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今正是六月份,一年之中不上不下的时间段,烟花不是很好买,但幸好距离市区不远有一个凌海烟花厂。

    刁军从网络上找过厂子的电话,付了一部分定金,购买了价值二十万人民币的多种大型烟花,并让其派工人将烟花送到一处偏僻的海边沙滩上,按安全距离布置好。

    厂子距离所指定的地点也就几公里的距离,刁军等人打车先到位,三个兄弟则坐在海边,吹着夏日的海风,等待近一个小时,烟花厂的几辆轻载货车成车队驶到。

    “这呢!”三个人下车招手。

    “诶,老板,怎么着,在这摆?”

    “摆,摆在沙滩上!”

    三个人查阅遍烟花的数量,确认无误后,刁军转账付了尾款,中年男厂长看钱到手了,这时候才好心提醒道。

    “兄弟,这海边景区放烟花,你们报备了吗?不报备可不能放啊,别看周围没什么建筑也也没什么人,确实没什么隐患,但这么多烟花那老大动静了,全城都能看到,到时候肯定有警察过来,那可不是闹着笑话,要拘留的!”

    葫市对烟花管理没那么严格,批量小的不用报备,向景区缴纳一笔小额清洁费用就可以放了。规模大的除了交钱还要报备,高云当时把这事给忘了,但是刘锡明可知道。

    要说给女孩儿放烟花这事儿,最有经验的还是刘大公子,曾经为自己的那个渣女前任在海边放了不止一次的烟花,十六万的信用卡也是这么一点点欠下的。

    “报备了!”刁军指了指远处闪着警灯的警车,笑道:“景区管理处收了笔清洁费,派出所的两位同志比你们先到的,我刚才还送了两条华子。”

    “哦,那呢!是我眼神不好。”中年厂长嘿嘿一笑,张罗工人开始布置场地。

    眼下正是七点半,天都黑了,

    周天看了眼时间,问道:“大哥,多久能摆好?”

    “估摸着,连卸货摆放得带半个小时吧,那大烟花一二百斤呢。”

    周天嗯一声,掏出手机给高云发了条微信。

    “半个小时后就位!!”

    ……

    晚上七点五十,高云以看海为借口,第二次带沈琼霄来到了海边,虽然同是海,但这次去的地方和上次有所不同。

    上次冬天去的是海滨浴场,这次去的地是本地景点,名叫;‘望海崖’它位于滨海公路一侧,是一个没有门票的旅游景点。

    沿着晚间的滨海公路一直向前开,将车窗打开吹着夏日的海风,有说有笑地到达一处依山临海,松涛起伏的半山腰,路两旁有修建好的停车场。

    把车停好,两人徒步到了山崖边,在护栏内观看此处景色。

    ‘望海崖’这里高于海平面近百米,遥遥的天际上有皓月当空,陡峭的悬崖下有浩瀚的大海,正前方是幽蓝的海岸线,远处有三三两两的渔船亮起昏暗灯火,一片宁静沉寂。

    但在东北方向,可眺望到葫市霓虹夜景,路灯一排一排整整齐齐围绕山体而下直达市区,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马路,车水马龙川流如梭,五彩霓虹的建筑,夜色的灯火虚幻浮华,于此一览无余。

    海面倒映着对岸市区斑斓的彩灯,在风的带动下,居然泛起了鱼鳞般的涟漪,一片接着一片,调皮地闪动着朦胧。

    “哗~哗~”

    此夜星晴,伴随海浪拍打沙滩的白噪音,两人牵手漫步于望海崖上,偶有一些情侣或夫妻擦肩而过,但因为茫茫夜色,也认不出谁是谁,气氛倒是格外的静谧。

    正应了海子那句诗;‘风在摇它的叶子,树在结它的种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今天空气有点潮湿,粘粘的。”高云突然开口。

    “嗯。”

    “你有没有感觉到空气里面有什么东西?”

    沈琼霄奇怪:“什么?氧气、氮气、氩气、氖气,这应该还有盐……”

    “有海风。”

    “嗯?!”

    高云认真道:“还有我对你的温柔。”

    “……哈!”

