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夏拍拍吕小渔的肩膀,安慰道:“无妨,我也想楱死他。”

    男子气得浑身发抖,怒道:“我不管你们是哪个班的学生,等着被退学入牢吧!”

    越彬勾起一股冷笑,颀长的身子微微屈身,嫌弃地打量一番男子:

    “刘孱,已婚,性别男,爱在高中教务处长,担任高三(4)班数学老师,特长:性.交,次数高达八千次·····啧啧啧”

    他惊讶看着刘孱下身,颇有意外,意味深长挑眉:“你还挺厉害的。”

    看刘孱年纪不过四十岁左右,有如此辉煌的成绩,越彬由衷佩服。

    “你、你是什么人?”刘孱心里没底,对方调查自己的底细,很显然手里握着他的把柄,他态度温和许多,强装镇定:

    “老师保证,只要你们不把事情泄露出去,老师会给你们都发奖学金。”

    知夏一巴掌将刘孱拍晕,瞪了一眼越彬,冷道:

    “废话这么多。”

    越彬耸耸肩,不可置否。

    知夏扶起倒在地上的女孩,见她胸牌写着—李秀娟三字,知夏说话很温柔:

    “你没事吧?”

    李秀娟吓得脸色煞白,连老师都敢打晕的学生她倒是第一次见,她生怕连累了自己,慌忙抽出手,退了几步:

    “我、我不认识你们。”

    “你是何小莹的好朋友,李秀娟没错吧?”知夏沉静优雅,轻声问道。

    提起‘何小莹’这个名字,李秀娟神色慌张,急忙摇头否认:

    “不!我不是!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她的眼眶红了,头发散乱几近崩溃。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何小莹很有可能会回来找你,”知夏说道。

    李秀娟犹如被扼制住了心脏,吓得浑身发抖,她眼神涣散,紧紧抱着自己,眼泪滑落:

    “不是我,不是我,我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找我?不是我干的。”

    她抓着校服,都皱成一团了,犹如着魔似的,一边又一遍地念叨着:

    “不是我干的。”

    “不是我干的。”

    李秀娟娇小的身影,犹如受伤的刺猬缩成一团,知夏想安慰她,弯身轻抚着李秀娟,不料李秀娟吓得摔倒在地上,

    李秀娟精神状况很差,她神色慌张,连滚带爬跑了。

    吕小渔看着李秀娟失神的背影,她到底有些心虚,都怪她的失误放走了一只厉鬼,如今已打草惊蛇,再让厉鬼现身恐怕很难。

    “知夏姐,现在怎么办啊?”

    知夏轻叹一口气,回身看吕小渔,看吕小渔柔柔弱弱的样子,出手倒是挺干净利落的,她目光停在吕小渔手腕的手链,通透的雪白串成的手链,上面萦绕着一股黑烟,问道:

    “这手链你从哪里得来的?”

    吕小渔用指尖摸了摸手链,心虚道:“是我从火矿山捡来的,听前辈们说火矿山的晶石可以提高修为,便一直带着了。”

    知夏神色沉重:“火矿山温度很高,可不是寻常鬼都能进去的。”

    “许是因为我是被水淹死的···”吕小渔笑容尴尬解释道。

    火矿山有很多晶石,许多鬼都望而却步,唯独她一人可以出入自由,于是,她便以采摘晶石赚取了很多积分、阴钱。

    “好啦,这么严肃做什么?”越彬一左一右揽着知夏与吕小渔,侧头对着知夏说道:

    “小渔这不是抓住了厉鬼的一魄嘛,也算是立下功劳啦,难不成要像你这般冷血,由着厉鬼伤害人类?”

    知夏本来也没有生气,只是看越彬说话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顺眼,抬手用手肘顶了一下越彬,侧身走开。

    越彬痛得弯下身子:“你!”

    知夏不理越彬的控诉,冷静展开手,变出一个红色的锦囊,对着吕小渔说道:

    “把魂魄放进来。”

    “哦哦哦。”吕小渔连连应是,将手链里的魂魄赶进锦囊内。

    锦囊里的魂魄竭嘶底里,欲冲破锦囊而出,也渐渐显示出真面目——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长得还挺漂亮,瓜子脸,眼睛大大的,看起来很水灵。

    与她年纪不符的是满脸戾气,好似要将面前的人千刀万剐。

    “何小莹,性别女,生2000年,猝2018年,时年18岁,跳楼自杀而死···”越彬看着锦囊内的少女,不禁觉得奇怪:

    “原来那厉鬼叫做何小莹啊?可是她是自杀而死,身上怎会有戾气呢?”

