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劝你们还是注意点的好,这毕竟是‘酆都城’级世界。”冯朗冷冷道。

    忘川挠挠后脑勺,“冯哥,没这么严重吧......”

    “我上个任务世界是‘三生石’级世界,我们有九个经历过三次以上任务世界的人,原本任务很简单,但因为有人想要侮辱任务目标,那次任务在进入世界两分钟内就结束了。

    “那六个没有上前阻拦的人,包括那个打算侮辱目标的男人,他们都被任务目标杀了,任务目标背上忽然爆出七条触手爆了他们的头,只是一瞬间。”

    冯朗看了眼依旧假装四处看风景的王泉,“这个男人给我的感觉......比那次的任务目标还要正常,要知道越是难度高的世界,表面上看起来就越普通。

    “而且任务惩罚也会随着任务难度上升而降低,最后三个级别的世界,任务失败更是没有惩罚,因为除非运气好,否则......可能任务还没失败,你就死的不明不白。”

    他面无表情看了眼赌徒,然后才对忘川道:“通过任务描述就知道了,这个男人才是重点,我们能不能活过这个世界全要靠他,所以能讨好就尽量去讨好吧。

    “这种级别的世界根本不会让你有放松的机会,虽然同行类任务不允许自相残杀,但没说不能通过诱导让别人去送死或者试探任务目标,多长点儿心吧。”

    忘川哆嗦了一下,忙不迭点头,脚步下意识朝冯朗那边靠拢。

    赌徒笑而不语。

    王泉也同样笑而不语。

    赌徒咧咧嘴角,“笑个毛啊傻逼,一会儿让你未婚妻陪哥喝几杯啊别忘了。”

    被冯朗戳破了心思,他心里火正大呢,这“土著”还撞上门来了!

    虽然他确实不敢怎么样,但嘴上占几句便宜发泄一下也没什么,过去他们都这么干。

    反正这群土著也听不见,只要别切实行动就行。

    王泉一愣,嫌弃道:“别了吧,平时开玩笑归开玩笑,我可不想当你爹,伯父都过世二十多年了,伯母想改嫁总有人要的。

    “对了,你不是从西洋留学回来的嘛,我看信里你说你给我带了把西洋手枪,东西呢?”

    赌徒额角青筋直冒,但无论怎么看,王泉都是一副纯良温和的模样。

    莫非在设定里自己真的经常开玩笑说让他娶自己妈?

    这什么扯淡的背景设定......

    看着笑意盈盈的王泉,赌徒果断掏出把手枪递过去,顺便又递过去四个满装的弹夹。

    主要还是怕死啊。

    刚才躺地上装死看到那些人头气球的时候,他差点儿裤裆都湿润了。

    “地狱”实在是太恶劣了。

    他也跟其他“地狱行者”交流过,根据选择不同,强化大致分为三个类型。

    肉体派、神秘派、道具派。

    也可以按照道具、身体、神秘这么分。

    但无论怎么分,你所经历的世界大概率都会刚好不符合你的强化体系,如果符合,那说明你是欧皇。

    然后......选择一种强化路线之后,你还恰好没办法强化其他体系。

    他选择的就是“科技道具体系”。

    简单来说,枪炮手雷什么的管够,甚至连标枪火箭筒跟单兵云爆弹他也不是没有,后期指不定还能进行身体机械化改造之类的强化。

    但经历的这几个世界,除了第一个世界之外,后面全部都是偏诡异侧的......

    可他都活下来了。

    为什么?

    因为他明白一件事,在这种诡异世界,找准任务目标,然后抱紧大腿!

    是的,他刚才还是坑了冯朗他们一把。

    如果当着任务世界“土著”的面用“超游视角”来说事情,那自然会被屏蔽成其他符合“土著”认知的交谈。

    但并不是所有的话都会被理解成善意。

    通过你的表情、语气,“土著”那里得到的反馈也是不同的。

    你一脸和气的骂他,那当然没事。

    可如果......

