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下晚自习了。

    救护车与警察前来清理命案现场,看热闹的学生们也成群结伴地离校。

    吕小渔一行人来到警察局前,苏辰进门时,身上的校服在踏入门槛时,一瞬间变成一套黑色西装,头发梳着侧分烫发,添了几分成熟气息。

    跟在后面的李秀娟吓得一趔趄,吕小渔眼睛都亮了,很是羡慕苏辰的能力,可是知夏显然见怪不见了,拍拍吕小渔的肩膀:

    “下次我教你变装。”

    吕小渔点点头,高兴极了。

    越彬蹲在监狱角落里,头发凌乱,顶着一个鸟盖头,校服领带歪歪斜斜,像是被人虐待了一般,他见到苏辰出现,双眼亮晶晶地从地上弹起来。

    “好兄弟,你果然来救我了。”

    一位穿着警服的中年大叔走过来,看到苏辰这么年轻不禁多看两眼,狐疑问道:

    “你是越彬的监护人?”

    表兄弟?朋友?辩护律师?

    “嗯。”苏辰自然地答道,从西装上衣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大叔,谦逊道:

    “我是他爸爸,越灵。”

    越彬伸出的手僵住:“···”

    吕小渔双眼紧紧盯着苏辰的名片,她虽第一次来现世,但是也知道现世的警察局是个神圣的地方,他们作为鬼魂,没有在现代生活过,与现世的人打交道,当然会很紧张,生怕被人看出端倪。

    知夏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吕小渔,示意她放轻松点,低声解释道:

    “我们在现世的身份会自动代入真实的人类,任务结束后消除他们的记忆,所以你不用害怕,我们现在就是正常的人类。”

    吕小渔郑重,一本正经地点头。

    李秀娟差点吓晕。

    大叔接过名片,他显然是不信,怎么看越彬与‘越灵’两人都是年纪差不多,挑眉:

    “真的?”

    苏辰微微颔首,温柔地看向越彬:“儿子,叫声爸爸。”

    越彬:“···”这是新的折磨他的方式?打死他也不叫···

    大叔把名片交给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小伙子便拿着名片在电脑上查询,大叔看着身后跟着的吕小渔等人,努努嘴问道:“她们又是谁?”

    苏辰回身淡淡看了一眼,伸手揽着吕小渔的肩膀,扬起和煦的微笑:“这位是我夫人,另外两只是我女儿。”

    知夏:“···”

    李秀娟:“···”

    大叔:“···”

    越彬:“···”

    “您夫人真年轻。”大叔面对如此淡定的苏辰,不知觉间用了尊称。

    苏辰一副很宠溺的样子:“嗯,还行。”

    吕小渔神色略尴尬向大叔打了招呼。

    “搞什么!?老子让你来救老子的,不是让你来泡妞的!!”越彬气得跺脚,指着苏辰破口大骂。

    也就在这时,小伙子似乎查完了人口记录,扶了扶眼镜,露出为难神色:“头儿,这位先生说的是真的。”

    眼镜小伙子也是生平第一见到这么年轻的先生娶妻生了一儿二女,可人口记录明明明确记录着,他只能相信这位先生只是童颜了。

    “臭小子,有你这么跟爸爸说话的吗?”大叔一巴掌扇去,代为教训越彬,又对着苏辰客客气气相请:

    “越先生,请坐吧。”

    苏辰大大方方坐了下来,吕小渔紧张地僵直坐着。

    “越先生,是这样的,你儿子与同学斗殴,打断了对方三根肋骨,那位同学现在还在重病房里躺着,很不巧呢,那位同学的爸爸是大商企业的柯镇先生,柯镇先生那方表示一定会告到底,要把你儿子送入监狱。”大叔想来处理了很多青少年打架的案例,不忍心越彬小小年纪前途被毁,皱起眉很担忧。

    “老子那是救他,那小子要被厉鬼杀了,是老子救了他,不谢谢我就算了,还把我关进这里,有没有天理!!”

    越彬原本去找张千秀的,半路遇到何小莹那只厉鬼要杀那个小子,他就顺手救了,谁知一群警察把他抓了,那小子不知恩图报,反咬他一口说是他揍的,于是他就被那群愚蠢的人类关进了这里。

    真是好心没好报!

    早知如此,他就应该让厉鬼弄死那家伙。

    “闭嘴!”大叔脾气阴晴不定,指着越彬凶道,回头又扬起慈祥的笑容,像一只慈祥的老鸭,道:

    “越先生儿子年纪还小,如果留了案底对他未来的前途都不好,我个人是建议越先生可以跟那边私下调解,这样对双方都好。”

    大叔递过来一张名片:“这是柯先生的联系方式。”

    “谢谢。”苏辰温润颔首。

    大叔又对越彬进行一番教育,之后苏辰跟着眼镜小伙子去交保证金,把越彬保释出来了,越彬气呼呼要走,苏辰拉住闹脾气的越彬,狭长眼眸微微一笑,半是威胁:

    “儿子,咱们要去找柯同学道歉才行啊,你想蹲人类的监狱吗?”