    知夏脸色很不好看,变出一张报纸,递给越彬。

    “这是我找到的资料。”

    报纸上一行黑字大的标题跃然于纸。

    ——惊天交际花弑母杀父,勾引老师换取奖学金,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

    配图是一张打了马赛克的坠楼照片,图中的少女身穿着校服,趴在地上,鲜血流满一地,冰冷而绝情。

    2018年12月15日20时34分,在XXX发生一桩弑母案件,凶手何某被警方当场捉拿,据悉凶手是爱在高中就读高三学生,报案人柯某是何某继父,大商企业执行CEO,据柯某回忆,当晚何某三番两次要求柯某送自己出国留学,并做出语言挑逗、勾引的行为,被其母亲训斥后痛下杀手,柯某不愿包庇真凶,向警察报警,警方捉其归案。

    2018年12月25日,何某因未成年保护法被遣送回学校就读,据其老师同学们回忆,何某回到学校后屡教不改,试图勾引老师换取奖学金,被老师严令拒绝后精神异常,跳楼自杀而亡···

    越彬拿着报纸苦笑:“何小莹死后变成怨鬼,说明这报纸并非真实?”

    自杀的凡人都是自愿死去的,根本不会心存怨恨。

    知夏面色沉重:“不是怨鬼,是厉鬼。”

    她手一挥,三人所身处的地方骤然一转,来到了一间阴暗的小阁楼。

    有个年轻的男子拎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走上阁楼,小女孩的样貌与何小莹有几分相似,稚嫩的脸蛋满是惊恐,挥动的短手短脚叫道:

    “爸爸,我知错了!”

    “爸爸,对不起!”

    “阿姨,救我,救救我!”

    小女孩在哭着,而男子却是不耐烦地把她扔在了床上,男子并没有离开,而是转身反锁门,阴暗的阁楼上只有一轮明月照了下来。

    和缩在角落里哭成泪人的女孩。

    “都叫你听话点了。”男子磁性的声音阴沉。

    小女孩哭得瑟瑟发抖,跪在床上求饶:“爸爸,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后都不会跟妈妈说了。”

    男子拎着小女孩,像是拎着一件毫无反手之力的玩具,他一把扯掉了女孩身上的衣服,女孩身体还没发育齐全,光溜溜的满身都是骨头,看起来像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吕小渔看不过眼,想出手阻止,没想到她的手却是是划过男子的身体。

    她根本碰不到男子!

    “没用的,我们在何小莹的梦境中,是碰不到任何人的。”越彬开口,他言语间有些凝重。

    “梦境?”

    “不错。”越彬皱着眉,他的身高恰好将手搭在吕小渔的肩膀,他努了努嘴,指着知夏,说道:

    “你知夏姐姐最厉害的,就是造梦。”为了说得简单点,越彬又解释道:

    “你方才不是抓住了何小莹的一魄嘛,你知夏姐能通过那一缕魂魄看到厉鬼的生平,找出她们的缺点,一举击破。”

    明明是轻松的话题,在这情景之下说出来,偏偏多了几分沉重。

    说话时,男子已抽出皮带绑住小女孩的手,他脱光了裤子,粗鲁倾身而下。

    小女孩的声音凄惨:“爸爸,我好痛,爸爸,我不要······”

    知夏不忍再看,扬手换了一个场景。

    这场景也像是方才的家,只不过地点是偌大的客厅,明亮的水晶灯下,一位穿着红色睡衣的妇女倒在地上,身边散落一堆玻璃碎片,鲜红的血沿着光滑大理石板四处流散。

    男子手里拿着破碎的花瓶,他手里有很多血,似乎不会他身上的血。

    那小女孩年长了几岁,样貌变得更加精致,她跪在地上,哆嗦着双手拨打电话。

    “你在干什么?!”男子发现了小女孩打电话,一手把电话抢了过来,按下挂断的键。

    女孩哭着爬到妇女身边:“爸爸,快救救妈妈。”

    “救什么救!都怪你这个死贱人!”男子瞪眼,他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凶器,吓得急忙把手里的花瓶扔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

    女孩抱着奄奄一息的母亲,哭得无助:“求求您,救救妈妈。”

    “不可能!这件事一旦传出去,我公司的股票一定下跌,绝对不能声张!”男子失控地抓着头发,不安地来回走动,瞪着女孩骂道:

    “闭嘴!”

    知夏见此情形,紧紧握着双手,道:

    “何小莹,父母离异之后,跟着母亲改嫁大商企业的CEO柯镇,柯镇是个□□,自小就侵犯了何小莹,威胁她不能将此事说出去,两人关系维持有八年之久,这次被张女士撞见偷情,柯镇一怒之下打死张女士,并且将罪名嫁祸给何小莹。”

    似乎是为了验证知夏所说的话,男子(柯镇)拨通了电话:“喂?是XX派出所吗?我要报案,我女儿杀死了我妻子······”

    “闭嘴!!!!”

    一声厉声划破梦境,四周萦绕着阴冷之气,何小莹真身现身在葱郁的操场,月亮的银蕴照在她身上,她看起来很瘦小,穿着染满血的校服,扎着一个马尾辫,脸上满是阴骘之色,她的眼睛血红,扬天长怒:

    “为什么要逼我!!!?”

    何小莹手上举着一位穿着校服的男生,男生身材很高,衣服上都是血迹,被何小莹举着像是在半空漂浮着,男生挣扎着,见吕小渔一行人出现,艰难地伸手求救:

    “救我,救我。”

    何小莹睁着血红的双眼:“我要杀光你们!”

    一只纤白的掌心捂住了吕小渔的眼睛。

    苏辰轻柔的声音在耳边道:

    “莫看。”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