道何小莹为什么‘死而复生’,但是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死在这里,既然这几人是来抓何小莹的,就是他的朋友。

    “只要你们救了我,我可以原谅你们刚才的无礼行为!你们要多少钱!我都愿意给!!”

    “没有机会的!!”何小莹的声音沙哑难听,血红的眼睛狠狠地盯着柯镇,她松开了手,抓狂怒吼:

    “你去死吧!!”

    “不!!!”

    柯镇坠下高楼,惊恐地伸手胡乱抓着,依然抓不到一丝救命之物。

    吕小渔打了一个响指,天台上出现一个无形的光圈,阻断柯镇下降之势,何小莹看着四周,她想走已经来不及了,那股气体吸收着何小莹身上的戾气,收入知夏锦囊里。

    没有了戾气的何小莹,恢复干净少女的模样,穿着校服短裙,她长得很清秀,样子看起来软萌软萌的,这样的人,原本应该是被捧在手心长大的小宝贝,可是却成了回人间复仇的厉鬼。

    何小莹跌坐在地上,她畏畏缩缩的样子与方才判若两人。

    越彬拍起掌,一手搭在吕小渔肩膀,赞叹道:“我们小渔不愧是晋升第一名啊!居然有编织‘鬼网’的能力,难怪那阎王老头会同意你来往生殿。”

    这股无形的光圈看似很平常,却是‘鬼’的天敌,只要是进入光圈内的鬼,都会能力就会消失,但是编织这种网需要很高的法力,绝对不是常人能做的。

    吕小渔被夸得不好意思,挠挠头:“以前我经常被游魂野鬼们欺负,就有高手在梦中教了我这招,慢慢就学会了。”

    自吕小渔跟苏辰分开之后,一些小鬼嫉妒她与苏辰的关系,她成为小鬼欺负的对象,小鬼们骂她死皮赖脸缠着苏辰,使用各种方法为难于她,那时候她法力低微,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后来不知发生什么事情,那些小鬼就没有再刁难过她,甚至看到她要绕路而走,

    再后来,就有一位高手在梦中教会了她编织‘鬼网’。

    “高手?”越彬声音提高了几个调,不怀好意看着苏辰,暧昧道: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鬼网’应该是大殿下的绝技吧?大殿下不会就是那位高手吧?”

    吕小渔燃起一丝希望看向苏辰,可是却是大大失望,苏辰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甚至压根没有听他们的对话。

    知夏一巴掌揍了越彬后脑勺,凶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你打我干嘛?”越彬大大咧咧的,不会看脸色。

    “打的就是你!”

    “你!!”

    吕小渔委屈地低着头,悄悄远离了争吵的二人。

    “是我。”

    苏辰轻轻的声音飘入吕小渔的耳朵,她几乎怀疑自己幻听了,苏辰回眸看着吕小渔,微微一笑,眼里犹如有星辰一样温柔:

    “梦中中那人是我。”

    吕小渔呼吸一窒,心跳漏了半拍,看着苏辰欲言又止,她好想问出口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她又怕答案会让她失望,正在犹豫的时候,听得一道声音:

    “啪!!”

    柯镇扬手一巴掌向何小莹扇去,发出重重的声音,何小莹被打得缩在一起,头发挡住了哭泣的脸,弱弱的声音哭泣求饶:

    “爸爸,不要打我~~”

    柯镇气愤地叉着腰,全然一副强横无赖的流氓样子,很享受看着地上瑟瑟发抖的何小莹,呸了一口口水:

    “死贱人!就凭你也想杀我?”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何小莹像个无助的孩子,眼泪像断了线,脸色露出害怕的神情,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句话,在她的记忆里,只有被打得记忆,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求饶,只有这样她才能继续活下去,这世界没有人站在她身边,从来没有人对她施舍过一丝怜悯。

    “闭嘴,吵死了!”柯镇看样子要抬脚去提何小莹。

    吕小渔身影一闪,挡在何小莹面前,柯镇的脚踢在吕小渔身上。

    ‘啪’听到骨折的声音、

    “啊~~!”柯镇疼得滚在地上,是柯镇的脚踢骨折了,他怒骂道:

    “死丫头!你居然敢跟我作对·····”

