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小渔看到苏辰出现,眼睛都亮了:

    “大殿下!”

    苏辰已换上现世的校服,衬得修长的双腿格外体健有力,白色的衬衫与他脸一样白,白得透光似的。

    她第一次见到苏辰这身装扮,像个小迷妹似的看得发呆。

    苏辰对这个称呼不甚乐意,又平凡又没有诚意,他神色冷静:“叫我苏辰。”

    吕小渔脸微红,微微蹙眉:“我怎敢直呼大殿下名讳。”

    “那叫我辰哥哥。”苏辰说得一本正经,惊掉另外两人的下巴。

    越彬不满跺脚:“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打情骂俏!”

    何小莹将男生扔到一边,一股黑色的烟雾将男生绑在篮球架上,黑色戾气渐渐从脚底侵入男生身体,男生全身犹如千刀万剐,吓得尿裤子,哭着求饶:

    “救命啊!救我!”男生动弹不得,意识却是很清醒,他怕得要死,没骨气地哭了。

    此时应是这所学校自修时间,操场上只有零零散散几位学生,纷纷惊讶停下来看热闹,在他们眼里看不到何小莹的存在,而是男生一人在爬上篮球架撒尿。

    实在不雅观!

    越彬认出那男生是用篮球砸他的人,他公报私仇娇气地指着男生,向苏辰投诉道:

    “能被厉鬼缠上的,肯定是十恶不赦的人,不救!”

    吕小渔担忧皱着眉:“那男生是人类,万一闹出人命怎么办?”

    越彬不屑笑着,他看了苏辰一眼,生怕苏辰会出手,火上浇油:

    “他还砸了我的宝贝小渔。”

    苏辰眉头皱了起来,向吕小渔问道:“你想救吗?”

    吕小渔点点头:“救。”

    “嗯。”

    苏辰冷静地变出一把银色利剑,他离吕小渔很近,一手拎着吕小渔放到越彬身边,轻声道:

    “跟着他。”别的不说,遇到危险逃跑越彬可是第一名,把小渔交给越彬,他放心。

    苏辰挥起利剑,一股无形的气斩断了黑色烟雾,男生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何小莹戾气翻腾而起,黑色的戾气从她身体里飘出来,瞬间钻入操场上看热闹的学生身体里。

    学生们仿佛受到了蛊惑,双目无神纷纷都朝他们聚拢过来。

    苏辰纵身一跃,与何小莹交手。

    而失去理智的学生们瞬间围攻吕小渔她们,吕小渔躲在越彬身后看不到苏辰那边,只被逼得步步后退,知夏皱着眉,道: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他们是人类,我们要是把他们打伤了,回去肯定会被惩戒的。”

    越彬变出一把短刀:“有一个办法!”

    他长眸邪魅一笑,看着知夏:“厉鬼对血腥味很敏感,你用血引诱他们,我去收把鬼气收了。”

    “你想死吗?”知夏白了他一眼。

    越彬拎着吕小渔,就像拎着一只小老鼠一样简单,笑得很阴险:

    “小渔啊,那只能委屈你了。”

    “啊?”吕小渔懵了,她还没反应过来,越彬就拿着短刀在她指尖划了一刀,鲜血汹涌而出。

    学生们眼睛血红猛地扑上去。

    越彬早已拉着吕小渔跳上篮球架,他狂妄地叉腰大笑:

    “哈哈哈,愚蠢的人类,以为老子会束手就擒吗?”

    知夏也跟着跳上篮球架,她睨眼鄙夷看着越彬:“你拿小渔开刀,就不怕大殿下扒了你的皮?”

    大殿下这般冷淡的人,为了吕小渔从地府追到现世,可见得有多珍贵,越彬那二傻子又开始作死了。

    “!!!”越彬笑容僵在嘴角,他一时没有想得这么深沉,看着吕小渔的手在滴血,他心如刀割。

    “小渔啊,你不会见死不救罢?”

