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吕小渔很早就来到了往生殿。

    笑嘻嘻与鬼火们打招呼:“我从丰都那儿买了些磷粉,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她听小鬼们都说鬼火喜欢‘磷粉’,因为磷粉可以让鬼火补充能量,长久不衰,她想着日后都要与鬼火们相处,不如提前搞好关系,便把几百年当引路人攒下来的银钱都拿去买了磷粉。

    鬼火们听说有磷粉,都高兴坏了:

    “哇!小渔你人真好!”

    “我好喜欢!”一朵鬼火吃了磷粉之后闪着蓝色的火光,它转了一圈,自恋欣赏自己的身姿:

    “我美吗?”

    鬼火们都纷纷吃了磷粉,闪着红色,黄色,乳白色等等,高兴得手舞足蹈。

    一堆火聚在一起,四周难免变得阴森森的。

    吕小渔只觉得闷热闷热的,一股凉气从后脑勺腾空而起。

    “小渔都送你们礼物了,你们要恩将仇报烧死她吗?”越彬走过来见到这幅场景眼睛都大了。

    吕小渔转眸一看,苏辰与越彬不知何时也来到了往生阁。

    鬼火们急忙火速撤离,歉意道:“小渔对不起,我们太兴奋了,谢谢你的礼物,我们好喜欢!”

    吕小渔抬袖擦擦汗:“···喜欢就好。”

    “小渔!我的礼物呢?!”越彬努着嘴,双手向吕小渔讨要。

    吕小渔早有准备,展开手变出一朵花,递给越彬,认真说道:“这个叫沙罗花,相传只有遇见到漂亮的人,才会开花的。”

    越彬拿着不免嫌弃,对比鬼火的礼物,这朵花实在太普通了,可这是,那朵沙罗花开了,火红的花蕊艳丽绽放。

    吕小渔急忙拍马屁:“您看,沙罗花都觉得您长得漂亮呢。”

    她也打听了一番,往生殿有位喜欢穿红色衣裳的二殿下,满嘴滑舌,毫不正经,那一定是他了。

    越彬笑得过分狂妄:“有眼光的花,小渔,你这礼物哥十分喜欢!”

    “我的呢?”

    苏辰冷不丁开口,把那两人都吓了一跳。

    吕小渔停顿半响:“大殿下等级太高,我买不起···”

    “······”苏辰一瞬间竟不知自己该说什么,不知为何脚步向这边走了过来,不知为何就问了出来,他见越彬一脸憋笑得满脸通红,简直想打死越彬,表情僵硬片刻。

    “嗯。”转身走了。

    等到苏辰经过转角,越彬忽然凑过脸来,笑得很幸灾乐祸:“小渔渔做得真棒!我好久没见过苏辰一副吃翔的表情了!”

    吕小渔:“····”

    她是真的没钱,苏辰等级太高,买低级的礼物配不上苏辰的身份,高级装备买不起,于是便空手回来了。

    “大殿下不会生我的气吧?”吕小渔担心,脸都皱到一起了。

    越彬熟络地把手搭在吕小渔肩上,鬼火们识趣打开石门,他揽着吕小渔走入往生阁,安慰道:

    “怕什么,他每天都在生气。”

    殿内的鬼火们看吕小渔手里的磷粉眼睛闪闪发亮,齐齐向越彬与吕小渔行礼,迫不及待都吃了磷粉,鬼火飘来飘去。

    “知夏呢?听说她找到厉鬼的行踪了。”越彬问道,他听说知夏找到了厉鬼的行踪,一大清早拉着苏辰来看热闹,只可惜苏辰被气走。

    “知夏姑娘去现世了,好像是在现世找到那只厉鬼了。”鬼火们答道。

    “是那只从地府逃出去的厉鬼吗?”吕小渔眼睛都亮了。

    她听说那只厉鬼是千百来戾气最重的,一路闯破往生殿守卫,进入业障门之后便消失了,往生殿的人找了几日都找不到厉鬼踪影,阎王震怒,提高悬赏积分捉拿厉鬼。

    “对啊,想不想去看看?”越彬怂恿道,他想得紧,便是找不到同路人觉得无趣,如今有吕小渔在,他觉得开心多了。

    吕小渔也想去看看往生殿的人是如何抓厉鬼的,纠结了半日,迟疑道:“可是知夏姐是让我守着往生阁,我也还没去沐浴殿洗鬼气呢。”