    话没说完,柯镇被一股无形的气扔出了楼外,带着浓烈的怒气,气势上丝毫不输那股戾气。

    “快!大殿下要杀生了,快去救人!”知夏反应很快,一脚把越彬也踢了下去,越彬内心暗骂一声,也只好跳下去救人,

    知夏她很头疼,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执行任务,苏辰一向不理会这些俗事,可是今日竟然发这么大的火,她的视线落在吕小渔身上,只好叹息。

    看来就算是生性冷漠的大殿下,也逃不掉人世间的‘情’字。

    吕小渔的心思都在何小莹身上,蹲下来看何小莹怯怯的眼神,就像看到当年那个被小鬼欺负的自己,她很心同感受,轻手抚摸着何小莹瑟瑟发抖的背,温柔说道:

    “没事了,以后他都欺负不了你了。”

    何小莹悄悄抬起头,害怕地看着四周,她的脸色很苍白,没有戾气的她就像是个没有依靠的小绵羊,任人宰割。

    “你随我们走吧,相信我,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吕小渔安抚着何小莹,朝何小莹伸出友善的手。

    “小莹!!”

    李秀娟也跑到了天台,她见到蜷缩一团的何小莹很心疼,飞奔过去抱住何小莹,抱着小小一只的何小莹,她心里有愧疚,流着泪道歉:

    “小莹对不起,我应该相信你的,对不起,你可以原谅我吗?”

    “小娟?”何小莹一双眼睛就像受惊的小鹿,不安地眨了眨,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她畏畏缩缩抱着李秀娟,委屈的眼泪落下:

    “小娟,你相信我,妈妈不是我杀的,我没有杀人,新闻都是假的。”

    “我信你,我信你!”李秀娟点头如捣蒜,心疼地帮何小莹擦去眼泪,何小莹也替李秀娟擦眼泪。

    两位好朋友冰释前嫌相视一笑,相互依靠着彼此,让鬼看着也动容。

    吕小渔撇着嘴,想起了当年那段时光,也偷偷抹泪。

    “我们该走了。”知夏很冷静提醒道。

    “不!”

    李秀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挡在何小莹面前,脸色坚定:“我不会让你们把小莹带走的。”

    知夏居高临下看着李秀娟,略是头疼:“你若是干涉人类的生死,往后的日子会过得很苦,奉劝你还是让开点,莫不自量力。”

    李秀娟面色苍白,她显然是很害怕的,她一直很后悔没有保护好小莹,如今有这样的机会,她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再伤害小莹,就算让她死,她也无怨无悔。

    何小莹牵着李秀娟的手,她感受到人类的体温,软软的,握在手心里一暖,清澈的眼睛抬头看着知夏,微微一笑:

    “我随你们走,你们不要为难小娟。”

    “不。”李秀娟摇着头,紧紧拽着何小莹的手不愿意放开:“你不要走,我舍不得你。”

    “我是已死之人,本来就不应该留在世上。”何小莹安抚着李秀娟,站了起来,她得到释怀,脸上已经没有了戾气,其实何小莹要的很简单,仅仅是好朋友的一句‘我相信你’而已,微笑对着吕小渔与知夏说道:

    “走吧,姐姐。”

    李秀娟跟着站起来,紧紧跟着走了两步,便被一股无形的气隔绝,她再也走不动半分,  李秀娟跪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你这么善良,凭什么让你下地狱?而那样的人就可以好好活着,凭什么?”

    这个答案,没有人知道。

    人类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现实却是很多坏人明目张胆地活着,而好人永远在最底层过着最苦的生活,他们不愿意用善良去换取良知,坦荡地活着。

    可他们不知道,在人世间一世的作恶,会在地狱千年万年来偿还。

    “这样走怎么行?”越彬领着柯镇飞上天台,他脸上洋溢着坏坏的笑容,拎着吓得疯疯癫癫的柯镇,举到何小莹面前,挑眉:

    “只要不弄死他,他随你处置。”

    何小莹浑身哆嗦着躲到吕小渔身后,低着头像是做错事一般。

    知夏略是嫌弃看着柯镇,指着柯震下身:

    “那就切了吧,那玩意!”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