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小渔没想到,来到往生殿的第一天,能看到她暗恋了一千年的苏辰。

    苏辰穿着一身白衣迎面走来,颀长的身影在鬼差当中尤其显眼出众,落得清秀干净,他面色轻柔,轻帘下来长眸淡淡的,侧颜精致无可挑剔,美的不可方物,仿佛自带着光环。

    吕小渔站在原地,紧张地扣着手指。

    一千年了。

    吕小渔第一次踏入地府的时候,第一个见到的男子就是苏辰,那时候苏辰比今日所见还多几分清丽绝尘,白衣飘飘坐在火汤的上方,冷眼看着厉鬼们在火汤里嚎叫。

    吕小渔死的时候是18岁,正是不懂事年纪,不仅傻白甜,还不知天高地厚,便日日跟在苏辰身边转悠,后来她才知道苏辰是往生殿的大殿下,高高在上是她不能亵渎的,两人的缘分自然而然地断了。

    再次见到已经是一千年以后。

    苏辰也看到了吕小渔,两人四目相对,他一愣,凝迟了一下:

    “你怎会在此?”

    简单一句问候,仿佛相隔了很久,就像当初苏辰站在火汤桥上,居高临下看着她这位刚入地府的小鬼,冷漠中竟有几分道不明的情绪。

    来到往生殿的鬼,都是来投胎的。

    她也要投胎了吗?

    周围的声音安静下来,众人目光聚焦两人之间流连,颇有深意。

    往生殿的鬼要知道大殿下向来生性冷漠,对任何事都不关心,如今过问小小一只鬼,简直让人刮目相看。

    吕小渔瞬间成为焦点人物,显然很紧张,面对苏辰的目光,低着头脸微红:

    “是阎王派我来的。”

    一位随她一起来的鬼差补充答道:“此女子吕小渔,是这届晋升制的第一名,自愿请求加入往生殿,帮助大殿下捉拿厉鬼一事。”

    众人一阵哗然。

    来往生殿不投胎这种情况却是少,因为得了晋升第一名的鬼魂,便可以享受地府最高待遇,投胎皇亲贵族,含着金汤匙出生,未来人生道路无阻。

    可是吕小渔却放弃这份荣耀,选择在往生殿当一只小鬼,实在令人讶异。

    吕小渔悄悄瞪着拆她台的鬼差,窘迫解释道:“我听阎王说往生殿有一只厉鬼去到了现世,若是抓到此厉鬼,可以获得100积分,便请愿来了。”

    “嗯。”

    苏辰淡淡的应一声,清冷的面容下看似好像并不在意。

    一众吃瓜群鬼看那两人气氛尴尬又微妙,都纷纷交头接耳,甚至是拿鬼命来打赌,那两人分明有某种关系。

    “吕小渔!!?”远处传来一声怪异的叫声。

    穿着一身红衣的越彬风风火火跑过来,他眼睛睁得很大,像一只上蹿下跳的猴子,拉着吕小渔,毫不掩饰惊讶的神情:

    “你就是吕小渔??!”

    吕小渔不解地点点头。

    见此人穿着火红色的衣袍,头发用一条红带绑着,他相貌很出众,浓密黑眉毛下有一双炯炯发光的眼睛看着她。

    她不由自主退一下,很肯定自己并没有见过此人。

    越彬笑得见牙不见眼,豪放地用衣裳擦了擦手,郑重地拉着吕小渔,道:

    “你就是那位抛弃我们大殿下的小鬼啊!久仰!久仰!”

    吕小渔看了一眼平静的苏辰,神色颇为尴尬笑着。

    这是什么情况?她什么时候抛弃过苏辰?

    越彬态度十分恭敬,在一旁喋喋不休:“我一直想跟你讨教一下,如何把我们殿下惹毛了,又能毫发无伤安然度过的,只可惜啊!我们往生殿的人不能出入修殿!你能来我们往生殿真的太好了。”

    看样子他是真心欢迎吕小渔到来的,全往生殿的鬼都知道,越彬是一位三天两头找虐的人,每次被大殿下收拾得爬不来,还每次这般生龙活虎地招惹大殿下,堪称为史上第一位最不要鬼命的人。

    吕小渔不着痕迹把手抽出来,她吃不消越彬的热情:

    “多、多谢~~”

    往生殿是掌管着地府与现世的结界,为了维护地府秩序,是禁止往生殿的人出入其他宫殿的,这是吕小渔过了很久很久之后才知道的。

    越彬笑得很开心,熟络地搭在吕小渔肩膀,她小小一只,揽在怀里畏畏缩缩的。

    “告诉哥,是不是他欺负你,你才会把他甩了?!!”

    吕小渔心口一窒:“没有啊···”

    越彬还想追问,不料被苏辰捂住了嘴巴,一把扯了过去,他身材与苏辰一般高,如今被一手制服,弯着身甚是狼狈。

    吕小渔踉跄几步。

    苏辰回身看吕小渔:“记得回去的路?”

    “记得。”吕小渔受宠若惊眨着眼睛。

    “嗯,注意安全。”苏辰的话多了几分嘱咐,好像她还是当初那位莽撞的小鬼。

    因为在往生殿外有一条死路,一旦踏入将会烟消云散,一般都是用来惩治十恶不赦厉鬼的。

    “知夏,带她熟悉往生殿。”苏辰吩咐道,拉着不情愿的越彬走了。

    众人落在吕小渔的目光各异,知夏乃是往生殿大都督,能劳烦大都督亲自去带一只小鬼,究竟因为吕小渔是晋升第一名,还是吕小渔与大殿下的旧情?