    越彬脸都绿了。

    知夏偷笑,拉着吕小渔走了。

    几人来到医院。

    医院气息很阴冷,随处可见鬼差坐着等候收鬼魂,经过鬼差的指路,来到医院最高层,据说是人类的VIP病房,要很有钱的人才能住得起,大厅哭着没病床的人很多,来到高层却是安静很多。

    走廊有一股黑色戾气徘徊,似乎很是忌惮。

    “这世上也有厉鬼怕的人。”知夏看了一眼病房门口,只有两位穿着西装的保安守着,厉鬼要进去实在太简单了,唯一的可能就是厉鬼害怕里面的人。

    “知夏姐,病房里面有何小莹怕的东西吗?”吕小渔也看得出来那股戾气不敢进去。

    李秀娟已经接受了吕小渔与知夏口中的厉鬼就是小莹,她面色苍白,咬着牙说:

    “小莹生前最怕的,就是柯叔叔了。”小莹生前宁愿在大街上过夜也不愿意回家,因为她说过家里的父亲经常虐待她。

    这么说柯镇就在病房里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保安拦住了几人,冷着脸问道:“你们是谁?”保安早就看见几人鬼鬼祟祟了。

    “我这儿子就是把你们少爷打成残废的罪魁祸首,今天领他来赔罪,请问柯老先生在里面吗?”苏辰文质彬彬问道,很一副虔诚的样子。

    保安一惊,他们还很好奇能把人打断三根肋骨是何方神圣,不料是个瘦瘦弱弱的青年,一看就是个小白脸。

    保安显然不相信二人,不屑道:“柯先生不在里面,你们请回吧。”

    可是保安话音刚落,病房里面就传出女人的娇.喘.的呻.吟声,在空寂的走廊里甚是悦耳。

    吕小渔悄悄红了脸。

    “老子就知道那家伙是讹老子的!”越彬想到自己无缘无故被抓进大牢,气得抬脚就踢开了门。

    保安想阻止,却被越彬一掌打晕。

    病房门内宁静幽暗,病床上躺着一位用白纱布包裹着的少年,心跳脉搏器‘滴滴’声平稳地跳动着,旁边还有个休息室,休息室传出一道怒喝的声音:

    “谁?”

    那声音很低沉掷地有声,想来是好事被打断十分不爽。

    休息室四处丢落着女子的衣服,柯镇穿着内裤系着衬衫走出来,他的欲.望呼之欲出,见闯进来的几人,怒道:

    “你们是谁?滚出去!”

    柯镇伸着脖子叫保安:“你们都死了吗?让几个小毛孩闯进来?!!”他走出来,雪白的双腿明晃晃的,实在不雅观。

    吕小渔不是第一次见柯镇了,上一次见柯镇是在何小莹的魂魄记忆里,此人浑身萦绕着一股邪气,让人看着不爽。

    知夏和李秀娟都羞得捂住了眼睛。

    苏辰将吕小渔转过身去,轻柔地声音在头顶响起:

    “别看。”

    房内的女子裹着白色被褥,努着嘴很不高兴,一副凶巴巴看不起人的样子:“柯郎,人家害羞啦。”

    害羞个球!越彬心里暗骂一句,儿子还在病房里昏迷不醒,当爹的居然在隔壁搞女人,他真的没见过这般下.流的人类。

    越彬毫不客气一脚向柯镇踹去,柯镇下身一痛,跪在地上给越彬磕了头,越彬一巴掌拍在柯镇脑袋上,怒道:

    “瞪什么瞪,当心老子把你眼睛挖出来。”显然他把从苏辰受来的气,撒在柯镇身上了。

    那女子吓得惊叫,她并非要来保护柯镇,而是裹着被子朝相反的方向逃跑,结果被越彬一拳打晕,滚在地上。

    柯镇一副吃了屎的表情,憋得浑身哆嗦:“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他在说着话,手里也不闲着,偷偷摸摸伸手去摸索床头柜的手机。

    苏辰张开手,床头柜那台手机就像被一股无形的气送到苏辰手上,他打开柯镇的手机,屏保是个穿着比基尼的美女搔首弄姿,苏辰看了一眼,拨通了电话:

    “是XX新闻社吗?我要匿名举报,有位柯先生现在在Y医院的楼顶要跳楼自杀。”

    “胡说!我···唔!”柯镇刚想说话,就被越彬捂住了嘴。

    苏辰很满意挂掉电话。

    “大殿下,厉鬼不敢进来,如今我们已打草惊蛇,接下来该怎么办啊?”知夏也很担心。

    “你锦囊内不是有厉鬼的一魄吗?给那人类喝下去。”苏辰嫌弃地将手机扔在地上,冷笑:

    “既然厉鬼不敢现身,那我们就逼她现身。”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