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伯到来的时间并不长,仅仅比秦国大军早来了半个时辰。

    对于项伯来说,他并不关心虞氏众人的生死,只关心好友张良的安危。

    张良不紧不慢的转过身来,笑道:“项伯何必如此着急,难道你真以为我张子房乃是那种急切送命之人不成?复仇大业未成,赵政未死,秦国未灭,我又如何能够轻言一个死字?”

    虽然语气平静,但浓重的恨意依旧毫不掩饰的从张良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散发了出来。

    项伯叹了一口气,道:“子房兄,我和你一样希望赵政和秦国早日灭亡,但……唉,其实有些时候,我们好好生活就可以了。算了,不说这个了,你快随我走吧,我们项氏在会稽郡之中也算是小有势力,掩护你离开还是不成问题的。”

    “离开?”张良呵呵的笑了起来,道:“赵政在此,我又如何能够离开会稽?”

    项伯无奈,道:“那离开此地总是要的吧,难不成你还想要在这里等着秦国人来杀你不成?”

    张良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神秘:“你以为是秦国人来杀我?或许,此事和你想象的还是有一些出入。”

    在虞氏村庄的最中间,有一座看上去颇为破旧的房屋。

    房屋很大,能够容纳上百人席地而坐。

    一名脸上刻满了刺青,手、脚、耳、鼻都带着各种饰品的苍老妇人跪在房屋的正中央,在她的身后,数十名虞氏族人密密麻麻的跪着。

    他们跪拜的是几十块牌位,牌位的面前有一座香炉,青烟缓缓的从香炉之中升起,让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奇异的味道。

    最靠近人群的那块牌位上刻着一行字——“大王吴夫差蒙天召离去后世子孙谨立祭祀之灵位”。

    虞姬就跪在第二排,她的面前是自己的父亲,再前方就是那位独自一个跪着的老妇人,也是她的祖母。

    片刻之后,祖母缓缓睁开了眼睛,直起了身子。

    虞姬的父亲,也就是虞氏的族长忙开口问道:“母亲,祖灵对我们有何预示?”

    祖母缓缓开口道:“祖灵说了,外面的敌人是穷凶极恶之人,他们的邪神远比祖灵要更加强大。我们吴国的子孙虽然勇猛,但并非他们的敌手。”

    祖母开口之后,房屋中顿时有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连祖灵也要放弃我们了吗?”

    “吴国的子孙,难道已经走到了绝路?”

    虞氏族长脸色一沉,喝道:“都给我噤声!”

    大堂之中顿时变得安静下来。

    虞氏族长转向祖母,道:“母亲,既然祖灵无法抵挡对方的邪神,不知母亲可否给我们一些长者的指示。”

    祖母用浑浊的眼睛看着虞氏族长,片刻之后突然道:“那个叫做张良的人,就是曾经刺杀过秦国皇帝陛下的张良吗?”

    虞氏族长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点头。

    祖母叹息一声,伸出手,越过了虞氏族长的肩膀,落在了虞姬的一头秀发之上。

    “逃吧,我的孩子,愿祖灵保佑你,愿你的路途之中能遇到拯救你的勇士。”

    就在此时,从外面传来了一个惊骇欲绝的大叫声。

    “秦兵打进来了!”

    几里之外,项氏的车队正沿着道路缓缓前行。

    项羽的心情很好,嘴巴里不由下意识哼起某种不知名的曲调。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

    一旁驾着马车的项庄忍不住笑道:“兄长你这首歌倒是少见,从哪听来的?”

    项羽下意识的笑道:“当然是……”

    项羽突然顿住了,脸色变得无比古怪。

    这首歌从哪听来的?为何从来都没有任何印象?

    项羽深吸一口气,心思开始变得纷乱。

    这些天,项羽发现自己经常会莫名其妙的说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浮现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甚至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这难道就是那个……穿越者,对,穿越者李建带来的困扰?

    突然,一声惊叫声从项羽身边的项庄口中发出。

    “兄长,你快看,那是什么?”

    项羽被这一声惊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抬头看去,随后整个人好像被定住了。

    数里之外有一座规模并不算大的村庄,此刻村庄之外已经被一支军队给包围住了,村庄中更是已经冒出了滚滚浓烟。

    前方的项梁也发现了不对,立刻高声回头下令:“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下马!”

    项梁跳下马车,周围的护卫在十几秒内迅速集结成阵,护卫在项梁身边。

    项羽和项庄也来到了项梁身边,项羽语气急促,说道:“季父,那是秦国人的军队!”

    项梁点了点头,脸色有些凝重:“这支军队应该是赵政随身护卫兵马中的一支,看起来至少有三千人以上,看来虞氏有大难了!”

    项羽急了,道:“季父,我们得去帮他们!”

    项梁一把抓住就要前进的项羽,急声道:“不能去!这可是赵政的精锐部队,我们这点人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项羽转头,高声道:“可是虞姬……”

    “没有虞姬!”项梁粗暴无比的打断了项羽的话,冷冷的说道:“羽儿,虞氏完了,你明白吗?如果我项氏继续掺和到这件事情里,我们项氏也要和虞氏一起完蛋!”

    项羽定住了,看着面前的季父,突然觉得有些陌生。

    项梁叹了一口气,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道:“羽儿,季父不是没有喜欢过女子,季父也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季父没有办法!像你我这样的人,身上背负的是整个家族和大楚的命运,一名必死的女子……就随她去吧!”

    项羽沉默了。

    看着浓烟滚滚的虞氏村庄,项羽的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很深的无力感。

    他知道季父说得对,秦国始皇帝赵政的意志在这片华夏大地上是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的。

    当年山东六国,集合起来所有兵力近百万,还不是一样在赵政的面前灰飞烟灭?

    难道说,真的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虞氏一族被夷为平地,看着虞姬就这么惨死在自己的面前?

    就在此时,项羽的脑海之中突然又有一个记忆碎片缓缓浮现出来。

    然而还没等这个记忆碎片彻底浮现,项羽突然在脑海之中发出一声怒吼。

    “李建,给我停止你的聒噪!”

    下一刻,这个记忆碎片猛的一顿,随后再度没入脑海,消失不见。

    项羽握紧了拳头,做出了决定。

    他转头看着项梁,十分认真的说道:“季父,你说的不对。”

章节目录

逆天楚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熙檬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熙檬父并收藏逆天楚霸王最新章节