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下,这样做是违反地府规定的。”

    吕小渔虽然很同情何小莹的遭遇,可是苏辰这样做会受到处罚的。

    因为把厉鬼的魂魄给人类服下,意味着将这人类献给厉鬼了。

    人类体内阳气极盛,厉鬼魂魄在人类体内融合,人类能感受到厉鬼生前的记忆,人类越是恐惧,厉鬼魂魄则是侵蚀越快。

    苏辰挑眉:“你会举报我?”

    吕小渔郑重地发誓:“我就算死也不会说出去的!!”

    苏辰摸摸吕小渔的头发,像是哄着小孩子,道:“乖,我不会让你死的。”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苏辰轻抚着吕小渔的头发,温柔地说着:“我在。”

    可是最后他也走了。

    吕小渔神色有些暗淡。

    越彬对于两人一言一语很不满,可他又不能打断苏辰的雅兴,就只好找柯镇出气了,他一脚踩住柯镇,居高临下道:

    “我看他印堂发黑,想来命不久矣,折磨折磨也无妨。”

    柯镇也是一个大企业的总裁,如今被一个小毛头踩在脚下,他想起来反抗,可浑身动弹不得,这几人能大摇大摆地走进来,说明门外的保安早已经被放倒了,他花高价请来的保安这么不堪一击,简直是骗他的钱!

    柯镇沉稳的脸上不由得慌乱起来:“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死!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

    知夏把锦囊内的魂魄放出来,越彬配合得很好,踩了一脚柯镇,疼得柯镇张大嘴巴,魂魄从柯镇嘴巴飞了进去。

    “不!!” 柯镇感受到一股阴冷的气体布满全身,着急的用手扣着喉咙,可他什么也吐不出来,身体里的寒气冷得发抖,他捂着脖子,呼吸困难,面露惊恐:

    “你们给我吃了什么?!”

    “很快你就知道了。”知夏冷着一张脸,她一向是冷静的,若不然早就把这人摸狗样的东西弄死了。

    柯镇愤恨的抬头看那几人,认出李秀娟是何小莹的同学,那其他的人应该也跟何小莹脱不了干系,他紧握着拳头,恨不得将眼前几人都杀了泄愤,指着李秀娟,威胁道:

    “你给我把这几人赶出去,否则我就让你们李家破产!”

    李家有一家小公司,与大商企业有合作关系,可以说李家公司的资金都是靠大商企业支撑着,所以当年何小莹还是柯镇女儿的时候,李家的父母想尽办法让女儿转学,跟何小莹成为好朋友,目的就是拉近与大商企业柯镇的关系。

    后来何小莹传出弑母的新闻后,李家父母很清楚何小莹被柯镇抛弃了,于是就拒绝女儿与何小莹的往来,李秀娟到至今都以为父母只是怕她惹上是非罢了。

    “柯叔叔··”李秀娟紧紧扣着手指,苍白的面色坚定道:

    “您别在执迷不悟了,您应该跟何小莹道歉。”

    柯镇闻言哈哈大笑,笑得很放肆,什么样的人结识什么的朋友,他坚信只要有钱,没有他摆不平的事,等他逃出这里,一定会让这几人付出沉重的代价,他愈发地觉得浑身发冷,毫不掩饰不屑之意:

    “哈哈,那贱人给了你们什么好处?钱?你们是不是傻啊?!要为一个死人伸张正义?”

    柯镇还在笑着,狡黠的脸皮冷血扭曲着,他浑身抽搐着,霎那间何小莹魂魄控制住了他的身体,控制着柯镇的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不!!”

    “你是谁?!!”

    柯镇问自己是谁?一巴掌扇了自己,力气之大让他整个人腾空而起摔在地上,他张皇失措爬上床,好像有人在追着他。

    “不!!不要!不要打我!!”柯镇从床尾爬到床头缩着,雪白白的双腿腾着半空挣扎着,他的神智有些分裂,一会儿是凶狠的柯镇,一会儿是哭泣的何小莹: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爸爸。”

    “滚出去!!”

    “爸爸,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打我!”

    柯镇在床上又是哭又是闹,趴在床边用脑袋撞墙,一个大男人形象全无,哭得泪痕满面: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妈妈不是我杀的,不是我,不是我···。”

    一群人静悄悄围观柯镇抽自己耳光。

    越彬显然乐于待见柯镇发疯的模样,退了一步欣赏着。

    李秀娟仿佛在柯镇身上看到何小莹的影子,她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地走上前,跟着何小莹心疼地哭了出来:

    “小莹···”

    知夏拉住了李秀娟,她神色平静:“他现在没有神智,不要靠近他。”

    李秀娟眼泪挂在脸上,晶莹剔透的,真真是我见犹怜:“可,可小莹她···”

    “他不是何小莹。” 知夏解释道:“何小莹生前害怕柯镇,死后记住了生前那种恐惧,反而不敢来报仇,他体内现在有何小莹的魂魄,只有这样,魂魄相互吸引,何小莹才会前来找他。”。

