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淳公主,最初倾慕她哥的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便是欣赏他洁身自好的生活作风上,与门阀子弟普遍的糜烂形成鲜明对比。

    可是,燕缳没想到的是,她哥遇到了喜欢的姑娘,认识六年,在一起五年,姑娘又这么漂亮,他竟还这么能忍。

    虽然本就该发乎情止乎礼,但是,他们毕竟是一个屋檐下都住了三年,两个人又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这虽合乎礼法,但不现实啊!

    他不会,根本不懂这些吧?

    燕缳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有道理,被美酒熏红的小脸神情越来越严肃。

    不远处,围坐在一起的男人们也喝着小酒打着牌,一边望着两个姑娘的豪迈直摇头。

    武功好的人基本都内里深厚,耳力极佳,又离得不远,那边儿俩姑娘酒意上头,声音控制做得并不到位,说的什么这边都听得一清二楚。

    燕洵一脸黑线。

    叶廷和叹气:“王上,让楚乔和红姝少喝点儿吧。”

    红姝,是燕缳的字。这一点上,燕红绡的红绡也是字,她真名燕晗。

    而楚乔,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名乔还是单字一个乔。她自己猜测是名乔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单字的人是少数。

    阿精则是默不作声,趁叶廷和松懈警惕偷瞄了他的牌。

    燕洵斜眼扫见阿精的小动作,没有戳穿,顺势也瞄了一眼叶廷和的牌,状似不在乎那边的聊天内容,随意说道:“过年难得这么开心,随她们去吧。”

    这边,燕缳和楚乔醉得重了些,扯着扯着就扯到了感情生活。

    燕缳一指燕洵送给楚乔的玉戒玉佩,说道“我哥他…还真是…手艺还挺不错的…藏得够深……”

    楚乔爱不释手地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的羊脂白玉戒指,抚摸腰间的玉佩,也说:”确实没想到…他还藏了…这么一手……”

    这五年来,她时常能见燕洵雕个木器之类的,却不知他还有这雕花刻玉的本事,还像模像样的。

    相对比下,自己就显得寒碜了。

    燕地有习俗,普通女子出嫁,要亲手绣嫁衣。

    可是在富贵人家,并不是每个小姐的女工都赶得上外面出色的绣娘,便渐渐演变成了只绣嫁衣一角或者只绣盖头即可。

    可他们这是帝后大婚,一针一线都马虎不得。

    楚乔胡乱指着天,冲燕缳抱怨:“我针线活…其实不差…不差的。但是…和由最顶尖的织工绣娘…织就绣出的嫁衣放在一起…我就只能贻笑大方……”

    但是她还是动手了,哪怕正式婚礼时不能穿,也是她的一分心意,和嫁妆放在一起就好了。

    不过绣嫁衣的本事她是没有了,她选择绣幅盖头,虽然她到时候有凤冠珠翳,还有孔雀羽扇掩面,用不着喜帕。

    燕缳摇摇头,掰着手指:“你那算什么……我…等我和小和…的时候……不对…你没听见……谁要嫁给他…我连给我梳头的人都没有……”

    渐渐的,就只余下了喃喃低语。

    “我连给我梳头的人都没有……”

    “我连给我梳头的人都没有……”

    求推荐票

    并请大家关注晋江,我刚刚在晋江也发布了这部同人,一样的名字,计划是是两日一更数千字的一大章

    这部同人马上完结了,完结后会有燕楚余生番外、燕楚子女番外、其ta几个配角人物特别结局番外,都只会在晋江发布了

    再之后讲燕王朝燕楚后代的《裙下臣》(摄政王是朕裙下臣》)和《汉宫赋·孝武》都确定会在晋江上发布

章节目录

楚乔传燕楚续写心甘情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宫公子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宫公子飘并收藏楚乔传燕楚续写心甘情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