    呆在在地府的小鬼身上都是鬼气,是不能去到人间的,否则就会被太阳蒸发,只有那些阎王特批的高级鬼,才有资格去沐浴殿洗去鬼气,去到人间不怕太阳。

    “不怕,有我在。”越彬拍拍胸膛,满是自信的样子,推着吕小渔走入业障门。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往生殿。

    “不行!很危险的!”

    “你要把我们的小渔带去哪里?!”

    鬼火们凶巴巴叫嚣着徘徊在业障门前,有一朵小鬼火气冲冲地飘了出去,飘到苏辰的住所。

    苏辰似乎在发呆。

    他确实在发呆,修长的双腿蹬上半身高的茶桌,他斜躺在椅子上,一本正经地沉思着。

    “大殿下!不好啦!不好啦!”

    小鬼火冲进来,伸出一撮撮小火苗站在桌面上,它兴奋地比划着:

    “大殿下!二殿下把小渔带去现世了!”

    “哦。”苏辰漫不经心的应着。

    小鬼火气鼓鼓燃烧着蓝色火焰:“小渔还没洗鬼气呢!晒到太阳怎么办!!大殿下您快去救救小渔啊!”万一小渔有个三长两短,以后就没有鬼给它们买磷粉了啊!!

    苏辰冷眼睨着小鬼火:“她又没有给我买礼物,我为何要救她?”

    小鬼火感受到一股冷气,把闪烁的颜色都收了回去,无辜睁着双眼。

    一鬼一火干瞪了许久。

    苏辰慢悠悠起身。

    小鬼火紧张问道:“大殿下!您要去哪!”

    “散步。”

    ······

    越彬拉着吕小渔去到现世,暴露在阳光之下,她有一刹那间眩晕,越彬变出一朵大红花带在吕小渔头发上,吕小渔瞬间清醒了过来。

    她身上的衣裳换成了褐色格子短裙,白色衬衫的校服,左边胸牌写着爱在高中/高三4班——吕小渔。

    身边的越彬则是换上褐色长裤,白色衬衫,大长腿的优势一瞬间展现出来,搭配着干净清爽的短发,看起来年轻了几千岁。

    越彬兰花指划过额前的刘海,一副自我满足说道:

    “怎样?哥厉害吧?”

    吕小渔点点头,十分崇拜。

    “哈哈哈!”

    越彬扬天大笑,忽然被一个从天而降的球砸中脑袋,‘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英姿飒爽不复存在。

    “同学,麻烦把球扔过来!”

    一道清丽的声音说道。

    说话的是一位男子,穿着短袖短裤运动服,那男子长得也不差,五官精致,双眸不羁浅笑,额间大汗淋漓,颇有几分性感美。

    听见他说话,周围围观的女子们眼睛都冒着爱心。

    这里似乎是现世的学校。

    吕小渔看着形形色色的建筑物合不拢嘴,在地府有一面镜子,定期会播放现世的一切,以此激励小鬼们攒积分投胎,她也在镜子见过不少现世的东西,但如此身临其境却是第一次。

    越彬从地上跳起,指着那个男子怒骂:“刚才是你用这篮球楱了我?”

    “是又怎样?”男子毫无歉意。

    饶是如此,周围的女子都纷纷感叹:

    “好拽,好有个性,我好喜欢!”

    越彬捡起篮球,在手心转了转,忽而猛地一摔在地上,反弹起来,然后落在男子的脑袋上‘咚’的一声,男子被砸晕,篮球反弹飞上篮框。

    众人惊叫着纷纷涌上前看男子的伤势。

    吕小渔捂住了嘴:“二殿下,伤害人类会受罚的!”

