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之电已经运行了一百年,仙道却觉得这家伙设计得很不合理。

    他差一点就追上千春了,可是不知是哪个方向的列车要进站,挡杆落了下来,绿皮的列车很快盖住了少女奔跑的身影。

    为什么要在人家学校门口铺铁路呢,真是的。

    他完全没有想过,江之电通运的时间比陵南建校的时间早得多。

    好不容易等到挡杆放行,仙道立刻冲到国道对面,飞一般地跃下楼梯。双脚刚在沙滩上站稳,他便再次看到了千春的身影。

    “呼——”仙道放缓脚步,像平时一样自然地走上前,站到她身边说:“千春跑得真快啊,连我这个篮球部王牌都差点没追到你。”

    他说着含笑望去,却看见千春低垂着头,脸颊上的泪迹半干未干。

    “千春你——”

    千春倏地僵住了。

    她来不及抬头,背过身即向另一边走去。

    ——怎么会追过来的;从天而降的声音是真实的吗;她脸上能看出哭过的痕迹吗……

    千春根本无法做出判断,只好又一次逃走。

    可是逆风的方向寸步难行,篮球部王牌也开展紧迫盯人,穷追不舍,仙道一个健步迈过去,立刻从正面拦截了她的去路。

    海风吹开了千春遮挡泪眼的长发,让仙道看了个明明白白。

    他收起故作轻松,微微弯下腰与千春平视,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不安又郑重。

    “如果是我说错话,我道歉。”

    他堵住了千春所有的去路,根本没给她留出任何可能突破的缝隙。

    千春认命地停下脚步,但视线仍然低垂着,一点也不敢看他。

    她努力冷静地问道:“学长刚刚听到了多少?”

    “呃……”

    仙道认真的神情一顿,马上露出了难色,已不再是对什么事都能游刃有余的样子。

    千春抬目看了他一下,如期见到了对方满脸的苦恼。

    “果然让学长听到了困扰的话,那么该我说抱歉才是。”她心灰意冷地垂下眼睑,又要转身离开。

    然而,仙道紧跟着她挪了半寸,竟然还是没有放她走的意思。

    他不依不饶地说:“困扰?那可能是有一点吧。”

    千春偏开目光,连他身前的衬衣纽扣也不忍看。她瞥向远方的海岛,眼眶又酸了。

    仙道稳稳地站在她面前,即使她没有看过来,他也照样温柔地笑了笑,低声说道: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如果早点知道就好了’,这是当时我的第一反应。”

    “不过转念一想,好像没道理这么开心。因为我才应该是告白的那一方吧,怎么被千春抢先了呢,而且我居然没有感到挫败。”

    他轻笑了一下,微微低下头无奈地叹道:

    “怎么能是’早点知道’呢,’早点告白’才对吧?”

    ……

    又一阵风吹过,沿海公路一排的路灯扑腾扑腾地亮起,已经变成咖啡色的沙滩也分到了一层似有若无的暖光。

    千春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回了头来,错愕地望着他。

    她不知道路灯亮了,只看见他半边脸上浮着不真实的光晕。

    刚刚结束的话音……也是幻听吧。

    仙道迎上她惊错的目光,按捺住愉悦的心情,仅仅淡淡地笑了笑。

    他以为今天只是为了迎接她从广岛回来,却没想到还迎接到了这么大的惊喜。

    可是,她的睫毛上还有残存的泪珠,他现在又怎么好意思面露喜色呢。

    “就是因为脑子里一直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才不小心说了让千春难过的话。就在刚刚追千春的路上,心里也一直懊恼地想’完了完了’。”

    他说着说着还是扩大了笑容,然后抬步上前了一点,再次弯下腰低声说道:

    “这么说的确很困扰啊,最近总是说让千春难过的话,就连刚刚也是不知怎么回答才好,担心再次说出奇怪的话,所以反应慢了一点。抱歉。”

    千春完全无法回应。

    她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回望,偶尔轻微地眨下眼睛,直到海风吹干了她的眼泪,她也没有办法张口发出声音。

    仙道甚至怀疑她还能不能听到自己讲话。

    “嗯?这么震惊的吗?”他直起身子,不好意思地抬手碰了碰鼻头,又若无其事地放下,叹道:“那更伤脑筋了啊。我还以为自己表现得很不错来着。千春完全没有意会,理应是我的失败。”

    千春的双颊慢腾腾地红起来,像人偶娃娃通上了电。

    仙道光润明亮的眼睛含着期待望着她,他几乎很少在未得到回应的前提下,独自说这么多话,这次说什么也要等到她开口。

    粉红色的人偶娃娃微微动了动。

    “……表现?”