    “什么?”吕小渔像个没出过地府的妇女,脸蛋很是忧愁,手指隐隐作痛,她对往生殿浅薄的知识溢于表,她只知道往生殿负责鬼魂们的轮回,以及捉拿厉鬼维护地府的秩序,至于要如何做,从何做起,她还需要多多学习。

    比如割破手指引鬼魂的。

    “大殿下若是问起你怎么受伤的,你就说是知夏划的。”越彬当着知夏的面,脸不红心不跳地栽赃陷害。

    “哦哦哦。”吕小渔乖巧点头。

    三人坐在篮球架上,吕小渔终于看到了人群外的苏辰。

    苏辰与何小莹在打斗着,矫健的身影快如闪电,穿梭在何小莹黑色戾气之内,丝毫不输半分,利剑带着蓝色的光划破漆黑的深夜。

    “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越彬略是嫌弃白了吕小渔一眼,没想到吕小渔也是这般肤浅的女人。

    吕小渔下意识擦了嘴巴,样子傻傻愣愣地,得知上当之后气鼓鼓转头不看越彬,她低首看着下面成群的学生,一个个像着了魔似的仰望着一滴滴血滴下来,问:

    “他们在做什么啊?”

    “他们在想办法吃你。”知夏回答道,厉鬼天生对血有渴望,吸食鲜血可以提高修为,变得更强大。

    可这些人类身上的戾气很少,能力相对来说就更少了,连一个篮球架都爬不上。

    “啊?为、为什么要吃我?”吕小渔吓了一跳,往知夏身边缩。

    “在这好好待着别乱动。”知夏吩咐完,纵身跃下,她手上变出一条银色的绳子,将学生们一圈一圈地绕起来,知夏落在地上,抬头瞪着越彬:

    “越彬,下来帮忙。”

    越彬很听话跳下去,不情不愿拉着绳子一端,知夏取出一个红色锦囊,念着咒语,便有一股银色的光萦绕在学生上方,学生们痛苦挣扎着,嚎叫着,被越彬一脚踹飞:

    “吵死了。”

    学生身上的戾气也是何小莹的一部分,她身上的戾气像是要被那股银色的光净化,稍不留神,苏辰的利剑穿透何小莹的身体,黑色的血迹沿着剑尖流下来,何小莹痛苦仰天大啸,纵身飞起,直直朝着吕小渔这边飞来。

    吕小渔正看着底下的学生们,根本来不及反抗,被何小莹掐住喉咙。

    “别过来!!”何小莹对苏辰命令道,她的声音很难听,就像是被火烫过,沙哑干涩。

    知夏与越彬听到声音,都停了下来,皱着眉很是为难。

    “你收手吧,只要你肯回头,我们会向阎王求情的。”吕小渔丝毫没有作为人质的觉悟,而是开口劝道。

    “闭嘴!”

    何小莹暴怒,血红得眼睛流出了血泪,手上的力道更紧了。

    “放开她。”

    苏辰飞上高空,停在吕小渔一尺之外,他手上的利剑骤然染上了熊熊烈火,白皙的半边脸在火光照映下显得阴骘可怕。

    “若不想魂飞魄散,你最好不要伤她。”

    越彬见状悄悄转身欲走,不料被知夏拽着后衣领不得动弹。

    何小莹也见识过苏辰的厉害,讨不到半分便宜,她一掌拍在吕小渔后背,转身飞走,黑色的戾气很快消失在夜空之中。

    苏辰手上的利剑收了回去,吕小渔跌入苏辰温暖的怀抱,两人慢悠悠落在地上,吕小渔仰着头看苏辰近在咫尺的脸,脸微微红了,快速退一步:

    “对不起!”

    苏辰不悦:“为何道歉?”

    “我不是故意非礼大殿下的。”吕小渔皱着眉,愁眉苦脸的。

    “···”

    苏辰一时竟无话可说,一千年前,那时吕小渔还是个莽撞的小鬼,总喜欢粘着他不放,于是他便冷着脸说道:“你这是非礼本殿下,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吗?”

