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看着办公室里的电灯新鲜呢,大家都往外走,她就跟着走了。”穆建国见怪不怪的说道,他边说边起身往外走。

    “你们都走了,我也不会走。”许老太抬起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屋顶上垂下来的灯泡,那眼光十分的虔诚。

    “难怪娘瞧着新鲜呢,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电灯,这屋子被照得多亮堂啊,我也不想走呢!”许老二憨憨的接了一句话。

    他还兴冲冲的往里走了几步,也跟许老太学仰着头看电灯,母子俩的造型几乎一模一样。

    整个公社也就干部们办公的地方通了电,其余地方都还是用煤油灯的,所以的确瞧着稀奇,像是看什么西洋景儿似的。

    “哎哟,不行。我这看上两眼就不行了,刺挠得很,还是娘厉害。”许老二不停地揉眼睛,揉两下就红了。

    都是四十岁的男人了,弄得像是哭过一样。

    许老头看到二儿子这副蠢样,差点气得破口大骂,再想起之前许二嫂在白素琴那里也卖蠢来着,他就青筋直冒。

    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老二两口子都他娘的蠢蛋,还喜欢拿自己的无知来炫耀似的,丢人现眼的。

    人家穆建国都说要走了,他不仅不退出来,还往里冲,就没见过这么没眼色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砸场子的。

    穆建国已经站到门口,许老太仍然不为所动,倒是许老二终于有点眼色了,跟着一起出来了。

    “老婆子,快走了。”许老头暗急,她不会真的想待在公安局里过夜吧?

    “我不走,我要跟电灯在一起。”

    不过她话音刚落,穆建国就伸手把电灯给关了,瞬间屋子里一片漆黑,还不等许老太抗议出声,忽然屋子里亮起了一束昏黄的光,直接照到了许老太的身上。

    “许老太,走吧?”穆建国晃了晃手里的东西,亮光瞬间从她身上移开,投向了院子里。

    之前叫嚣着坚决不会走的许老太,立刻就起身了,脚步生风的往院子里冲,好像这漆黑的屋子里关着吃人的怪兽一般要追着她跑。

    “哎,这是啥东西?我看知青好像用过。”许老二也跟着稀奇起来。

    “手电筒。”穆建国回了一句。

    “哦,对,是叫这名儿。”许老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提着手里的小马灯道:“爹,你看这带电字的就是厉害啊,把咱这小马灯比的屁都不如了。”

    现在没通电的地方,在家里用的是煤油灯,出门煤油灯容易被吹熄了,就用有罩子挡风的小马灯。可是手电筒一比,那真是云泥之别。

    “是啊,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你跟穆局长一比,更是狗屁不如。”许老头终于还是没憋住,当着外人的面儿把二儿子给骂了。

    瞬间许老二就闭嘴了,以他多年被爹嫌弃的经验,他要是再说什么心里话,他爹就要动脚踹了。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还是许老大打破了沉默:“娘,您走慢点儿。”

    许老大边说便去拉许婆子的胳膊,把她从穆建国的身边拉了过来,天知道他娘都快蹭人家胳膊上去了。

    艾玛,要不是他娘已经六十好几了,脸上的皱纹跟树皮差不多了,他都以为他娘为老不尊,要对人家穆局长干什么呢。

    “大哥,娘总是围着建国转干啥啊?”许老二也注意到了,他一秃噜嘴又开始说话了,还认真地对许婆子说:“娘,你看清楚,这才是你儿子,那是建国,不是咱家的,你老贴着他走不——”

    许老二的话音未落,就被许老头一脚踹翻在地。

    “狗东西,大晚上的眼睛都不长,碍着你爹的路了。”