    而且还有一点,也是赌徒摸索出来的高难度诡异世界活命技巧。

    那就是行为尽量符合“地狱”给予的人物设定。

    诡异之所以是诡异,正是因为不常见。

    要是真那么常见,这种世界的人类早就灭绝或者只能苟延残喘了。

    而他们这群“地狱行者”无论主动被动,反正都是事逼体质,事情不来找他们,他们也得主动去搞事。

    所以尽量行为符合人物设定,他们死的几率就越低。

    现在王泉开口要枪,还说是他之前在信里说的。

    所以哪怕他心里不爽,但也得老老实实送上一把极为精致的银白色M1911A1手枪。

    没错,哪怕送上枪,也得符合背景设定,哪怕他的武器库里有其他更猛的武器也不行。

    自己用可以,但交给“土著”就必须要合理。

    这里是一九二七年,送上一九二四年改进的M1911A1正合适。

    王泉对这把枪倒也不陌生。

    也不是他碰过真枪,主要作为一名资深水弹玩家,他手里有把高仿同款水弹玩具。

    因此保险啊这些的,他门儿清。

    换弹、上膛,一气呵成。

    看了眼脸上依旧挂着笑脸的赌徒,王泉忽然抬起手把枪口对准他脑门。

    赌徒瞳孔猛缩,浑身汗毛竖起。

    半晌,见王泉没开枪,他勉强笑道:“老王,你......别吓我。”

    王泉冷冷看着他,就这么看了几分钟,才放下枪,眼眸微敛,“别以为讨好我那事儿就算过去了,我当初跟你妹妹两情相悦,甚至她还怀了我的孩子。就是你们一家子从中作梗拆散我们,还送你妹妹嫁给那条老狗当第十八房小妾才导致她自杀的。

    “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们一家。”

    这些当然......都是王泉编的。

    目的嘛也很明确,就是让这家伙更加讨好自己,这样才好薅羊毛。

    顺便还能看看他一直被自己占便宜却又不敢反驳的衰样。

    他王某人可是很记仇的。

    原来设定是这样的?难怪这“土著”上来就阴阳怪气自己背景设定中的便宜老妈,正常朋友也不可能开家人玩笑的。

    赌徒心道原来如此。

    下一刻,他忽然感觉自己浑身血管中的血液都冻结了:

    “你说什么?!你跟我妹妹有私情?!那......那安小姐......”

    王泉脸上特别疑惑,“什么安小姐?听都没听说过。”

    冯朗也察觉出不对来,“王......阿泉,你难道不是来魔都安公馆帮你未婚妻安小姐调查她哥哥嫂子离奇身亡的事情吗?”

    王泉眼神纯良,“啊?那是谁?不认识。我来魔都只是来替你们接风洗尘的。”

    除忘川之外的其他五人脸色全变了。

    这什么情况?!

    任务描述是“曾受安老爷资助西洋留学的你为了报恩,便与其他同样受其资助过的同伴一同前往魔都,打算协助安小姐未婚夫王泉调查这一切的真相,但刚到魔都,你们就遭遇了奇怪的事情......”

    但现在这王泉却说他不是安小姐未婚夫?目的也不是来调查安公馆的事情?

    “不对!”

    冯朗忽然反应过来,“那个是背景设定!真正的任务是‘找到王泉’!任务二是‘成功进入安公馆’!”

    师爷下意识摸着嘴唇上的八字胡眯起了眼睛,“你意思是这任务看上去简单,但实际上是咱们想岔了,其实不是咱们跟着王泉去安公馆,而是咱们要带着王泉去安公馆?”

    “没错。”狗屠声音沙哑,“那个背景介绍可能就是之后的任务提示,说不定之后咱们还要帮助王泉成为安小姐的未婚夫,也可能现在安少爷夫妻还没死,这些都说不准。”

    五个人就地开始讨论分析。

    王泉听得津津有味。

    这几个人当着自己面儿“大声密谋”,如果不是场景比较诡异,真是怎么看怎么滑稽。

    不过那位安小姐到底什么情况?她到底是不是自己这次的相亲对象?

章节目录

吾妻非人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奈何笑忘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奈何笑忘川并收藏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