    千春勉强给出了一点反应。

    她的大脑完全跟不上运作,只记得自己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了。

    仙道失笑了:“千春没有知觉吗?夏天以来,我可没少在千春面前积极表现吧。”

    总是在她背后出现;比赛拍摄的时候,会帮她拿东西;为文学赏准备时,认真倾听她的想法和意见;会顺手帮她开饮料的瓶盖,给她递好吃的食物;不动声色地阻止别人对她的议论;她因为被朋友们抛弃,所以一直一个人吃午饭,但是后来有他陪同,短暂的中午也变得很快乐……

    还有刚才发生的事也……

    ……原来都是刻意的表现吗?

    千春局促又紧张地说道:

    “......我以为,以为不管换了谁,仙道学长都会那么做的,因为仙道学长是......非常温柔的人啊。”

    她说完方寸大乱,差点抬手捧住又红又烫的脸颊。

    一开始的确有些受宠若惊,但她想,仙道学长彬彬有礼,这些风度不过是信手拈来,于是心里的小鹿也就停止了乱撞,悸动的心情都转换成了感激和钦佩。

    仙道气笑了。

    他直白地问道:“在你心里,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有点生气,但同时也和往常一样,无法真的对千春释放出坏情绪,脸上除了无奈也只有无奈。

    千春还是从头无措到脚,不过只有这个问题,她不经思索就能回答:

    “完美的人。”

    完璧......

    “……”

    仙道扶住额头,在心中连连哀叹。

    他明明已经全是破绽了。

    “唉,你在想什么啊。”仙道放下手插进口袋,正式地发出一声挫败的感叹。

    千春微微一颤。

    仙道也不需她回答,他已经差点举起双手向她投降了:

    “我当然只对喜欢的女生这样,怎么可能对所有人都是那个态度呢?千春说得我好像个混蛋啊。”

    “……”千春偷偷咬住下嘴唇,屏气敛息地看着他,眼中满是害羞的波光。

    她垂眉顺目,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于是愈加内疚。

    “对不起……”

    仙道耐心地直立着,等待她的下文。

    “……我曲解了学长的意思。”千春一想到真实的“意思”,组织好的语言又乱了套:“因为真的没有想到学长对我……有好感,毕竟一开始……嗯……确实不怎么说话。”

    “一开始吗?”仙道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小海和小空捣乱,他真的快要忘记春天发生的事。

    “这么说好了,”他笑眯眯地开口,轻易地把原本很复杂的问题解释得很漂亮:“我以为千春这么优秀又好看的女生一定有男朋友了,所以不想横生枝节。抱歉,那个时候没有马上去证实,可是后来却发现——原来自己比想象中的在意。这件事原本夏夜祭那天就要说的,可是……”

    他想起那一天晚上,俊逸的笑容马上变了味道。

    尽管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一想到那两个小鬼还是觉得很可气。

    “……没事,那个我已经不在意了。”千春红着脸摇摇头。

    但是学长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那千春可以原谅我吗?”

    “谈不上原谅,我真的不在意了……”千春斟酌了片刻,不得不提起另一件类似的乌龙安慰他:“……我当初不也误会仙道学长有女朋友了吗,就算扯平了吧?”

    仙道哑然。

    “所以说啊,我才一直以为千春对我不感兴趣来着。嘛,本来想等到有把握的时候再开口,最近虽然有这种感觉了,可是又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氛围,因为我可不想被你拒绝。”

    他认栽般地耸了下肩膀:“结果最后居然被千春抢先了,真伤脑筋。”

    “那个……不算。”

    “嗯?”

    千春脸上的热度没有消散,脑内也没消化全部的信息,可是有一点,她始终很坚持:“如果不是当面对仙道学长说的话,就不算……告白。”

    她说完抬起目光,勇敢地看向仙道,固执的表情有一点孩子气的可爱。

    仙道先是诧异了一秒,随即了然地笑了。

    果然是个认真的人。

    他的眼底好像倒映着天边刚刚亮起的星星,浅淡的柔光明亮得一分不强一分不少,软化了所有强硬的情绪。

    千春没有躲开,因为接下来要发生的场景很重要。

    她迎着他的注视,满目坚持的眼神再次变得赧然,动人的眼睛里同样闪烁着柔亮的碎屑。

    两道交汇的目光在空中停滞片刻,少年少女同时看着彼此弯了弯唇。

    她和仙道都读懂了对方马上要说的话。

    “我喜欢你。”

    两道明快的告白同时脱口而出。

章节目录

[SD]学长,请多指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裴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裴嘉并收藏[SD]学长,请多指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