    从此吕小渔再也没有碰过他···

    这丫头还挺记仇的,苏辰有点后悔了。

    何小赢离开后,受蛊的学生们倏地清醒过来,都不清楚自己为何围在这里,莫名其妙地散开了。

    那位晕倒在地男生悄悄爬起来,还没溜走,就被越彬一脚踹在地上。

    知夏走过去,居高临下看着男生,见男生胸牌写着——张千秀,问道:

    “张千秀,你认识何小莹吧?”

    男生吓得脸色煞白,他浑身发抖,跪在地上磕头:“不要找我,不要找我,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

    “你对她做了什么?”知夏揪着张千秀的衣领,挥起手要揍他。

    张千秀瑟瑟发抖,流着泪双手合十求饶:“那天我考试不及格,被家里人打了一顿,在半路碰到何小莹。”

    “我,我发誓!我只是骂了她几句而已!我什么都没有做!”

    “还有呢?”知夏松开了张千秀衣领,她都觉得揍张千秀弄脏了她的手。

    张千秀睁着双眼,举着双手发誓:“那天有一群小混混来找何小莹,不是我不想救何小莹,他们有很多人,我打不过的!”

    “不要讲得这么正直,你明知道那群混混带走了她,并没有把此事告诉任何人,那天何小莹被那群糟蹋,生无可恋跳楼自杀,你与那群畜生有什么区别?”知夏紧握着拳头。

    她曾捉拿过很多厉鬼,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何小莹凄惨的人生,在家里被虐待,诬陷杀母,在学校遭到老师与同学们的嘲笑,小小年纪不堪受辱跳楼自杀,就算化为厉鬼也要回来报仇,可她能做的只是把何小莹抓回去,并不能让坏人绳之于法。

    吕小渔走过来:“你去自首吧,把事实都说出来,让何小莹九泉之下能够瞑目。”

    “不!”

    张千秀强烈地摇头,很没鼓起缩成一团:“我,我没有对她做过什么,那是她活该,她自杀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是优秀的学生会长,是绝对不可能跟何小莹那种人扯上关系的!

    越彬可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一脚踹在张千秀身上,挑眉:

    “绑起来送去警察局怎样?”

    “哔!!”一声口哨划破宁静的操场。

    “哔!哔!!哔!!”

    一位穿着运动服的老师跑过来,指着几人怒道:“你们围在那里干什么!?”

    他关心看着张千秀满身伤痕,像是被暴打了一样,问道:“学生,是不是他们在欺负你?”

    张千秀脸上挂着眼泪,对于忽然出现的救星感到受宠若惊,僵硬点点头。

    老师立即横眉怒目:“你先去医务室,老师来教训他们!”

    张千秀连滚带爬滚了。

    越彬不服气,指着张千秀的方向:“老师···”

    说没说完,老师一个板子打在越彬小腿‘啪’的一声十分清脆,老师怒不争气:

    “老师平时都是怎么教你们的?在学校不可霸凌同学,你家长教学费让你来上学,是让你来学怎么欺负人的吗?”

    “可是···”知夏皱着眉犹豫着。

    “啪。”的一声,老师又是一板子打在越彬小腿,越彬伸着脖子大叫:

    “老师,我没有说话啊!”

    老师没有把越彬放在眼里,指着宽阔的操场,命令道:“今夜罚你们跑操场一百圈,老师监督你们跑,不跑完不许回去睡觉!”

    “老师!”苏辰握着吕小渔的手举起来,说道:“这位同学也受伤了,我想带同学去医务室。”

    老师一愣,吕小渔纤纤玉手指尖冒着丝丝血迹,许是苏辰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一看就是三好学生,老师也没有多问,摆手:

    “去吧。”

    “不公平!明明打人的是他,老子什么也没干啊!”

    “闭嘴!敢在老师面前自称老子?”

    ······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