    沈琼霄忍俊不禁,笑着摇头:“真是海王到海边了,情话的功力也见长,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唉。”高云佯装失落:“我真情流露换来的却是你的诋毁,算了算了以后不说了。”

    沈琼霄直接道:“要说!是我刚才说错了,我收回对你海王的评价。”

    “我看心情吧。”高云敷衍道:“你都没对我说过,一句也没有。”

    “我又不像你,谈过那么多次恋爱,我哪会?”

    “说情话和谈过多少次恋爱一点关系也没有。”

    高云反驳道:“情话是真情实感的流露,不需要技巧,不需要刻意地区背诵什么情诗情话和固定句式,我和你在一起,我很喜欢你,这样手牵着手,心中自然会有不一样的感觉,我只是把自己内心的感觉和情绪说出来宣泄而已。”

    “你刚才还说什么以脆弱对脆弱,以真实对真实,我算看明白了,要么你是不喜欢我,这种场景都没感觉。要么就是还在带着面具,跟我装样子。”

    沈琼霄靓女无语,最恐怖的是对方说得很有道理,片刻后挑了挑眉毛似乎想到答案,淡定道:“我是女孩子啊,女孩子怎么能对男生说情话?肯定会内敛一些,你是男孩子当然要更外放,多对我说些情话。”

    高云撇嘴,你要是搬出这个就没劲了,一切问题只要搬出男女性别差异,神仙都没办法……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两人停下脚步,手扶栏杆望向海面,随之陷入沉默。

    过了一会儿,沈琼霄道:“弗洛伊德说过一句话,‘对自己极端诚实,是一种很好的练习。’”

    “……”高云没回话,心说悬崖下面刁军他们烟花摆的够慢的,不说半个小时么,这都四十分钟了,怎么还没完事。

    “你没听到?”

    “听着呢,弗洛伊德名言,意思是认清本我、自我,或者潜意识都是自己的一部分,要更客观地看待自己,怎么了?”

    “所以……”沈琼霄犹豫着什么,夜色中高云也看不清她呈现微红的脸蛋。

    因为对极端诚实是一种很好的练习,所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这是一句在心理学专业流传很广的专属土味情话,然而沈琼霄还是不好意思,张不开嘴说出那四个字。

    高云虽学过心理学但毕竟是没真正上过心理学专业的野路子,哪知道这情话,所以一直狐疑地看着对方。

    “没事了。”

    沈琼霄颓然地摆摆手,心里叹气,极端的诚实真是太难了,堪称精神自虐,她很确定自己喜欢高云,然而就是张不开嘴说不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叮铃铃~”

    此时高云的电话响了,也顾不上对方什么情况,接通后听到刁军说的‘准备就绪’,脸上浮起笑容,他也没挂电话,抬头仰望天空,嘴上道:“今天星星不多啊,沈琼霄你怎么搞的,都让星星放假了?”

    沈琼霄暗道月朗星稀,月亮特别亮时,许多较暗的星星就会被淹没了,这和我又什么关系,还是想用我名字说情话来逗我?

    她随口道:“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星星明天也高考。”

    “那可不行。”高云抓过她的一只手指,在自己手机上作势要按,笑道:“今天我得让星星加个班!你信不信只要你挂掉这个电话,星星就都出来了?”

    “不信!”沈琼霄下意识哂笑,高云抓着她的手指狠狠用力往下一按。

    “嘟~嘟~嘟~~”

    挂机声响起三声,毫无反应,沈琼霄瞅瞅他,百无聊赖收回手,扶着栏杆望向大海,心说也不知道你抽什么风。

    “呵呵。”

    高云不以为意,双手掐腰而笑,别急,让子弹飞一会!

    突然,一颗宛如流星般的发光物体从悬崖下伴随‘咻’的长呼破空尖啸直冲天际,然后便是一声沉闷地炮响。

    “碰~~~”

    紧接着,第二颗流星、第三颗流星、第三颗、第五颗,刺穿黑暗一飞冲天……

    “碰~”

    “碰~”

    “碰~”

    “碰~”

    接连不断的闷响姗姗来迟,礼花弹被发射在二三百米的高空后瞬间爆炸,发出更加响亮的声音。

章节目录

神豪正在恋爱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亘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亘一并收藏神豪正在恋爱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