    强怕何小莹来面对她最害怕得事情,虽然这样做很卑鄙,但是只有这样才能更快地找到何小莹。

    在李秀娟的眼里,她看到小莹在挣扎着,而自己也无力去帮助小莹,内心很愧疚、心疼,种种情绪累积在一起,让她泪流不止,陪着小莹一起哭:

    “对不起···”

    “对不起···”

    如果她知道小莹是这样的遭遇,她说什么也不会因为外人这么狠心对待知己朋友,小莹的死,她也有一部分责任,如果她能给一丝温暖小莹,或许小莹就不会想不开了。

    苏辰捂住吕小渔的眼睛,对待柯镇狼狈的做法很不待见,轻言道:

    “走罢。”

    “去、去哪儿?”吕小渔眼睛看不见,自然就依偎在苏辰身边。

    “我们留在这儿,厉鬼不敢进来。”

    苏辰轻笑,低首看着怀中迷迷糊糊的少女,她纤长的睫毛轻轻眨着,扫在他的掌心痒痒的,他忽然觉得就这样待着也不错。

    “哦哦哦。”吕小渔傻乎乎地点点头。

    苏辰等人消失在病房内,留下疯疯癫癫的柯镇与流着泪跪在地上的李秀娟。

    没过多久,就有一股黑色的戾气进入病房内,直冲床上的柯镇,一下子掐住柯镇的脖子,将柯镇举了起来。

    柯镇身体内的戾气被何小莹吸收,柯镇的神智也开始清晰起来,他看着眼前不明黑色物体,没有固定形状,只有一双凶狠暴戾血红色的眼睛,他吓得打颤:

    “你、你是谁?”

    李秀娟脸上挂着眼泪,她也是害怕得发抖,说起话来嘴巴也不利索,仍是不由自主往前走了一步。

    “小莹?”

    那股戾气听到声音,回首看到李秀娟的时候,血红的眼睛微微一顿,她身上的戾气渐渐消失,露出一位穿着校服短裙的少女,扎着双麻花辫,白皙的面容很乖巧可爱。

    何小莹看着李秀娟,血红的眸色渐渐冷静下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秀娟看到眼前的人真的是自己好朋友,她哭成了泪人儿,跪在地上忏悔:

    “对不起,小莹,对不起,对不起···”

    “不!!不可能!何小莹已经死了!!”柯镇看到眼前的人是何小莹的时候,他反而不怕了,他对何小莹根本没有畏怯之心,无论她是人还是鬼,都是他随意玩弄之物。

    柯镇死命挣扎着,他的手比何小莹长,一巴掌把何小莹的脑袋拍转了一个方向,血红的眼睛瞪着他,差点吓得尿出来。

    何小莹的头三百六十五度转了一圈,转过来冷冷看着柯镇,血红的眼睛流出了红色泪水,她身上的戾气重新开始集聚,四周阴冷得可怕,声音冷若冰霜:

    “是你杀了我母亲,是你毁了我的一生!!”

    她把柯镇随手一扔,柯镇砸在墙上反弹回来,吐出了一口血,不可置信指着何小莹,却只说出了一个字:

    “你!···”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何小莹身上的戾气刮起一股旋风,病房内的桌子,椅子,水杯,花盆,机械仪器都被这股冷风震得抖动,水杯‘啪’的掉在地上,清透的水就像活了一般在空中旋转。

    “小莹,不要这样,不要再杀人了!!”李秀娟撕心裂肺地叫着,她眼睛睁不开,只能摸索着向何小莹走去,一面劝道:

    “他们说你杀了人就不能投胎了!”

    何小莹并没有住手,她说得很冷静:“我早就没有回头路了。”

    苏辰现身于病房内,护住了病床上的少年,鬼的戾气没有对他造成影响,他站在一片狼藉之内显得超群绝伦,轻柔的声音很好听:

    “只要你乖乖收手,我可以替你向阎王求情。”

    何小莹凌厉回首,她似乎是忌惮苏辰,迅速的抓起柯镇边消失在病房内,只留下一股阴冷之气。

    “唉,为何女人都如此麻烦。”苏辰看还在哭泣的李秀娟,由衷地叹气,他越发觉得不哭不闹的吕小渔很可爱。

    何小莹抓着柯镇来到医院天台,举着柯镇立在栏杆之上,医院楼层很高,从天台看下去车水马龙,红灯闪烁,令人头晕目眩。

    柯镇一边挣扎一边紧紧抓着何小莹的手,他的脸因为喘不过气通红,憋着一口气狠狠瞪着何小莹:

    “你要什么才放过我?缺钱了是不是?明天我就让人给你置办个金屋银屋,够了没有?”

    “你杀了我母亲。”

    柯镇毫无悔意,甚至说得无关紧要:“她已经死了,你也知道我是公众人物,要是影响了公司,我拿什么供你上学?我养了你十几年,你就是这样报答我?”

    “闭嘴!!”

    何小莹怒吼更加用力掐住柯镇脖子,只要她再力一点,就能掐断柯镇的脖子。

    “束手就擒吧,何小莹!”知夏与越彬出现在天台上:

    “这次你逃不掉了。”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