    还不等许老二喊出声,许老头就骂开了,瞬间许老二又怂了。

    爹又打他,凭啥啊,他也是好心提醒娘啊,要不然娘再认错儿子得多尴尬啊。

    “灯,灯。”许老太硬要往穆局长那边凑,许老大和许老头两人一左一右夹着她,死死地抓住,都没弄过她。

    也不知道她从哪儿来的力气,好在穆建国把灯光打在许婆子的脚下,她才乖乖地跟着走。

    许老二嘴巴又痒了,他娘这样子很像以前骗驴推磨,前面吊根胡萝卜,他娘跟那驴一模一样,嘿嘿。

    当然他只敢在心底嘀咕嘀咕,一个字都不敢说出来。

    不过似乎老天爷都不让许家人安稳,前面有条小溪,冬天经常断流,但是盛夏时节,正是水流湍急的时候,小溪也隐隐扩展成小河的架势。

    从公社到他们生产队不算近,平时坐驴车就走另一条大路,但是他们双腿走的都是小路比较近,这条小溪是必经之路,中间铺了几块大石头让人落脚。

    常磊看到这条小溪的时候,就知道要完蛋了。

    那石头一块一块的,每块上面仅够站一个人,还要跨大步走,这手电筒的光可怎么指引哟。

    “大春在前面走,手电筒朝后照,许老太跟在第二个就行,我殿后。大家都跟紧了。”好在穆建国的脑子完全够用,还不等常磊理清思路,他已经习惯性地安排好了。

    并且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直接把手电筒塞到了穆春播的手里。

    一路上都没话的穆大春同志,瞬间有一种接了烫手山芋的感觉,他爹这是甩了个麻烦给他吗?

    穆春播拿着手电筒,刚跨了一步踩到石头上,就听身后传来一阵叫声:“娘,你慢点啊!咱不急,咱不急!”

    他回头一看,灯光有些偏移,照在了水面上,毕竟他背后没有眼睛,在他移动的时候,手电筒的光也跟着移动。

    许老太一刻都等不及,竟然就跟头迅猛的猎狗要扑向骨头似的,不停地往外冲,而许老头和许老大合力拉着她,可是她的力气似乎越变越大了,两个男人都要控制不住她了。

    穆春播微微一愣,立刻把光照在岸边,可惜许老太冲的有些厉害,竟然带着许老头父子俩同时踩进了水坑里,不用说布鞋和裤腿都要湿了。

    甚至因为扑的太猛,河水溅了满头满脸。

    “嘿,我娘可真是大力士!爹和大哥两人都干不过她。”还站在岸上的许老二没憋住,还是把这话说出来了,最主要的是现在变成落汤鸡的许老头,肯定是没工夫来踹他了,他得趁机多说几句。

    “老婆子,你咋了啊?为个手电筒,不至于吧?”许老头也别弄出气来了,他是真想不通,手电筒是新奇,但也不至于这么疯狂吧。

    连他家二傻子都还站在岸边上呢,老婆子倒是先疯了。

    “大春,你把手电筒关了吧。”

    许老头说了一句,穆春播立刻把手电筒关了,没了这样强烈的光源,许老太忽然就消停了。

    “你们咋把我拖进水里了啊?老大,你是不是要害你娘?”

    许老太恢复正常了,她看到自己这浑身湿淋淋的,倒打一耙用得极好,还伸手给许老大的后背来了一巴掌。

    “娘,你不记得了?”

    “我记得啥啊,赶紧的推我上石头啊,这浑身湿的。”

    对于许老太的忽然正常,许家三个男人都有些沉默,就连话多的许老二都无从说起了,他其实嘴皮子痒得很,但是也怕他娘抽他,而且这事儿也太诡异了。

    “咋不早关了啊。”最后许老二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忘了。”穆春播毫无压力的道,他直接拿着手电筒继续往前走。

    一行人终于走近了目的地,常磊立刻开溜,天呐,许老太绝对是中邪了,见着光就跟见了命一样,一定要围着光转,而且不给她凑近还不行,但是没了光她又恢复正常了。

    “建国,大春,这次麻烦你们了。”许老头在村头先跟他们道谢。

    “不麻烦,只是下次要注意,打孩子也掌握分寸,而且都分家了。”穆建国点点头。

    许老头心里憋得慌,他觉得冤得很,又无可奈何,主要许婆子把二丫打吐血了,几乎全村人都瞧见了,他们想耍赖都赖不掉。

    “行,那回——”许老头只能点点头,他正想告别赶紧回家洗洗,结果话还没说完,身边的许婆子又跑了,完全就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另一个方向跑。

    “娘,你干啥,咱家不在那边啊!”身后是许老二惊讶的喊叫声。

    穆建国冲着她跑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立刻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了。

    现在是夏收时节,全生产队的粮食收好后,都放在晒谷场上统一晒,晚上就堆起来用芦苇席罩上,但是怕人偷粮食,所以在晒谷场旁边建了屋子,每晚都有人住在里面,而且是点着灯的,通宵不睡轮值看守。

    现在这个点,村里其他人家都是一片漆黑,显然都睡了,只有晒谷场那里还有亮光,许老太可不就直奔人家去了。

    “操,等会儿,老子洗澡呢,没穿衣服!”屋子里传来粗暴的男声。

    许老太等不及了,直接就把门给踹开了,立刻冲了进去。

    许家三个男人看得瞠目结舌,完全来不及阻止。

章节目录

七十年代女配有光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盛世清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世清歌并收藏七十年代女配有光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