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一听,心中一惊,一一的看着夏璃,有的是幸灾乐祸,有的则是担忧之色,谁知道夏璃却冷笑着,“本宫当是什么事儿呢,原来不过是一封书信而已。”

    “可不仅仅是一封书信,那封信上可是字字句句的郎情妾意,就连臣妾看着,都觉得不堪入目啊!”云昭仪一边说,一边看着夏璃,一脸的得意之色。

    “云昭仪!”皇后娘娘冷声呵斥道,“你可知道你现在说的什么?”

    “臣妾知道。”云昭仪答道。

    “你可知道,你若是诬陷淑妃,可是什么罪?”皇后冷冷说着,见夏璃一脸冷色,心中明了,继续说道,“你若真是有意陷害淑妃,可是要送去寒山寺修行,终身不得回宫!”

    云昭仪先是一愣,想了想,便继续说道,“臣妾敢发誓,确有此事,书信在此,请皇后娘娘定夺!”

    “臣妾还想问一句,若是此事属实,淑妃娘娘该当何罪?”云昭仪递上书信后,不怕死的追问了一句,她就是要淑妃去死,自己就可以列入妃位,她还看不过淑妃那张脸竟然比自己漂亮,还有她腹中的胎儿,皇上竟然不准自己有孕,心里的嫉妒就更加的浓。

    皇后拿过书信,看了一眼夏璃,又看着满殿的嫔妃,冷声说道,“罪当杀头!”

    “皇后娘娘!”端妃梅妃等人均是一愣,看着皇后娘娘,道,“皇后娘娘,此事还是等皇上来了再做定夺吧。”

    婉嫔看到夏璃一脸冷色,琢磨不透这里面的关系,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就连梁贵人这会儿都没插嘴,也是一脸焦急的看着皇后,在看着夏璃。

    “臣妾也这个有此意!”谁知道云昭仪第一个赞同。

    皇后点了点头,道,“若蓝去请皇上。”

    “是。”若蓝一路小跑,就出了殿。

    殿中静的可怕,就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听得见,夏璃只是冷眼看着云昭仪,不语,再看皇后则是一脸的平静,似乎她心中也是知道些什么,夏璃断定,就算皇后知道些什么,此时的皇后,也是跟她在一起的,再看这边的梅妃等人,估计,都是些个看热闹的。

    片刻,凤墨羽一脸阴沉的走进殿中,方才若蓝已经把事情简单的跟他说了,他心中对夏璃是相信的,只是烦躁于云昭仪,几次三番的在宫里搬弄是非,如今,竟然惦记夏璃身上来了,沉着脸,看着下面跪着的一干妃嫔,冷声道,“今天就给朕查个明白!”

    “皇上,臣妾奉上的书信在此,还请皇上过目!”云昭仪边说,边从皇后手中拿过书信,迫不及待的递给了凤墨羽,一脸的得意之色。

    凤墨羽狠狠的看着云昭仪,冷声道,“你可知道,这次若是你有意搬弄是非,朕定不会轻饶了你?”

    前朝战事频频,这边的云昭仪却总是仗着自己父兄的战功在后宫屡屡挑衅,一日也不得安生,若是这种人得了子嗣,怕是后宫也再无宁日。

    “臣妾断不会胡说,这信上,字字句句是情深意浓,还有些臣妾都不好意思看下去了。”云昭仪一边说还捂着嘴,故作一脸的娇羞。

    凤墨羽冷哼一声,打开了信,越看脸色越凝重,良久,将手中的信,狠狠的丢在地上,大声呵斥着,“贱妇,跪下!”

    众人均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夏璃的方向,只见夏璃就像是没听见一样,依旧坐在那里,一脸的风轻云淡,甚至唇角还挂着一丝丝的笑意。

    云昭仪听到皇上这么愤怒,心中欣喜难耐,连忙转身走到夏璃跟前,食指指着夏璃的脸,冷声呵斥着,“贱妇夏璃,还不快跪下领死!”

    夏璃突然冷笑一声,“本宫到要看看,谁敢要本宫的命。”

    “你这个贱妇,还敢抗旨!”云昭仪说着,就要给夏璃一个巴掌,谁知道手腕却在空中被人拦住,只见卫无殇一脸面无表情的站在夏璃身侧,抓着云昭仪的手腕,狠狠一推,那云昭仪就摔了个狗吃屎,殿中阵阵偷笑声响起。

    “皇上,这贱妇分明就是抗住不尊,皇上您...”

    “闭嘴,朕叫你跪下,云霞!”凤墨羽大吼着,“你这个贱妇,扰乱后宫清净,胡言乱语,诬陷朕的淑妃,还敢在殿上当着朕的面如此叫嚣,来人,给朕吧这个贱妇夺去封号,贬为包衣,即可拖去冷宫!”

    凤墨羽话音刚落,云昭仪整个人就呆在那里,根本不相信自己听见的,她冲上前,拉着凤墨羽的手,被凤墨羽狠狠的甩开,又再次冲上前,保住凤墨羽的大腿,哭喊着,“皇上,臣妾哪里错了?臣妾没有错,是夏璃!是她!”

    “这书信上的诗,乃是前朝,先皇为朕的母后所做的诗句,这笔迹乃是先皇亲笔,当年这诗句还广为流传,你这个蠢妇,胸无点墨还在这里发疯!”凤墨羽狠狠的一脚,就将云霞踢翻在地。

    云霞听到凤墨羽的话,整个人呆住,跪在地上一脸的不可置信,疯了似的吼着,“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可能!”

    凤墨羽冷哼一声,道,“本朝后宫之中,都对先皇和母后的感情羡慕不已,云昭仪前几日跟朕要了父皇的亲笔信,说是要绣一副比翼双飞做屏风,还要把这首诗绣在屏风上,朕才叫珍宝阁取了这封信给淑妃,怎的就让你这个多心的给惦记了去!”

    皇后听罢,连忙上前,将那封信拿了起来,仔细的看着,沉声道,“臣妾当年有幸目睹先皇文笔,此信却是先皇亲笔,这诗,想必众位嫔妃当年也听太后娘娘说起过。”

    皇后说完,梅妃和端妃就走上前,仔细的看着那封信,连连点头道,“臣妾等却是在太后娘娘那里听过这首诗,不会错的。”

    跪在地上的云霞听完几个人的话,脸上已经是惨白一片,眼看着夏璃走到自己跟前,道,“云昭仪,本宫一心惦念远在寒山寺清修一年的太后,过几日便是太后的寿辰,想要送她老人家一副屏风做寿礼,本宫一直都很羡慕先皇和太后娘娘的感情,顾取了珍宝阁珍藏的这封信,可本宫,是将这封信放在内殿的柜子里,平常丫头是没机会看到的,怎么如你所说,随随便便就能被人捡到呢?”

章节目录

深宫红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坐一次飞机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一次飞机吧并收藏深宫红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