    吕小渔才发现在人群里站着一位粉色长裙的女子,她长得很漂亮,眼眸弯弯的,笑起来娴静优雅。

    她恭敬地躬身:“知夏姐好。”

    知夏比起咋咋呼呼的越彬沉稳不少,打量着吕小渔,吕小渔不过是千万鬼魂中的一个,并无特别出彩的地方,只是那张脸蛋长得精致,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裙,显得娇小可爱。

    知夏掩嘴一笑,眼眉上挑:“随我来。”

    说罢便转身走了。

    吕小渔急忙追上去。

    围观的鬼群一颗八卦之心正在熊熊燃烧,忽而被浇灭了兴致,都无趣地散开了。

    知夏带着吕小渔熟悉往生殿。

    此处与修殿并无不同,装饰古典优雅,二人来到一座名叫‘往生阁’的地方,阴森鬼火幽幽飘荡,鬼火见到知夏来此,兴奋地轰然而起:

    “知夏姑娘!”

    知夏点点头,鬼火便识趣的坐在灯塔上。

    一扇石板大门打开。

    里面是黑漆漆瞬间点亮,鬼火们乖乖坐在灯塔上,屋内只有一扇门,一半闪着白光,一半闪着黑光。

    知夏指着那扇门,说:“这是业障门,通往过去和未来,黑色这边是过去,白色这边是现世。“

    “寻常的重生都有由孟婆管理,你刚来,就帮助鬼火们守好这扇门,切莫让厉鬼进入业障门,平时的时间呢,就用来修炼,争取在地府升上天做神仙。”

    吕小渔拿着小本本记录下来:“夏姐,我知道了。”

    知夏忍不住笑了:“不必这么紧张,放松点,有什么不懂的随时可以问我,既然来了往生殿,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吕小渔挠挠头:“谢谢知夏姐。”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其他的再慢慢熟悉,不用急,往后的日子长着呢。”知夏睨着吕小渔手上的小本本,抿嘴笑着。

    吕小渔尴尬笑了笑:“我比较傻,若不记起来就忘了。”大概是她死的时候脑子进了水,作为鬼魂脑袋一直都不好使,同样一件事只有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做到。

    知夏挑眉,看吕小渔迷迷糊糊的,她是真的好奇:

    “那你当初是怎么追到大殿下的?”

    提起苏辰,吕小渔只觉得脸色有点红,为当年不懂事找个借口:

    “没、没有!那、那时候年纪小,得罪了大殿下。”甚至留下了千年的笑话。

    ————一只痴心妄想的小鬼,想吃大殿下。

    知夏光明正大笑出来:“那家伙不近人情,是个女人都受不住,你抛弃他是很正确的决定,我支持你!”

    她想起在苏辰一脸冷漠对她这位如花似玉的美人毒舌的时候,那真是恨得牙痒痒。

    “你也不必害怕,苏辰若是以此为难你,就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吕小渔脸色更红:

    “为什么知夏姐与那位公子都说我抛弃了大殿下啊?我没有啊···”

    她与大殿下,或许连亲近也算不上罢,至少她是这般感觉,那时候她每日跟在苏辰身后,赶也赶不走,后来苏辰应当是放弃了,便随她跟着了,再后来,她约苏辰去忘川河相见,等了一天一夜苏辰都没有出现,从那时候开始再也没有见过苏辰,自然而然地就分开了。

    知夏皱眉:“是么?可是往生殿的鬼都说是你抛弃了大殿下,让我们大殿下一千年以来不近女色的罪魁祸首。”

    “啊···?”

    吕小渔窘迫,她不过是一只小鬼,哪里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知夏拍拍她肩膀,嘱咐道:“你可是我们往生殿女鬼的仇人,记得出门要小心些。”

    吕小渔心虚靠近知夏一步。

    ······

    苏辰拎着高大的越彬走回寝殿,略是嫌弃将越彬扔到一边,掸去衣裳上的灰尘,坐了下来,拿着茶杯斟了一杯茶。

    越彬不服气从地上爬起来,浑身都带着居心不良的笑:

    “再见旧情人,口干舌燥?”

    滚烫的热茶杯苏辰泼过来。

    幸好越彬及时侧身躲开,后怕得扶着小心脏,叫嚣道:“你也太重色轻友了!方才还嘱咐人家小姑娘注意安全?!老子活了几千年没听你说过一句好话!!?”

    苏辰斟茶抿了一口:“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越彬坏笑用手肘顶了一下苏辰,笑得眼睛眯眯:“哎!你别说,那丫头子长得挺漂亮的,想不到你看女人的眼光还挺好的。”他一度以为苏辰是搞基的,躲了苏辰几百年呢。

    苏辰冷眼看他。

    越彬得寸进尺:“那丫头片子,就是你渡真气的女孩吧?”

    “她一只小鬼,胆敢在往生殿徘徊,要不是你给她渡真气,恐怕她早就烟消云散了吧?”

    “就是因为你给那丫头渡真气,结果被厉鬼反噬,昏迷了整整一百年呢。”越彬脸上有些幸灾乐祸:“你都为人家都做到这个份上了,还是被人家姑娘抛弃了,可想而知人品有多差啊?”

    苏辰指尖一弹,茶杯向越彬砸去:

    “滚!”

章节目录

女主她才是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楼小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楼小主并收藏女主她才是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