    越彬揽着吕小渔的肩膀,挑眉半带威胁道:“只要你不说就没有鬼知道了,亲爱的小渔,你不会忍心让哥受罚吧?”

    可越彬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正好在地府的镜子播放出来,一位看起来年老的老鬼意味深长地说道:

    “这就是反面教材!一只鬼干涉人类之事,就会沾上怨气,这股怨气很有可能会导致你变成厉鬼,懂吗?”

    众鬼惊怕地点点头。

    ······

    越彬和吕小渔穿透学校墙壁,来到一处较为阴暗偏僻的地方,陈列着许多画架,好像是个画室。

    吕小渔探探头,这里阴森恐怖,她作为一只鬼都感觉到害怕:“二殿下,我们来这儿干嘛?我们不是要找知夏姐吗?”

    越彬挑眉看着四周,双手插在裤袋:“我就是顺着她气味找来的,她应该在附近。”

    话刚说完,越彬和吕小渔就被一股力量拉到阴暗处,知夏瞪着两人,作了一个噤声手势。

    吕小渔喜出望外:“知夏姐,你躲在这儿做什么?”

    知夏忍不住敲了敲吕小渔笨拙地脑袋。

    吕小渔吃痛捂着头。

    就在这时,门悄悄开了。

    进来了一男一女。

    男的看起来四五十岁,前额光秃秃的,带了一个金丝眼镜,女的穿着校服,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两人走进来,男子就迫不及待摸着女孩的胸,说着污言秽语:

    “来,给老师爽爽。”

    吕小渔眨着眼睛,白皙的脸渐渐红了。

    “老师,您别这样。”女孩看起来并不愿意,小心翼翼拒绝着,她一个小女孩力气到底不比男子大,稍微挣扎一下,衣服已经被扯开了,漏出青涩的锁骨。

    女孩微微颤抖着。

    男子犹如发.情的小狗,下嘴在颈脖间尝了两口甘甜的气味,威胁利诱道:

    “你不是要考一个好的大学吗?老师免费给你指导,还会给你申请奖学金。”

    “您别这样。”女孩吓得哭了,她只是在课余时间向老师请教一下课业怎么做,就被带到了这里。

    越彬满脸凶相要去教训那淫.贼,不料被知夏扯了回来,知夏凶巴巴要打这无辜的二人,用意念传音说话:

    “那只厉鬼就在这附近,很有可能那两人是厉鬼的目标,你们不可轻举妄动,万一吓走了厉鬼就前功尽弃了。”

    “可是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那女孩被玷.污啊!”吕小渔用意念小声控诉。

    知夏盯着老师的身影,眸中有厉色:“再等等。”

    女孩被男子推到在地,拉扯间早已衣衫不整,画架都纷纷倒在地上,男子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走廊里唯一的光线,男子面部扭曲,冷言道:

    “装什么清纯?老师都承诺给你奖学金了,比不上外面男人给的钱吗?”

    女孩一边哭一边抽泣:“老师,我不是这样的人。”

    男子仿佛听到了笑话,蹲下身来享受着女孩的恐惧:“你不是怎样的人?你不是何小莹的朋友吗?她那么贱,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一席话,让某处的阴暗之气迅速聚集,浓重的戾气让走廊的灯一闪一闪的,看起来可怕极了。

    可吕小渔的身影更快,一掌将男子拍到墙上,撞出了一个大窟窿,男子嘴角溢出了一口血,红着眼指着吕小渔,艰难道:

    “你、你是哪个班级的?”

    戾气受到惊吓,瞬间扩散,消失在阴暗的走廊中。

    吕小渔迅速追上去,抓了一股黑色烟雾,顺着掌心吸收入她所佩戴的手链,手链萦绕着一股黑色的烟雾。

    越彬走了出来,拍掌大肆赞赏:“厉害厉害,不亏是晋升的第一名,有几分本事。”

    她回身歉意地看着知夏,委屈道:

    “知夏姐,对不起,我好像闯祸了。”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